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301章 千年之恨一朝雪

第301章 千年之恨一朝雪

  眼见城门大开,公孙白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举起手中的游龙枪,狂吼起来:“杀!”

  一连憋屈了近十日,众汉军将士早已憋着一股浓浓的战意,数千白马义从在赵云的率领下如潮水般,向着冰冻的北城东门扑卷而去。

  “杀——”

  “杀——”

  震天的喊杀之声,隆隆的铁蹄声,直震得九原北城城墙上的冰棱都折断。

  五千白马义从如同五千只疯狂的猛兽一般,倾泻入城门之后,立即朝城内席卷而去,而此时匈奴人才刚刚接到北城东门被袭的消息,陆陆续续的赶来。

  面对着白马义从的浩荡的杀势,迎面而来匈奴军,无不是惊慌失措,吓得面瞪口呆,纷纷掉头就跑。

  得到急报的右贤王去卑,匆匆忙忙率军赶来,刚刚奔到北城正中,便见得一片如云似雪的幻影,正铺天盖地涌来。

  那是横扫北地无敌的白马义从!

  震惊的去卑,来不及多想,急是大喝:“将汉军杀出城门,敢退半步者,杀无赦!”

  在去卑的喝斥下,他身后乱哄哄的匈奴军士卒,只得勉强撑起意志,提起兵器应战。

  然而这根本不是一场级别的战斗,跟随去卑紧急前来支援的匈奴兵不过两三千人,兵力已然落后,再加上战斗力、配合度、士气和装备的巨大差异,匈奴人的战斗无异于螳臂挡车!

  只见白马过处,匈奴人一击即溃,缳首刀挥舞之处,鬼哭狼嚎,片甲不留。

  赵云更是一马当先,猿臂如风而动,一众匈奴士卒尚未看清赵云如何出招时,喉咙已然被电光刺耳,连惨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栽倒在了地上。

  赵云所向无敌,直入北城,身后,无数的白马义从,如洪流一般从城门灌入。

  不过片刻之间,匈奴军全面瓦解,崩溃的匈奴士卒四下狂奔。

  城门正对的大街上,负伤的去卑在亲兵的搀扶下,勉强的上了战马,回眸一看,数不清的汉军已涌入城中,正在屠杀他溃逃的士卒。

  这位匈奴右贤王,在乱军之中,竟然连白马义从的百人将面前都抵挡不住三合,被那百人将一刀击伤,若非身旁的亲兵拼死护卫,恐怕已然丧命在那名白马义从百人将之手。

  “九原城怕是难以守住了,我得赶紧离城,尔等速速通知大单于!”

  斗志瓦解的去卑,已然放弃了希望,拨马试图往西门而逃。

  只是,大街的地面上,尽已为冰层覆盖,地面极是光滑,战马行走在上面,根本快不起来。

  就在去卑驱使着战马,吃力的前行时,身后处,赵云已跃马舞枪,向他追杀而至。

  去卑回头一瞥,惊骇的发现,同样光滑的冰面上,赵云却竟纵马如飞,如履平地一般。

  惊骇的去卑却不知,汉军的战马蹄子上,都是打了专门刻有凹痕的马蹄铁,这种马蹄铁正适合在冰上奔行。

  去卑连区区一名白马义从的百人将都斗不过,又岂敢与赵云相斗?斗志全无的去卑,只得拼命抽打着战马,试图加快逃命的速度。

  而就在去卑和他的战马,还在冰路上磨磨蹭蹭时,赵云胯下的照夜玉狮子已如一道雪亮的白虹,飞奔杀至。

  “去卑小儿,纳命来吧!”

  暴啸声中,赵云手中银枪如电刺出,挟裹着无上的威势,直奔去卑而来。

  避无可避,惊恐的去卑,只有狠狠的一咬牙,攀起长刀,反身倾力相挡。

  哐~~

  一声烈鸣,赵云如闪电一般,从去卑的身边掠过。

  去卑的双目定格在了惊骇的一霎,低着看去,胸口处已现出一个斗大的血窟窿,大股大股的鲜血,正如泉水般往外涌。

  去卑闷哼一声,身形晃了一晃,便即栽倒在了冰雪之中。

  一枪,毙命!

  阵斩去卑的赵云,勒马回身,横枪而立,清朗的面庞上,尽是傲然之色,紧接着又率着众白马义从,朝南城杀去。

  就在此时,北城西门,也传来震天动地的喊杀声,那是文丑率众攻下了西门城楼,引得一众飞狼骑一拥而入。

  ……

  匈奴大单于呼厨泉正在睡梦之中,忽被一阵喧哗声惊醒,不禁勃然大怒,纵身而起,大声喝道:“何事喧哗?”

  一个匈奴军百夫长气喘吁吁的奔了进来:“大单于,大事不好,汉人杀进来了,快快跑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汉人?”呼厨泉这一惊非同小可,刹那间睡意全无,细细思索了一阵,突然脸色一肃,怒声叱道:“放屁,四处都是冰城,难道汉军从天上飞下来?”

