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八十七章 这一仗打亏了!

第八十七章 这一仗打亏了!

  第八十七章这一仗打亏了!

  大黄弩,曾经令匈奴人闻风丧胆的神弩,再次发威。

  “啊!我的眼睛……”一名乌桓悍卒捂着眼睛,一枝狼牙箭插在他的左眼之中,鲜血奔涌,那箭尾尚在他的眼窝里颤动,不过他没挣扎几下便扑倒了下去,因为那枝狼牙箭已经从他的后脑中透出。

  噗!一枝长长的狼牙箭透穿了一名乌桓将领胸前的厚厚的皮甲,射了个透穿,那名乌桓将领双手扑腾了几下,便摔落在地,然后被后面疾驰而来的骏马践踏而过。

  这种强劲的狼牙箭,果然是秒杀式的攻击,无论是人还是骏马,中之即倒,绝无例外,一百多枝狼牙箭竟然射倒了六七十人。

  能臣抵之睚眦欲裂,抬起头来,望着土丘之上,一杆绣着“公孙”二字的大旗之下,一个面目酷似公孙瓒的身影正得意洋洋的望着他,不禁心头一阵悲愤,嘶声吼道:“冲,冲到近前,这群中原人就死定了!”

  万蹄奔腾,这轮箭雨并没吓倒乌桓人,反而激发了他们等凶戾之气,一个哇哇大叫着向土丘疾奔而来,恨不得一口将土丘上的敌军活吞了下去。

  咻咻咻!

  就在乌桓人冲入一百五十之内的时候,臂张弩又出动了,上百枝弩箭如雨一般激射而出,瞬间又射倒了一片敌军。

  然而乌桓骑兵越奔越近,气势如虹,杀气漫天,迎着箭雨疯狂的疾奔而来,前仆后继,一往无前。

  咻咻咻!

  这时最前面的秦弩也出动了,数百枝利箭倾泻而出,而背后的大黄弩也已换好了弩箭,跟着激射而出。

  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和马嘶声,乌桓人一个接一个的如同稻草一般从马背上倒了下去,留下一匹匹无主的健马悲嘶着四处奔跑而去。

  两百步的距离,乌桓人已被射倒七八百人,队形已经完全散乱,但是离土丘已不过五十步的距离。

  “大人,前面有战车阻挡,冲不过去!”一名小帅惊呼道。

  能臣抵之这才看到土丘上的七八辆青铜战车,不禁微微变了脸色,有了这个障碍,再加上土丘的高度,即便冲到近前,也不可能发挥骑兵的冲击力肆意碾压步兵。

  就在他迟疑之间,公孙白手中游龙枪一挥,高声喝道:“白马义从,上!”

  咚咚咚!

  土丘上的战鼓声冲天而起,振聋发聩,崩塌云霄。

  杀!

  随着赵云手中银枪一举,白马义从齐齐发出一阵如雷般的喊杀声,八百白马义从如同下山猛虎一般,从土丘上恶狠狠的扑了下来。

  咻咻咻!

  八百多枝弩箭从白马义从的马腹之下激射而出,射得乌桓骑兵的侧翼人仰马翻,一阵大乱。

  **!

  **:**比背弩还要小,安放在马蹬之下,用脚踏发,故称**。**用绳索缚于马镫下,弩臂发箭口向前。同时,另用一根绳子联于弩机,缚于骑马人的脚胫上。使用时,将弩中的箭对准敌人,只要用脚一蹬,通过绳索引发**,箭即从马镫上发出,可以射伤敌方人马。

  “调转马头,迎击侧面之敌!”左翼的乌桓骑兵一阵惊慌失措,急声大喊。

  然而为时已晚,八百多枝弩箭射乱了左翼的阵型,左翼的乌桓骑兵被射倒了数百人,不及调转马头,便被八百白马义从恶狠狠的撞了进来,如同被一柄利刃拦腰而断。

  赵云一马当先,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狂啸,白马如龙长枪如电,冲近一名乌桓小帅的身前,寒光一闪,便将那名尚未调转马头的小帅的身躯一枪挑起,然后摔落在敌军阵营之内,又将两名乌桓骑兵砸落于马下。

  刷刷刷!

