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358章 赔了钱粮又折兵

第358章 赔了钱粮又折兵

  两只军队轰然而来,逐渐靠近,双方接近到三四百步的距离,然后缓缓的停了下来。

  在张郃的喝令下,六万大军依次列阵,刀盾兵在前,枪兵在后,再往后是弓箭手和弩箭手,再往后则是骑兵以及辎重营。

  这只组建多年,但是很少参加大战的军马,明显露出对战斗的渴望,人人眼中露出热切的神色,紧紧的抓住手中的兵器,只等张郃一声令下,便要冲杀而出,根本未将对面多出己方一半的曹军放在眼里。

  公孙军自出道以来,未尝一败,就连新建的无忧军都能建功破城,他们太平军岂会示弱?

  对面的曹军,也列好了阵型,依旧是辎重营在前,精兵在后,面对着对面的太平军,在曹军将领的激励下,发出排山倒海般的呼喝声。

  “踏平贼营,活捉张郃!”

  “踏平贼营,活捉张郃!”

  “踏平贼营,活捉张郃!”

  曹军将士一边高声呐喊着,一边高举着手中的兵器,在太平军面前肆意的喧嚣和张扬,以壮其气势,鼓其军心。

  那喧嚣的呼喝声,和如同森林一般的刀戟,非但没让太平军露怯,反而更加激发了众太平军的求战的渴望。

  公孙军未尝一败的神话,绝不会在他们手中打破!众将士屏声静气,齐齐望着中军大旗以及旗下的张郃,等待着进攻的号令。

  张郃全身绣袍金甲,手执百炼钢长刀,冷眼望着对面的曹军阵势,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诡笑。

  突然,他手中的长刀高高的举起,全场立即嘎然静止,众将士心中纷纷激动起来,只等张郃一声令下,便要轰然杀出。

  然而随着张郃的冷峻的声音响起,层层传达下来的并不是进攻的号令,而是一句简单而严厉的军令。

  军令很简单,只有九个字:“不劫粮,只杀敌,违令斩。”

  军令迅速传达到了各营各部各曲各屯。

  张郃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高声爆喝:“击鼓!全军攻击!”

  咚!咚!咚!

  战鼓声烈,如同叩击在众太平军的心弦之上,众将士激情也瞬间点燃,汇聚成一个字“杀!”

  尘土扬起,前头的刀盾兵,长枪兵,一个个挺着兵器,呼啦啦的如同潮水一般向前涌去,脚下的地面被他们践踏的发出隆隆的声响,如同巨雷一般。

  六万兵马,六万颗热切求战的心,带着必胜的信念,朝曹军倾泻而去,惊得大军之后,立在白马山上的曹操不禁勃然变色。

  太平军,公孙白麾下这只声名不显的步骑混杂军,居然也会精悍如斯!

  不过,他这次的战术原本并非是硬撼,所以倒也未完全放在心上,只是冷眼观察着战场上的形势。

  果不其然,六万太平军如同下山猛虎一般突入曹军之中,曹军的前军由辎重营的民夫、杂兵和辅兵,以及老弱的士兵组成,如何能抵挡?瞬间被这群战意滔天,气势如虹,又兵甲精良的公孙军冲得七零八落。

  呜呜呜~

  就在此时,后军响起了撤兵的号角声,那苍凉而悠远的号角声如同飓风一般席卷了十万大军的队列之中。

  “他娘的,这是什么事?”后军之中,一名曹军军侯恶狠狠的骂道。

  排列在后军的都是曹军之中的精锐,一向都是冲锋陷阵的排头兵,如今被排在大军之后,尚未一显身手,甚至连敌军的样子都没看清,便听到了撤兵的号角,叫他如何不恼?

  不过恼火归恼火,众曹军只得以后军变前军,拼命的往白马山方向逃窜,而那些民夫、杂兵和辅兵等,更是直接舍弃粮草车和辎重车,亡命而逃,毕竟钱粮辎重乃是身外之物,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

  众太平军眼见敌军望风而逃,更加兴奋得嗷嗷大叫,马不停蹄的继续追杀而去。

  一名太平军经过其中一辆粮车的时候,稍稍停了一下,立即被身旁的同袍扯走,只听那同袍怒声喝道:“你不要命了,敢违军令?”

  那人吓得心惊肉跳,急忙紧紧跟随着队列,继续向前冲杀。

  一辆辎重车中,竟然撒落了一地的铜钱,被众太平军一路践踏入地面里,没人弯腰去捡。

  然而意外终究还是有的,一辆辎重车不知是被谁撞了一下,那破洞里哗然洒出一大堆铜钱来,一名太平军士卒两眼放光,刹那间忘记了军令,停下来扑向那辎重车,大把大把的抓着铜钱往怀中揣,惹得身旁的士卒纷纷意动,不时有人蠢蠢欲动想和他一起发财,终究在身后的同袍的催促下,依旧向前而去。

  噗~

  血光迸现,那名乐得两眼放光的贪财士兵,被一名军侯削飞了头颅,身子扑腾了几下摔落在地,手中还紧紧的抓着两把铜钱。

  “违令者斩!”那名军侯杀气腾腾的吼道,惊得四周的军士不敢正眼朝这边看。

  手抓着铜钱,倒在血泊中的无头士兵,成了血淋淋的榜样,使得后来者噤若寒蝉,根本就不敢正眼去看那些钱粮。

  六万大军漫卷而来,撵得九万大军只恨爹娘少了两条腿,拼命的朝白马山上逃窜。

  山上的曹操,脸色逐渐变了,变得极其阴沉和苍白。

  他舍弃了粮草近万斛,钱币二十万,却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甚至那些公孙军连脚步都没停一下,就这样从粮车和辎重车中冲杀而过,似乎那撒落一地的不是粮草,不是钱财,而是粪土一般。

  在这兵荒马乱、百姓生计极其艰难的年代,还会有不爱钱粮的士兵?

