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564章 初次水战

第564章 初次水战

  江风习习,江水轻轻的拍着江岸,一道道白色的浪花轻轻的跳跃着。

  清晨时的长江北岸一片安详,公孙白披甲而起,提戟正要出去进行每天必修的苦练,帐外传来吴明的急报声:“禀报陛下,江东军来袭!”

  公孙白脸色微变,霍的掀开帐帘,腾身而出,问道:“江上情况如何?”

  吴明道:“江东将领程普、凌统和董袭三人率百余战船,水军万人,杀近三江口,意欲突袭我军水寨,荆州水军张将军已驱船迎战。”

  公孙白眉头一皱:“区区万余水军也敢突袭三十五万大军的大营?该不是前来试探我军底细的吧?随朕去观战。”

  三江口江面上,水浪翻滚,帆影遮天,数百只战船在江面上来回穿梭,战鼓声高昂激越,喊杀声震天。

  “凿穿!”

  “鹤翼!”

  “突击左翼!”

  “强攻右翼!”

  ……

  江面上的一艘巨型斗舰甲板上,一个身穿银色皮甲,手持铁戟蛇矛的江东大将,高声呼喝着指挥百余艘大船剧斗荆州水军战船。众船随着他的喝令来回穿梭,迅速而快捷,有如臂指。时而呈锥形排列直冲将荆州军船阵冲开两半,时而将如白鹤展翼一般将几艘燕船团团围在中间,时而如利箭一般攻击两翼薄弱地带。

  荆州军的战船数量虽然多出江东战船一倍数量,却在江东军进退有序的攻击下手忙脚乱。顾此失彼,乱成一团。若非有神臂弩和万钧连弩利器压制,恐怕早就溃不成军。

  燕军水军由原有腾蛟军和荆州水军组成,这只荆州水军虽然也算是久经江上风浪,但是比起这只在江上如履平地,来往如飞,指挥有如臂指、进退有序的江东水军,实力相差太大,纵然有强弩压制也无济于事。

  眼看江东战船在荆州军船阵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荆州水军将领张允不禁大急,正大呼小叫的指挥着,但是却依旧一片乱象。

  杀!

  荆州水军副将文聘,一杆长枪上下翻飞,连连击退几批试图靠近攻击的敌舰。

  可是那些没有大将坐镇的荆州军战舰就没这么幸运了,好几艘战舰上的荆州军被杀得死伤过半,鲜血染红了江水。

  咚咚咚~

  鼓声响动,腾蛟军副将魏延率着四五十只腾蛟军战舰紧急前来驰援,欲助张允摆脱困境。

  正在主舰指挥的程普,望着那数十只浩浩荡荡而来的腾蛟军战舰,只见得这只舰队的战舰的行驶速度明显快于荆州水军,而且很平稳,眉头微微一蹙,高声喝道:“公绩(凌统)听令,分三十艘战舰,拦截左翼杀来的贼舰!”

  “喏!”

  不一会,三十艘江东战舰,在那杆“凌”字大旗的统领之下,迎向腾蛟军的战舰。

  咚咚咚!

  战鼓声冲天而起。

  杀!杀!杀!

  即便是面对阵列严明的腾蛟军,凌统却丝毫没放在眼里,手中长刀一指,便率着江东水军恶狠狠的围杀了过去。

  真正的水军激战开始了。

  嘭嘭嘭!

  一艘艘战舰撞在一起。

  咻咻咻!

  一枝枝利箭激射而出。

  波涛翻滚,杀声震天,江东水军无论在反应速度上,还是指挥水准上,都要高于腾蛟军一筹。但是腾蛟军辅以万钧连弩和神臂弩,再加上战舰的坚固和速度都强于江东战舰,弥补了自身战力的缺陷,与江东水军杀个不分上下。

  杀!

  一个江东百人将率着一艘战船冲向了魏延所在的战船,魏延的战船来不及转身。被敌舰狠狠的撞在了船舷上,撞得整船的士兵扑棱棱的摔倒一片。江东军趁机纷纷跳上燕船,举起兵器一阵狠狠的砍杀。

  嗷!

  魏延大怒,提起长刀突入敌群,狂砍猛劈,见神杀神,遇佛杀佛,只杀得敌军血肉横飞,魂飞魄散,吓得纷纷退却。

  那名领头的百人将见此燕军主将如此勇猛,心中很是忌惮,偷偷搭箭上弦,弓拉满月,激射而出。

  咻!

  利箭振羽奔向魏延,水浪声和激战声盖住了弓弦声,等到魏延转过头来时,那支利箭已经直奔他面门而来,似乎避无可避。

  眼看魏延就要中箭,那百人将不禁大喜。

  嘟!

  魏延张口一咬,那枝利箭便被他咬住箭头,箭身嗡嗡的颤动不已,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那百人将脸色瞬间僵住了,嘴巴惊讶得瞪得老大。

  “鼠辈竟敢暗箭伤人!”

  魏延吐掉箭枝,一声怒吼,手中的战刀划过一道光弧,劈向那百人将。

  啊!

  那百人将一声惨呼,被铬钢战刀劈中胸口,胸前当即被剖开,五脏六肺都流了出来,登时倒毙在船上。

  杀!

  船上的腾蛟军终于回过神来,眼见得主将如此神勇,逐渐稳住阵脚,纷纷举起灌钢战刀奋力劈砍。众将士身着纸甲,虽然不比铝甲能刀枪不入,但是江东军的兵器劈砍在上面,若是劲道轻了,根本难以穿透,再加上他们手中的兵器都是精钢铸造,而江东军以布甲为主,防御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船上的江东军既被魏延的神威所震慑,又见原本摇晃不已的腾蛟军逐渐站稳了脚跟,已然不可敌纷纷跳回己方战舰,不敢再战。

  咚咚咚!

