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380章 最紧要的事情

第380章 最紧要的事情

  恰值阳春三月时节,草长鸢飞,万物复苏。

  从中牟往濮阳的驿道上,一路春光明媚,花香鸟语。

  叩嗒嗒~

  一阵马蹄声自驿道远处响起,引得正在地里忙着耕种的百姓,不禁纷纷抬起头来,朝马蹄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不一会,驿道口尘头大起,一片雪影如云涌现,惊得众百姓目瞪口呆。

  白马,清一色的八尺白马,连绵不绝,似乎无穷无尽一般,马背上的甲士,清一色的雪白战袍,清一色的雪亮长刀,滚滚而来。

  江南自来少马,这些百姓们平常连七尺高的马匹都难得一见,更不用说是八尺高的战马了,然而现在却突然见到如此多的八尺战马,而且还都是通体雪白的白马,众百姓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的天哪,这是天兵天将下凡吗?”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乡巴佬,什么天兵天将,这是白马义从!”边上立即有人纠正道。

  “是哩,山猫当过兵,不过是打败仗,哈哈……白马义从是什么兵马?”

  众百姓这才想起他们之中,有一个叫山猫的农户,却是去年官渡之战时,趁着曹军大败之际,偷偷溜回老家的曹军逃兵。

  “白马义从,那可是魏公麾下的第一神兵。看到了那些战马了,每匹都是龙驹,就算是虎豹见了也得绕道,否则只有挨踢的份;你看那些神兵神将,个个都是力大如牛,刀枪不入,人家站着不动给你拿刀砍,拿箭射,也杀不动啊;他们的主将,叫什么赵云和文丑的,更是以一当万,能在百步之外取敌将人头;你看到大旗下的那匹一丈高的红马没有,那是天马下凡,凡间的马匹都得向它称臣,据说一日之内能从河南到漠北跑一个来回,再看,再看……你看那马背上,神仙一般的人物,便是魏公,魏公可是实打实的神仙下凡,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那日在官渡之战,便是魏公手中羽扇一摇,鲁公麾下百万兵马便被吹得满天飞,老子就是一不小心被吹回来了的……”

  那叫山猫的曹军逃卒,说的眉飞色舞,神乎其神,估计要是给他瓶二锅头,能吹个三天三夜。

  希聿聿~

  话音刚落,突然一阵马嘶声,一匹白马突然自驿道上跃起,然后跃入道旁的麦地里一阵狂奔,惊得马背上的白马义从面无人色,死死的勒紧缰绳,一直将一大片麦苗踩得东倒西歪才停住马蹄。

  这一刻,那片麦地的所有者,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农惊呆了,不知所措的望着被踩得稀烂的麦苗地,欲哭无泪。

  四周的百姓们不少人都聚集了过来,也议论纷纷起来,有摇头叹气的,有愤懑的,也有表示同情的,都在说这孙老头怎么就这么倒霉。

  驿道上的马鸣声却霎时大作,此起彼伏,数千白马骑兵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紧接着全部沉寂下来。

  那匹高大得如同巨兽一般的汗血宝马之上,那名衣着华贵、丰神如玉的白衣青年翻身下马,轻轻的走到那名惊得脸色惨白的白马义从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马都是有感情的,念旧,多与马沟通和培养感情,否则你很难成为一名合格的白马义从。”

  原来官渡之战时,在与虎豹骑的战斗中,白马义从虽然占尽上风,但也有数十名白马义从遇难,由墨云骑中的精锐者补之。而那些失去旧主的八尺白马,因怀念旧主,又未认可新主,才会出现这一幕不听使唤的现象。

  白衣青年缓步走到田埂边,朝地里的老孙头微微一笑,问道:“此地可是老丈的?”

  老孙头满脸的受宠若惊和惶恐,急声道:“正是草民的。”

  白衣青年满脸歉意的说道:“本国公约束下属不力,给老丈添麻烦了。”

  说完,霍然回头,高声道:“来人,取三千钱来,赔偿老丈的损失。”

  话音未落,身边的郭嘉早已递上三串长长的大钱,白衣青年一把硬塞在老孙头手中,老孙头只得哆哆嗦嗦的收下,嘴里嗫嚅着说道:“要不了这么多,要不了这么多……”

  公孙白抬起头来,朝四周望去,对四周的百姓哈哈一笑:“今年看起来气候不错,风调雨顺的,一定是个好年成。”

  四周的百姓早已亲近感大增,齐声道:“托魏公的福。”

  公孙白哈哈大笑道:“就算气候不好,也没关系,待得本国公取了整个兖州,便可派人来教诸位乡亲种植土豆和红薯,绝不让诸位乡亲饿肚子。”

  说完翻身上马,率众缓缓离去。

  身后,众百姓却早已低声欢呼了起来,兴奋不已。

  一亩麦地,年成好也不过收麦七八十斤,遇上个旱涝的连一半都捞不到,他们听说河北之地的土豆和红薯,能一亩产七八百斤,而且不占良田,据说味道也不错,河北之地的百姓,多年未闹过饥荒了,只可惜一道黄河之隔,那土豆和红薯的种植之术硬生生的被黄河隔断了,如今听得这道消息,叫众人心底岂能不欢呼雀跃?

