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317章 围剿 1
  </>  残阳斜照,鲜红的霞光照在草地上,将整片草原照得红通通的,像血一般。

  夕阳之下,一片如云似雪的幻影在飞驰,如同一道道闪亮的流光,细细看才发现那是一群悍勇至极的白马骑兵,马背上的将士个个白袍银甲,不时的向背后射出一枝枝弩箭。

  在他们背后黑压压的一片身穿皮袍的鲜卑骑兵,人数至少是白马骑兵的五六倍,然而这么大的人数优势之下,马背上的鲜卑骑兵却一个个狂躁至极,怒吼如雷,胯下的战马更是喘着粗气。

  噗!

  一枝弩箭****而来,又一名鲜卑人被射落于马下,鲜血砸空中飞溅。

  咴~

  一匹骏马悲嘶一声,臀部上中了一只弩箭,痛得它前蹄扬起,将背上的鲜卑骑兵狠狠的摔落在地上。

  “加速!截住他们!”

  素利大吼一声,双腿一夹马腹,那匹八尺多高的神骏白马立即怒蹄而起,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过去。

  咻咻咻~

  迎接他的是三枝破空而来的强劲弩箭,甚至有的白马骑兵回转身来,意欲回头冲袭,将他斩杀。

  素利奋力拨开三枝弩箭,双臂震得酸麻,终于不甘的勒住了马脚,回头望着身后马力逐渐不支的部曲,只得无奈的高高的扬起右手。

  呜呜呜~

  随着苍凉的号角声响起,鲜卑人如蒙大赦,纷纷勒住缰绳,将胯下的骏马逐渐停了下来,不再追赶。

  “白马义从果然天下无双,不追也罢……”素利望着前面的那片雪影,无奈的叹道。

  前面的白马义从感觉到了背后敌军的动静,也纷纷停住了马脚,纷纷回头望去,眼见敌军驻足不前,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一名军司马抬头望向赵云,笑问道:“将军,要不我们反追他们,玩死这群蠢货?”

  “好!”

  众白马义从轰然喝彩,纷纷赞同。

  多年来未尝一败的战绩,使得他们根本不将这群兵力数倍的敌军放在眼里

  。

  赵云哈哈一笑:“算了,袭扰使命已完成,该早点与魏公汇合了,准备弹汗山大战,那才是真正快意厮杀的主战场。”

  众人不再说话,眼中流露对即将到来的大战的渴望和兴奋。

  大汉龙旗继续向前飘舞,众白马义从没有再理会身后的追兵,带动着一片飞溅的草屑,不顾而去。

  背后的鲜卑骑兵眼见白马义从扬长而去,终于松了一口气,似乎被追杀的不是白马义从,而是他们。

  紧接着,素利手中战刀一扬,高声道:“白马义从都是八尺战马,很难追上,都随我去同拓跋大人一同截杀墨云骑。”

  那些垂头丧气的鲜卑骑兵,眼中终于露出了亮光,齐声响应。

  柿子捡软的捏,古今皆同。

  前头轰然前行的赵云,突然也勒住了马脚,高声喝道:“选几个麻利的兄弟,速速去通知太史将军和文将军,小心鲜卑人的埋伏!”

  ……

  朔风烈烈,漠北草原一片苍茫,人烟寥寥。

  驾!驾!驾!

  两个身着白袍的骑兵,手中的长鞭高高举起,在空中不停的甩着鞭花,在漠北草原之上疾驰而行,背后烟尘滚滚,骏马已绝尘而去。

  两人都是一人双马,胯下的战马都是八尺神驹,他们都是赵云派出的白马义从侦骑,负责紧急联络中路的墨云骑。

  白马在草原上奔驰如电,然而两人还是嫌弃马慢,马鞭在空中啪啪脆响,虽然舍不得落在马身上,却将马速提升到了接近极致,幸得是一人双马,轮换骑乘,否则再神骏的宝马也恐怕难以熬得住。

  希聿聿~

  随着一声马嘶声,马背上两名白马义从一拉缰绳,胯下的战马两只前蹄昂然而起,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夕阳如血,照耀在那两名白马义从悍卒的盔甲之上,熠熠生辉。

  马背上的白马义从双双取下大黄弩,瞄准前方,脸色凝重。

  马蹄声响动,迎面疾奔而来三四十名鲜卑骑兵,胯下都是七尺五寸以上的战马,显然都是鲜卑骑兵中的悍勇之辈。

  马背上的两名白马义从对视了一眼,左边的那人道:“王三,给太史将军送信要紧,我去引开他们,你速速绕开往前去送信!”

