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391章 濮水大战

第391章 濮水大战

  第391章濮水大战

  (一到上班时间,便没办法保证码字时间,只能挑灯夜战,这章算9.20的,争取晚上再更一章)

  八万人的曹军营寨,营帐星罗棋布,绵延数里,遮住了背后一长段的河面,营寨之内,灯火通明,守备森严,即便是到了三更以后,仍然看到营寨的栅栏之后,人影瞳瞳。

  两军之间的两三里长的距离里,双方的哨探来回穿梭,互相监视对方大军的动静,偶尔相遇便会搭弩互射。大家的主要任务都不是拼杀对手,所以虽然偶有被射落于马或者射伤的,大部分情况下,都只是浅尝辄止,没有出现的激烈的骑战和追杀现象。

  月如银盘,照在濮水河上,泛起一层层金色的涟漪。

  河面上并不宁静,在营寨后五六里长的河段,一条黑色的带状物正平铺在河面,在向濮水对岸延伸而去,这条带状物赫然便是浮桥。

  西山之战后,贾诩和于禁不及奔往北山与曹操汇合,便得知主力大军已然南撤,于是两人也只得率军退往濮水以南一带。

  在探得离狐城被张辽偷袭,大军被公孙军堵在濮水北岸一带时,贾诩和于禁当即率军前往对岸接应,同时于禁亲自率千余名熟悉水性的渔夫和士兵,驾着搜集来的五百多艘渔船,顺水而下,与曹操的主力大军汇合。

  两军合计也不过八百多条渔船,虽然船只数量增加了一倍多,但若是乘船渡河,依旧需要一天一夜才能渡过所有的军马,但公孙军很显然是不可能给他们一天一夜的时间来从容渡河的。

  但这对于智力98的贾诩来说,这显然并不是一道无解的难题。

  濮水河长达一百余米,八百多条大大小小的渔船连起来可达三千米,只要将渔船用缆绳首尾相连,便可在河面上搭建一座宽达五十米的浮桥,连通濮水两岸,再以木板铺之,则波涛翻滚的河面,便成了通途,八万大军只需一个多时辰便可顺利渡河而去,到时在一把大火将浮桥烧了,公孙军便只能望河兴叹,无可奈何。

  河面上,于禁正指挥着上千人在忙碌不停,驾船的驾船,绑索的绑索,搭木板的搭木板,浮桥越搭越长,一道宽达五十米的桥面已经过了大半个河面,继续向着对岸延伸而去。

  曹操身披着大氅,在贾诩、程昱、典韦、许褚和徐晃的簇拥之下,屹立在浮桥的桥头,望着那逐渐接近对岸的浮桥,脸上的神色也逐渐舒展开来,暗暗对身旁的贾诩投以赞许的神色。

  虽然在西山之战中败北,曹操依旧对贾诩这位算无遗策的谋士十分看重,而贾诩这一招妙着更是令几乎陷入绝境中的曹操,如同拨开云雾见天日一般。

  “看来四更之前,浮桥便可搭成,我等大军可于天明之前安然渡河而去,此次文和当立首功,吾得文和,如鱼得水也。”

  听到曹操的不吝赞美之词,贾诩只是微微的笑了笑,脸上丝毫没有得意的神色,眼中依旧保持着警惕的神色。

  敌营之中,有郭嘉和庞统两人,此两人之才不下于他,他能想到的事情,那两人也有可能想到,只要浮桥没搭建之前,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

  清晨,雾锁江面,江水滔滔。

  时间已接近四更时分,曹操等人依旧屹立在江边,一夜未眠,众人眼中都早已布满了血丝,但是却丝毫没有困意,一双双眼睛望着江面,逐渐变得急切起来。

  数骑曹军将士,扬鞭纵马,马蹄飞踏着浮桥上的木板,踩得板面咚咚直响,朝对岸疾奔而来,为首者正是曹营名将,历史上号称五子良将之一的于禁。

  于禁飞马而前,迎着曹操弯腰一拜:“启禀主公,末将幸不辱命,浮桥已全部搭成,请即刻率军渡河。”

  曹操不禁精神大振,刷的拔剑而出,直指对岸,低声喝道:“全军出动,按预定秩序依次渡河,注意不得大声喧哗。”

  众将士低低的应了一声,虽然声音不大,却极为齐整,充满兴奋,纷纷调头而去。

  河滩边,旌旗招展,刀戟如林,早已密密麻麻的挤满了曹军士兵,一个个肃然而立,静候着渡河的指令。

  按照顺序,最先渡河的应该是辎重营,然后是辅兵和杂兵,接着是刀兵、枪兵、盾兵等普通步卒,再往后是弓弩兵,最后才是虎豹骑和虎卫军。

  就在众辎重兵逐渐离开队列奔往浮桥的桥头之时,意外发生了。

  “火,上游河面起火了……”有人突然指着上游方向大叫。

  紧接着,数万曹军将士的脸都变了,河面上的大火一片接着一片,逐渐燃遍整个河面,大火顺着河面滚滚流动,直奔浮桥而来。

  大火越来越近,逐渐可以看清那是无数的小船,船上堆满了柴薪,熊熊的火焰跟随着上百只木船漫河而来,整个河面火光通天,浓烟滚滚。

  数百火船借着顺流之势,如同火龙一般,无可阻挡,疾冲向前。

  眼看一夜的辛苦即将灰飞烟灭,曹军诸将不禁大惊,急声喊道:“快快阻挡来船!”