  赵云手中银枪舞动,枪影瞳瞳,上下翻飞,每出一枪,必杀一人,马蹄过处,血雨纷飞,如入无人之境。

  嗷~

  管亥手中长刀如雪,大开大合,横扫一片,所向披靡。

  这只百战精兵,武力值平均比乌桓骑兵高了10点以上,而马镫和高桥马鞍的巨大优势,使白马义从可以在马背上稳如磐石,而乌桓骑兵必须一手扶着马背,一手持枪交战,单兵作战能力完全不可同日耳语,往往兵器还没举起,就已被白马义从击杀。

  然而这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白马义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撞了进来,乌桓骑兵尚未调转方向,仍保持着向前的姿势,再加上前面和侧翼的箭雨袭击,队形已经完全散乱,溃不成军,面对队列严明、长刀如林的白马义从根本就没还手之力,只有少数乌桓骑兵还想反抗一下,也瞬间被击杀。

  地利、阵型、武力、装备和士气,乌桓人全面落后,虽然兵力是白马义从的五倍,却完全处于挨打的局面。

  而此时,仍有不少乌桓骑兵仍然发狠向土丘上冲去,然而此时,战车之后的弓弩兵早已退后,换上来的是一排枪盾兵,一张张大盾的肩头狠狠的插在地面上,抵住战车,一杆杆长枪从大盾的缝隙之中伸出,锋利枪尖直指前方。

  砰砰砰!

  一匹匹乌桓军马恶狠狠的撞在青铜战车之上,然而由于自下往上冲击,冲击力已经减半,再加上青铜战车本身五六百斤的重量,而且被枪盾兵用铁盾死死抵住,青铜战车只是摇晃了一下,而那些骏马却痛得悲嘶不已。

  躲在大盾之后,稳住身形的枪盾兵,手中长枪齐齐刺出,只听噗噗的声音,或刺中健马,或刺中乌桓人的身躯,将冲来的乌桓骑兵狠狠的逼了下去。

  “大人,败势已定,撤吧!”一名小帅眼见乌桓骑兵已经溃不成军,急声喊道。

  能臣抵之抬起头来,四处张望,只见自己的部曲已完全大乱,前面无法进击,而白马义从却如虎入羊群般在部曲中大肆砍杀,根本无法阻挡。

  此刻,他只觉心头一片悲凉,心中充满不甘之色,他狠狠的望着土丘之上的那道酷似公孙瓒的身影,眼中充满怨毒之色。

  当年他的父亲,前任乌桓大人,便是被公孙瓒杀得重伤,从此落下病根,最后病死,而更令他悲愤的是,那一战,他的族人,被公孙瓒的铁骑屠戮了数千口,甚至连老人和小孩也不放过。

  他从来没有这样恨过一个人,只恨不得将公孙瓒生吞活剥,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公孙瓒这样残忍,不只是为了训练出部曲的凶悍之气,也因为乌桓人对汉人也同样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就在他充满恨意,尚在犹豫之际,却听一声大吼如同霹雳般响起,他惊恐的抬起头来时,只见一名白马猛将,朝他一路冲杀而来,虽然他的部曲拼死抵挡,然而却没人能挡那人一合,眼见已奔近他的身旁十几步之外。

  能臣抵之眼见赵云如同一尊杀神一般,吓得魂飞魄散,嘶声吼道:“撤!快撤!”

  说完便已率先回马而逃,生怕跑慢了被那白马将军追上,丢了性命。

  呜呜呜~

  悠远而苍凉的号角声响起,数千乌桓骑兵如同潮水一般哄乱的退了下去,留下一地的尸体和鲜血。

  “追!”赵云长枪一举,率着白马义从恶狠狠的追杀而去。

  嗬嗬嗬!

  土丘上响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不少士兵拍着胸前的皮甲,发出嘭嘭嘭的响声,宣泄着胜利的喜悦。

  “五千精骑,就这么败了,败得如此狼狈……”阎柔和鲜于辅满脸震惊之色,不可思议的望着帅旗之下得意洋洋的公孙白,心中涌出一股寒气。

  “完美,简直太完美了,几乎是零伤亡,这一仗打得太他娘的爽了!”张郃满心舒爽的想道,望向公孙白的眼神已充满季度的钦佩,“亭侯真神人也!若假以时日,试问天下谁能敌?”

  这一战,上百名枪盾兵在阻挡骑兵冲击的时候被震伤,白马义从挂彩数十人,但无人死亡或健康值低于20,而乌桓骑兵却伤亡了近两千人。

  “卧槽,他娘的这一仗赚得兵甲币还不够治疗受伤的士兵,老子吃大亏了!”公孙白看到系统中增加的兵甲币时,脸色已经变得愤愤然,十分的难看。

  一旁的郭嘉不解的问道:“亭侯似乎闷闷不乐?”

  公孙白恨恨的说道:“居然受伤上百人吗,气死本侯了!”

  众将士不觉满头黑线,而站在后面的阎柔、鲜于辅与刘和等人,则是惊得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望着公孙白的眼神充满惊恐之色。

  “穷寇莫追,请亭侯下令吹收兵号,让赵将军停止追击!”一旁的郭嘉道。

  “准!”公孙白有气无力的说道。

  呜呜呜~

  号角声响起,前面追杀的白马义从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了回来。

  PS:三更已完毕,为了避免出现断更,明天只能双更了。原本安排下周拜访另一客户,结果人家自己跑过来了,只能舍命相陪,晚上码字的计划又泡汤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最后再次就昨天断更之事,真诚的道歉!

  ;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