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594章 水与火的激战

第594章 水与火的激战

  火鸢!

  密密麻麻的火鸢,遍布了整个天空,借着东北风之势,向着西南方向的燕军哗啦啦的扑了过来,如同在空中下了一片流星雨一般。

  刹那间,众燕军将士不禁脸色大变。

  甘宁扬戟大喊:“注意灭火,全速前进!”

  话音刚落,几只火鸢借着猎猎的湖风,呼啦啦的飞上了他的主舰上的桅杆,因为是逆风并未挂风帆,那火鸢又坠落了下来,落在桅杆脚下的风帆堆,燃起了大火。

  “快,速速灭火!”甘宁急声大喊。

  一只只火鸢吗,密集的飞来,不少船只上都被点燃了大火,船上的燕军将士忍不住手忙脚乱的四处救火,混乱异常。

  然而众燕军战舰已在敌舰百丈的范围之内,如箭在弦,不得不发,只得硬着头皮,顶着那密集的火鸢冲了上去。

  就在此时,江东军的战舰终于出动了,只见一艘艘走舸从舰阵中飞驰而出,直奔燕军战舰而来,足足有数百艘走舸。最前面的一员悍将,手持长枪,昂然屹立在船头,正是江东悍将朱桓。

  仔细望去,只见那些走舸之内堆满了柴薪,前面的数名江东将士都手执着大盾以挡弩箭,而后面的士兵已点燃了火把。船上的江东将士全身的衣甲都涂满了凝固的河泥,就连脸上都是,显得极其诡异,很显然是为了自己被烧伤。

  “是火船……飞虎战舰出动,放撑杆!”甘宁急声喝道。

  一艘艘飞虎战舰和走舸从燕军战舰中飞驰而出,纷纷向前拦截敌军走舸,奈何敌军的走舸实在太多,很快点燃了一片熊熊的火光,密密麻麻的奔涌而来。

  一艘飞虎战舰上的将士举起撑杆,想要抵住那疾驰而来的火船,然而对面走舸上的江东军举起利刃恶狠狠的劈断了撑杆,然后抛出了铁锚,牢牢的钩住了飞虎战舰,拼力一拉,两艘战船便被固定在一起。

  等到飞虎战舰上的燕军想要取下铁锚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江东战舰上的大火很快就蔓延到了飞虎战舰之上,敌船上的江东军将士纷纷全身带着火跃入水中,飞虎战舰上的燕军也只得翻身入水,与江东军在水中展开了激战。

  紧接着,又有三四艘走舸飞奔而来,绕过飞虎战舰的阻挡,靠近了一艘燕军斗舰,纷纷抛出铁锚钩住斗舰的船舷,然后奋力拉近使得两船靠在一起。

  船上的烈火已烧得船上的几名江东将士头发卷了起来,火苗不断的往他们身上冒,虽然身着涂着凝固的河泥,但是脸上和手上已是多处被烧伤。

  燕军战舰上弩箭如雨,箭雨之中,不少人被射倒落水,江东船上的将士却丝毫没有半点退却,不少人身上带着箭依旧在催动着火船向燕舰纠缠而去。

  呼~

  一艘燕军斗舰在三四只熊熊火船的围攻之下,也燃起了大火,船上的将士惊得手忙脚乱,纷纷向前救火,江东军火船上的将士这才纷纷扑通跳入水中,不少人已然烧得差点晕厥过去,一入水就拼命的扑腾,想要降低身上的温度。

  中路的甘宁舰队有飞虎战舰的阻挡还好些,左右两翼的燕军,被江东军形同自杀式的火船出袭,烧着不少船只。那些火船上的江东军,赫然个个都是悍不畏死之辈,即便是火船之上已烈火熊熊,即便是船上弩箭如雨,依旧拼死想钩住一艘敌舰才肯跳入水中。

  咻咻咻~

  就在江东军自杀式的火船袭击,令众燕军的战舰躲避不及,一片混乱之时,空中又响起了连绵不绝的箭雨,遮天蔽日般向燕军战舰扑来。

  此时两军之间仍旧有六七十丈,若是普通箭镞,面对防御力极佳的燕军并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那漫天飞来的并不是普通箭镞,而是熊熊燃烧的火箭。

  火鸢、火船和火箭,周瑜等人这一次将火攻诠释到了极致!

  在这种疯狂的火攻之下,虽然江东军死伤惨重,被射杀的和烧死的不计其数,但燕军的战舰却有两三成之数陷入了火光之中,浓烟滚滚。

  远处的公孙白,站在巨舰上的楼台之上,看得真真切切,忍不住赞叹周瑜的计谋和江东人的悍不畏死。

  “吹号,撤军!”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陛下,万万不可!”身旁的庞统急声道。

  公孙白疑惑的望着庞统,怒道:“再不撤兵的话,战舰都被烧光了,烧光战舰也就罢了,朕的将士也将损失惨重。”

  庞统急道:“此时若退兵,江东军必全军出动,火船、火鸢和火箭也必衔尾而来,我军战舰密集,掉头退兵必然混乱,恐怕反被江东军所乘。”

  公孙白望了望前头陷入一片火光中的燕舰,怒声道:“难道眼睁睁的看着我燕军将士被烧光不成?”

