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九十五章 没杀过汉人的可免死

第九十五章 没杀过汉人的可免死

  第九十五章没杀过汉人的可免死

  如镜的湖水,如云的牛羊,绿草起伏,碧波荡漾。

  夏天的辽西草原,是那么美不胜收,可是在这个夏天,却在草原上洒满了汉人的血泪。

  在土垠城百里之外,上千名乌桓人正围着一群汉人骑兵在厮杀。汉人骑兵只剩下三四百人,明显已经寡不敌众,被团团包围在中间,苦苦支撑。

  正中的一个红袍银甲的将领,约三十岁,武艺看起来很不凡,一杆丈二长的画戟在敌阵中杀进杀出,毫无惧色,正是徐无城县令黎醛。可是他个人的武力再强,依旧抵不住四周如狼似虎的乌桓精骑,在他身上已经有四五处挂彩了,身上沾满了血迹,有敌军的也有他自己的,而身边的骑兵也在一个接一个的减少。

  当当!

  两杆长刀齐齐劈向他身旁的一名勇武的侍卫,那名侍卫急忙举刀架住,奈何力气不继,被那两名乌桓骑兵的长刀死死的压制住了刀身,动弹不得,刀光掠起,其中一名乌桓人趁机提起长刀一挥,那名侍卫刚要推开架在刀身的另外一名乌桓骑兵的长刀,一颗头颅便已被削落,鲜血喷涌了一地。

  嗷~

  黎醛怒吼一声,奋起一刀,荡开攻向他的几柄长刀,然后借势向身旁划出一道弧形,刀光掠起,又快又急,直奔那名刚刚斩杀他身旁侍卫的乌桓骑兵,那人躲闪不及,登时被劈中咽喉,喉头鲜血迸射而出,缓缓的倒了下去。

  当当当!

  刚刚击毙那名乌桓骑兵,便接二连三的有乌桓人舞动刀枪向他攻袭而来,令气力几乎耗尽的他应接不暇,肩头又中了一枪。

  杀不出去了……

  一路逃奔而来,冲出了乌桓人的重重截杀,终于筋疲力尽,几乎要虚脱了,战斗力大打折扣,这次他恐怕是无力冲杀出去了。

  黎醛望着四周如狼似虎的乌桓骑兵,突然高歌而起。

  ““披铁甲兮,挎长刀。与子征战兮,路漫长。

  同敌忾兮,共死生。与子征战兮,心不怠。

  踏燕然兮,击胡虏。与子征战兮,歌无畏。”

  歌声整齐而洪亮的响起,句句豪迈热血,声声气贯日月,一百多年前,也是大汉的兵卒,天子的亲军,唱着这曲歌,出塞三千里,重创北匈奴,吓得单于连夜逃奔。这就是大汉史上,与封狼居胥一样的丰功伟绩——勒石燕然。

  歌声响起,黎醛一拍胯下逍遥马,舞起画戟,奔向右翼的敌军。身后的众将士一边高歌一边紧跟着黎醛拼命的杀了过去。

  歌声迅速蔓延开来,迅速传遍全军,响彻元宵。

  “披铁甲兮,挎长刀。与子征战兮,路漫长……”

  歌声中,汉军将士前仆后继,悍不畏死,即便重伤在地,也要抱住敌军的马蹄,拼死朝马腹捅向一枪。

  那饱含着热泪的,凄凉而悲壮的歌声令汉军士气大振,而乌桓人却被深深的震撼住了,攻势缓了下来。

  杀!

  就在此时,阵外突然怒吼声大起,乌桓骑兵突然大乱,随着一阵惨叫声四起,乌桓人如同稻草一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是白马义从,是白马义从……”一名乌桓将领嘶声惊呼道。

  这四个字一出,恐慌立即如同瘟疫一般传遍众乌桓骑兵,原本密密麻麻围攻的乌桓人,突然像是被蝎子蛰了一般,不再顾及黎醛等人,回头打马就跑。

  黎醛满脸惊疑的抬起头来。

  白马如风,长刀如雪,一片梦幻般的雪白凌乱了他的双眼。

  一杆绣着“公孙”两个大字的大旗,在风中猎猎招展,大旗指处,乌桓人血肉横飞。原本气势汹汹恨不得将黎醛等人生吞活剥的乌桓人,在白马义从之前,毫无抵抗之力,如同鱼肉一般被宰割,只有奔逃的份。

  碾压,同样是骑兵,乌桓人被赤裸裸的碾压!

  大旗之下,一个丰神如玉的少年,手执长枪,正在大声呼喝:“杀,不要放过一个,给老子杀个干净!”

  转过头来时,望着黎醛,公孙白已然换上一副没心没肺的笑容,高声喊道:“黎县令,你等都是好样的!不愧为我大汉的铁血儿郎!”

  “黎醛,统率68,武力78,智力64,政治71,健康68,对公孙白忠诚度80.”

  黎醛瞬间怔住了,呆呆的望着对面的那个满面笑容的少年出神,一股热流缓缓涌了上来,模糊了双眼,无声的流了出来。

  咣当!

