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606章 迟来的援兵

第606章 迟来的援兵

  夜色朦胧,无数个火把照得四周红通通的一片,一阵响亮而杂乱的脚步声在四野的夜空之中激荡着。

  明亮如白昼的火光之中,一杆“严”字大旗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滚滚的烟尘之中,五万蜀军疯狂的朝定军山蜂拥而来,一夜之间他们急行军六七十里地,已经疲累到了极限。

  “停!”随着一声喝令声,大军缓缓停下,众军士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大旗之下,老将严颜横刀立马,缓缓的抬起头来,朝三四里外的定军山望去。

  只见定军山上静悄悄,山顶上灯火通明,看不出丝毫大战的痕迹。

  严颜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说道:“看来山头还在我军手中,我等尚未延误战机。”

  身旁的的副将陈式低声道:“此去不过三四里地,稍后还要登山,不如让弟兄们先歇会。”

  严颜又抬头细细的朝定军山望了几眼,见得远处静寂无比,又回头望了一眼气喘如牛的士兵们,终于点了点头道:“传令下去,休息一炷香的时间,然后派斥候前往传报吴将军。”

  “遵命!”

  奔跑了一夜的蜀军欢呼起来,横七竖八的坐到了地上,有的累得直接躺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

  数骑斥候飞奔而去。

  几员大将也解开衣甲,沐着习习的夜风,一洗身上腾腾的热气,然后从马背后取出水囊,咕嘟咕嘟的狠狠灌入喉咙之中。

  严颜一边喝着水,一边眯缝着眼继续望着定军山方向。

  突然,一股若有若无的声音在夜色之中隐隐传来。

  严颜脸色微变,水囊停在嘴边,凝神静听。

  轰隆隆~

  响声越来越大,如同万马奔腾一般,那是马蹄声!

  严颜大惊,急声喝道:“结阵,迎敌!”

  话音刚落,一名斥候去而复返,浑身是血,嘶声吼道:“敌袭,敌袭!”

  咻咻咻!

  背后一排利箭激射而来,将他射成刺猬,摔落于马下。

  呜呜呜~

  咚咚咚~

  号角声和战鼓声急剧而起,在夜空中激荡着。

  蜀军哗然大乱,那些横七竖八坐着或躺着的士兵急忙乱哄哄的坐了起来,扣衣甲的扣衣甲,找兵器的找兵器,在将领们的大呼小叫声中乱成一团,。

  然而蜀军的战阵尚未整顿好,如同万鼓齐擂般的马蹄声已经呼啸而来。

  朦胧的夜色之中,数千白马银甲的骑兵催动着胯下的良驹如风而来,如同从地底冒出来的白色幽灵,杀气冲天。

  阵前一名银甲猛将,手执龙胆亮银枪,胯骑照夜玉狮子,在他身旁并辔而行的同样是一员身材魁梧、手持钢枪的勇将,正是赵云与文丑率着五千白马义从冲杀而来。

  虽只五千骑,却是大燕最精锐的骑兵,横扫天下无敌的骑兵!

  “放箭!”

  严颜见自己的阵型尚未列好,敌军已如闪电般奔驰而来,急声喝令放箭。

  咻咻咻!

  无数弩箭激射而出,如同倾盆大雨般倾泻向对方。

  然而射出的却不是蜀军的弩箭,而是燕军骑军在一百五十步之外的神臂弩激射,远出一截的射程,恐怖至极的杀伤力,将原本乱糟糟的蜀军射得人仰马翻,更加混乱不堪。

  就在燕军冲近到蜀军六七十步的距离之内时,蜀军的弓箭终于发威了,成千上万的羽箭破空而去,如同倾盆大雨一般向燕军倾泻而去。

  叮叮叮~

  蜀军的箭雨虽然猛烈,却只是白马义从的铝甲上发出一阵阵清脆的金属响声,偶尔有飞向白马义从面门的羽箭,也被悍勇的白马义从击飞。

  杀!

  火烧眉毛之际,严颜顾不得部曲乱不成军的劣势,手中长刀一舞,便催动着胯下马率着众将士冲杀了过去。

  杀!

  白马义从气势如虹,喊杀声如雷,奔腾而来,一往无前,利用骑兵巨大的冲势,踩死撞伤蜀军无数,恶狠狠的撞进了混乱的蜀军从中,大肆厮杀。

  文丑跃马纵枪,挟着一腔的怒意,直扑严颜而来。

  严颜不及思索间,那力道雄浑之极的一枪,已挟着风雷之音,当胸刺来。

  强悍的一击,避无可避。

  严颜暗一咬牙,急是将长刀一竖,倾力抵挡。

  吭~~

  金属的撞击之声直刺耳膜,严颜只觉一股大力灌入身体,只搅得他气血激荡如潮,握刀的那双手竟是隐隐发麻。

  未及惊于敌将武艺之强时,文丑拨马反射,第二枪,第三枪已如狂风暴雨般袭卷而至。

  面对强敌,严颜只能抖擞精神,拼力死战。

  刀枪相交,各尽全力,转眼之间已走过十余招,此时的严颜,已是渐落下风。

  副将陈式大喝一声:“赵云非一人可敌,谁与我同战之?”