  那个叫王三的白马义从也不推辞,只是一抱拳道:“狗子,你娘的不要硬来,咱们马快,惹不起躲得起。”

  说完一催胯下战马,如箭而去,没有回头。两人都是百战精兵,自然不会有狗血电视剧中的你推我让,一旦确定使命,便努力去完成,毫不拖泥带水。

  迎面的鲜卑侦骑眼见两人分开,一时不知所措,却听那领头的百夫长道:“跑掉的那汉人不用管,后头自然有少大人收拾他,我们干掉此人即可!”

  数十名鲜卑侦骑凶性大发,大声吆喝着朝狗子扑杀而来

  。

  狗子眼见王三已然纵马疾驰而去,端起大黄弩朝迎面的鲜卑侦骑一箭射去,一名鲜卑骑兵应声落马,狗子哈哈大笑:“****的,你们要是追不上大爷,就是大爷我的孙子!”

  说完,腾身一跃,换上另外一匹战马,然后调转马头,飞也似的往后疾驰而去,转眼之间已然将奔近到七八十步的鲜卑骑兵甩到百余步之外。

  狗子纵马一路狂奔,眼看便将敌军甩到了三四百步之外,不时的回头嘲笑背后的鲜卑骑兵,中间夹杂着冷箭不断,神态悠闲至极。

  突然,就在他再次回头的那一刹那,他的脸色变了。

  两匹八尺多高的战马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那飘扬而起的雪白马鬃,在阳光下显得那么耀眼,刺得他的双眼生疼。

  那是王三的马!

  白马义从,人在马在,人死马回,那些跟随多年,久经训练而已然通灵的战马,一旦主人战死,便会老马识途,奔回大军驻地,不被敌人所获,便是对主人最大的忠诚。

  狗子自然知道两匹战马奔回意味着什么。

  “王三!”

  他嘶声怒吼,睚眦欲裂,然而不过转眼之间,他便已冷静了下来,一催胯下骏马,领着那匹备用的战马,朝斜刺里如箭一般疾驰而去。

  王三死了,联络太史将军的任务自然要由他来完成。

  倏忽之间,他又将身后的追兵甩到了数百步之外,直至追兵消失在地平线上不见。

  狗子微微松了口气,心中暗自念叨道“王三,兄弟对不起你了,使命要紧,不能为你收尸了……”

  呜嗷~

  就在此时,在他的头上突然响起一声唳叫。

  狗子惊讶的抬起头来,便看到了一只玉带雕在他头上盘旋,这只玉带雕自然不是公孙白驯养的那只玉带雕乌力吉。

  刹那间,他终于明了为什么他们会被敌军的侦骑在莽莽原野上追踪到,这不是一场巧遇,而是敌军预谋的追捕。

  “扁毛畜生,给老子死!”

  狗子取下大黄弩,搭箭上弩,朝那只玉带雕一箭****而去。

  “嘭”的一声弩臂响动,箭如流星,飞射而出。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只巨大的玉带雕像块石头一样掉了下来。

  白马义从,个个都是善射之士,何况是狗子这样精选出来的悍卒。

  咻咻咻~

  数枝利箭朝他破空袭来,狗子急忙单手拔刀而出,在面前划了一个半圆,三四枝利箭立即被斩落于马前。

  等到他抬起头来朝利箭射来的方向望去,不禁变了脸色

  。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着银甲,跨骑一匹八尺有五的神骏战马,率着数十名鲜卑精骑提着弓箭,迎头向他包抄而来,那些鲜卑精骑胯下所骑的也都是八尺高的骏马,显得十分悍勇。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一向悍勇过人的王三为什么会失手了,也知道自己终将难逃敌手。

  显然此人在鲜卑人中地位极高,身旁的侍从也是鲜卑人中百里挑一的勇士。

  “对不起赵将军了,末将不能完成使命了……”他在心底哀叹了一声。

  敌军越来越近,包围圈越收越小,头顶上又响起两声玉带雕的唳叫,背后的马蹄声也逐渐近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猛然扬起马鞭,对着那匹备用的战马屁股上狠狠的一抽,怒吼道:“快跑!”

