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296章 朝廷来使

第296章 朝廷来使

  雁门山,铁里岭,雁门关的关墙高高的耸立着。>

  比起数月前时,雁门关已然颇具雄关的模样了。匈奴人对关墙主体加固和增高的工程,在汉军到达之前,已经全部完工,条石一直砌到了关墙顶部。

  在山脚还增设了一处骑寨,以为岭上雁门关堡寨依托。要是敌人来攻,主力指向骑寨。则雁门关步军出击,以弓弩支援骑寨。若主力指向岭上雁门关,则骑寨屯驻的骑兵出击,抄击敌人侧背。

  这个关隘的防御体系,还不止如此而已。从骑寨直到雁门关石堡。沿途还要依着山势节节设立小寨,互相之间能以弓弩相接,可为援应。岭上主堡屯粮屯械,还有重兵,作为最后的依靠。

  这整个防御体系建立起来,雁门关才能称之为关。在规划中总计要屯步骑加起来接近万之数。作为雁门郡的咽喉,只要卡住这里,敌人再怎么强,也不能从这个方向深入雁门郡内。

  此刻在寨墙之上,匈奴左贤王刘豹站得笔直,看着山下山道之中逶迤而来的大批汉军精兵。大雪纷纷而落,汉军长龙却没有出多少声响,只是在慢慢的朝前挪动。在山下一个开阔一些的地方,原来正是施工士兵和民夫的住所,一排排全是开挖出来的地窝子,现在更开出了不少新的地窝子,全被高览和周仓所率的太平军所占领。

  原来为这些施工士卒提供食物的一排棚子,现在灶上都升起了火。白烟腾空,水开了哗啦啦作响的声音连成一片。汉人轻车熟路的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样,就地安营扎寨。

  关墙之上,弓箭密布,匈奴人一个个如临大敌。而关墙之下的汉军却似乎丝毫不将匈奴人放在眼里,在关墙之下百步之外,有说有笑,偶尔还有好事者指着关墙上匈奴人的劣质弓箭讥讽一番,惹得众汉军将士更是哈哈大笑。

  的确,对于装备精良的汉军来说,匈奴的装备实在显得有点磕碜。

  刘豹望着关下,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如今来看,要想出关去牵制北上的汉军骑兵,几乎是不太可能了,此刻他们能守住雁门关,牵制住这两万余人的汉军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关下的高览和周仓,自然也不急,因为公孙白交给他的任务便是堵住刘豹的军马不得出关,有着大黄弩和连弩这样的强弓硬弩射住阵脚,匈奴人就算插翅也飞不出来。

  ……

  天地苍茫,漫卷的北风如刀,掠过广袤的草原,无比的萧瑟和荒凉。

  从天地交接之处,涌现出一片骑影,滚滚而来。

  那片骑影越来越近,却见是两百余名汉军骑兵簇拥着一辆马车在草原上飞驰而来,队列之中,一杆绣着个斗大的“曹”字的汉军大旗,在风中猎猎招展。

  而更为奇怪的是,那在前面领路的居然是五六名精悍的匈奴骑兵。

  马车的车帘被掀开,露出一张白皙而英俊的脸庞,此人年约二十五六岁,一身狐裘皮袍,衣着华丽,脸色微微带着几分傲色,沉声道:“此乃何处?过了太原地界,就一连数百里没有人烟,这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

  此人正是曹操的侄子曹兴,字安民,原本在历史上的此时,已然因其伯父曹孟德勾引人妻而死于张绣的乱军之中,此时却因为公孙白的横空出世改变了历史,所以尚获得活蹦乱跳的。

  回答他的问话的是前面几个匈奴人:“启禀天使,此地尚在太原郡边界,往前就是西河郡的地界了。”

  曹兴此来,正是奉曹操之命,假天子之诏,传旨令公孙白撤军,接受匈奴人投降的。

  边上负责护卫的军侯看了看天色道:“公子,天色昏黄,朔风大作,恐怕是要起风雪了。”

  话音刚落,数骑斥候飞驰而来,急声道:“启禀天使,东面三十余里外便是雁门关,公孙白部将高览正屯兵于雁门关下,与匈奴左贤王相持不下。”

  那军侯一听,急忙低声道:“既然如此,何不先到雁门关宣旨,令高览撤兵,再到关上躲避几日风雪,待得风雪停了,再往北宣旨不迟。”

  曹兴点了点头道:“此计甚好!”

  那几名匈奴人想来想去,觉得也对,故也没表示反对。

  一行人浩浩荡荡,往雁门关方向疾驰而去,带起一溜的草屑飞扬和隆隆的马蹄声。

  眼见得已到离雁门十里之外,曹兴突然又掀开车帘,高声喝道:“停,本天使奉天子之命前来传旨,高览当出营迎于十里之外才是。派人到高览营中传令,请其出营前来迎接!”