  用兵如神,算无遗策的曹操,这次终于失算了!

  在他的预想中,这些公孙军士兵,应该和他的士兵一样,都是穷苦百姓出身,见到如此多的钱粮,应该是竞相抢夺,乱成一团才是,如此他便可率大军来个漂亮的大反击,击溃敌军,再派许褚和典韦这样的绝世猛将,于乱军之中斩杀张郃而归,让这场大战完美的谢幕。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是,他不但错算了张郃,也错算了太平军。

  张郃原本在五子良将中仅次于张辽,绝世名将,而不是历史上的那个有勇无谋的文丑,其治军之能比起曹营诸将,皆有过之而无不及。

  太平军更不是历史上的袁绍麾下的那只穷得形同乞丐一般的河北军。北地经过公孙白这些年来的治理,早已比曹操治下的中原五州要富庶得多,而太平军作为公孙白的直系军马,伙食一向不错,不但能每日饱食,隔三差五的还有肉食,军饷也不菲,并非当年袁绍麾下的那种见到钱粮就两眼放光,双腿挪不动窝的苦哈哈。所以众太平军虽然对钱粮心动,但是既然有军令在前,再加上他们更多的是渴望建立战功,哪会因为这些钱粮而犯令?

  张郃舞刀拍马,一路率军狂奔,眼见众曹军纷纷往白马山上而去,而山上则营寨如云,防守严密,急忙勒住马脚,高声喝道:“传令下去,停止追袭!”

  呜呜呜~

  号角声起,众公孙军虽然沉醉在奋勇杀敌的激情之中,却不得不停住脚步,怏怏的转身撤回。

  不一会,六万太平军便已全部聚集在张郃的大旗之下,阵列严明,肃然而立。

  一名军司马飞马奔来,在张郃身旁轻声的说着什么。

  张郃咧嘴笑了,高声道:“传令辎重营,收集敌军钱粮,清点数量,如实记录在帐,敢有贪墨者,立诛无赦!”

  那名军司马立即应诺而去。

  张郃昂然端坐在宝马之上,望着白马山上的曹军,突然明白什么似的,哈哈大笑,转身对身后的传令兵下达了一道军令。

  不一会,白马山下,立即传来此起彼伏的呐喊声和哄笑声。

  “曹公妙计定天下,赔了钱粮又折兵!”

  “曹公妙计定天下,赔了钱粮又折兵!”

  “曹公妙计定天下,赔了钱粮又折兵!”

  ……

  这一战,曹军折损一两千人,虽然无伤大体,却对士气是个极大的打击。而五千斛粮草和二十万钱也不多,毕竟曹操如今已是坐拥中原五州膏腴之地的枭雄,并非历史上那个与袁绍交战时的破落诸侯,但是就这样白白拱手送给对手,终究是不爽。再加上张郃刻薄的阴损,更令曹操脸上挂不住。

  示弱诱敌之计失效,张郃已然在山下排定严密的阵列,四周以强弩掩护,就算派虎豹骑强攻,也未必能讨好去。而白马山终非久留之地,一旦公孙白的后军跟了上来,恐怕若想坚守此地就难了,而且公孙白的三万骑兵一旦到达,到时撤退都为难了。

  所以,次日凌晨时分,曹操便令大军悄无声息的退下白马山,回师官渡而去,等到张郃发觉之时,白马山上只剩下一个个空空荡荡的营寨了。

  当然张郃自然也不敢率兵追赶,凡是大军撤兵,必有悍将镇守,说不定还有虎豹骑这样的精骑在后,张郃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曹军离去。

  张郃当下将大军屯驻白马山,正好利用上曹军留下的营寨,然后便派人飞马传书给公孙白,静候消息。

  两日之后,公孙白率三万精骑、五万无忧军和两万郡国兵浩浩荡荡而来,与张郃的六万兵马汇集在一起,继续往阳武进发。

  阳武城内,空空如也,非但曹军军马一撤而空,就连百姓也被曹操全部强制迁徙而走,留给公孙白的只剩下一座空城。

  公孙白与郭嘉和赵云并辔入城,身旁的郭嘉正色道:“曹贼已然率军退守官渡,如今官渡之地,有贼军达二十五万,魏公与曹贼决战之地,恐怕就在官渡了。”

  公孙白缓缓的抬起头来,望了一眼空荡荡的阳武城,心头一阵凛然。

  官渡之战,官渡之战……这难道是曹操的宿命么,抑或是他的宿命,特么终究还是要在此地有这么一战,只是这一战,到底会鹿死谁手?(未完待续。)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