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253章 许田围猎

第253章 许田围猎

  就在公孙白将郭嘉臭骂了一通之后,率众回城南临时府邸时,却见王越率着十数名虎贲朝他疾奔而来,带来的天子刘协的诏书。

  三日之后,天子要前往许田围猎,诸将率军跟随,不得有误。

  公孙白刹那间凌乱了。

  历史上的许田围猎,是曹操提出来的,而且是在事先安排好之后,再告知刘协,颇有胁迫的意味。

  而这次围猎,却是小皇帝刘协自己提出来的,意义自然又不同。

  曹操发起的许田围猎,是为了在自己称王之前试探群臣的反应,由此引出了衣带诏和一干血案,和赵高的指鹿为马的用意差不多。

  但是,此刻却恰恰相反,小皇帝刘协对于公孙白和群雄的到来,却是为了向曹操示威,展现自己大汉天子的帝威,近年来曹操越来越强势,令刘协早已不爽,如今正是扬眉吐气的时候。

  更出乎公孙白意料之外的是,除了围猎,刘协还给众诸侯安排了一个节目,那就是阅兵演武。

  即围猎出行之前,在许都东门设演武场,由群雄各派一支精兵演武,接受天子的检阅。

  看来,这小天子拜了个实力强劲的皇兄,底气变得充足起来,向曹操示威的花样也不少,一扫历史上在曹操面前的窝囊劲。

  公孙白接过诏书,脸上带着令人寻味的笑容。

  王越完成了使命,率众离去之前留下了一句话:“听闻蓟侯的白马义从天下无双,陛下希望能白马义从能技压群雄,独领风骚,还望蓟侯勿负陛下的厚望。”

  *************

  鼓声咚咚,画角声声。

  许都东门外搭着一个高三尺。长宽达十多丈的点将台。

  刘协大马金刀的坐在正中华盖下,神色之中颇有睥睨天下的气势,背后两个宫女举着障扇。再往后整齐的立着七八个如花似玉的宫女,随时准备伺候。身旁立着大汉第一剑客王越。三四十个红衣银剑的虎贲紧紧的围住三面。

  再往后立着文武百官和各路诸侯。又有五百羽林骑把点将台分三面护住。

  点将台前面是一片宽广的空地,两边远远的排列着黑压压的一片军队。中间的距离长达一里多地,为的是便于阅兵。

  此次围猎,群雄兵马尽出,曹操也出兵两万余人,合计四万余人,比起历史上的十万曹军,兵力上是少了许多。但是气势却并不弱。

  站立在公孙白身旁的曹操,满脸的阴沉之色,眼中神色闪烁,不知在思考着什么。而身旁的公孙白,却是满脸不可捉摸的微笑,双眼总是有意无意的朝曹操的脸上瞟。

  这两人并排一站,身高八尺的公孙白站在身高七尺的曹操面前,颇有居高临下的意味,再加上公孙白少年英俊,又神采奕奕。而曹操却满脸沧桑,心事重重,这卖相简直就是碾压之势。

  不过公孙白那满脸的诡笑倒不是因为曹操的那矮矬的身高。而是因为曹操的吃瘪。对于这才许田围猎,曹操自然是很不乐意的,将小皇帝置于群雄之中,万一小皇帝闹个什么动静,便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可是却不敢违逆。

  这就像兄弟几个,你一人养着老母亲,就算平时有照顾得不咋的甚至还有点虐待,但是在兄弟们之前怎么也得装得像孝子一般服服帖帖。不让其他兄弟落下话柄。

  太常杨彪,躬身向前。对刘协恭声道:“启禀陛下,吉时已到。”

  刘协精神大振。当即抓起一只令箭往前一扔,一个小校旗兵向前接住,纵马直奔左方军队,高呼“传荆州兵阵前演武!”

