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231章 袁术称帝

第231章 袁术称帝

  <=""></>  公元197年终于过去了。

  这一年由于公孙白的横空出世,导致历史走向进行了较大的便宜。

  这一年,当时实力第一的诸侯袁绍被公孙白逼死于邺城,整个冀州之地落入公孙白之手,自此公孙白已隐然替代袁绍成为汉末第一诸侯。

  这一年,曹操趁公孙白突入冀州之际,派心腹猛将夏侯惇率众攻袭青州,在公孙白得到冀州之后不久,攻下了整个青州之地,斩杀了袁尚和逢纪。这样一来,曹操占据了兖州、青州、半个司隶和豫州北部之地,又有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政治优势,实力与公孙白也不遑多让。

  但由于历史车轮的偏移,使得许多历史上原本应在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并未如约而发生。

  历史上的197年,曹操接受张绣的投降而进驻宛城,强纳了张绣的婶婶邹氏,致使张绣一怒之下造反,那一战,曹操的中军校尉典韦、长子曹昂、侄儿曹安民以及宝马绝影皆死于乱兵之中,曹操的卫士也损失殆尽。而实际上,这一年曹操由于忙于攻打青州,无暇顾及南面的张绣,以致历史上的宛城之战并未发生。

  历史上这一年袁术于年初称帝,并先后败于曹操和吕布之手,但是由于历史的偏移,袁术的称帝时间也延迟了,这一年袁术大部分时间都在招兵买马,建造皇宫,紧锣密鼓的为称帝做好准备。

  然而,历史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有些事情虽然延迟,却注定会发生的。

  公元198年春,就在公孙白和曹操各自都在消化新吞下的地盘之时。一件震惊天下的大事发生了——袁绍称帝了!

  **********

  扬州,九江郡治所寿春。

  寿春,原本楚国末年之都城。北傍淝水,东临东津渡。西至城西湖,南至十里头,方圆七八里,是当年战国第二大都城,经过袁术一年多来的苦心经营,修得城高墙厚,固若金汤。

  此时的寿春,却是风雨欲来。因为它即将成为“大陈国”的都城。

  后将军府张灯结彩、大排酒宴,锣鼓乐器中一片喜气洋洋。今天是后将军袁术的妻子冯氏四十岁的大寿。

  后将军府门前车水马龙、客流盈门,这要来就得送份厚礼,官员们挖空心思,雅一些的送琴棋书画,俗一些的送金银财宝,把几个后将军府的帐房忙的团团乱转。

  袁术满面春风,高居上坐,倨傲地接受着各郡官员的晋见,一切准备停当<="l">。只等所有官员赶到,就要宣布称帝事宜,心中一阵兴奋。

  他的心腹爱将分列后将军府后堂。武将有张勋、纪灵、陈纪、陈兰、桥蕤、雷薄、李丰、梁刚、乐就等人,一个个身着铠甲、佩戴宝剑,面目狰狞、杀气腾腾,文臣有杨弘、阎象,个个头戴文士冠,手摇羽扇,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而立在袁术身旁则是他的长子袁耀。

  这一刻袁术红光满面,心中抑制不住的兴奋。因为他很快就要成为“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天子。

  正宴时间到了,袁术满面笑容地站到了金色的寿字条幅下。面前一张横案,上边摆放着一盘硕大的寿桃和许多瓜果。他的妻子。也就是即将成为皇后的冯氏,在四名侍女的陪伴下翩然而来,向他盈盈一礼,随即巧笑嫣然地走到他地手边。

  冯氏虽然已有四十岁,却依旧肌肤赛雪,秀发如云,皮肤光洁而白嫩,身材袅娜高挑儿,脸上居然还有两朵红晕,看起来倒像个二十多岁的少妇,媚态尽显,风韵迷人。

  这位冯氏大概也是知道自己即将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风情无限的脸上略带几分威严,坐在袁术身边倒也正板正眼,像模像样的。

  袁术见人已到齐,长身而起,呵呵一笑,捋着长须,右手擎杯,强自压抑着内心的激动缓缓走到案前站定。今日一旦起事,无论成败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要么成为皇帝,要么身首异处,这样重大的决定由不得他心思激荡。

  文武官员们见状知道袁术有话要说,忙纷纷立起身来,转身目注堂前。袁术目光缓缓移动,在文武官员们脸上扫视了一眼,忽地笑脸一收,把手中酒杯向地上狠狠掷了下去。

  酒杯应声而裂,众人一惊。

  “诸位!”袁术神情一凛,跨前一步,声音也变的稳定和高亢起来:“本将军有一言,须与诸位相商!”

  众人神情凛然,静静的望着袁术。大部分人都已知道此事,只有部分郡守尚不知情。

  袁术咳嗽一声,高声说道:“昔汉高祖不过泗上一亭长,而有天下;今历年四百,气数已尽,海内鼎沸。吾家四世三公,百姓所归;今又得传国玉玺,实乃天命所授。吾效应天顺人,正位九五。尔众人以为何如?”

