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362章 势若山崩

第362章 势若山崩

  公孙军战阵之前,五千白马义从云集,白衣胜雪,白马如云,再加上背后那一袭雪白的披风,如同一片洁白的云彩一般,亮瞎了高岗上下数十万大军的双眼。

  白马义从,天下无双,不只是因为它的精锐,更因为它那浪漫如梦幻般的身姿。

  或许因为无论是昔日的白马将军,还是今日的魏公,本是一个绝世美男子,才会打造这样一支光彩夺目的军队。纵横汉末三国,白马义从不但是最精锐的骑兵,也是最唯美的一只军队,美得令你还在惊诧它的绚丽和灿烂,那雪亮的刀光已然夺走了你的生命。

  高岗之上,曹操望着山下那朵洁白如雪的云彩,忍不住赞叹道:“白马义从,精悍如斯,怪不得能纵横北地无敌!”

  一旁的曹仁森然答道:“战场之上,不需要花哨,只相信实力。白马义从虽然花哨,但曹公的虎豹骑才是天下第一骑,末将定破白马义从而回,一挫敌军之锐气!”

  曹操微微点头道:“准备迎战,不要让我失望。”

  “喏!”

  曹仁大声应诺而去。

  公孙白望着那一片令人心醉的洁白,那一片风靡万千少女的英武身姿,不觉微微叹了一口气。

  这片唯美的洁白,很快就要被破坏了,变得暴丑——因为他们马上就要换上藤甲了,丑爆到极点的藤甲!

  果不其然,只听赵云手中银枪一举,高声吼道:“换甲!”

  呼啦啦,马背上的白马义从立即从马上那个巨大的背囊里取出一幅幅盔甲,有铠甲,有头盔,有马铠,迅速的穿戴起来。

  紧紧只是几分钟的时间,这些训练有素的白马义从便瞬间更换上了藤甲——头上戴着藤盔,身上披着藤甲,马身上也罩着藤制马铠,从头到脚都藏在那如同编筐一般的藤甲之内,原本白衣胜雪、白马如云的梦幻风姿瞬间被破坏了,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个森然的怪物,如同从大山之中的鬼魅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清一色的藤甲,连备马也照样罩着藤制马铠,再加上那清一色的八尺战马,如林而起的百炼钢战刀,还有大黄弩、连弩,再加上那爆棚的士气,使得这只军马如同天兵天将一般,神威凛凛。

  白马义从,自出道以来未尝一败,天下谁敢争锋?

  与此同时,高岗之上的虎豹骑也开始动了,只听得马蹄声如同闷雷一般滚滚作响,烟尘漫卷之上,遮蔽了天日,一排排精锐的骑兵逐渐出现在高岗的边缘,随时准备俯冲而下。

  虎豹骑,天下骁锐,或从百人将补之,这是中原最精锐的虎狼之师,和白马义从一样,建军之时都是以百人将之资选之,若论单兵战斗力,并不输于白马义从,甚至撇去装备的因素,就连墨云骑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历史上的虎豹骑,曾突袭南皮,破袁谭,斩袁谭之首而归;曾大破乌桓数万骑兵,斩乌桓单于蹋顿而归;曾一夜奔袭三百里,追杀刘备于长坂坡,令刘备抛弃妻女,若非赵云发威,恐怕就此断子绝孙;而最令人胆寒的是,建安十六年,曹操与马超作战,“先以轻兵挑之,战良久,乃纵虎骑夹击,大破之”,连马超的西凉骑兵都不是虎豹骑的对手。

  然而,这还只是历史上的虎豹骑而已,历史上的虎豹骑,没有强弩,没有灌钢所铸的缳首刀,相比来说,现有的这只虎豹骑还要略胜一筹。

  “虎豹骑”的统领历来都是曹氏将领,历史上的虎豹骑统领在《三国志》中记载的仅有曹真、曹休和曹纯。曹操派自己最信任的曹氏将领来担任虎豹骑的统帅,可见其在曹操心目中的重要程度,这是曹操的一支嫡系精锐,也可以算是曹操的“王牌军”。

  只不过历史上的虎豹骑由曹仁的弟弟曹纯担任虎豹骑统领,此时却是曹仁担任虎豹骑统领。

  曹仁号称曹家第一将,无论是统率、武力还是智力都是曹氏宗族的第一人,由他统率的虎豹骑,更为凶悍和善战。

  当那一片风起云涌般的骑影出现在高岗之上的时候,公孙白和郭嘉的神色立即大变。

  那赫然出现在高岗之上的竟然是一排排的重甲骑兵,清一色的铁盔、铁甲和马铠!