  后面立着的曹操脸色一变,眼中泛起怒色。首先出兵演武的理应是他或者公孙白的兵马,从他的揣摩来看,公孙白的白马义从压轴出场已是必然,只是他却想不到刘协居然让刘表的兵马先出场。

  远远一片尘土缓缓扬起,一路步兵从左边缓缓出列,像一条长蛇一般蜿蜒而出,仔细看过去五百名兵士个个右手执长枪,左手持盾,行到正中迅速列成一个方阵。

  大军之前,一名年纪和公孙白差不多的小将,身高八尺左右,手执一杆雪亮的雁翎刀,威风凛凛。

  只听阵前那小将大喝一声“列阵!”,立即结成一个防守的盾阵。第一排士兵将盾牌挡在身前,蹲于盾下,第二排士兵站在第一排士兵之间,举盾架在第一排士兵的盾牌之上,长枪从盾缝中伸出,随时准备刺击,后面每两排依次排阵,形成一个一人多高的巨大盾阵。此阵可以严密防守敌军的弓箭,也是唯一能阻挡骑兵冲击的阵型。

  那员大将又高喝一声“变阵!”,军士们迅速变阵,形成一个箭头形状的阵型——锋矢之阵。

  阵前那员大将站在箭头位置,长刀扬起一指喊一声“杀!”,箭阵迅速移动冲杀过来,快而不乱。

  锋矢之阵属于猛将之攻击阵法,把将领放置在箭头位置,对将领本身的武力要求很高,若是武将本身单兵作战能力很差,冲到阵前被敌兵挂掉,锋矢阵立即成了无头之箭,必然失败。

  那将率众如迅雷般攻了过来,停在台前两百米处,横刀一栏喝道“鹤翼!”,阵型立刻像伸出翅膀一样展开呈半包围状,这是围歼敌军的阵型。

  阵型布好后,那将领喊了声“原地待命”,纵骑朝点将台冲来,停在台前五十米处翻身落马,跪地拜倒高喊道:“荆州牧麾下偏将魏延演武完毕,拜见陛下,愿陛下万年!”

  魏延?

  公孙白原本见得荆州军之中竟然有如此猛将,不禁心存疑惑,一听此人之名,终于释然。

  “魏延,统率90,武力92。智力73,政治35,健康值94。对刘表忠诚度81。”

  果然不同凡响啊,荆州兵并非精兵。却被他训练的如此有素,的确是大将之才。

  作为汉室宗亲的兵马,表现也尚可,刘协不吝赞美之词的对荆州军狠狠的夸赞了一番才令其率队归阵,刘表不禁面带几分得色。

  接下来刘繇的扬州兵马略显平庸,毫无出彩之处,不过刘协照顾着汉室宗亲,自然也免不了随意夸了几句。

  接着出场的便是江东军中的敢死队精兵。

  敢死队由孙坚手下悍将韩当率领。这只军队以悍不畏死著称,远远的就一股浓烈的杀气冲天而来,重攻轻守,攻击的战法是一往无前,有你无我,大开大合,犹如一群红眼的猛兽。

  令筒里只剩下两只令箭了,刘协抓起那只刻着“吕”字的令箭一扔,小校高喊一声“传陷阵营演武!”

  陷阵营!

  公孙白心头一跳,忍不住抬眼望去。满脸的肃然。

  一只七百人的重甲步兵缓缓而出,如同一只庞然钢铁怪兽一般。

  七百多个重步兵,人人高大彪悍。身穿鱼鳞铁甲,左手持半人多高的大铁盾,右手持一杆长长的铁戟。在那个时代,许多士兵连皮甲都穿不上,更别说这种镶着密密麻麻的数千块铁片的鱼鳞甲,而且一般的士兵所拿的盾都是木盾,好一点的蒙一层皮,上面蒙上铁皮的盾绝非普通士兵所有,而这些士兵却拿着纯铁打铸的铁盾。足见装备之精良。

