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257章 问天下谁是英雄

第257章 问天下谁是英雄

  醉香楼。【看书阁免费小说阅读】

  每个城市都有酒楼,酒楼中难免会有一家最有名的。而最有名的酒楼往往都是经营多年的老字号,每间可以长期存在的酒楼,一定都有它的特色。

  醉香楼的特色就是“贵”,无论什么酒菜都至少比别家贵一倍。

  人类有很多弱点,花钱摆派头无疑也是人类的弱点之一。

  所以特别贵的地方,生意总是特别的好,来的人一定都是有一定身份的人或者很有钱的人。

  然而,今日的醉香楼却显得比以往更为不一般。整条街道已然被兵马把守,禁止闲人出入,所谓的闲人不止是寻常百姓,连几名公卿之子都被挡在街道口,不得进入。

  街道口,突然马蹄声起,枪戟如林的曹军将士们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恭迎骠骑将军!”

  两旁整齐的呼声之中,公孙白胯骑汗血宝马,在赵云和文丑以及一干白马义从的护卫之下,昂然而来,直奔醉香楼。

  酒楼大门口,立着两排盔甲鲜明的曹营士兵,只见一名锦衣华服的中年人疾奔而出,迎向公孙白:“司空已等候公孙骠骑多时,请入内一叙。”

  来者正是程昱。

  公孙白示意众白马义从在外等候,率着赵云和文丑两人踏入酒楼之内,几名侍卫将三人领到一间极其宽敞的雅间门外,恭声道:“司空在内等候蓟侯,请两位将军在外等候。”

  公孙白抬头望去,只见屋内果然只有曹操一人,已然起身迎向自己,当即不再犹豫,昂然大步踏入屋内。

  曹操的武力不过72。只要一旦有变,他完全可一招制服曹操将其挟持而出。

  曹操头戴嵌宝珠金冠,身穿绿锦罗袍。玉带珠履,显得神采奕奕。哈哈大笑着迎向公孙白:“蓟侯何故来迟,曹某已恭候多时。”

  公孙白满脸嫌弃的神色,躲过曹操伸过来的双手,反客为主自顾自在当中的案几对面坐下。

  曹操也不恼,紧跟着也在公孙白的对面坐了下来,笑道:“我与蓟侯相交已多年,却苦于无缘静坐畅谈,今日终得所愿。”

  公孙白眉头微蹙。心道你若是有个貌美如花的闺女,或许我还有兴趣和她畅谈人生,至于你老鬼一个,有什么可谈的,老子又不搞基。

  案几之旁,一个火炉之上,放着一个铜盆,铜盆之中的热水已经沸腾,正中放着一个酒壶。

  曹操提起酒壶,给两人斟满酒。又指着案几上的几味珍馐道:“此皆乃中原名菜,蓟侯久居北地,难得一尝。可先动箸试试。”

  公孙白神色不动,只是举起酒樽对曹操道:“请!”

  曹操微微一笑:“蓟侯也请!”

  说完举起酒樽一饮而尽。

  公孙白不动声色的将面前的酒樽又推到曹操面前,然后从旁边又另外拿起一个空酒樽斟上半樽酒,然后再举樽对曹操笑道:“司空再请!”

  曹操脸色一变,随即哈哈笑道:“蓟侯莫非怀疑本官在酒中下毒?”

  公孙白眯缝起眼睛,淡淡的笑道:“像你这种拥有两块头盖骨的生物,本侯连你说的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何况是你的酒。”(作者按:公元后20xx年,后人在曹操墓中发现两块头盖骨。经专家鉴定,一块是曹操的。一块是曹操小时候的。)

  曹操:“……”(可怜的曹操非但不知头盖骨为何物,连标点符号都不知是啥东西。只能表示无语。)

  公孙白将酒壶盖揭开,确认里面不是一半毒酒一般好酒的那种鸳鸯壶,将面前的酒樽中半樽酒洗了一边酒樽,这才倒满一樽酒,满饮而尽,嘿嘿笑道:“果然好酒。”

  曹操满头黑线,尴尬的笑道:“蓟侯少年英雄,文治武功更是举世闻名,本官佩服。而蓟侯行事不拘一格,颇有游戏世间之风范,更令本官心折。”

  公孙白嘴角露出一丝诡笑道:“孟德今日盛情相待,莫非邀请本侯煮酒论英雄?”

  曹操神色大喜,这正是瞌睡遇到了软枕头,要嘛来嘛啊,当即笑道:“正是,不知蓟侯可知当世,谁为英雄?”

  公孙白打了个哈哈,暗骂了一声曹操白痴,随即笑道:“淮南袁术,兵精粮足,奈何已为冢中枯骨;冀州袁绍,四世三公,门多故吏,麾下良将如云,谋士如雨,可惜早已沦为本侯刀下之鬼;荆州刘表,名称八骏,威震九州,其实虚有其名;江东领袖孙伯父,血气方刚,威震江南,却不过籍父之名;益州刘季玉,不过守户之犬;徐州吕布,有勇无谋;扬州刘繇,老实可欺;寿春刘备,欺世盗名;诸如张绣、张鲁、马腾、韩遂等辈,皆庸碌小人,何足挂齿?”