  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战鼓声响起,甚至压过了水军的激战声。

  一艘燕军巨型斗舰从纷乱的北军战舰群中破水而来,一杆斗大“燕”字金龙旗在风中猎猎飞舞。

  嗬嗬嗬!

  原本整体处于下风的燕军战舰稳住了阵脚,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

  巨型斗舰上,公孙白和腾蛟军主将甘宁昂然立在甲板之上,又率着百余艘战舰前来驰援。

  公孙白一身雪衣银甲,一袭雪白的披风在身后招展,冷眼望着江面上的战斗,不禁心中暗暗吃惊。

  他没想到江东水军,居然强悍到了如此地步,那一艘艘战舰在江面上就如同白马义从在原野之上一样,纵横捭阖,任意弛行,而且极有阵法。

  身旁的甘宁显然被眼前的战况激怒了,纵身跃下一艘飞虎战舰,手中的三叉战戟指向长空:“杀!”

  数十艘飞虎战舰紧紧的跟在甘宁所在的战舰之后,整齐有序的冲向江东战舰背后。飞虎战舰队是腾蛟军的精锐之师,尤其是围歼大舰,极其有效。

  正在高声指挥作战的程普听到背后的鼓声,急忙转过身来。

  “想不到居然把燕帝引出来了。哈哈哈!”程普延大笑,满脸的兴奋和激动。

  他厉声大吼:“凌将军、董将军,你两人率二十艘战舰突袭燕帝主舰,务必生擒燕帝,我去击杀那张允。”

  “遵命!”

  两人齐齐吼道,战意滔天。

  二十艘斗舰如同两柄尖刀一般,脱离战阵,迅猛的冲向公孙白的主舰。

  那边,程普的主舰也如离弦之箭一般,劈波斩浪。杀向正在居中指挥荆州水军的张允。

  “攻击燕帝主舰左侧!”

  “攻击燕帝主舰右侧!”

  凌统和董袭两人各率十艘战舰朝公孙白包抄而来。

  公孙白冷冷一笑:“这是奔朕而来的,放箭!”

  咻咻咻!

  连弩激射如雨。

  咻咻咻!

  二十艘江东斗舰上也纷纷射出利箭。

  双方各有兵士中箭。

  二十艘江东战舰已对公孙白的主舰呈包围之势。

  “快救陛下!”魏延大惊失色,嘶声大吼。

  百余艘燕军战舰拼命的朝江东战舰蜂拥而来。可是为时已晚,十五艘江东战舰呈半圆形排开,将百余艘燕舰死死挡住,剩下的五艘战舰已将公孙白主舰团团围住。

  嘭!

  嘭!

  嘭!

  三艘战舰将公孙白主舰撞得东倒西歪,战舰上的百余名虎贲将士摔倒成一团,就连那些也算经过风浪的腾蛟军也是站立不稳,摇摇欲坠。

  余下两艘战舰已经贴近了燕帝主舰。

  左凌统,右董袭!。

  “捉拿伪帝,封万户侯!”

  “捉拿伪帝,封万户侯!”

  两舰上的江东军士兵瞪着血红的眼睛。如同疯子一般哇啦啦的大叫,疯狂的冲上燕帝主舰。

  余下的三艘战舰依旧不停的撞击着公孙白主舰的船身,令船上的燕军无法站稳。而冲上来的江东军士兵却如履平地。

  “快保护陛下!”战舰上的燕军急声大吼,可惜无济于事。他们连站都站不稳,更别说前去保护了。

  呛啷!

  破天剑离鞘而出。在日光下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公孙白纵身而起,杀向扑来的江东军。

  “陛下不可!”身旁的吴明急声惊叫,急忙紧紧跟随而来,却跑了几步不觉踉跄一下,差点摔倒,倒是公孙白脚下如铁柱一般,纹丝不动。

  公孙白虽然也不习惯船身的摇晃,但是下盘功夫极稳,双脚牢牢的吸在甲板上。

  “找死!”

  只听一声轻叱,破天剑如闪电般刺出,数名江东军立即身首异处,血溅甲板。

  公孙白身形未歇,竟然在这摇晃的船身之上如履平地一般,丝毫不受影响,又如行云流水一般杀向江东水军。

  剑影翻飞,又有几名跳上船身的江东水军劲血飞溅,摔落于船下。这时吴明也紧跟上来,挥手一剑刺倒一名敌军。

  杀杀杀!

  一排长枪恶狠狠的刺向公孙白。

  公孙白飘身而起,连踢带砍将六七名敌军击落水中。

  咻咻咻!

  十几枝利箭激射而来。

  公孙白手中的破天剑舞出一片光幕,射来的箭簇瞬间被绞成碎屑。

  “伪帝,纳命来!”

  随着一声巨雷般的爆喝,江东虎将董袭,纵身上船,手执雪亮的长刀如同旋风一般杀向公孙白,一路劈得拦路的燕军七零八落,血肉横飞。

  “找死!”

  公孙白大怒,腾身而起,衣袂飘飘,如同一只白色的大鸟一般扑向董袭。

  当!

  两人擦肩而过。

  公孙白双脚轻轻落地,顺手一剑将一名冲上来的江东军削掉了半边身子。

  董袭往前狂冲了几步,终于稳住身子。

  他手中捧着半截刀杆,刀身已被破天剑削去。

  一缕鲜血从他的喉头喷涌而出,他喉咙中发出几声怪异的响声,然后便一头栽倒在甲板上,鲜血流满了甲板。

  “他娘的,总有些傻逼把老子当病猫,81的武力也来献丑!”公孙白暗暗的骂了一句。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