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460章 兵临潼关

第460章 兵临潼关

  好家伙,这大个子果然膂力惊人,丝毫不让当年的典韦,连太史慈都暗中吃瘪,公孙白暗暗赞道,心头却又奇怪如此勇力的武将,武力为何只有80。

  下一刻,晏明的表现已然说明了一切。较力吃了大亏的太史慈,丝毫没有惊慌之色,再次纵马而来之时,长枪挥舞如龙,上下翻飞,枪枪直刺晏明的要害,却不与晏明的两刃三尖刀相碰。

  而晏明虽然膂力惊人,但是刀法技巧简直就是惨不忍睹,虽然大开大阖,势若奔雷,却破绽百出,而且行动缓慢,被太史慈那精湛而快速如电的枪法逼得手忙脚乱,险象环生。

  “子义,这家伙好力气,留个全须全尾的!”公孙白大笑道。

  “好!”太史慈也大笑着回应,惹得四周的公孙军将士齐齐哄笑起来。

  被太史慈逼得心烦意乱的晏明愈发狂躁起来,登时露出一个明显的大破绽。只听得太史慈一声轻喝,那枝钢枪便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晏明的身后,奋起一枪重重的击在晏明的后背之上,击得晏明背后的甲叶哗啦啦直响,那如同半截黑塔的身躯被巨力横扫之下,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快移位了,登时轰然倒地。

  那两三百斤的身躯倒地的那一刹那,居然将那胯下的大黑马也带动着倒了下来,等到晏明狼狈的翻起身来时,太史慈的枪刃已闪着阴冷的寒光,抵在他的喉头。

  “老子不服!”晏明嘶声吼道。

  这时,公孙白已纵马而来,大步走到他面前,哈哈笑道:“你要怎样才心服,不若让子义再和你打一架?”

  晏明脸红脖子粗的吼道:“他若和我较力,赢了老子就服!”

  公孙白嘿嘿笑了。

  这傻家伙膂力惊人,不亚于当年的典韦,只是刀法不行,只需高人指点个一二,武力再升个五六点不在话下,倒是可以给颜良在飞狼骑做个副手。

  当下公孙白笑道:“不若我和你较力,若是我赢了,你就归顺我如何?”

  “什么?”晏明双目圆瞪,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望着公孙白,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虽然公孙白身高八尺有余,但是在晏明的面前,却是矮上了一大截,居然敢亲自出手,与他较力。

  公孙白淡淡一笑,将身后的大氅解下,扔给身旁的吴明,然后轻轻的活动了一下筋骨和手腕,挥手示意太史慈撤去枪刃,朝晏明一抬手:“来吧,大个子!”

  晏明喉头的枪刃一撤,立即长身而起,不屑的望着公孙白,问道:“若是我赢了呢,又如何?”

  公孙白脸上露出有趣的笑容,笑道:“若是你赢了,则任你自行离去,绝不为阻拦。”

  “好!”

  晏明嘴里还在说“好”字,一只巨手一伸,便向公孙白探去,如同老鹰抓小鸡一般抓向公孙白的肩头。

  公孙白也迅速伸出右手,向前一把抓住晏明的手腕,晏明顺手一翻,跟着攥紧了公孙白的手腕。

  嘿~

  两人同时用劲,全身骨骼喀拉拉作响,只惊得两旁的将士齐齐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口,魏公之武力他们大都见识过,但是见到如今和这个身高一丈的巨人较力,难免还是要紧张的。

  两人的双手紧握,停在半空中,僵持不动,看似不相上下。不过身旁的赵云、太史慈等将却看出了名堂。晏明脸色涨得通红,额头已微微淌汗,最重要的是脚下已然陷入地面三分;而公孙白面不改色心不跳,脚下只有浅浅的足印,嘴角还挂着一丝浅笑,显得极为悠闲。

  倒~

  公孙白突然一声大吼,臂上一用力,只听呼的一声,晏明那铁塔一般的身躯再次轰然而倒,被公孙白掀翻在地。

  嗬嗬嗬~

  两旁的公孙军将士欢呼声沸腾起来了,如同排山倒海一般。

  等到晏明再次翻身而起时,已是满脸的心悦诚服,对着公孙白恭恭敬敬的一拜:“末将输了,愿降魏公!”

  公孙白哈哈大笑,一把扶起晏明。

  此时,数千名曹军残兵败将终于清醒了过来,纷纷扔下兵器,举起双手。

  “我等愿降魏公!”

