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371章 曹操是怎么死的?

第371章 曹操是怎么死的?

  第371章曹操是怎么死的?

  程昱话音刚落,不但许攸的脸色变了,就连曹操的脸色也变了。

  “仲德此话从何说起?”曹操沉声问道。

  程昱指着许攸喝道:“公孙白麾下有郭嘉和徐庶,郭嘉号称北地第一鬼才,徐庶也是鹿门书院三杰之一,再加上公孙白本人也颇懂谋略,岂会留下如此明显的漏洞?我料其中必然有诈,此贼必是公孙白派来的间谍,前来诓主公上当!”

  大帐之内的气氛陡然凝结起来,众人纷纷用狐疑的神色望向许攸,曹操则沉吟不语。

  许攸神色惨白,当即拔剑而出,惨笑道:“我原本在公孙白麾下,不料子侄被害,今投明公,又被同袍生疑,此乃天欲灭我许攸是也!”

  说完将宝剑往脖颈处一伸,刚要到脖颈,只听咣当一声,曹操早已拔出倚天剑,一剑将他的佩剑击落。

  曹操一把抓住许攸的手,急声道:“子远何故如此激烈,我自信之,休得生疑。”

  就在此时,又有一名虎卫军快步而入,奔到曹操耳旁,低声说着什么,曹操听了之后,再无疑虑,沉声喝道:“子远来诚心来投,休得妄议,以寒贤士之心。”

  程昱朝贾诩望了一眼,只见贾诩眼中依旧满脸的疑惑,心头一横,继续说道:“子远诚心来投,想必不会有假,就怕子远也中了郭嘉等人的诡计,此事的确像是圈套。公孙白岂会将粮草尽皆囤积于一处?”

  许攸见曹操已然表态,也豁出去了,当即冷笑道:“如今风雪将起,粮草运输多有不便,况且彼时运输频繁,安知不会被你等趁机而劫?我亲眼见得乌巢之前,粮车云集,至少上百万斛,这还是一天所运之粮,岂会有假?”

  此时的曹操虽然急于定胜负,但并非像历史上那般因粮草尽绝而不得不当机立断,孤注一掷。

  他抬头望向贾诩、满宠、刘晔、乐进、曹仁等人,问道:“诸公以为如何?”

  大帐之内顿时活跃起来,议论纷纷,一番争论下来,主战者竟然以压倒性的优势击败了观望者,这主要是因为像典韦、许褚、曹仁、曹洪、乐进、李典、蔡阳等一班战将,早已憋屈多时,恨不得立马开战,自然支持偷袭。

  就连满宠也道:“偷袭乌巢粮仓之兵马,无须太多,五千精兵即可。即便偷袭失败,也无关大局,若是成了,则大局已定,公孙白的上数百万斛粮草付之一炬,军心岂会不乱?届时待得乌巢火光大起,明公再一鼓而下,必然大破贼军也!”

  曹操举目望去,整个大帐之内,就程昱心中存疑而坚持不出,贾诩很显然也是站在程昱这一边的,但是因为其新投不久,不愿与一班曹军旧部生隙,只是沉默不言。

  曹操不禁犹豫不决起来,因为他知道贾诩之能,此人心存怀疑的事情,一定有他怀疑的道理。

  “报~”一名虎卫军急匆匆而入,高声喊道,“京师来旨,还请鲁公出帐迎接钦使!”

  曹操脸色猛然大变,急忙率众出帐相迎。

  等到接旨完毕,安顿钦使之后,已然接近黄昏时分,曹操再次率众入帐,继续讨论。

  这一次,曹操已然完全下了决心,对帐内诸将喝道:“诸公休得再议,我意已决,就于今晚派精兵突袭乌巢,尽毁贼军之粮,再与贼军决一死战!”

  原来那从京师传来的圣旨,竟然是刘协呵斥曹操的圣旨,说他大动兵戈,横征暴敛,使得民不聊生,五州之地的士族和地方官员,纷纷上奏告曹操,故勒令曹操即日与公孙白和谈,商讨退兵之事。

  这一道圣旨,对于曹操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由于公孙白的存在,使得他对处于自己傀儡之下的大汉天子,虽然没怎么当回事,但是也不敢像历史上那般肆无忌惮。

  “曹仁、李典,何在?”

  “末将在!”

  “你等精选五千精兵,自两更时分出发,打公孙军旗号,务必于三更之时,赶奔到乌巢并急袭之,不得有误!”

  “遵命!”

  曹仁是曹家第一将,文蹈武略俱全,而李典更是稳重,颇懂谋略,又不与人争功,与军中诸将都相处融洽,办事更是令人放心,所以被曹操赋予重任。

  “且慢!”许攸突然高声道。

  众人齐齐将视线落在许攸的身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却听许攸慨然道:“贼军一路哨探较多,警戒严密,就算打贼军旗号,未必能通行到乌巢,末将愿随两位将军一同出征,作为向导。末将才出营半日,想得贼军必然不察,就算有人起疑,临近乌巢的兵马也必然不会知晓。”

  说完,他又对曹仁和李典两人说道:“我自愿跟随在两位将军身边,如若有诈,两位将军斩杀许攸易如反掌耳!”