  身边的雷铜和李恢齐声响应,三人呈品字形齐齐朝赵云杀了过去。

  赵云哈哈大笑,一拍胯下白马,舞动龙胆亮银枪迎向三人。

  吭!吭!吭!

  三声激鸣,陈式连同其余二人的兵器,皆被赵云这狂风般的一扫荡开,震得三人连连后退,反观赵云如同闲庭漫步,丝毫没有任何吃力感。

  那三人方被逼退,互使了个眼神,齐声大喝着又围杀上来。

  “土鸡瓦狗,人再多也无益!”

  赵云被对手的围逼激怒,伴随着一声雷鸣般的暴喝,倾起全身之力,手中战枪如狂风暴雨般反攻而出。

  一时间,那三人被逼得只有招架之力,落了下风。

  陈式等大为震怖,原想合三人之力击杀赵云,却不料赵云武艺强悍到这般地步,他们非但攻之不下,反而被赵云上了上风。

  那狂澜般的战枪,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力道,绵绵不断的攻向他们。

  这边六员将领在战场中来回穿梭,杀个不停,那边八千身经百战的白马义从精锐在混乱不堪、步军为主的蜀军之中纵横冲杀,只杀得蜀军丢盔弃甲全无反抗之力。

  严颜一边与文丑拼杀,一边焦急的观望着四周,心急如焚。

  杀啊!

  就在此时,战鼓声通天,号角之声连绵响起,从定军山方向又涌来无数的火把,整个山脚和山腰都是火光点点,不知有多少燕军正朝这边奔涌而来。

  蜀军以步兵为主,阵型尚未结成就被冲散,更加之一夜奔袭体力耗尽,面对五千白马义从已经是节节败退,支撑不住,又如何能再战后面的数万燕军?

  严颜彻底无心再战,虚晃一枪之后退出战圈,纵马回身高吼道:“撤!快撤!”

  号角之声响起,溃乱的蜀军如同潮水一般纷乱的涌退了下去,往后奔逃。

  雷铜、陈式和李恢三人久战赵云不下,见到全军撤退,哪里还敢停留,纷纷调转马头,往后疾奔。

  “哪里逃!”

  赵云一声大喝,胯下照夜玉狮子如同一道白色的闪电,那九尺战马瞬间追上了落在后头的李恢。

  枪如电,马如龙,只听噗嗤一声,龙胆亮银枪正中躲避不及的李恢的后心,锋利的枪刃将厚厚的锁子甲刺穿,李恢的身子腾空而起,被龙胆亮银枪高高的挑在空中,然后摔落在地,登时毙命。

  “追!”

  赵云和文丑齐声大喝,率着五千铁骑滚滚的追杀而去,一路血雨纷飞,人头纷纷落地。

  蜀军大都是两条腿,如何跑得过白马义从四条腿,更何况一夜奔袭,很多人连走都走不动,更不用说跑了,眼看着那一片如云似雪的精骑如恶魔一般凶神恶煞的砍杀而来,许多蜀军纷纷扔下手中的兵器,高举着双手跪拜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不杀降卒的白马义从从身旁呼啸而去。

  五千白马义从没有停留,一路往前追杀而去,直追前面的蜀军主将。后面原本跪拜在地上投降的蜀军见到白马义从远去,吁了一口气,有的人心存侥幸想从地上捡起兵器继续奔逃,却听到背后数万燕军山崩地裂一般的喊杀声,吓得又纷纷的将兵器扔到地上,乖乖的束手就擒。

  所谓兵败如山倒,五万蜀军瞬间溃散,投降者大半,还有四散奔逃脱离队伍的又有小半,跟随在严颜等将身边的只有区区两三千骑兵,燕军迅如闪电的骑速,使疲惫的蜀军步兵根本无法跟上前面亡命奔逃的蜀军主将和骑兵,只有投降或脱阵而逃。

  严颜须发皆乱,狼狈不堪,一边奋力鞭打着胯下的良驹,一边心中不甘的望着身后,心如刀割。

  定军山易守难攻,想不到吴懿居然连一个晚上都没撑住,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被干掉了。这样自己原本急行救援的行动反成了致命的破绽,被燕军趁机钻了空子,五万大军就此土崩瓦解,叫自己如何向陛下和丞相交代?

  一夜疾奔了近百里地,后面的白马义从却依然穷追不舍,大有不活捉严颜誓不回头之势。

  天色逐渐亮了起来,眼看南郑城巍峨的城墙耸立在晨晖之中,严颜等人大喜,急忙催动胯下马疾奔了过去。

  南郑城头紧闭,守将吴班正在城头远远眺望。

  严颜一马当先,冲到城下高声大喊:“速速开门!”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