  呜呜呜~

  就在此时,从曹军大营辕门口方向,突然想起了连绵不绝的号角声,直冲云霄,无数的侦骑飞奔而来,高声禀道:“启禀主公,公孙军举军来袭,已经杀近辕门!”

  此时曹军的阵列已乱,有的在等着渡河,有的则为火船袭来而慌乱,八万多大军仓促之间根本就办法结阵,就算匆匆列好迎战队列,也没办法像昨天那般鼓荡出背水一战、不死不休的战意。

  “主公,怎么办?”众将齐齐望向曹操,等待着他的指令。

  摆在曹操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条路便是趁火船尚未靠近之时,抓紧机会渡河而去,但是五十米的桥面,一次最多只能百余人左右齐头并进,没有一个多时辰是没办法完全渡过河面的,如今火船逼近,背后又有敌军追杀,恐怕一半人都没办法渡过去;第二条路,便是全体迎战,但是这条路很显然更凶险,一旦溃败,便即将全军覆没,在这种形势下,如果迎战,这种结果基本就是定局了。

  当下,曹操不再犹豫,嘶声吼道:“徐晃、李典听令,率两万兵马,速速迎敌,只可进不可退,拖住敌军!”

  “喏!”徐晃和李典两人当即应诺而去。

  曹操一扬马鞭,高声吼道:“虎豹骑、虎卫军,依次渡河,其他军马随后!”

  随着如雷的响应声,众虎豹骑在曹仁的率领之下,跟随在曹操的背后,纵马轰然踏上浮桥,率先向对岸奔去。紧接着虎卫军也在许褚和典韦的率领之下,紧随其后。

  在这关键的时刻,曹操自知难以保全所有军马,所以优先让虎豹骑和虎卫军先逃。

  就在曹军正在乱哄哄的渡河之时,无数的公孙军已然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来,奔近曹军的营栅和辕门口。

  晨光之中,公孙白手执游龙戟,一催胯下汗血宝马,如同一道火红的流光一般,率先奔入曹营辕门,率着赵云和文丑等猛将,冲入敌军营内。

  喀喀喀~

  无数的战骑飞奔而来,一柄柄雪亮的百炼钢刀,在微亮的晨光之中,划出一道道闪亮的光芒,将营栅前的拒马纷纷劈倒,然后撞开营栅,如潮水漫卷一般,迅速奔涌而入敌军营地。

  原来庞统和郭嘉两人,知道此时正是击溃曹军的关键时期,也是一夜未眠,见得曹军大营并无动静,既未见半夜袭营,也未见其趁夜溜走,便知事有蹊跷,于是经过两人的合计,便推算出濮水河上必有古怪。

  公孙军斥候当即趁着夜色,偷偷划着小舟,沿着河岸躲在茂盛水草的阴影之中,悄然而下,终于发现了河面上的浮桥,当立即回奔大营,急禀公孙白。

  接到消息的公孙白,和庞统以及郭嘉两人,当即定下火船之计,并整顿军马,对敌军发动倾力一击。

  营地之内,空空如也,早已在公孙军的意料之中,公孙白一路未做停留,催马舞枪,直奔河滩而去。

  他深知像曹操这样的绝世枭雄,只要留得他一口气在,不管形势如何占优,都可能被其东山再起而翻盘,最好的办法就是割下他的头颅,才算是真正结束战斗。

  前面,突然一只军马,迅疾靠近,向前迎战,当先一人,手执金背宣花大斧,跨骑骏马,气势汹汹而来,正是曹营名将徐晃,曹营另一名将李典,则拍马舞刀跟随其后。

  杀!

  两只军马在各自主帅的号令之下,齐齐发出怒吼,气势如虹,如同饿狼一般扑向对方。

  一时间,战鼓声冲天而起,号角声连绵不绝,喊杀声崩塌了云霄,双方数万兵马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然而这终究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咻咻咻~

  公孙军骑兵尚未靠近,便已射出一轮密集的箭雨,只射得曹军前军人仰马翻,惨叫连天,紧接着上万铁骑,滚滚撞入曹军步卒方阵,如同无数的坦克撞入集市之中的人群一般,只听得骨肉碎裂声和哀嚎声四起,无数的曹军将士被撞得飞了起来,迅速溃乱,不成阵列。

  普通步卒以血肉之躯迎战白马义从和墨云骑这样的天下精骑,无异于螳臂挡车,根本就不在一个等级阶,只有被碾压的份。

  不过徐晃和李典两人的任务,只是阻挡和延缓公孙军前进的脚步,为身后的曹军主力兵马渡河赢得时间而已,所以明知不敌,徐晃和李典两人依旧在大声呼喝,指挥麾下兵马拼力死战。

  乱军之中的公孙白勃然大怒,嘶声吼道:“缴械不杀,挡我者死!”(未完待续。)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