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230章 临淄告破

第230章 临淄告破

  公孙白让府内安顿了三十名佳丽之后,又让燕八包下了邺城内最豪华的客栈,作为程昱的住宿之处,同时派一曲精兵予以保卫。

  送走程昱之后,公孙白立即派人前去相请郭嘉,结果侍卫径直在邺城中最大的青楼之中找到了喝得醉醺醺的郭嘉,将其请了回来。

  公孙白一见郭嘉那副德行,就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半个月不见,这小子的健康值又掉到了90以下。

  “他娘的,这货又偷偷吃五石散了?”公孙白心中暗骂。

  五石者,即“钟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其药性皆燥热绘烈,服后使人全身发热,并产生一种迷惑人心的短期效应,实际上是一种慢性中毒,服了五石散后,短时间内顿觉神明开朗,体力增强,其毒性和后世的BING毒差不多。

  毕竟郭嘉终究也是俸禄二千石的高官了,给他施一次命疗术也用不了多少兵甲币,公孙白索性也懒得理他,虽然两人已是情如兄弟,但是总是骂来骂去终究面子上不好看。

  公孙白当即将曹操送厚礼一事向郭嘉说了一遍,问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曹孟德此举乃何意?”

  郭嘉早已一屁股坐到了公孙白对面,端起案几上的酒壶。自斟自饮起来,一遍喝着酒一边细细思索。许久才道:“曹孟德虽然得了兖州,又迎了天子,名声大震,麾下谋士良将如云,终究是羽翼未丰,而且兖州乃四战之地,西有李傕、郭汜,东有袁尚,北有主公。南有刘表、袁术和吕布。不过其余诸人皆如犬耳,曹孟德如今最忌惮的恐怕就是主公,如果他实力足够的话,第一个想除掉的便是主公,只是其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已,所以只能拉拢,一旦待其除掉其余诸雄。”

  公孙白疑惑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曹孟德送礼是怕我打他?”

  我去,曹操有这么怂吗?

  郭嘉又饮了一樽酒。不经意间将一壶酒喝了一半,眼中突然一亮道:“我知道了?”

  公孙白神色一肃,紧紧的望着他,等待下文。

  郭嘉嘿嘿笑道:“我若是主公。自小为庶子,过得自然不会十分显贵,如今封万户侯。位同三公,少年得志。难免会飘飘然,从此花天酒地。醉卧温柔乡,不理政事,不思进取,而曹孟德送上如此贺礼,尤其是那佳丽三十,更足以令主公销魂蚀骨,泯于众人也。”

  公孙白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了:“简单点说,曹孟德想就是要老子变得和你一样?”

  郭嘉当即满头黑线,差点哭了:“主公,下官好歹也是二千石之职,非得如此直白么?”

  公孙白嘿嘿一笑道:“有趣,有趣!”

  郭嘉趁机笑道:“听闻此三十名佳丽,个个国色天香,自古色字头上一把刀,曹孟德这是想用软刀子谋害主公啊,再说大夫人那里也不好交代,不如将这些杀人钢刀交给下官处理,下官愿为主公上刀山,在所不辞!”

  公孙白闻言心中一动,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道:“奉孝,本侯听闻你有几分本事,可以划船不用桨,扬帆不用风向?”

  郭嘉呆住了,愣愣的问道:“主公此乃何意?”

  公孙白哈哈笑道:“因为你这一生,全靠——浪!行了,三十没有,只有五个,你给老子每五天休息两天,否则身子虚了老子不给治,余下的美人老子要送给三位夫人为婢女。”

  当夜,蓟侯临时府邸中,公孙白摆宴为程昱接风,郭嘉、赵云、张郃、沮授和田丰等人都参加了宴会。

  宴席之上,那一干美女莺歌燕舞,将宴会的气氛推到高潮,公孙白身旁更是四五位个美女环伺,左拥右抱,显得志得意满,神采飞扬,令程昱心中彻底踏实了下来。

  ***********

  这日,公孙白带着一干侍卫,正准备到城中巡视一番,突然见颜良飞马而来,见到公孙白匆匆行礼之后,便急声道:“子勤和元伯求见主公。”

  公孙白神色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喜色,急忙与颜良奔往大牢而去。

  文丑和高览被擒之后,一直不肯受降,不但颜良等人一直在劝说,就是公孙白屡次前往招揽,均被两人拒绝,后来为了稳定冀州之地,一连两三个月,公孙白和一干文武官员都忙于公务,忘了这个茬,于是这河北两庭柱便被一直关在牢狱之中。

  两人鞭马如飞,很快来到大牢之前,而此时赵云、张郃、太史慈、沮授和田丰等人已然在大牢门口等候,在他们的正中赫然站着文丑和高览等人。

  不等公孙白靠近,文丑和高览两人已然带着镣铐奔向前,迎着公孙白一拜:“罪将文丑(高览)拜见蓟侯!”