  曹操越听心中越惊,很显然公孙白这一番话完全说到他心底去了。不,简直就是将他要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按照后世的说法,明显是在抢他的台词。

  曹操心头大震,急声问道:“既然如此,敢问蓟侯,这天下谁人可当英雄两字?”

  敢在老子面前装逼?你一提屁股,老子便知道你要屙的什么屎。

  公孙白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提起酒壶又斟满了一樽酒,一饮而尽后才缓缓的说道:“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也。敢问司空,天下群雄,谁能当之?”

  曹操哈哈大笑,举樽一饮而尽:“畅快,蓟侯果然畅快,天下英雄,惟蓟侯与操耳,舍此其谁?!”

  啪!

  公孙白将酒樽朝案几上一顿,指着曹操骂道:“放屁!你曹孟德充其量不过一介枭雄,安敢与本侯并称英雄?”

  可怜的曹操,不但猜错了过程,也猜错了结局,怔怔的望着公孙白,不觉哑然失笑:“蓟侯果然行事不拘一格,出人意料。”

  公孙白沉声道:“你欺凌天子也就罢了,当日徐州之屠,杀得百姓流血漂橹,安敢称英雄!”

  一席话说的曹操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许久才讷讷的笑道:“英雄之论,到此为止。本官今日请蓟侯到此,却是另有要事相商。”

  公孙白冷哼一声,继续饮酒,等待着他的下文。

  曹操紧紧的望着公孙白,缓声道:“英雄也罢,枭雄也罢,这天下配与蓟侯为敌者,唯有曹某,同样能为曹某的敌手者,也只有蓟侯,故曹某与蓟侯之间,迟早必有一战,这已是定数。只是如今天下未定,群雄并起,若不平之,将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故曹某今日要蓟侯相商,立下盟约,你我之间,休战三年,不知蓟侯可愿答应?”

  公孙白眯缝起双眼,瞪着曹操道:“既然如此,如今本侯孤军深入,为何不趁此时对本侯动手?”

  曹操脸色微变,笑道:“不瞒蓟侯,曹某已动此念不知千百次,只是曹某不愿行此孤注一掷之事,再说蓟侯是曹某一生最敬重的对手,就算要杀蓟侯,也要堂堂正正的击败蓟侯,方不负此生。”

  这个马屁倒是拍得好。

  公孙白淡淡一笑道:“本侯为何要答应你,须知本侯兵马虽少,战力却在你之上,况且你此刻身处四战之地,四面皆敌,若是本侯联合吕布、李傕、刘表、刘备和孙策共伐你,你如何应之?”

  曹操也阴测测的笑了:“若真如此,本官岂会坐以待毙,所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如此一来,司、兖、豫、青四州之地,便会成了人间鬼蜮,流血千里,伏尸何止百万,这恐怕不是蓟侯想要的。”

  公孙白双目一瞪:“你拿百姓威胁本侯?”

  曹操笑道:“打仗岂能不死人?这尚在其次,更重要的是蓟侯北面尚有袁谭未灭,匈奴未扫,鲜卑未平,若是蓟侯全力攻伐曹某,被袁谭和异族趁虚而入,恐怕蓟侯也好不到哪里去。”

  公孙白哈哈大笑:“袁谭小儿,早已吓得若惊弓之鸟,鲜卑胡人,闻本侯之名而丧胆,匈奴之兵,还不如鲜卑,又有何惧?”

  曹操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低声道:“若是本官以天子之名,发诏请其联合出兵攻伐幽州,并约好分幽州之地,则又如何?”

  公孙白眼中寒芒一闪,一把揪住曹操的绿袍,怒声道:“你敢通异族?”

  曹操依旧不动声色的笑道:“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曹某不会坐以待毙的。”

  公孙白无奈的缓缓的松开手,来了一个礼貌式的问候:“操,你妈好吗?”

  曹操淡定的笑道:“家母已仙逝多年。”

  公孙白:“操!”

  曹操大笑:“如此说来,蓟侯是答应了三年之约?”

  公孙白不再说话,缓缓的站了起来,对着曹操恶狠狠的骂道:“我干你妹!”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朝门口走去。

  眼见得公孙白已然走出门口,程昱这才奔了进来,急声问道:“公孙白同意盟约了?”

  此时的曹操一改刚才的淡定和从容,额头汗水涔涔而下:“此人神鬼莫测,若非本官见机行事,今日恐怕难以谈拢。”

  说完便将和公孙白的相谈的经过说了一遍。

  程昱笑道:“司空终究是抓准了公孙白的弱点,令其不得不就范。”

  曹操苦笑道:“本官也是情急而为,不过公孙白终究是小看了本官,勾结异族之事,本官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的。”

  ps:难得三更,求个月票吧,还差23张总月票满1000啊。(未完待续。)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