  众人齐齐吁了一口气,信心愈发增加了几分,曹仁和李典两人也露出恭谨的神色,对许攸抱拳道:“先生高义,我等佩服!”

  曹操满意的点了点头,颔首道:“好,就依子远之计!”

  三人应声而去之后,曹操又高声喝道:“其余诸将,立即整顿兵马,于两更时分集结待发,一旦见得乌巢方向起大火,便随我一同率众杀往贼营,一举踏平之!破贼大计,宜在今日!”

  “喏!”众人齐声应诺。

  程昱和贾诩两人对视一眼,满脸无奈之色,摇摇头不语。

  ……

  夜色如水,星光满天。

  官渡,土岗之下,五千精兵悄然无声的立在土岗的阴影之下,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这里还伫立着一只军马。

  大军之前,曹仁身披铁甲,手执钢枪,跨骑良驹,傲然而立,紧随他身后的李典和许攸则落了半个马头,都是一样全身戎装,满脸肃然之色。

  在他们的身后,五千精兵个个身穿特制的鱼鳞细甲,这种细甲是用精钢鳞片穿附于皮甲之上,十步之外,普通弓弩难透,比起铁甲轻便了许多,比起皮甲的防御力又增加了许多。

  每个人手执精钢打制的缳首刀,背负大黄弩,无论是兵器还是铠甲,都是一般士兵远远比不上的。再加上他们个个身材高大,武力强横,不说以一当十,比起普通士兵以一当三还是可以的,虽然不过五千兵马,却是除虎豹骑和虎卫军之外的最精悍之士,个个都是百战精兵。

  除了兵甲装备,每人身后还背负着一束柴薪,上面泼了鱼油,只需一丝火星便可点燃,除了柴薪,他们箭壶之中的利箭,也全部是绑了浸透油脂的棉布的火箭。

  一骑从高岗上飞奔而下,奔到曹仁面前,低声禀道:“启禀将军,二更时分到。”

  曹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了望头上那灿烂的星空,长枪一指:“出发!”

  身后的令旗一挥,脚步声骤然而起,跟随曹仁、李典和许攸三人,尽打着公孙军旗号,快速往前而去。

  一路上,众人避开公孙军哨探,绕开公孙军连绵近十里的大营,直奔乌巢方向而去。

  等到接近乌巢十里之外的时候,哨探和营寨逐渐多了,很多人见得打的是自家旗号,并不多问,当然偶尔也有寨兵和哨探相问,就说是廖化的兵马,奉命到乌巢护粮。

  镇守乌巢的是周仓和裴元绍,而廖化与两人都是山贼出身,一向关系甚好,公孙白派廖化的兵马前往护粮,道理上是十分适宜的。

  然而越接近乌巢的时候,警戒越来越森严,盘问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终于,在距离乌巢五里之外的时候,数名寨兵突然出寨相迎,高声喝问:“哪一部的?”

  “我等乃廖化将军麾下,奉魏公之命前往乌巢护粮!”曹军之中有人高声应道。

  “曹操是怎么死的?”对面的寨兵突然高声问道。

  曹仁和李典两人齐齐脸色大变,转头望向许攸,眼中露出森寒之色。

  许攸露出尴尬的神色,苦笑道:“此乃贼军口令。”

  这时对面的寨兵已然不耐烦了,高声喝道:“为何不答口令?”

  这时许攸急忙向前答道:“被尿憋死的。”

  这一瞬间,五千曹军瞬间凌乱了,全场寂静无声,李典倒还好,曹仁却是勃然大怒,恨不得抽许攸几下,不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对面的寨兵哈哈一笑,纷纷让开道来,众曹军继续向前急行。

  却听得曹仁暗中低声怒骂:“公孙白小儿,岂敢如此侮辱主公,今夜破得贼军,必斩下公孙小儿的头颅当尿壶!”

  有了口令,又有许攸为向导,再加上打着的是公孙军的旗号,虽然盘查越来越严密,但是却一路有惊无险的靠近了乌巢。

  终于,乌巢逐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夜色之下,重重的营栅之后,是星罗棋布般的粮仓,足足绵延数里之地,那粮草看起来至少有上千万斛。

  护粮大营之内,灯火通明,远远可见巡逻的士兵来来往往,再往近时,甚至可依稀看到辕门口的守卫,正在没精打采的靠着门柱聊天,显得十分懈怠。

  曹仁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他回头望了望许攸,只见许攸也是满眼热切的神色,并无异样,心头稍安,手中长刀一举,高声喝道:“杀上去,破营!”(~^~)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