  那匹战马哀鸣了一声,满怀眷恋的望着他,终于扬起前蹄,腾空而起,从斜刺里奔了出去,绕开围上来的敌军,往远处奔去。

  没有人注意那匹战马,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狗子身上。

  狗子举起了大黄弩,狠狠的瞄准了奔到一百余步外的的鲜卑骑兵,瞄准了那名勇悍的银甲鲜卑少年。

  咻~

  就在按动弩机的那一刹那,他改变了主意,将箭头瞄准了右侧的一名鲜卑骑兵,将那名猝不及防的鲜卑骑兵射于马下。

  嚓~

  大黄弩被他高高的抛起,然后被锋利的钢刀劈成了碎片,再也无法使用。

  咻咻咻~

  连弩再次激-射而出,一连十箭,又射倒三人,然后再次被狗子毁尸灭迹,不让鲜卑人得到。

  终于,鲜卑人已然奔驰到了他的二十余步之外,一张张弓箭瞄准了他。

  “能射雕的汉人勇士,放下你的战刀,归顺我拓跋部,我封你为千夫长。”那名领头的鲜卑少年赞许的望着狗子,扬声用汉语说道。

  狗子冷然一笑:“你他娘的算那根葱!”

  话音未落,左手持缳首刀,右手持百炼钢横刀,纵马而出,疾奔向那名鲜卑少年,一往无前,杀气冲天。

  杀!

  众鲜卑骑兵随着那鲜卑少年一起奔涌杀来,将狗子包围在中间。

  噗~

  一名迎面驰来的鲜卑骑兵被锋利的横刀划过脖颈,未及动手,便头颅飞起,摔落于马下。

  与此同时,左手的缳首刀也突入了左边那名鲜卑骑兵的胸膛,如击败革一般将那名鲜卑骑兵刺落于马。

  那名鲜卑少年正是鲜卑拓跋部的少主拓跋力微,这些鲜卑骑兵都是拓跋部最悍勇的战士,想不到一个照面之间竟然被斩杀两人,只看得拓跋力微心惊肉跳,这一刻他才深深的感觉到白马义从的强悍程度。

  嗷~

  拓跋力微发出一声怪叫,举刀恶狠狠的朝狗子劈去,与此同时身旁的一名侍卫也提刀扑向狗子

  。

  当~

  双刀相交,横刀在拓跋力微的精铁长刀上砍出一道印痕,同时单臂迎战的狗子也被铁刀震得臂膀酸麻。

  噗噗~

  左手的缳首刀划过了那名鲜卑侍卫的肋部,而鲜卑侍卫的长刀也劈中的他的肩头,鲜血喷涌而出。

  那名鲜卑侍卫痛得翻身落马,狗子从两人的双马之间疾驰而过,再次迎向攻杀而来的几名鲜卑骑兵。

  随着骨肉的碎裂声、惨叫声和兵器的碰撞声响起,狗子穿越重重的人群,奔杀而出,硬生生的杀出了人群。

  回转身来时,一只左臂已然不知去向,鲜血淋漓,那柄精钢缳首刀早已失落在敌群之中,腹部也汩汩的流着鲜血。

  而鲜卑人付出的代价则是,丧生四人,伤三人的代价。

  拓跋力微长刀直指狗子,满脸的敬佩之色,高声喝道:“好汉子,尚能战否?”

  狗子哈哈一笑,没有说话,而是翻身落马,忍痛朝那匹八尺战马踢了一脚,怒吼道:“走!”

  那匹战马发出一声悲鸣,无限眷恋的望着狗子,眼中噙着泪水,不肯离去。

  狗子扬起了长刀,嘶声怒吼:“再不走,老子杀了你!”

  那匹战马终于长嘶一声,扬蹄而去,嘶声中带着几分悲愤,几分不甘,逐渐消失在原野之上。

  眼见那战马已然离去,狗子这才抬起头来,双眼中如同烈焰燃烧一般,恶狠狠的望着面前的鲜卑人,手中的横刀再次高昂而起。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杀!”

  他最后喊上这一句白马义从的口号,提起那柄寒光凛冽的横刀,恶狠狠的朝鲜卑人扑了过去。

  乱蹄声起,数十匹战马奔腾而来,无坚不摧的横刀将一名鲜卑骑兵连人带马劈落于马下,紧接着狗子的身体便像稻草一般,被狂暴的马蹄践踏而过。

  马蹄过后,鲜血染红了草地,只剩下一柄长长的横刀,插在草地上,如同一杆不屈的战旗,昂然而立。

  拓跋力微拔起那柄横刀,迎着狗子的尸身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才起身。

  一骑飞奔而来。

  “启禀少大人,拓跋大人在哈拉泰山下发现汉军太史慈部!”

  拓跋力微神色大喜,急忙翻身上马,朝身后一挥:“走,召集所有的玉带雕,与大军汇合,奔往哈拉泰山!”

  (制造业之殇,作者所在的公司若能撑过八月份,更新将继续不死不活,若撑不过,恐怕就只能每天三更了……否则作者没饭吃。也不知该叫读者为作者的工作祝福,还是诅咒……)(未完待续。)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