  公孙白急忙向前,一把扶住两人,心念急转之间,已然查询了两人的属性,结果令他大吃一惊,系统显示文丑和高览两人对自己的忠诚度分别为65和63,这分明是投诚的属性。

  公孙白不再犹豫,二话不说,拔剑而出,那削铁如泥的破天剑闪出数道寒光,两人身上的镣铐便断落在地。

  公孙白和两人寒暄一阵,才得知原来两人在狱中听闻公孙白不但厚葬了袁绍,而且还从辽东之地运来粮食免费救济冀州百姓,后又效仿了当年的皇甫嵩,免了冀州三年的赋税。新近更是受天子赏识,拜为骠骑将军。心中便有了归顺之心。

  然而,就在他们想归顺的时候。公孙白及众部属却忙于公务,一时间将两人这茬忘了。高览已经关了近一年了自然沉得住气,想等着公孙白闲下来了亲自相请,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而文丑却是个直爽性子,当他下定决心要跟随公孙白的时候,在牢中便坐立不安了,当即让狱卒传报颜良,显露降心。

  公孙白哈哈大笑:“痛快。真是痛快,走,今日是本侯的好日子,我等当浮一大白,不醉不散!”

  就这样公孙白一次招揽了两员名将,将河北四庭柱凑了个齐。

  文丑拜为白马义从骑都尉,成为赵云的副将,而高览这样智勇双全的猛将则成了张郃的副将,拜为太平军骑都尉。

  这样一来。公孙白麾下阵容也变得华丽起来,文有郭嘉、田豫、沮授和田丰这样的谋士,武有赵云、张郃、太史慈、颜良、文丑、高览和管亥这样的猛将,虽然尚未达到历史上的曹操那样的实力。但是也隐然算是几大强力诸侯之一了。

  ***********

  青州,临淄城。

  月上眉梢,夜已深。北营大寨中,却是灯火通明。

  五万曹军健儿。此刻皆心怀着激动,默默的肃立于营中。

  围城已一月之久。曹袁两军在临淄城展开多次的激烈的攻守战,但是由于青州城内的守军仍然达两万多人,曹军兵力优势不大,始终无法攻上城头,早已憋着一股气。

  沉寂的大营,忽然间骚动起来,从中军帐至辕门。两万曹军将士有如浪开,主动的分出一条道路业。

  辕门处,缓缓而来一匹矫健无比的高头黑驹。

  一名身材魁梧,着鱼鳞铁甲,身披大氅的将军一手提着缰绳,另一手倒提着黑色战刀,昂然向前,徐徐的从万众瞻目中走过。

  火光映照下,只见他的脸上神情如铁,而最为显然的则是其中一只眼睛已然被毁,更显得杀气腾腾,如同一员神威凛凛的天降战神。

  那种无上的威压之势,令所有的人都低头侧目,不敢正视。

  此人正是曹操最亲信的猛将夏侯惇,甚至远远盖过曹仁、曹洪等曹氏将领,乃是曹营第一员大将(非猛将)。

  驻马辕门,夏侯惇远望着临淄方向,神色中杀机流转。

  “他娘的,这场仗打了这么久,也该是做个了断的时候了……”夏侯惇喃喃自语,冷峻的眼眸中迸出着猎猎的杀气。

  旁边的一名文士打扮的中年将领紧紧的跟在他的背后,只落后半个马头,一副潇洒从容的模样,淡淡笑道:“围城一月之久,也把袁尚折磨得够呛,今夜也是该让他解脱了。”

  夏侯惇点了点头,目光转向营西方向,满脸敬意的说道:“若非军师妙计,岂可如此顺利破城。时辰已到,且听军师安排。”