  他手中的长刀扔落在地,心头一直紧绷的那根弦终于松了下来,一股疲惫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啪的翻身落马,拜倒了下去:“下官拜见公孙太守!”

  ************

  残阳斜照,鲜红的霞光照在草地上,将整片草原照得红通通的,像血一般。

  夕阳之下,一小撮骑兵在草原上纵马狂奔,打得那马都快飞了起来,在他们背后一队身穿白袍银甲的骑兵如影相随,不时的射出一枝枝弩箭。

  仔细看过去,那群追兵正是公孙白所率的白马义从及黎醛的部曲,而前面奔逃的则是战败的乌桓人。

  一千多乌桓人小部落,只剩了一百多人而已,包括他们的千夫长。

  噗!

  一枝弩箭激射而来,又一名乌桓人被射落于马下。

  咴~

  一匹骏马悲嘶一声,臀部上中了一只弩箭,痛得它前蹄扬起,将背上的乌桓兵狠狠的摔落在地上。

  “加速!截住他们!”

  公孙白大吼一声,双腿一夹马腹,雪鹰宝马立即怒蹄而起,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过去。

  身后的白马义从将士齐齐发力,从乌桓人两旁掠过。

  希聿聿~

  随着一声声豪迈的马啸声,上千名白马义从骑兵挡在乌桓人面前,众白马义从将百余名乌桓人团团包围了起来,一把把弩箭高高抬起,锋利的箭头森然瞄准了包围圈内的乌桓人。

  扑通!

  那名千夫长翻身下马,迎着公孙白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神情十分谦卑。

  扑通扑通!

  后面的乌桓人跪了一地,跟着千夫长一起叽里呱啦的求饶。

  公孙白高高的端坐在白马上,冷眼俯视了他们一眼,摆手制止了正要翻译的黎醛,低声喝道:“问下他们,谁没杀过我大汉的子民,谁没奸Y过我大燕的女人,谁就可活命!”

  黎醛依言用乌桓语喝问了一遍。

  众乌桓人你看我、我看你,满脸茫然、懊悔和绝望。

  嗷~

  那千夫长提起身旁的长刀,纵身而起,就要发难。

  咻咻咻!

  千箭齐发,一百多名乌桓人射成了刺猬,尤其是那千夫长,全身插满了二十几枝长箭,在长箭的支撑下,临死都保持着跪倒的姿势。

  一千多乌桓人被全歼,众白马义从将士脸上齐齐露出兴奋的神色。

  “太酣畅淋漓了,白马义从之勇远胜当年,广宁亭侯虽幼,神威不让当年的易侯!”黎醛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发自内心的赞叹。

  公孙白缓缓的抬起头来,淡淡的说道:“给老子把箭都拔出来,不要浪费了!”

  哈哈哈……

  众将士忍不住轰然大笑,这个年纪不过十六岁的小亭侯,板着脸自称老子的时候,显得特别有趣。

  *****************

  萧瑟的秋风,从草原上掠过。公孙白站在一处山丘上,眺望着徐无城的方向。经过一年的磨练,他的身高已有七尺五六了,肩膀虽然仍显稚嫩,但是身躯已出具伟岸的雏形,一年多的征战,使他的背影已带着森森的威严气息。山下的白马义从,全部都安静下来,只是无声的看着公孙白的背影。

  一骑斥候飞来。

  “启禀亭侯,前面有一片疏林,过去二十里,有一个乌桓邑落。”

  邑落是乌桓的基本组织,大概百户,人口大都是在三四百左右,甚至可能更少。

  由于乌桓人靠游牧而生,随水草而迁徙落户。故而一个人口数万的大部落。其实居住的很分散。在大多数的时候,并不像汉人那样,以城市和集镇而群居。

  邑落……

  公孙白抬起手,唤来了管亥。

  “你与黎醛。带五十名白马义从去打探一下,那邑落究竟有多少人口。记住,不得擅自行动。不得打草惊蛇。”

  “喏!”

  管亥和黎醛立刻领命而去。片刻之后,回来禀报。

  那疏林过后的邑落,约有六七百人左右,是一个大邑落。

  六七百人的大邑落……先打了再说。

  穿过了疏林之后,公孙白跨坐雪鹰宝马,细目微闭,眺望前方。

  天已经黑了,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那营地中的篝火,还有一股浓郁的烤肉香味。

  “看起来,乌桓人已经给咱们准备好了晚饭。”

  公孙白说名着,命黎醛带数百百徐无城守军,看住战马。一千白马义从已然肃然而立、整装待发。游龙枪一举,公孙白催马朝着大帐奔去。

  马蹄声,在空寂地旷野中回荡。

  哒哒哒,金属铁蹄踏踩地面,散发出一股凛冽的铁锈腥气,令人感到心惊肉跳。

  正是晚饭的时间,乌桓人忙碌了一天,聚在大帐周围生火烧饭。

  那马蹄声,惊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有警觉地人扭头看过去,不由得发出了惊呼。

  踏踏踏踏……

  马蹄声越来越急,越来越近!

  一千多百白马义从,白袍银甲,白马如风,长刀如雪,如同一群白色的幽灵般在地平线上出现。

  ;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