  七百多人整齐而有序的排列着,人人脸上坚定和无畏。散发出一股无边的肃杀之气。

  阵型呈锥子型,处于锥子尖头的一员猛将。与其他士兵一样,一手持盾一手持戟,冷冷的望着典韦,眼中露出讥诮之意。

  此人身高八尺,方方正正的脸,满脸的坚毅和果敢,生的虎背熊腰,颇有猛将之风,正是吕布麾下猛将高顺。

  嗬!。

  随着高顺一声爆喝,两排士兵爆喝一声,高高举起沉重的铁盾,七百多张巨大的铁盾的尖端被狠狠的插入地面,形成一道巨大的盾墙,一杆杆长戟从铁盾的缝隙中伸出。

  这样的钢铁盾阵,莫说是弓弩手的克星,就算是轻骑上去也根本就无力撼动,只会被那长戟的锋刃洞穿,只有重骑跟上,才能将其摧毁,但是自己折损也不会是少数。而更令公孙白心动的是,这些陷阵营的士兵,武力居然都在63以上,整体武力都只比白马义从相差一线。

  紧接着,陷阵营将士又在高顺的率领之下,发起了冲锋,那简直就是一座移动的城堡,带着无坚不摧之势,疾奔而前,尘土漫天,气势如山。那一杆杆向前倾力刺出的锋刃之林,令人无不为之胆寒。

  静如高山巍然不动,动若江河奔流激涌,这就是陷阵营!

  点将台上的刘协忍不住激动的站了起来,激声道:“陷阵营,果然是天下精兵,步兵中的翘楚!”

  看来,这小天子也并非不懂兵马。

  “传虎豹骑演武!”

  一声传呼,惊得公孙白双眼猛然圆睁,抬头猛然望去。

  左边大军尽头,如雷般响起马蹄声!

  五百精骑汹涌而来,人人身着玄色皮甲,背负长弓,手执长枪,骑着精良的骏马。他们的马不及白马义从之神骏,自然也做不到整齐划一的白色,但是却每匹却也有七尺以上,且大部分都在七尺五左右,在缺马的中原之地,也算是难得了。

  领兵者,正是曹军大将曹仁。

  “曹仁,统率86,武力,智力62,政治31,健康值91,对曹操忠诚度93。”

  曹操麾下,果然猛将如云!

  随着曹仁的一声呼喝,疾奔而来的虎豹骑,齐齐端起了长弓,引弓虚发,只听得一阵阵激烈的“蓬蓬”的弓弦声,众人第一次感觉到了万箭穿空的震撼。

  曹仁一骑当先,挥枪一举“凿穿!”,奔驰而来的骑兵呈锥形阵型,像一把巨大的凿子直插而来,马背上精猛的士兵附身贴在马脖子上,左手抱住马脖子,右手持枪向前疾刺。

  在场的诸侯无不脸色大变,枪借马力。那贯注在长长伸出的长枪的力量何止千斤,谁人能挡?中原和江南缺马,群雄除公孙白外基本以步兵为主。即便像魏延那样摆出盾阵,也会被从中间像凿子一样凿开。

  五百骑兵呈锥形即便遇到强兵猛将挡住第一排的攻击。后面的骑兵会随着骏马的冲击接踵而至,一步步的刺到对面的敌人,直到将敌阵完全凿开为止。

  虎豹骑冲到点将台前并为止住,而是偏转马头调整好阵型,又随着曹仁一声“凿穿”往右边斜角直凿而去。

  在场的统兵将领们脸色变得更暗了,如果正面凿穿是困阻重重的话,从斜角凿穿简直就是如利斧砍桌角,轻而易举。

  曹仁连凿三个斜角换到空地左中。这次没有选择凿穿第四个斜角,而是直接冲左中凿去。

  群雄脸色凝重,知道经过一正凿,三处斜凿,即便上万大军也会被凿成一盘散沙,士兵们正被凿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再一次侧中直凿必然会被凿得溃不成军,四散奔逃,败局已定。

  虎豹骑演武完毕,全场一片静寂。很显然这只精骑给除公孙白以外的群雄心中留下的重重的阴影,只有公孙白淡淡一笑。

  很显然,这只虎豹骑虽然精锐。但居然连七尺五的良驹都凑不齐,恐怕兵力也就不过五千,而且尚未配备马镫,看起来惊艳,在白马义从之前却是不值一提。

  最后一只令箭!

