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560章 挥师南下

第560章 挥师南下

  更新最快作为一个智力100的谋士,诸葛亮自然擅长审时度势,自从公孙白南下之日起,他便早已看穿了一切。

  他知道襄阳是决计阻挡不了公孙白的铁蹄的,只是能抵挡多久而已,所以早早便在长坂林设下了八卦阵。

  而蔡瑁汉水兵败,刘备阻截公孙白上岸失败,直至襄阳被围之后,诸葛亮便已知道襄阳城是决计撑不了多久的,再劝说刘备出逃无果之后,诸葛亮便派人在襄阳城的东南墙角做了手脚。

  他派人早已将东南角的城墙底下挖空,在下面顶上木柱,再在地道之内堆满柴薪,然后出逃之日只需派人在地道点燃柴薪,立柱逐渐被烧毁,城墙边也逐渐随着地面的下陷而轰然倒塌,露出一个大缺口。若是在别的小城,这种动静自然是掩盖不住的,但是襄阳城是江南第一大城,而且诸葛亮故意让众将士发出巨大的喊杀声,兵器碰撞声和惨叫声,掩盖了城墙倒塌的声音,然后从容从缺口处逃脱。事实上有关羽、张飞断后,蔡瑁的军马哪里敢追袭,故城内根本就没发生像样的厮杀,蔡瑁的军马基本都守候在皇宫四周。

  纵然在悬殊的实力差异之下,诸葛亮不能与公孙白的对决之中取得胜利,但是逃跑的本事却是无敌的。

  凭借诸葛亮超一流的逃跑本领,三万多刘备军终于安然无恙的逃出襄阳,一路狼奔豕突的,退入江陵城,终于暂时得到喘息的机会。

  公孙白占领襄阳之后,接受了刘琮和蔡氏以及荆州士族的投降,拜刘琮为武陵公,虽然由南燕国皇储之位降为国公,但也是与被废的太子刘和同等待遇,倒也不算太磕碜。而蔡瑁则被拜为折冲将军,蒯良被拜为荆州刺史,而蒯越则被拜为荆州别驾从事。

  蒯良和蒯越两人,智力和政治值都在85以上,虽然运筹帷幄不是特长,但是治理地方却是一把好手。当年两人为匹马入荆州的刘表指点治理荆州的政治方向,被刘表称为“雍季之论,臼犯之谋”,正是两人的辅佐,才使刘表很快稳定了荆州,并且经过十余年的经营,使得荆襄之地成为汉室末年的富庶之地。就连史上的曹操得到蒯越之后,都道“不喜得荆州,但喜得蒯异度耳”,足见两人之能。将荆州交给蒯氏兄弟,以两人的能力以及在荆州的影响力,治理荆州自然不在话下。

  此外,公孙白又收编了襄阳城内数万荆州步卒,而更大的收获则是张允和文聘原本率三万多荆州水军退往宜城,听得蔡瑁等人已率众投降,也率众向公孙白投降。这样一来,公孙白便拥有了八万多水军,水军实力则进一步强大。

  而魏延和文聘的加入,则令公孙白是喜上加喜。

  “魏延,统率90,武力92,智力66,政治35,健康值93,对公孙白忠诚度为89。”

  “文聘,统率78,武力84,智力65,智力35,健康值91,对公孙白忠诚度85。”

  魏延的属性,那绝对是五子良将的料,而文聘也算是威震荆襄的名将,得此两良将,公孙白自然心中欢喜。当即拜魏延为横江中郎将,腾蛟军副统领;而文聘也被拜为校尉。

  此外,公孙白令蒯氏兄弟出榜安民,又打开荆州粮库,开仓放粮,赈济那些受兵灾严重而难以度日的百姓。

  荆州士族的投诚,再加上公孙白的仁德之举,使得长江以北的荆襄百姓很快便接受了大燕帝国的统治,生产秩序逐渐得以恢复。

  在襄阳盘桓了一个多月,眼看荆北之地逐渐安定了下来,而此时也已进入了农七月,公孙白又将重心转移到了南征的筹备之上。他最担心的还是到了秋冬之际,如同史上的曹操那般,军马遇到瘟疫盛行。几十万大军一旦感染了瘟疫,命疗术虽强,但是兵甲币不够用。

  ……

  刘备和诸葛亮等人,在江陵城稍稍歇息了几日之后,便又率众匆匆奔往江夏,在江夏治所西陵县拥立刘琦为南汉国皇帝。

  刘琦拜刘备为丞相,拜诸葛亮为太常,拜黄祖为大将军,关羽为左将军,张飞为右将军,陈到为镇西将军,孙干为廷尉,在西陵城重建南汉小朝廷。

  而就在公孙白即将南征之际,襄阳告破的消息也传到了东汉国的都城吴县。

  燕军挥师南下,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刘表暴毙,刘琮束手,刘备难逃,原本以为能在汉水阻截燕军南下的荆州水军,根本没翻几个浪花就落败了。

  一时间,江东汉国举国皆惊,一阵哗然。

  谁都知道,公孙白之志必然是一统天下,荆州已破,江东还会远吗?两国虽然都托汉之名,却是死仇。孙坚死在黄祖的手上,而由于史的改变,使得甘宁在一年多前就已投庞统和徐晃,故黄祖死在甘宁之手的剧情并未如史上那般发生,孙策欲杀之而后快的黄祖依旧活蹦乱跳的,使得两个汉国之间的关系更是不共戴天。

  然而,再不共戴天的仇恨,在关系到己方势力生死存亡之际,也许将不成为仇恨。曹操能接受杀死自己的长子、侄子、第一勐将和爱驹的张绣投降,荆州和江东联盟的可能性并非没有。