  荀攸依旧一脸淡然的神色,挥手招来亲军吩咐了几声,那亲军便向着营西绝尘而去。

  不知不觉,月已西斜,临淄城依旧一片宁静。

  李典、乐进、于禁等将士肃然而立,蓄势待发,已在风中站了大半个时辰,众将士们的心渐渐躁动起来。

  李典等人忍耐不住,欲待再问时,忽然感觉到脚下的大地开始颤动起来。

  那山崩地裂般的轰响声,转眼间伴着脚下的震动传入耳中,李典心中一惊,下意识的顺着声望举目望去。

  他赫然看到,那巍巍的临淄北门,竟然正在崩塌。

  霎时间,数万曹军的将士。恍惚间以为自己因为太困,产生了错觉似的,众人纷纷开始揉自己的眼睛。

  视野中,临淄城门一线的城墙,已是下陷倒塌了一半,仿佛一只来自于地底的远古巨兽,正在吞噬着那座城墙一般。

  “夏侯将军,怎……怎会这样?”李典等人惊诧的望向夏侯惇,迫切的想要从他那里寻求答案。

  夏侯惇大笑道:“此乃军师之妙计也!”

  这临淄城的倒塌,正是军师荀攸所献的计策。他请夏侯惇派兵密挖地道,直抵临淄北门下方,然后在城门一线的范围,四面拓挖洞室,为了防止洞顶塌陷,又事先以圆木将顶部支撑起来,又在圆木之下放了不少柴薪,又洒上火油。

  如今时机已到,荀攸便派人将那些支撑洞顶的圆木统统点燃,这支撑柱一烧毁,诺大的空洞又如何能撑得住上方城墙的重压,自然就会陷落下来。

  环视着数万惊叹的将士,夏侯惇笑容渐收,杀意在瞬间聚集。临淄城塌陷得差不多,已是到了结束一切的时候。

  他刀锋似的目光,冷冷扫向敌城。黑色的长刀向前划出,暴雷般的声音高喝道:“全军进攻,夺临淄,杀袁尚——”

  号令一层层传下,战鼓声轰然而起,进攻的号角声也“呜呜”吹响,直冲苍穹。

  营门大开,数万热血沸腾的曹军将士,如出笼的虎狼一般,挟着一腔立功的战意,如潮水般向着崩塌的临淄城扑去。

  夜色深深,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

  临淄城上守军们,此刻正横七竖八的倚靠在墙垛上的,有的打着瞌睡,有的在小声的闲聊着。

  忽然他们感觉到了脚下的城墙微微一颤,急忙跳起来扫视城外,却不见半个敌影,除了夜风之外,也听不到半点动静。

  正疑虑间,脚下的城墙却忽然又晃了起来。

  而且,晃动持续不断,越来越剧烈,片刻就达到了地动山摇地步。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塌声,城门正中处突然向下塌陷入去,整个城体更是向前倾斜出去,成百上千的士卒,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时,身体已被甩出了城头,从几丈高的空中坠落下去。

  惨叫声骤起,坠落的士卒被摔成了肉泥,城墙的下陷却在加剧,紧接着,诺大的城楼也断裂开来,脱离了城墙,轰然翻倒,溅起了漫天的灰雾。

  惊魂失措的守军,不是坠落城头摔死,就是被飞落的木石砸死,要么就是滑入城体的裂隙中,生生被挤压而死。

  惨声与哭声响成一片,以城门为中心的十余丈的城体,在这惨烈的哀嚎声中毁灭。

  崩塌并没有持续很久,大规模的塌陷很快就结束,残存的士卒们在废墟中摸爬,当漫空的尘雾渐渐落下时,他们惊恐的发现,曾经巍巍而立的临淄北门,竟在眨眼间就变成了一片断壁残垣。

  就在这里,脚下再次震动起来,隆隆的响声又一次灌入耳中。

  残存的守军们更是恐慌,以为塌陷还没有结束,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大地的震颤并不是来自于脚下,而是来自于远方。

  惊恐的他们寻声望去,视野之中,蓦然瞧见无数的敌军,如幽灵一般从黑暗中,正汹汹如决堤的怒涛般涌向这崩毁的城墙处。

  是曹军,是曹军趁机发动了进攻!

  已然心惊胆战之极的袁军守军,他们的仅存的意志,在一瞬间就彻底瓦解。

  城墙都没了,如何还能抵御敌人的攻击,再若顽抗,只有死路一条。

  军心瓦解的这班幸存的袁军们轰然而散,跑得动的立马丢盔弃甲,望着城内逃去,受伤者还有那些绝望者,则干脆跪伏于地,准备向敌人缴械投降。

  夏侯惇一马当先,纵马第一个杀上废墟,黑色长刀劈出,将一名企图逃窜的敌卒当胸贯穿。

  身后,李典、乐进和于禁等人率着数万步骑相续涌至,从那十几丈的缺口处一涌而入,汹汹如潮水般灌入了临淄城。(未完待续。)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