  刘协不经意的回头望了公孙白一眼,抓起那只刻着“公孙”二字的令箭,长身而起,缓缓的扔落了下去。

  那传令到了什么,小校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声音格外的宏亮。

  “传白马义从演武!”

  点将台右边远处突然尘头大起,遮天而来。无数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如雷般响起。

  五百精锐骑兵。人人白衣白马,手执雪亮的缳首刀,马鞍两旁挎着连弩和大黄弩,犹如一片白色的巨浪,汹涌而来。

  那一匹匹雪白的骏马,都是八尺高的大马,从蹄声的整齐和轻快可看出比虎豹骑的马要整体胜上一筹。

  那一片雪白明亮的白色,明亮的乱了人的眼。

  当众人还在震撼于这片光彩夺目的白色时,突然“蓬蓬”的弓弦声震天价的想起,似乎有无数的利箭当空射来,众人这才如梦初醒,大惊失色。

  当然不会真的有利箭射来,演武之前已被要求解下箭壶。他们只是虚扣弩机,模拟奔驰骑射。可是那气势,使你会感觉真要是射出利箭来,必然是例无虚发。那一张张五石以上的大黄弩,一旦射中两三层皮甲都挡不住。

  弩箭虚射了三轮,所谓临阵不过三发,多射一轮就会丧失骑兵的优势。马上的骑士们挂上大黄弩,举起缳首刀呼啸冲刺而来,闪亮的钢刀在日光下闪出一片片夺目的光芒。

  一百人一排,一共二十排,每列之间留出很大的空隙,以让出部分敌人留给后面骑兵攻击。

  车悬之阵,碾压式攻击,普通步兵在这种滚滚铁流的攻击下,即使人数高过数倍也是一击即溃。

  白衣胜雪,马疾如风,长刀饮血,万箭穿空。

  白马义从,天下无双,不只是因为它的精锐,更因为它那浪漫如梦幻般的身姿。

  或许因为白马将军本是一个绝世美男子,才会打造这样一支光彩夺目的军队。纵横汉末三国,此刻的白马义从不但是最精锐的那只军队,也是最唯美的一只军队。

  冲到点将台前一百米外,文丑勒住马脚,举起了长枪。后面的骑兵也停住马脚,长刀密密麻麻如林般举起,杀气漫天

  就在刘协满脸兴奋和激动的站了起来,正要欢呼和赞叹之时,一阵轰隆隆的雷声惊得他忍不住向前眺望,脸色大变。

  只见得前头的白马义从轻骑已然哗啦啦的往两旁掠去,一只黑色的庞然大物隆隆而来,带着漫天的尘土,如同滚滚铁流一般碾压而来。

  钢盔,钢甲,钢制的马铠,这是一群从头到脚包覆着铁甲的怪物,带着千钧的冲击力,一往无前,无可阻挡。

  无懈可击的防守,无坚不摧的攻击,还有超绝的远程攻击,这是一只完美得令人绝望的军马!

  重甲骑兵之前,赵云也连人带马披上了钢铁重甲,显得神威凛凛,如同天神下凡,穿越重重的白马义从轻骑,勒住照夜玉狮子的马缰,昂然而立,手中的龙胆亮银枪直刺苍穹。

  身后传来震天价的高呼:“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喊声整齐而嘹亮,响入云霄。

  白马义从,竟然精悍如斯,这天下还有那只兵马能与之抗衡?!

  点将台上,那个憋屈了数年的小皇帝,激动得热泪盈眶,情绪不能自抑。

  “白马义从,天下无双,朕心甚慰,特赐名为‘无双白马义从’。”

  公孙白瞬间变了脸色。

  你妹啊,取的什么鸟名,简直就是画蛇添足!

  ps:感谢准备结丹、魅影冰心两位盟主,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五千字大章奉上,继续熬夜码字。(未完待续。)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