  高览不过一介校尉,曹兴觉得自己既是大汉丞相的亲侄子,又是天使的身份,提出让高览亲自出营迎接,原本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

  几名侍卫急忙应声而去。

  ……

  雁门关下,大帐之内,高览和副将周仓正在煮酒畅谈。

  两人武力相差无几,周仓双臂有千斤之力,刀法却较为平常,而作为河北四庭柱之末的高览,武艺也是技艺娴熟,其行军作战的指挥能力更非周仓可比,又比周仓新投公孙白,所以周仓虽然居于高览之下,却对高览甚为佩服。

  因为公孙白给两人定的调子就是死守住雁门关下,不让刘豹寻得机会出关,所以两人倒也是落得轻松,每日除了饮酒便是切磋武艺,小日子过得也欢畅。

  正谈笑间,一名亲兵急匆匆的奔了进来,急声道:“启禀两位将军,帐外有人前来传令,说是朝廷的天使已到十里之外,请将军等出营迎接。”

  “天使?”高览瞬间凌乱了。

  这离许都千里迢迢的雁门关居然会有天使前来?

  周仓也疑惑的望着那名亲兵,沉声问道:“天使跑到老子的大营来干什么?”

  那名亲兵道:“小的也奇怪,所以特地问清楚了,前来传旨的是曹丞相的侄子曹兴,因匈奴人向朝廷请降,天子已恩准,特令天使前来向大将军传旨撤兵,因恰好路过此地不远,听闻将军兵临雁门,故此顺路前来传旨。”

  周仓一听,气得七窍生烟,勃然大怒:“岂有此理,大将军尽出冀州精兵,折损粮草无数,眼看就要将匈奴人给灭了,却出个劳什子天使,一句话就想让大将军的努力付诸东流,俺周仓坚决不同意。”

  高览双眼眯缝起来,沉吟不语。他是河北名将,自然想的更多更远。

  大将军千辛万苦才将匈奴人打得惨败而逃,岂可功亏一篑?换上大将军的性格,见到这天使,决计是不会退兵的,闹不好将天使宰了也是可能的;曹孟德一向挟天子以令诸侯,而陛下却与大将军交好,这圣旨绝非陛下的本意,也许就是假诏;可是大将军终究是朝廷的官员,这抗旨不遵恐怕是说不过去,如此一来,岂不是令大将军左右为难……

  高览思前想后,想了许久,终于站起身来,沉声道:“老周,点齐五百精骑,随我去营。”

  周仓脸色微变,刚要说什么,去听高览道:“这荒僻的雁门关,岂有天使前来?定是贼子冒充,实乃诛灭九族之大罪,高某忝为汉将,岂可放过,此次必将这群贼子杀得片甲不留!”

  周仓先是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哈哈大笑,对着高览恶狠狠的竖起了大拇指。

  周仓奔出帐外,正要去点兵,却见得那几名曹兴的护卫亲兵尚在等候,当即眼中杀机凛冽,走向他们一抱拳,笑道:“几位护送天使辛苦了。”

  那几人眼见此人一身盔甲鲜明,身材高大,威风凛凛,自然知道是军中的高级将领,当即也回礼笑道:“好说,好说……啊……”

  尚未寒暄完毕,一道刀光便从周仓腰间闪出,随着数声惨叫声,那几名曹兴的亲兵便稀里糊涂的丢掉了性命。

  ……

  草原之上,两百余名曹军将士肃然而立,眼巴巴的望着东面的雁门关方向。

  已经等了将近一个时辰了,那边仍旧不见动静,曹兴不时的掀开帘子查看,脸上露出了不安之色。

  他此刻心中变得惴惴不安起来,他一方面微微感到后悔,因为来之前曹操就交代过,公孙白此人倨傲,切记不可怠慢,一定要谦卑有礼,但是自己终究是没忍住在公孙白的部曲前摆了一次架子,另一方面却为高览的怠慢而感到恼火。

  突然一名百人将高声道:“来了!”

  曹兴精神一振,急忙掀开帘子,朝前面望去,只见东边的方向,一只数百人的兵马正朝这边疾驰而来,那兵马越奔越近,逐渐可看清那绣旗上的“曹”字。

  曹兴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淡淡的说道:“姓高的架子虽然大,终究还是要屈服,区区一介校尉,也敢无礼?”

  眼见来军已然奔到百步之内,他望向身旁的军侯,抬手朝前指了一下,那名军侯会意的率众纵马而出,厉声喝问:“来者何人?”

  咻~

  一枝利箭****而来,正中那军侯的咽喉处,那军侯措不及防之下,被射个正着,捂着那透颈而出的弩箭,身子晃了几下,便登时倒于马下。

  (作者就是个悲剧,上次限免推荐,订阅猛涨了近两百,结果却因工作繁忙而出现断更少更,这次大风推+主编力荐,均订涨了五百多,却因母亲摔倒骨折住院而不得不断更,实在对不起各位读者,故今晚硬生生挤出时间来更新,以报答诸位读者的大恩大德……)(未完待续。)8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