  天色已亮,当公孙白率众进入弘农城时,杨峰已率着城内数万百姓夹道相迎,两旁“魏公”的呼声不绝于耳。

  公孙白急忙向前扶住前来拜礼的杨峰,见得杨峰面容憔悴,神色苍白,不觉愈发敬佩。

  他不知道的是,这位堂堂弘农杨氏的家主,在两个时辰之前,拉了一裤子,此刻肚子里依旧咕噜作响,再忍个一时半刻的,恐怕又要出洋相了。

  ……

  潼关,号称当时天下第一关,由八年前由曹操所建,原本是为了防止关西的羌人之乱,影响他的中原大战,此刻却成了曹丕入主关中的屏障。

  其地处黄河渡口,北有洛水、渭水二川会黄河抱关而下,南有秦岭,西临华山。位居司州、凉州、豫州三州之要冲,扼长安与洛阳驿道的要塞,成为东入中原和西出关中的必经之道和关防要隘,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素来有“四镇咽喉”和“百二重关”之称。

  潼关城墙厚达六米,高达十五米,城墙虽然主体和普通城墙一样是黄土夯实的,但是外层却砌了一层宽一米的青石墙,坚固无比。

  潼关和函谷关、虎牢关一样,都是扼谷道为关,却比虎牢关还要高,就算是加长版的云梯也就面前能够上高度。而且最重要的是,当年修建潼关的曹操还真是个狠人,不但修建得普通云梯够不着,而且还在关前加了五六尺长的斜墙,上铺青石砖,这样就算是云梯再高,也够不着关墙啊,根本无法攀登。

  作为长安城的最后一道天险屏障,一旦潼关被破,则长安将直接面对公孙军的兵锋,胜负便已基本没有任何的悬念。所以潼关可谓曹氏的最后一道壁垒,事关重大,自然不能再交给旁人或者庸碌之辈,而是由夏侯惇本人亲自镇守。

  夏侯惇,和曹仁同为曹氏政权硕果仅存的大将,即便是在曹操时代,也是当仁不让的第一心腹宠将。而此时,更是被曹丕视为亚父一般,绝对信任。

  函谷关之战和弘农之战,使得夏侯惇接连痛失爱子和族弟,夏侯家再次为曹氏政权牺牲两名子弟。

  关楼之上,夏侯惇一手托着帽盔,一手按着剑柄,脸色凝重的望着关下绵延数里的公孙军将士,眉头紧蹙,默不作声。

  残阳如血,照在他的头上,一缕缕银丝在晚风中吹拂,耀起一片银辉,虽然才四十七岁,但是夏侯惇的头发却已灰白了一小半,很显然近年来的接连受挫,使得他苍老了许多。

  在他的左边,站立着一名中等身材的青年将领,年纪和公孙白相仿,但是比起公孙白的霸气和张扬来,此人多了几分沉稳和低调,但是却掩饰不住眉宇之间的轩昂之气,看起来绝非等闲之辈。

  而右边,则立着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身高九尺,虎背熊腰,身上隆起的肌肉连袍甲都遮掩不住,全身散发着一股逼人的英气,虽然面容稚嫩,却难抑眼中的凛冽的眼神。

  关上三人在观望公孙军的时候,公孙军大旗之下的公孙白,也在观望关上的三人。

  “夏侯惇,统率90,武力94,智力64,政治76,健康值,对曹丕忠诚度99。”

  “郝昭,统率87,武力80,智力,政治64,健康值95,对曹丕忠诚度70。”

  “曹彰,统率,武力94,智力44,政治35,健康值96,对曹丕忠诚度92。”

  扼守潼关的,几乎除了曹仁和虎豹骑之外,便是曹丕麾下最强悍的将领了,可见潼关之重要。

  不过最先引起公孙白的兴趣的是郝昭,历史上此人曾为曹魏坚守陈仓道,以区区数千兵马,阻挡诸葛亮二十万北伐大军二十余日,迫使诸葛亮退兵,的确算是一员强悍的将领。其并非曹营的嫡系将领,应可收服为己所用。

  当下,公孙白马鞭遥指郝昭,叮嘱道:“见那白袍小将否,若与其交手,切不可伤其性命,当生擒之!”

  众人对公孙白的眼光从未怀疑过,自然齐声应诺。

  不过公孙白的视线很快就被曹彰所吸引,眼见这小子不过十六七岁,竟然武力就达到了94,简直就是逆天一般的存在,若再过几年到了巅峰状态,再增加一两点是不成问题的.

  只是,他不会给他成长的机会了,这小子是弑君的正主,从他射杀刘协的那一刹那,便已被公孙白判了死刑,决计是活不过两年了。不管是年幼无知,还是年少轻狂,虽然算是少年犯,也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所以曹彰虽然年幼,又是可造之材,却是必须死的。他必须给刘虞,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他不知道的是,他望着曹彰露出杀机之时,曹彰也在恶狠狠的盯着他。

  “元让叔叔,那大旗下骑红马者,便是公孙白么?”曹彰突指公孙白问道。

  “正是,土鸡瓦狗之辈耳,彰儿不必担心。”夏侯惇望着他,轻声道。

  曹彰没有做声,眼中的神色突然变得极其可怕起来,如同熊熊烈火在燃烧一般。

  “公孙白小儿,你杀我父亲,叔辈,兄长……今又逼迫我等至此,我誓杀汝!”曹彰的面容狰狞,望着公孙白,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心底说出了这句话。

  (平时不断更,或许做不到,但是周日爆更几乎没有食言……不是作者不努力,而是平时的时间都不能由自己掌控,哪怕周六也不能。只有周日可以泡一壶清茶,关起门来,对着电脑一码字就是一天,还请诸位见谅。)(未完待续。)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