  那百夫长急道:“大单于,卑职说的句句属实,那汉人真的杀进来了,眼看就要挡不住了。”

  话音未落,外面就响起了潮水般的呐喊,隐隐还有兵器的撞击声,脸色微变,掀开金帐一看,只见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在厮杀,到处都是仓皇奔走哀嚎的乱军。

  呼厨泉正不知所措之时,又有一名百夫长飞奔而至,喘息道:“大单于快走,兄弟们抵挡不住了,速速往南门走吧,否则一旦……”

  话音未落,只见一将纵马飞奔而来,手中大弩一扬,一枝利箭便****而出,正中那百夫长的背心。

  噗!那百夫长一句话未说完,便空中鲜血狂喷,缓缓倒地。

  紧接着,马蹄声如雷,只听到火光中一将喊道:“将呼厨泉的金帐围起来,由大将军处置!”

  随后只见得乱马奔腾,雪屑四溅,呼厨泉的金色牙帐很快便被一群气势汹汹的汉军铁骑团团围住,水泄不通。

  ……

  这支汉军比他们这些胡人还要凶猛,竟然是要把他们屠尽,要将他们族灭一般。

  铁蹄过处,血流成河。

  九原城中,成百上千的匈奴贵族,被汉军屠之一空。

  约有上万名试图抵抗和逃走的匈奴人,被汉军斩杀,还有三四万的匈奴人,被汉军活捉。

  太阳已然高高的升起,照在雪白的原野上,也照耀在血雨纷飞的九原城中,公孙白纵马持枪,踏着长长的血路,在九原城大街上行进着。

  此刻,九原城中已是一片修罗地狱,大街上到处是匈奴贵族的尸体,公孙白策马而过,毫无同情,直抵呼厨泉的王庭金帐。

  金帐之内,公孙白大马金刀的端坐在正中的案几后,满脸神色灰败的呼厨泉,跪伏在了公孙白面前。

  却见那呼厨泉上身已被扒光,混身都是鞭痕,脸上也青一块肿一块,显然是被愤恨的汉卒们,不少棒揍。

  “大将军恕罪,呼厨泉愿率所有匈奴人归降大将军,世世代代为大汉臣民,请大将军饶恕我们的罪责。”

  方一跪下,呼厨泉就向公孙白伏首,巴巴的请降,一副奴颜媚骨的模样,妄想免于一死。

  塞外的胡族们,原本都是欺软怕硬的货色,根本没什么节操可言。

  可惜公孙白不会如先前的那些汉朝君臣们一样,一旦他们摇起尾巴投降,宣示效忠时,公孙白就会心满意足,以展示所谓的大国风度和气量,很大度仁慈的饶了他们的罪责,纳了他们的归降。

  公孙白冷冷的盯着呼厨泉,心中感慨万千,莫名的涌起一股豪情和傲气。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霍去病没做到,老子做到了!

  战国时期,秦、赵、燕,耗费大量人力和物力,修建长城,只为北御匈奴;即便是横扫*、席卷八荒的千古一帝秦始皇,也为抵御匈奴人的入侵而修万里长城,导致秦二世而亡;西汉之初,高祖在白登山受辱,不得不派宗室之女和亲,而后的厉害汉帝更是倾举国之力抗击匈奴,总算打得胡人不敢南下牧马,然而平息了百余年之后,南匈奴又趁中原大乱之际席卷而来,一度劫掠到黄河边上;而更令公孙白痛惜的是,数百年之后的那场五胡之乱,长江以北的汉人,十不存一,活着的也成了两脚羊,供胡人任意宰杀,差点灭绝了华夏文化,而这场祸乱也是起于匈奴人之乱。

  而今,这只祸乱华夏千年的胡族,终于要在他的手中彻底溃灭,虽然在雁门尚有左贤王刘豹的军马,也只是丧家之犬,随时可灭。

  公孙白冷笑了一声,冷冷道:“从此天下,不但不会有匈奴单于,也不会有匈奴人,你的族人都将成为本将的屯田兵,三代之后,可并入汉籍。至于河套地区,本将会留下十万汉人,让这里成为本将的养马场,这片水草丰美的土地之上,将只有汉人的牧民,不再有一个胡人。”

  呼厨泉一听公孙白此言,不禁大惊失色,方知公孙白虽然不是将他们灭族,也和灭族差不多,从此这世上或许还有活着的匈奴人,但却不会存在匈奴政权了,纵横北地数百年的匈奴族,将彻底被取消了番号。

  不等他出声,公孙白指着他,冷声喝道:“至于你,本将已然给过你生的机会,可惜你没有珍惜,反而继续残害本将的族人,所以你已是死有余辜!”

  他缓缓的回转身来,沉声道:“来人啊,把这狗酋首给本将拖下去,千刀万剐,以泄本将心头之恨!”

  (今天家母做髋关节置换手术,祝愿家母康复如初……)(未完待续。)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