  魏公也好,鲁公也好,谁是奸佞,谁是忠良,和他们这种蝼蚁一般的平头百姓有什么关系,谁能让他们吃饱肚子,谁就是大爷。

  公孙白身旁的郭嘉嘿嘿笑道:“看来魏公已然准备全面接管兖州了。”

  ************

  濮阳。

  曹操之所以选择濮阳城作为停战协议地点,更多的是为了打消公孙白的顾虑,毕竟此地离官渡和白马都不远,其实倒也有点掩耳盗铃之嫌,因为公孙白和曹操两人,谁都知道对手不是省油的灯。

  今年的濮阳城,和往年比似乎显得格外的冷清,去年那场两三百里之外的官渡大战并没对濮阳产生多大的影响,然而自年底以来,城内却萧条了许多。

  萧条,不是因为人少,相反城内的人增加了不少,但增加的人口非但不能给濮阳带来热闹和繁华,反而平添了几分恐慌的气氛。

  公孙白已过鸿沟……

  公孙白已过阳武……

  公孙白进抵延津……

  公孙白开始已过白马地界,进入濮阳边界……

  从公孙白从中牟动身起,斥候便频频飞马传书,千里加急送到濮阳城,一切动向皆在曹操的掌控之中。

  濮阳府衙内,曹操一边查看着加急的密报,一边静听着臧霸的汇报。

  “濮阳城内已驻军七万人,兵马比百姓还多,虽然粮草勉强够支撑,但是军士上街滋事,抢夺财物,甚至强抢民女之事屡有发生,幸得子孝将军杀一儆百,连杀十八名犯禁者,才有所收敛。”

  “咸城驻军三万,百姓尽走,城内只有军士活动。”

  “东山山郊,泰山寇和青州兵混杂,屡屡劫掠附近村庄,难以约束,虽禁不绝。”

  曹操不禁勃然大怒:“满宠和李典两人,难道连区区数万兵马都约束不住吗?一旦东山下生乱,公孙白必然警觉,出了乱子,我岂可饶他等性命!”

  程昱苦笑道:“泰山寇不过有样学样,只要镇住青州兵,泰山寇岂敢不遵?只是这青州兵原本是夏侯将军的嫡系,两位将军多有顾虑,才至如此……”

  夏侯惇,曹操的发小,也是曹操最信任的心腹大将,在军中的威望极高。

  曹操冷哼一声,怒道:“传令满宠、李典,泰山寇和青州兵敢犯禁令者,立诛无赦,否则惹了乱子,拿他两人问斩!”

  身旁虎卫军得令而去,曹操这才怒色稍缓,又问道:“其他事宜安排如何了?”

  臧霸继续说道:“会盟台已按照主公的意思搭建好了,只要公孙白登上会盟台,末将担保他便下不来了。”

  曹操微微颔首,又问道:“庞统和高顺的兵马,到了何处了?”

  “刚刚过延津,落后公孙白约一日行程,只要一到了濮阳边界,贾先生和于将军便会率五万军马阻击彼等于西山,截断公孙白的后路。”

  曹操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双目微微闭了起来,似乎有点疲惫,轻声道:“万事俱备,那就等公孙白小儿前来自投罗网吧”。

  程昱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主公在濮阳附近驻扎的兵马约十三万人,倾力一击,是否赌注过大?如今贼军张郃、张辽、太史慈、颜良四路主力兵马南下攻袭,而兖州中南部一带的防线极为空虚,根本难以阻挡贼军的攻势,斩杀公孙白之事若不成,则兖州不复归主公矣……”

  曹操眉头微蹙,沉声道:“破釜沉舟,击杀公孙小儿之事,只可成功,不许失败,仲德休得再言……”

  程昱的声音仍旧不依不挠的在曹操耳旁响起:“主公还忘了最紧要的一件事,若不提早准备,恐怕将功败垂成,甚至全盘皆输!”

  曹操双目猛然暴睁,急声问道:“何事?”

  “据逃回的军士所言,公孙白之武勇,不弱于赵云,文达和子廉将军都死在与公孙白单斗之中,两人均未走过三个回合。会盟之日,主公若与公孙白同登会盟台,以公孙白之勇,若是率先对主公发难,则又如何?”

  话音未落,曹操猛然从坐塌之上惊得站了起来,汗水涔涔而下。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