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哀歌

第一百八十六章 哀歌

  <=""></>  “你身上的一切都是我公孙家给的,就连手中的兵器都是,你还敢杀我?天下连年征战,多少士兵埋骨他乡,他们的亲人连一文钱都没收到,而我父亲将你养大成人,传授你武艺,视你为心腹,又拜你为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你狼子野心,恩将仇报,今日我就让你尝尽背叛的滋味<="l">!”

  公孙白怒发欲狂,手中长枪如风,寒光连闪,公孙清瞬间被废,一双手掌被斩落,琵琶骨被砍断,双腿的脚筋也被挑断,不过那奔涌而出的鲜血瞬间就被2级命疗术止住了。

  “哈哈哈……够狠!”公孙清箕踞而坐,用断臂指着公孙白大笑道,“你,其实和我是一类人。昔日你处处受人欺凌,看似实诚善良,一旦得到机会翻身,便被谁都狠。”

  卧槽,难道我会告诉你,我根本就不是那个被欺负的货?老子看电视剧看得多,知道你这种货不彻底废掉,搞不好就会反手给老子一刀,只有彻底废掉才放心。

  公孙清继续惨然笑道:“可笑,可笑,我背负骂名,最后却都是成全了你。我除掉公孙续,杀了公孙瓒,为你扫清了障碍,如此一来,整个幽州之地都将在你的掌控之下,最后还死在你手中,又落个为父报仇的名声。你果然够狠,哈哈……”

  公孙白手中的长枪一顿,停在了半空中。

  我特么有这么狠毒么?

  一阵急剧的马蹄声自背后汹涌而来,接着便听到管亥等人惊喜的声音。

  哗啦啦~

  一群将士手执明晃晃的兵器将公孙清围了起来,管亥和田楷双双向前朝公孙白一拜,刚要想说什么,公孙白却意兴阑珊的朝他们摆了摆手道:“免礼,将这叛贼带回城中。”

  说完一踩马镫。翻身上了飞血神驹,一扬马鞭,便纵马回头而去。

  ******************

  战斗从深夜。一直杀到了天明。

  旭日东升之时,战场的喧嚣嚎叫。方才终于止歇。

  放眼四面扫望,但见诺大的河北军营,已经被彻底捣毁,成千上万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落一地。

  鲜血,将方圆数里之地,都染成了一面腥红的大地毯。

  敌人的尸骨,还有无数断折的兵器。就是那血腥地毯,散落的点缀。

  四起的销烟中,那一面浴血的“公孙”字旗,高高的树立在敌营中央,骄傲的宣示着,胜利是属于公孙白,还有他的将士们的。

  那些浴血的将士们,一个个都斗志昂扬,杀意未尽。

  这一场分路夜袭,河北军近有上万人被杀。降者亦有两万,八万河北军只剩下四万多大军,随着文丑狼狈不堪的溃逃南去。

  这又是一场名符其实的大胜!

  尤其是那些黑山军。若在平时,或许两倍兵力也未必能顶住半数的河北军的冲击,如今却连连在相同兵力之下,势如破竹,杀得河北军望风而逃,一张张彪悍的脸庞上,涌动着得胜的喜悦,还有血战余生,立得功勋的得意。

  相对来说。白马义从的士兵,就显得沉稳得多。就在黑山军还在欢呼雀跃,大声谈笑的时候。数千白马义从已然秩序井然的列好队。

  紧接着,墨云骑和太平军也开始整顿队列,清点人数<="r">。

  而那些黑山军却如散布得到处都是,争先恐后的抢夺地上的河北军身上的盔甲和兵器,那些较为完整的河北军尸体,瞬间被扒了个精光。

  马蹄声起,一干将士簇拥着公孙白缓缓奔出城门,他四面环视了一圈,显得意兴阑珊,神色萧索,面前的大胜在他面前似乎已经麻木了。

  一群将士推搡着一名身材高大的河北将领跟在赵云身后,奔到公孙白面前。

  “见到我们家主公,为何不下跪?”身后的将士狠狠的推了一把那名将领。

  那将领身体连连向前踉跄了几步,却依旧昂然不倒,满脸不甘的愤懑。

  公孙白缓缓的抬起头来,认出是老熟人,“河北四庭柱”之末的高览。

  他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将士不要刻意为难高览,沉声问道:“高将军,咱们又见面了,今日之事当如何?”

  高览冷哼道:“高某武艺不精,落入宁乡侯手中,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公孙白淡淡一笑:“本侯若是要你降呢?”

