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505章 千里驰援

第505章 千里驰援

  赵云手中挑着的,正是北门西凉军主将马铁的人头。

  这位马家三公子,在睡梦中被惊醒,匆匆忙忙的上马,在身旁护卫的簇拥下急忙逃命,不料偏偏正遇上赵云飞马而来。

  赵云见得此人身着白袍银甲,跨骑八尺大马,料其必是军中主将,当下不及思索,纵马疾驰而来,直奔那将。

  当头只一枪,马铁的咽喉便已被洞穿,下一刻,赵云手中的枪刃一挥,马铁的人头便被削落,然后被他高高的挑了起来。

  群龙无首,愈发大乱,使得北门的西凉军马转眼之间便已崩溃而四散奔逃。

  阎行亲自打开城门,率众出城迎接赵云和众白马义从。

  至此,他心头的阴霾和焦虑一扫而空。

  因为他知道,有白马义从在,只剩下一万五六千的西凉骑兵,若想攻破狄道城完全是妄想,更何况白马义从已到,接下来的援兵将会源源不断而来。

  出得城门,阎行疾步奔向赵云,两员猛将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寒暄了一番之后,相视大笑。

  “马超的侦骑遍布狄道城四周,末将连派数十骑信使都被贼军斥侯所挡或击杀,消息根本无法传出去,将军是如何得知狄道城被围的?况且据末将所知,白马义从原本应已北征,为何会突然出现在狄道城下?”阎行不解的问道。

  在阎行看来,不但马超的出现不可思议,就是白马义从的出现同样不可思议。

  赵云哈哈一笑道:“此皆乃司马仲达之谋也!”

  ……

  天地苍茫,朔风烈烈,深秋的西凉大地上荒草连天,入眼尽是灰蒙蒙的一片。

  金城郡南部地界。

  车轮辘辘、马蹄声声,漫天的尘土之中一队人马沿着古道蜿蜒而行,旌旗如云,戈戟如林,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如同一条黑龙一般。

  密密麻麻的旌旗之中,一杆“公孙”字大旗显得格外惹眼。大旗之下,十数名悍将簇拥着公孙白往北而行。由于西凉马氏已成落水狗,众人自然心情畅快,一路有说有笑的。而郭嘉近年来在貂蝉的监督之下,不再像之前那样沉湎于酒色,倒是身体强壮了不少,即便是在凛冽的寒风中纵马奔行,也是神采奕奕的,不时的与众将调侃一番。

  人群之中,只有司马懿面色阴沉,端坐在马背上依旧在捧着公孙白请人画出的“凉州地形图”在琢磨着什么,眉头紧蹙,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惹得郭嘉有事没事的将其奚落一番,司马懿只是置若罔闻。

  一骑斥侯飞马奔来,在公孙白面前翻身下马,向前禀报道:“报~启禀燕王殿下,允吾城贼军一全部撤出,马岱、杨秋等人率一部兵马往北而去,马超率一部兵马自西门出城,不知所终,如今允吾城已无贼军驻守。”

  就在众将尚在惊疑之中时,司马懿那白皙的脸庞涌现一丝惊容,高声喊道:“燕王殿下,大事不好!”

  所有人将视线集中在大惊失色的司马懿身上,不知就里。

  却见司马懿紧急催马到公孙白身边,将那卷地图展开在公孙白面前道:“主公请看,金城郡之西乃大小榆谷,可通陇西郡,当年烧当羌王迷唐数次自此处进入陇西,攻袭汉人。如今马超往西而去,必是借道大小榆谷,趁我军后方空虚,偷袭陇西郡!”

  众人纷纷脸色大变,尤其是公孙白和郭嘉的脸色已变得十分阴沉,因为他们知道这几乎已是必然的结果了,马超率两万铁骑而来,烧当羌人岂敢不与借道?

  郭嘉急声道:“贼军入陇西,最先必取安故城,而安故城离狄道城不过一百余里,狄道城乃粮草重地,又是彦明把守,马超岂有不取之理?如今之计,唯有飞马传报文远和令明,速做准备!”

  公孙白问道:“马超贼子出城多久了?”

  “已出城五日!”

  司马懿脸色大变,急声道:“若是飞马传信,再让令明去救援恐怕来不及了。令明麾下不过两万五千骑兵,而且四处分散,根本无力阻挡马超贼子两万精骑

  公孙白思索了半响,当即回头对赵云道:“为今之计,只有请师父率白马义从,千里加急驰援狄道城!”

  “喏!”

  ……

  赵云的语气中对司马懿充满钦佩之意,而阎行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若非司马懿提醒,从而让燕王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只要再晚上一两天,狄道城便将落入贼军手中,而马超军得以补充粮草之后,将在整个凉州南部掀起腥风血雨。

  呜呜呜~

  两人正说话间,突然自西南方向,又传来密集的号角声,如同飓风一般卷过原野,在夜空之中激荡着,紧接着便见月色之下,无数的刀戟闪着阴冷的光芒,如雷的马蹄声伴随着号角声滚滚而来。

  马超杀到了!

  阎行脸色大变,急声道:“子龙将军,请速速率白马义从入城!”

  赵云沉声问道:“贼军还有多少兵马?”

  阎行答道:“攻城之时至少折损三四千人,适才又被诸位冲杀一阵折损恐怕有千人,我料其兵马应不过一万五千人。”

  赵云冷冷一笑道:“无妨,请阎将军速速关闭城门,坚守城楼,且看本将如何击败马超贼子!”

  赵云说完,当即翻身上马,手中龙胆亮银枪一举:“白马义从,随我来!”