  袁术的心腹将领们早已知晓,等得袁术话音一落,立即纷纷拜倒:“陛下万岁!”

  只见一人站起身来厉喝一声:“统统住口!”

  此人个头不高,可这嗓门儿倒不小,一下子就把大家都镇住了,大殿上肃静下来。众人纷纷抬起头来朝他望去,却是陈国相金尚。

  只见他大步走到大堂中央,高声喝道:“我等世代食汉禄,当效忠汉廷。今陛下尚在,大汉帝室血脉尚存,你乃何人,岂敢妄夺国器?你袁氏原本为大汉之臣,尽享恩宠,岂能数典忘祖,自立为帝?”

  不等袁术答话,袁绍之长子袁耀已纵身而出,高声怒斥道:“他刘邦不过一个亭长能为帝,偏我袁家四世三公,又有传国玉玺,倒称不得帝?”

  话音未落,手中的长剑已经飞出,剑光一闪,金尚人头落地。

  大堂上原本都是袁氏门生或心腹将领,自是心服,几个郡守或国相就算觉得有不妥者,有了金尚的前车之鉴,又岂敢再反对<="r">。堂上鸦雀无声,再也无人敢出头。

  ……

  七尺高坛上,绣旗招展,一个斗大的“陈“字在风中飘荡翻卷。

  文武官员在坛下云集,羽林、虎贲及禁军数万环伺在高坛四周。

  袁术头戴冕冠,身穿冕服,昂然而来,焚香祭拜铸告:“皇帝臣术,敢用玄牡,昭告于昭告皇天上帝、后土神只:飨国二十有四世,历年四百有一,行气数终,禄胙运尽,普天弛绝,率土分崩。术遭值期运,承乾秉戎,志在拯世,奉辞行罚,举足为民。今得传国玉玺,咸以为天意已去於汉,汉氏已终於天,术不得不受。术畏天命,敢不敬从。谨择元日,登坛柴燎,即皇帝位。唯尔有神飨之!左右有陈,永绥天极。”

  公元199年9月,袁术在谯县称帝,建立陈国,封冯氏为皇后,立袁耀为东宫太子,拜冯方为司空,杨弘为太尉,阎象为司徒,张勋为大将军,纪灵为骠骑将军,其余文武官员皆有封赏。

  袁术称帝的诏书传遍大江南北,朝野震惊。

  *****************

  许都,皇宫。

  德阳殿中,国丈、卫将军董承,正垂手而立在刘协的身旁。

  一向俊美而温文尔雅的小天子正气得满脸通红,将那份袁术的诏书撕得粉碎,怒声骂道:“袁术贼子,岂敢欺朕!你袁氏四世三公,世代食汉禄,竟敢造反,朕当诛你满门!来人,传曹司空进殿!”

  董承急声应诺,正要离去,却听背后突然一声高喊:“且慢!”

  董承蓦然回头,却见刘协虽然眼中仍然充满怒火,的脸上已然恢复了平静,不觉疑惑的望着他,问道:“陛下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刘协缓缓的抬起头来,若有所思的说道:“据说袁绍不过占了九江和庐江两郡而已,麾下兵力也不过十五万,而且良莠不齐,此时称帝无异于自找灭亡,兵败身亡那是迟早的事情,朕又有何惧?想来,若是此事只有曹司空一人去办,岂不是过于偏宠曹司空,而冷落了其他大臣的心?”

  董承的神色怔住了,思索了一会,逐渐明白了刘协的意思。

  这个小皇帝的心思越来越缜密了,诚然此刻对于天子最大的威胁不是袁术,而是迎奉天子的那一位,若是由那人独立破了袁术,不但声望激增,而且恐怕袁术那两郡之地也落入他的手中,中原之地将有三分之二归于他之手,这对皇权来说是极其不利的。

  董承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一边对小皇帝暗自佩服,一边心念急转,突然眼中一亮,一拍大腿笑道:“对了,老臣怎么能忘记了,陛下还有个骠骑将军,此事岂能少得了公孙骠骑?”

  刘协淡淡的笑道:“公孙骠骑威震北地,未尝一败,在此战之中必然大放光彩。不过,征讨叛逆之战,不能只有公孙骠骑和曹司空,朕要让大江南北所有拥兵者一起讨伐袁贼,朕要让天下有异心者看到背叛朕的下场!”

  董承愣了半响,才喟然叹道:“陛下果然圣明,老臣佩服。”

  刘协眼中的怒色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身上散发出一股为帝者的霸气和豪气,哈哈笑道:“给朕取笔墨来,朕要亲拟讨伐袁逆的诏书!”(未完待续。)<=""><=""><="">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