  高览神色一愣,犹豫了一下,一咬牙道:“义者不事二主,免开尊口。”

  公孙白没有在说话,而是摆手道:“押入大牢,好吃好喝侍候,不得为难高将军,什么时候高将军想通了,只管说一声。”

  高览的武勇和统兵之能,比起那些声名赫赫的将领要差上一截,但是好歹也是河北四庭柱,若能降之,无疑又增加了一大臂助。只是这种人,极重名声,逼迫不得,只能慢慢消磨他的锐气,再慢慢收降。

  ************

  夕阳西下,近十万名将士整整齐齐的跪在地上。

  呼啸的秋风呜咽着刮过平原,三尺高的招魂台上,魂幡飘扬,田楷头上的孝带也随着寒风不断的起伏,身后跟着严纲、单经、关靖等幽州老将,他站在台上,扬声吼道:“带叛贼公孙清!”

  脚步声如雷,几名如狼似虎的白马义从将士提着公孙清的衣领和头发,穿越过重重的人群,一路倒拖而来,扔到灵棚下的棺木之前,强行按压着他跪倒了下去。

  人群之中霎时哄乱起来了,不少将士腾身而起,怒声高吼,喊杀声如潮。

  “剜心,血祭!”

  哄乱声中,随着田楷的怒吼声,血光崩现,一颗血淋淋的心脏被挖了出来,呈贡在供桌之上。

  原本哄乱的人群霎时沸腾了,齐声叫好。

  田楷和严纲等人也是神情激动,嘶声喊道:“伯圭,魂兮……归来……”

  一个个只喊了一两句便泣不成声了。

  他们是真的伤心了,公孙瓒是一个小小的辽东长史的时候,他们就追随着他塞外征战,而公孙瓒也一直把他们当做心腹将领,情如兄弟,如今公孙瓒突然被人暗算而逝去,叫他们怎能不为之伤心?

  呜呜呜~

  在台下的白马义从军中,突然号角声大起,数十只号角齐声长鸣,悲凉而悠远的号角声在空中激荡着<="l">。

  数千名白马义从将士齐齐站起身来,肃然而立,朝向公孙瓒的灵柩,仿佛在听候这位旧主的号令。

  赵云手中的龙胆亮银枪一扬,仰天长啸:“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随着赵云的喊声,身后的将士也跟着齐声呐喊:“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万千条长枪同时顿地,因凛冽冲宵的杀气,映日光寒。那声音悲愤豪迈,气壮山河,却又无限悲凉。

  “伯圭……伯圭……伯圭……”

  就在众人一片悲声的时候,突然一声嘶哑的喊声随着一阵急剧的马蹄声传来。

  众人纷纷回首望去,只见一名头缠白布,身穿素衣的年长者在上百名侍卫的簇拥下纵马奔来,在公孙瓒的灵柩之前百步之外翻身下马,踉踉跄跄的奔了过来,正是太傅刘虞。

  人群中的公孙白见到刘虞那白发苍苍、风尘仆仆的模样,不禁动容。

  刘虞和公孙瓒争斗了十几年,甚至差点死在公孙瓒的手中,想不到居然前来吊唁,也算是心胸宽阔了。

  刘虞奔到公孙瓒的灵柩前,接过旁边递来的三炷香,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又接过一碗酒轻洒在地上祭奠亡灵。然后开始哭祭道:

  “呜呼伯圭,遇祸身亡。我心有愧,哭断肝肠。江河凝滞,日月无光。君如有灵,听我哭诉;君如有灵,享我蒸尝……想君当日,雄姿英发,白马无敌,威震羌胡,四夷退避,护我汉民……哭君早逝,泪如血浆。哀哉伯圭,悲哉伯圭。忠义之心,名垂百世;英灵之气,万古流芳。悲君思君,悲痛欲绝。惜我炎汉,痛失栋梁……呜呼伯圭阳,生死永别。冥冥无际,世事茫茫。魂若有灵,以鉴我心,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祭词情真意切,哭泣更是哀思不绝,令闻者无不伤心掩面。

  刘虞拜祭完,突然站了起来,回头走向身后密密麻麻的绣旗,扯下其中一面绣着“汉”字的绣旗,脚步凝重的走向棺木,然后将手中的“汉”字绣旗轻轻的覆盖在棺木之上。

  棺盖被长钉钉得严严实实的,一代大汉名将永久长眠其中。

  一辆马车缓缓迟来,十几名士兵将棺木抬到马车上。一百名士兵整整齐齐的站立在马车两旁,随时听令。

  “披铁甲兮,挎长刀。与子征战兮,路漫长。

  同敌忾兮,共死生。与子征战兮,心不怠。

  跨潼关兮,逐逆贼。与子征战兮,歌无畏。”

  随着十万多人的激昂而悲壮的高歌声中,载着一代名将灵柩的马车缓缓的向蓟城驶去,背后跟着公孙白和一干庶子。

  公孙瓒临终遗言,死后要与公孙白的生母——公孙瓒最爱的女人宁采蝶葬在一起,自然要照办。(未完待续。)<=""><=""><="">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