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267章 纠缠不休

第267章 纠缠不休

  眼见已然追出六七里地,众公孙军轻骑仰仗着马快早已甩开并州骑兵数百步,袁谭自知再追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他们的马力整体比起飞狼骑都差了一个档次,更何况对手还是一人双马,故此袁谭只得怏怏的率兵再次回奔涉国城下。

  就在袁谭回师而回的时候,公孙军却又在公孙白的喝令下掉头来反追并州军,那一枝枝从大黄弩中所发出的弩箭,射得并州军人仰马翻。

  不过,这一次袁谭在辛毗和辛评的劝说下,彻底学乖了,不顾公孙军骑兵的袭扰,毅然返回城下的营寨。

  然而,等到他们返回营寨的时候,城下的情景却又令袁谭勃然大怒。因为就在这么小半个时辰的功夫,颜良在牵招的劝说下,居然率着五千飞狼骑出了城门,攻袭袁军营寨,眼看守军营寨中的守军抵敌不住,飞狼骑已然在营寨中放起火来了。

  袁谭惊得魂飞魄散,这一营寨一旦被烧,便是粮草尽毁,他的四万并州军便要喝西北风了,幸得及时赶回。

  数万并州骑兵如同疯了一般的杀回营寨,将五千飞狼骑赶入城门,幸得并无多大损失,袁谭不禁暗自连呼侥幸。

  回到营寨中的袁谭,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出营攻袭公孙白,而是喝令众军士坚守营寨,准备休息一宿之后,全力攻袭涉国城。

  近四万并州军,对五六千公孙军,攻城已是占了很大优势,而且涉国城有四门需守,守军必然兵力分散,只要袁谭不惜一切代价选择一处守军较少的城门狂攻,要想攻破涉国城自然不算什么难事。

  而如今他要做的,就只有孤注一掷,先不计伤亡,全力攻破涉国城,免除了后顾之忧,同时补充粮草和回复士气,再全军追袭城外的公孙军骑兵,然后趁机一路横扫冀州各地,以战养战,哪怕不能彻底击败公孙白,也要将冀州杀得鸡犬不宁,使得公孙白元气大伤。

  除此之外,他恐怕再无退路。因为他已然让出半个并州之地给匈奴人,若是就此无功而返的话,等待他的便是一步步消亡。

  ……

  终于,日薄西山,袁谭下令就地安营扎寨,埋锅造饭。

  为了防止公孙军偷袭,并州人像防狼一般在营地四周加强了防护,而且专门安排哨探四处巡弋,随时准备迎战。

  然而公孙军一直在三四里地外徘徊,既不向前,也不退去,似乎心有不甘,又束手无策,就这么一直和并州人耗着。

  夜逐渐深了,并州人的篝火逐渐熄灭,除了值守的和四周巡弋的哨探,大都进入梦乡。为了明天的破城之战,他们必须养精蓄锐,再做拼死一战。

  大营的背后两里外,几个哨探正在游弋着,漫无目标的四处巡查,。

  突然远处马蹄声响起,接着只见上百名白马义从骑兵踏着月色,纵蹄而来,接着又分出几名精骑朝他们奔来。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那几名精骑已经分别挨近了他们。

  咻!咻!咻!

  随着弩箭声动,几名哨探纷纷中箭倒地,显然射杀他们的白马义从精骑都是精选出的善射之士。

  而那百余名白马义从骑兵却未停滞,而是持续向前奔驰,一路奔向并州人营地,然后朝三面分散开来。

  咣咣咣!

  并州营地四周突然想起一阵冲天而起的锣声,在深夜寂静的草原上显得格外响亮而嘈杂。

  “不好,敌袭!”

  沉睡在梦乡的并州人纷纷被惊醒,急忙穿衣而起,找武器的找武器,喊人的喊人,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被惊醒的不只是并州人,还有那数以万计的牛羊,那是袁谭用半个并州之地换来的除马匹之外的,用以补充大军粮草的食物。营地内到处都是牛羊惊慌的叫声和马匹的嘶鸣声,再加上并州人的喊声和外面连绵不息的锣声,形成一场奇异的交响曲。

  从毡帐里爬出来的并州人在将领的吆喝下迅速集结,轰乱异常。

  接着袁谭和辛评、辛毗等人也闻讯出帐,袁谭一边喝令众将士安静,一边厉声喝问:“敌军从何处杀来?”

  众人这才发现,一柱香的时间都过去了,一直只听到锣声,却未看到半个敌军杀来,四周都没有厮杀的动静。

  就在众人正错愕之间,只见几名哨探飞奔而来:“启禀将军,只有百余名白马义从在四周敲锣,并未见有敌军攻击我军。”

  袁谭气急败坏的吼道:“给老子派一千人马去杀了他们!”