  “据黑豹卫所探,虎豹骑分为虎骑和豹骑,虎骑为重甲,豹骑为轻骑,虎骑冲锋,豹骑两翼掠阵,今果然也!”公孙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作为屡次使用重甲骑兵冲锋的受益者,公孙白自然知道重甲骑兵的威力。

  郭嘉的脸色也大变:“虎豹骑达一万之数,虎骑至少五千,若五千重甲骑兵自高岗之上一冲而下,冲击之力何止万斤,就算白马义从再勇,面对如此的冲击力,恐怕也是两败俱伤之局,届时豹骑再从两旁掠杀而来,则白马义从必败也!”

  这一刻,不只是公孙白和郭嘉两人,连白马义从阵前的赵云和文丑也齐齐脸色大变。土山高岗足足有十几米高,形成长达五十多米的斜坡,连人带马和铁甲,加起来至少是一千五百斤,沿着斜坡一冲而下,冲击力至少是达万斤以上,藤甲虽然坚固,却只能挡住刀箭的攻击,挡不住万斤之力的撞击。

  即便是换上重甲,哪怕他们胯下都是八尺高的战马,其结果也是拼个同归于尽。公孙白眼中似乎已然浮现了极其惨烈的一幕:两只铁骑如同洪流一般滚滚而来,轰然对撞在一起,激起一层有一层的血雾,白马义从和虎骑都是人马俱倒,鲜血喷洒,后面的铁骑将前面的同袍踩得骨肉成泥,继续向前轰击,在这个时候,战斗力和装备已然完全不重要了,唯一的结局就是玉石俱焚。

  公孙白嘶声吼道:“速速传令给赵将军,敌军重甲冲击而来,绝不可硬捍,当往两旁掠开,攻杀两翼之豹骑,击败敌军之豹骑之后,再从其后掩杀之,急急如律令!”

  “什么?”身后的郭嘉惊得差点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五千重甲骑兵,不加阻拦的任其冲入大军,将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姑且不说中军的公孙白本人会受到严重的威胁,一旦大军被敌军的重甲骑兵撞乱,高岗上的二十五万大军再趁机一鼓而下,则全军必然大败,莫说南征之战已成败局,恐怕此后对曹操之战将全面落于下风。

  “叫什么叫,老子有仙术,还能让敌军冲近过来?传老子命令,令赵将军务必依军令而行,不必担心本国公的安危!”

  “再传本国公令,违令者斩!”

  事出突然,公孙白担心赵云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危,犹豫不听军令,接连又急下了两道指令,甚至对他一向尊敬有加的“师父”下达了“违令者斩”这样严厉的军令。

  果然前头赵云接到第一道军令的时候尚在迟疑,正准备令人传话问个究竟,紧接着又接到两道严厉的军令,终于不再追问,而是对传令兵道:“回魏公,赵云遵令!”

  话音刚落,高岗之上密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上百战鼓齐齐擂响,似乎要将那鼓面擂破一般,震得天地都为之失色。

  嗷嗷嗷~

  数千铁甲骑兵轰然而下,口中齐齐发出连绵起伏的怒吼声,如同猛兽的狂啸一般,又像惊雷滚滚,怒发欲狂,声音激荡而起,直达云霄。

  紧接着,又有数千轻骑紧紧尾随而来,手中的强弩高高的抬起,随时准备施射。

  虎豹骑,为荣耀而战,一往无前!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就在此时,五千身着藤甲的白马义从也轰然而动,那激越的口号声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呼啸而起,紧接着马蹄声如鼓而响,漫天烟尘直卷云霄。

  咚!咚!咚!

  壮如半截铁塔般的管亥,不知何时跃上了鼓架,上半身****着,露出一块块饱绽发亮的肌肉,亲自擂动了战鼓,为白马义从助威!

  嗬嗬嗬~

  岗上岗下,四十万大军的激情瞬间被点燃,齐齐举动手中的刀戟,为各自的同袍呐喊助威,场面之热烈,千古难见。

  奔若流星,势若山崩!

  全天下最精锐的骑兵,最强的攻击之刃,即将发出最激烈的碰撞!

  两军越奔越近,四十万大军的呐喊声也越来越疯狂,整个天地都为之沸腾了起来。

  高岗之上,曹操的神色也变得极为热切和激动,一手狠狠的按住倚天剑的剑柄,一手紧紧的抓住缰绳,汗珠如雨,呼吸变得十分急促起来。

  “最多前军虎骑与敌军拼个两败俱伤,还有豹骑自两翼掠杀,这一战虎豹骑赢定了,主公不必担心……”一旁的贾诩见曹操这般紧张模样,不禁出声安慰。

  终于,两军已然奔近到两百步之外,全场的将士怒发欲狂,吼叫声如山崩地裂一般,就在此时,诡异的一幕突然出现了。

  原本气势汹汹而来的白马义从,突然从中间裂开,一路向左,一路向右,往虎豹骑的两翼杀去,而轻骑出阵的白马义从,个个胯下都是八尺战马,迅疾如风,转眼之间让出了一大片空间。

  刹那间,中路大开,五千虎骑畅通无阻,一往无前,直奔公孙军中军大旗而来!(未完待续。)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