  庞统望了望天空,神色坚定的说道:“请陛下稍等,臣料定不出半个时辰,便会降雨,届时周瑜之火计自然被破,陛下再令大军全体出动,则江东水军必败也!”

  公孙白抬头望去,见得天空上一片晴明,哪里有半点下雨的迹象,但是他知道庞统和诸葛亮一样,善观天象,多半不会有假,不禁半信半疑的问道:“士元此话可当真?”

  庞统满脸坚定的神色,道:“臣不敢欺君。”

  公孙白无奈,只得仰头定定的望着天空。说来也怪,庞统话音刚落,那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逐渐变暗了起来。

  天色说变就变,天空越来越暗,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整个天空都是黑压压的一片。

  轰~

  天空中闪过一道闪亮的电光,然后炸响了一声闷雷,震动了整个湖面,甚至掩盖了湖面上的喊杀声。

  燕军后方舰阵上的将士,齐齐望着苍穹,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吓得那雨不敢下了。

  而东北方向的周瑜,也在仰望着天空,满脸的悲凉和愤怒的神色,双目圆瞪,狠狠的盯着那片黑压压的乌云。

  “老天爷,难道你也要和我江东做对吗?”他的心底在无声的呐喊和质问。

  就在此时,他突然觉得脸上一凉,不觉往脸上抹去,手指上已沾满了水珠。

  下雨了!

  一滴,两滴,三滴……

  哗啦啦~

  天空上的雨水说来就来,瞬间下起了倾盆大雨。伴随着狂风,豆大的雨点哗啦啦的落在湖面上,溅起了千朵万朵的水花。雨点同样落在战舰上,落在熊熊的烈火上,发出噗噗的响声,将那疯狂的火焰一点点的压了下去,直至将那烈火浇灭为止。

  雨越下越大,如同珠帘一般连成串,拼命的往湖面上和战舰上浇下来,湖面上浓烟滚滚,已经看不到半点火星。

  公孙白的全身也被雨水淋湿,有人找来罗伞,要给他遮雨,却被他一把扔下了船,这不是雨,而是甘霖,岂能避之?

  他狠狠的擦了一把脸上的水珠,手中游龙战戟高举:“真是天助我也,全军出击,踏平江东!”

  呜呜呜~

  咚咚咚~

  号角声如同飓风一般席卷了整个湖面,冲天而起的战鼓声盖过了天空中的雷声,数千燕军战舰齐齐踩动轮桨,劈波斩浪,向东北方向的江东战舰恶狠狠的扑杀了过去。

  恢复了镇定的前军战舰,分别在各自主将的率领下,也对江东军舰队发起了冲锋,而那些原本载满柴薪和火油的小船,完全已被无视,直接被撞得东倒西歪,乱成一团。

  数千艘战船呈半圆形,如同大海呼啸一般,向江东军战舰包抄而来,气势如虹,战意滔天。

  江东军旗舰上的周瑜已是满脸的死灰之色,怔怔的仰望着苍穹,全身被雨水浇得湿透,脸色如同死灰一般,双眼已变得通红。

  “老天,贼老天,你对我江东何其不公!何其不公!”他仗剑直刺苍穹,嘶声喊道。

  燕军的号角声和战鼓声,将他惊醒了过来,满眼绝望的周瑜,长剑高举,歇斯底里的喊道:“杀,江东儿郎,有死无生,死战到底!”

  旗舰上响起了排山倒海般的声音。

  “江东儿郎,有死无生,死战到底!”

  呼声迅速蔓延到了各船各舰,众江东军深知这将是江东的生死之战,纷纷响应,催动着战船迎向了燕军战舰。

  双方战舰相向而来,最先靠近敌军的是甘宁的中路腾蛟军战舰,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前排的数十艘战舰互相对撞在一起,江水翻腾,双方战舰上的将士被撞得东倒西歪。

  甘宁手提三叉战戟,率先奔向刚才令他大吃苦头的江东悍将朱桓。

  而朱桓同样将视线锁定了甘宁。

  呀哈~

  嗷~

  两人齐齐虎吼一声,各自拖动着兵器,迎着对方狂杀了过去。

  哐~

  枪戟相交,朱桓只觉双臂被灌入千钧之力,全身如遭重锤轰击,身子被震得倒退了五六步,撞倒了身后一名江东将士才硬生生的稳住身形。

  杀~

  朱桓强自聚集全身的力量,举起战枪,枪刃如同毒蛇一般朝甘宁刺去,枪速达到了极致,连空气似乎都撕裂了。

  甘宁满脸凝重之色,提着战戟再次奔杀而上,三叉戟刃如同闪电一般迎上了敌军的枪刃,只听咯的一声,便将朱桓的枪刃强行卡住在战戟的小枝之间,然后奋力转动戟身。

  朱桓的战戟如同被搅拌机搅动一般,手臂跟着一转,然后手上一松,战枪已被甘宁卷向天空。

  下一刻,那战戟已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朝他的脖颈劈来。

  噗~

  朱桓躲避不及,一道血线在他的脖颈处涌现,然后人头便直直的掉落了下去。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