  辛评、辛毗急忙应诺。

  袁谭却又冷静下来:“只需撵走即可,不要穷追不舍,小心中了敌军的埋伏。”

  随着辛评、辛毗的喝令,一名并州将领率着千余名并州骑兵奔出营地。

  未几,四周的锣声终于停歇了下来,那名将领率军回报,敌军已悉数撵走。

  众人这才安下心来,继续回帐睡觉。

  一阵哄闹过后,并州人终于再次进入梦乡。

  咣咣咣!

  半个时辰之后,并州大营四周,再次响起了惊天动地的锣声。

  这一次,除了锣声,还夹杂着喊杀声。

  并州的营地再次大乱,喊叫声和牲畜的惊叫声再次蔓延到整个大营。

  被吵醒的袁谭,瞪着通红的眼睛,气得七窍生烟,歇斯底里的吼道:“给老子派一队人马守在四周,见到敌军就给老子杀。”

  一名将领急声应诺,率着一千人马奔驰而去。

  这一次并州人一觉睡到日上三更才醒来,只是付出的代价却是一千人马只剩的五六百残兵败将而回,半数并州骑兵在与白马义从的游斗之中丧生。

  睡得稀里糊涂的袁谭眼见一个上午已然过了大半,不禁气得七窍生烟,然而众将士已然使饥肠辘辘,所谓皇帝不差饿兵,只得下令众军士埋锅造饭,吃饱喝足之后便要不惜一切代价攻下涉国城。

  正午时分,数万并州军骑兵终于对涉国城西门发起了猛烈的、不惜一切代价的狂攻。

  袁谭已然下了死战的命令,并州人没有别的选择,要么战死,要么被监战的将领所斩,所以只能拼命死战。

  涉国城楼上,数千守军也是神情如铁,视死如归,誓与城池共存亡。更令颜良和牵招感动的是,无数的城内百姓自发的前来协助守城,帮助运送守城物资如烧开的粪汁和滚水,或者登上城楼助战。

  嗬嗬嗬~

  数万并州军在数十面战鼓的激励之下,如同疯了一般推着云梯向涉国城涌去,城楼上的守军更是严阵以待,一张张大弩蓄势待发。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双方军士的热血刹那间沸腾起来。

  呜呜呜~

  然而就在此时,从袁军的后军突然传来撤兵的号角声,那苍凉的号角声如同旋风一般席卷了涉国城的上空,激荡云霄。

  刹那间,所有并州军那紧绷的神经、高昂的战意随着那悠远而苍凉的号角声化为乌有,齐齐停了下来,不解的望着身后,不明白为何才刚刚冲锋,便要退兵。

  “袁”字大旗之下,袁谭和众将也惊住了,不知所措。那感觉和滋味便如QQ群主突然接到“您已被踢出本群”的消息一般,茫然不解。

  不过只是一转眼,袁谭便反应过来了——老子便是老大,谁敢号令退兵?那感觉便是“老子是群主,谁能踢我”一般。

  “谁人吹号?”袁谭气得暴跳如雷。

  一名亲兵气急败坏的奔了过来,急声道:“是背后的贼军吹的号……”

  原来袁谭一边下令攻城,一边加强了对背后公孙军的防御。面对敌军所挖的深壕、层层拒鹿角和栅栏,以及强弓硬弩的多重防守,甲厚器利的公孙军骑兵并不是不能突破,但是若强行突破必然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一向善出阴招的郭嘉,便又玩了袁谭一次,将全军的号角手集中在一起,吹响撤兵的号角,扰乱并州人的军心。

  等到气急败坏的袁谭,再次整顿军马,激励士气,全力突袭涉国城的时候,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

  这一次,袁谭志在必得,不破敌城誓不还!

  涉国城,城头上下,沸反盈天,喊杀声连绵不绝,转眼之间便已是成百上千的伤亡,惨烈至极。

  眼看两军激战达到了白热化,袁军大旗之下的袁谭也是热血沸腾,高声大吼着指挥麾下军士狂扑城头,神情如痴如狂。

  就在此时,噩耗再次从并州军后背传来——公孙白已然突破了并州军的防守,突入并州军后军大营。

  袁谭当场就傻了,嘶声怒问公孙白是如何突破后军防线的,得到的答复却是那看似固若金汤的防御,被公孙白用投石机一通乱轰,撕开了一角。

  袁谭已然顾不得再问公孙白轻骑而来,投石车又从何处而来,因为高坐于八尺多的神驹背上的他,隐隐看到了自己的后军已然大乱。

  “吹号,撤兵!”袁谭双眼通红,嘶声怒吼。

  然而,这一次有了前车之鉴,很多并州军以为又是公孙白在背后捣乱,造成了一部分并州军士已然奉命撤退,一部分军士却仍然在死战,结果就是那些死战不退的并州军因后援不继,愣生生战死在城下。

  袁谭眼见这混乱的一幕,气得都快发狂了,等到他集结好兵马回头反扑之时,公孙白早已率军逃之夭夭。

  这一番来回折腾,再回头时,已是斜阳西下,暮色沉沉。

  (挑灯夜战,不求月票,只求不弃……)(未完待续。)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