  江东谋士如云,周瑜等人岂会感受不到那来自北地威压。

  所以未等公孙白南下,孙策和周瑜已点齐水陆军马十万,奔往樊口而来,驻扎在长江的南岸。

  无论是诸葛亮,还是周瑜都心底清楚的很,若想阻挡燕帝的兵马,唯一的机会便是在长江,一旦让公孙白越过了长江,则整个江南之地,再也无法阻挡燕军的铁蹄了。

  ************

  汉水江畔,江风猎猎。

  江岸两旁旌旗密布,密密麻麻的排列着整装待发的士兵,枪戟如茂密的树林一般刺向苍穹,锋芒凛冽的锋刃在阳光下闪出一片片夺目的光芒。

  一杆苍劲大旗上,金龙飞舞,正中绣着一个斗大“燕”字。

  江面上,艨艟斗舰林立,堵塞了整个江面。

  江边上立着一个高达三米的三层高台,身着冕服冕冠的公孙白在众将士的簇拥之下昂然登上高台。

  鼓乐之声大起,公孙白整了整衣裳,接过身旁徐庶递过来的三炷香,对着空中拜了三拜。

  焚香祭拜完毕,江面上和两岸的士兵欢唿声雷动,陛下万岁的吼声响彻云霄

  公孙白缓缓抬起头来,扫视了一遍台下,全场立即寂静无声。

  公孙白神色一凛,肃然陈词:

  “嗟吾将士,尔肃尔听。黄巾寇乱,地方割据,诸侯并起,祸乱连年。又西有羌狄为乱,北有异族寇边。烽烟四起,千里白骨。惜吾华夏,祸延二十载。怜吾百姓,忧患实多。公孙白惶恐,不敢不争,枕戈待旦,征衣不解。

  嗟吾将士,同德同心。毋忘黎民,毋惮艰辛。毋惜尔死,毋偷尔生。壮烈之死,荣于偷生。嗟吾将士,保此华夏。嗟吾将士,护此生灵。伤有何痛,英气如虹。死有何憾,忠魂永存。吾不杀贼,贼岂肯休。势不两立,义无夷犹。吾不牺牲,国将沉沦。吾不流血,民无安宁。国既沉沦,家孰与存。民不安宁,民孰与生。

  嗟吾将士,矢尔忠诚。华夏之精,大燕之魂。嗟吾将士,共赋同仇。挥师江南,剿灭逆贼。

  嗟吾将士,同书丹青。江山一统,盛世太平。嗟吾将士,如兄如弟。生则俱生,死则同死。苍天可鉴,江水为证!”

  高台上的公孙白脸色激动而慷慨,声音透过丹田之气传遍两岸,清晰的印在每个人的耳中和心中。江面上一片宁静,只听到缓缓的江流水声、猎猎的江风声和公孙白那充满磁性和激情的声音。

  一席誓师词听得猿倾耳,虎低头。将士们个个听得入神,热血澎湃,热泪满眶,紧紧的攥着手中的兵器,只觉全身气力无穷。

  誓词读完,众人犹在梦中,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生则俱生,死则同死。苍天可鉴,江水为证!”

  汉水上空立即响起了崩塌云霄的吼声。

  “生则俱生,死则同死。苍天可鉴,江水为证!”

  ……

  公孙白拔出腰中的破天剑,剑身直刺苍穹:“出征~”

  台下随即此起彼伏的响起了唿喝声。

  “太平军,出征!”

  “解忧军,出征!”

  “腾蛟军,出征!”

  ……

  战鼓咚咚,号角声声。

  一队队人马自台下轰然拔寨起营,滚滚往东南奔去。

  江面上,千船竞发,百舸争流,帆影点点,波涛滚滚,随着猎猎的江风向江汉下流飞逝而去。

  近三十万步卒和水军都走的水路,公孙白带着白马义从、墨云骑和飞狼骑,走的旱路,从襄阳出发,一路经当阳、江陵,奔往乌林。

  当阳之南长坂坡,乃荆山余脉,是南北旱路往来的必经之地。

  此时的长坂坡,草木青青,鸟语声声,因为战争的阴云大起,很多百姓直接往襄阳甚至更北的燕地搬迁,以避兵灾,所以人烟稀少,看起来颇有荒凉之意。

  寂静的大道上突然传来如雷的马蹄声,随即尘头大起,数万铁骑滚滚而来,给原本荒寂的坡道带来了勃勃的生机。

  公孙白饶有兴趣的四处张望,寻找着史上那些经典场面的地点。

  纵蹄行走了一阵,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村庄,道旁的地里还有百姓在耕种,倒也不怕奔驰而来的燕军,而是拄锄好奇的望着这群骑着高头大马的士兵。

  公孙白心中一动,暗暗想到:“这个村子莫非就是当年师父救阿斗,糜夫人投井的村庄?否则这四野荒无人烟,怎么会突然多出一口井来给糜夫人自尽?”

  想到这里,他回头望了一眼身边的赵云,暗暗苦笑道:“当年师父在此发威,七进七出救阿斗,杀死曹营无数名将,夺青剑,惊退张,从此名扬天下。可惜这个风头现在出不了了。”

  一边想着一边奔驰而行,一座坚实的石木混建的桥出现在他眼前,公孙白不觉一愣,突然策马扬鞭哈哈大笑,催动飞雪从桥面上一跃而过。

  张飞一声大喝吓退曹军百万的经典场面也不会出现了。最吃亏的恐怕是二爷了,温酒没斩成华雄,颜良和文丑还活得鲜蹦乱跳的,过五关斩六将也没机会了,单刀赴会也不可能了,最悲剧的是恐怕当不成千古武圣了。

  自己的穿越,坏了多少勐将的英雄事迹?但是这一切,都是为大燕千古一帝而改变的!(未完待续。。)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