  随着令旗挥动,五千白马义从发出雷鸣般的响应,跟在赵云身后,离开了城门,在城门外五百余步之外停了下来,然后开始列阵,准备迎敌。

  轰隆隆~

  数以万计的西凉军骑兵犹如决了堤的洪水从缓丘上漫湮而下,汹涌向前。

  霎那间,夜空之下除了轰轰隆隆的马蹄声,便再没了别的声音。

  前方那一片延绵起伏的缓丘上,除了攒动的马头、翻腾的马蹄,还有那一束束迎风飘扬的樱红流苏,便再没有了别的景象,整片的草地,被西凉军骑兵的汪洋给彻底湮没了。

  无穷无尽的骑兵汪洋之后,一杆绣着大大的“马”字的大纛终于出现在了前方那道缓丘上,只见这杆大纛微微一摆,正汹涌向前的西凉军骑兵顷刻间从中裂开,就像被礁石切开的激流,滚滚驰向左右两翼。

  骑军大纛随之跟在一员大将的身后,从中军奔出,出现在了众白马义从的眼前。

  虽然在夜空之下,赵云却仍然隐隐约约地看到,在那杆骑军大纛下,一员白袍银甲的青年大将纵马飞驰,正是马超!

  马超是在睡梦之中被人叫醒的,原本听到公孙军援兵来袭,准备就此整顿兵马撤走,结果又听到了马铁被赵云挑杀的噩耗。

  这一刻,马超彻底崩溃了。

  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他连丧父兄三人,生命赫赫的西凉马家,就只剩下他和堂弟马岱两人了。

  马超气得两眼通红,睚眦欲裂,又欺白马义从终究不过五千人,当下匆匆整顿兵马之后,便已向北门攻袭而来。

  当赵云望着马超的时候,马超也在望着赵云,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马超愈发战意滔天,大声吆喝着率众滚滚而来,向众白马义从漫卷而来。

  “备弩!”赵云大吼一声。

  身后立即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噶及噶及的弩机声,五千把神臂弩高高的端起,密集的箭头森然瞄准了前方的贼军。

  神臂弩的威力,马超不是不知道,可是此刻他已被仇恨的怒火冲昏了头脑,只想不顾一切的拼杀对手。

  所谓临阵不过三发,指的是弓箭,弩箭的射击速度更慢,一轮弩箭射过之后,第二轮弩箭就未必能再射出来可能敌军已杀到眼前。

  只是,神臂弩不是普通的弩箭,神臂弩能射中三百步之外的距离,所以仍有时间射出第二轮。

  五百步!

  四百步!

  三百步!

  赵云手中银枪恶狠狠的往下一挥:“放箭!”

  无数的弩箭,如同黑压压的蝗虫一般涌向空中,再向西凉骑兵扑去,但见弩箭所过之处,西凉军阵中顿时人仰马翻、血浪翻飞!

  “噗……”一名西凉军骑兵躲避不及,被弩箭贯入面门,在弩箭颤动带起的狂野冲击力的摧残下,西凉军骑兵的脑袋顷刻间爆成了漫天血雾,弩箭的威势却似没有多少减弱,又带着刺耳的尖啸连续洞穿了两名羌人的身体,将两人串在一起、钉死当场,直到两名羌人惨叫着从马背上坠地,先前那具失去了头颅的西凉军尸体才颓然落马。

  一名羌人骑兵颇为机警,在弩箭射到之前便藏到了马腹右侧,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的机警并没能像往常一样挽救他的生命,转瞬之间,呼啸而至的弩箭便已经毫无阻碍地射穿了战马的马腹,又将藏在马腹右侧的羌人射杀当场。

  一员西凉军骁将眼力极好,反应也快,于间不容发之际猛然挥出一剑,正好砍在疾射而至的一枝弩箭上,然而下一刻,无比狂野的力量已经潮水般倒卷而回,西凉军骁将手中的双刃剑竟一下被弹飞,而弩箭却只是微微一偏,从西凉军骁将的左肋间射入,在穿透了西凉军骁将铠甲和身体的同时,更带走了一大块血肉。

  “呃啊……”西凉军骁将顿时无比凄厉地惨叫起来,然后下一霎那,又是一排弩箭从前方车阵上呼啸而下,其中一枝闪电般射入了西凉军骁将的胸膛,西凉军骁将哀嚎一声,整个人被直接从马背上带飞,撞向了身后另一骑羌人。

  马超正怒声大吼着纵马向前奔驰时,刺耳的破空声忽从眼前疾射而至。

  凭着野兽一般的本能,马超反手就是一枪,只听“咣”的一声炸响,射向他的数枝弩箭被战枪生生磕飞,其中一只弩箭斜着射入了身后一骑亲兵的战马,余者深深地钉入了泥土之中。

  马超再勒马回头看,只见身后的亲兵已经所剩无几了。

  前后左右的西凉军、羌骑更是死伤惨重,充盈于耳的尽是惨烈的哀嚎声、呻吟声!

  眼看离敌军只不过百余步的时候,又是一轮箭雨袭来,马超身后的西凉骑兵再次如同稻草栽倒了下来。

  两轮箭雨,足足射杀两千余骑!

  然而两军之间的距离已不过七八十步,一万三千多西凉精骑,面对五千白马义从,仍然要占据上风。

  就在马超虎吼声如雷,恨不得将赵云生吞活剥之际时,诡异的情景发生了。

  迎面的白马义从,竟然齐齐调转了马头,催马提速,往后奔逃而去!

  这一刻,马超狂暴了:“追,给老子追上去,不死不休!”

  (第二更到,接下来先吃饭,再去写第三更,顺便推两本不错的书:1.“影视器材批发商”—独霸国内外影视器材市场的神器,2.“体坛之召唤神兵”。)(未完待续。)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