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七十三章 堵门

第七十三章 堵门

  第七十三章堵门

  噶啦啦!

  绞轮被转动,千斤闸门被缓缓的摇了起来。

  颜良和文丑两人怒吼声如雷,想拼杀过去,斩杀正在转动绞轮的严飞,却被关张两人牢牢的困住,根本冲不过来。

  无数的河北军疯了一般的想攻向绞轮,却被刘备率着众北平军将绞轮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根本就冲杀不过来。

  城门外附近,三千白马义从在公孙瓒的率领下早已蓄势待发。

  终于,城门缓缓的升起,露出里面的城门甬道和密集如林的守卫军。

  公孙瓒拔剑而出,怒吼起来:“杀!”

  嗬!

  下一刻,身后传来白马义从如雷的响应声,上万只马蹄叩击着地面,蹄声如雷,奔如潮涌,朝城门蜂拥而来。

  三千白马义从嗷嗷叫嚣着冲进了城门甬道,直接迎着守在城门内的河北军甲兵践踏而去,一往无前。

  嚓嚓嚓!随着剧烈的冲撞和那长长的刀枪的刺击,骨肉碎裂声和惨叫声四起,城门甬道内的河北军虽然拼死抵挡,却根本就阻挡不住,不到片刻功夫,白马义从便踏着河北军的尸体,杀透城门甬道冲进了城内,经县……,终于被踏破了!

  城楼上的颜良眼见城门被破,城内的北平军根本就不可能阻挡白马义从的脚步,而城楼上的北平军也所剩无几,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他朝关羽虚晃一枪,回身就走,奔向正在与文丑交战的张飞奋力就是一矛,逼得张飞回身来挡,颜良趁机对着文丑大吼一声道:“走!”

  两人联袂从重重北平军中冲杀而出,直奔城下,各自飞身翻上自己的马背,纵马朝城内逃奔而去。

  两人刚刚奔行出东门大街,迎面一大队人马汹涌而来,正是袁绍率着高览和麴义等人疾奔而来。

  两人急声大吼:“袁公,城门已破,抵挡不住了,赶快撤吧!”

  众人齐齐脸色大变,城门一旦被破,宽敞的大街就是白马义从逞威的时候了,更何况公孙瓒的兵马还远远多于城内之军,再加上城内如今一片大乱,就凭袁绍身后不过万人的兵马,如何抵挡北平军的兵锋?

  田丰长叹一声道:“主公,事已不可为,快撤了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就这么又一次败给了公孙瓒小儿么?

  袁绍脸上满脸的不甘之色,双目尽赤,拔剑而出,嘶声吼道:“城在人在,城破人亡,都给老子冲!”

  话音刚落,对面马蹄声如雷,公孙瓒已然率着白马义从远远而来,一路追杀得众北平军亡命逃窜,不少河北军逃避不及,当即退到街道旁,高高举起手中的兵器,跪了下去,以示投降。

  颜良和文丑两人大惊,一边急声喊道“主公速退”,一边拍马舞枪,迎向白马义从。

  眼见颜良和文丑两人拼死抵挡,麴义猛的纵马向前,奔到袁绍前面,调转马头,迎着袁绍嘶声吼道:“主公速退!”

  说完不等袁绍同意,伸手一把抢过袁绍的缰绳用力一扯,那马长长嘶鸣一声,霍然转过身来,差点将袁绍颠了下来。

  袁绍勃然大怒:“麴义,你敢造反么?”

  麴义喊道:“事急从权,还请主公见谅,他日问罪,绝无怨言!”

  说完又迅疾挥起枪杆,迎着袁绍的马臀用力敲了一枪杆,那马立即四足腾空而起,向着西门方向狂奔而去,惊得众军士急忙让出一条道,让那受惊的健马呼啸而过。。

  麴义和高览两人率着众军士调转方向,紧紧跟随在袁绍身后。

  眼看一路狂奔出了西门门口,麴义回头朝城门甬道内望去,只见背后马蹄声滚滚,颜良和文丑两人率着一干残兵败将也向西门门口奔来,再往后则是如影随形,紧紧追赶而来的白马义从,急声吼道:“先登死士,给老子留下!”

  嗬!

  乱军之中奔出数百精悍的士卒,聚集在麴义身旁,满身的勇悍之气。

  叩嗒嗒~

  颜良和文丑两人已然奔入城门甬道,颜良迎着麴义问道:“事已不可为,为何不退!”

  麴义吼道:“两位兄长先行一步,护卫袁公。白马义从马快,麴某先抵挡一阵,确保袁公安全。”

  颜良满脸动容,激声道:“好兄弟,我在前头等着你!”

  眼看颜良和文丑已奔行出城门外,城内一片如雪如云的幻影疾涌而来,奔近城门甬道,麴义高举起手中的长剑,怒吼道:“河北先登,扬名立万的时候到了,立盾,备弩!”

  数百先登精兵爆喝一声,高高举起沉重的铁盾,八百多张巨大的铁盾的尖端被狠狠的插入地面,形成一道道巨大的盾墙,堵住了城门出口。

  接着八百先登士兵,齐齐蹲了下去,躲在大盾之后,一张张大弩噶啦啦的弩臂弯起,一枝枝利箭从盾逢中伸了出来,森然的齐齐对准了城门甬道。

  然而最先到达城门甬道内的不是白马义从,而是奔涌而来的河北军溃兵。

  “麴将军,是我们自己人,怎么办?”身旁的副将急声问道。

  “一群废物,给我射!”麴义咬牙厉声吼道。

  咻咻咻!

  弩箭如雨,激射而出,只听得城门甬道内惨叫声连天,强劲的箭簇透穿了一具又一具河北军溃军的身体,城门甬道内瞬间倒下了一片,尸体堆积如山。

  那些侥幸逃得生天的溃军,不禁破口大骂,将麴义的十八代祖宗都骂遍了,却不得不回身退出城门甬道。

  叩嗒嗒~

  三千白马义从如风奔来,拥堵在城门口附近,走投无路的溃军只得纷纷扔下兵器,高声喊着“愿降”,跪倒了一地。

  公孙瓒鄙夷的怒斥了一声:“让开!”

  众溃军如蒙大赦,急忙避让到一旁,整个城门显露在公孙瓒面前。

  公孙瓒高喝一声:“杀!”

  就在他喊杀的这一刹那,跟随在公孙瓒背后的公孙白终于看清了城门甬道外的情况,惊得魂飞魄散,急声喊道:“停!”

  希聿聿!

  眼看即将冲入城门甬道的公孙瓒和严纲及几名军司马立即齐齐勒住马脚,急停了下来。

  公孙瓒满脸愠怒的望着公孙白,厉声喝问:“为何喊停!”

  公孙白无奈的说道:“前方有重弩兵把守,城门甬道如此狭隘,又有尸体挡路,如能冲得,岂不是让众兄弟送死?”

  公孙瓒这才抬头望见从对面严严实实的盾阵中探出的一枝枝凌厉的箭头,惊得出了一声冷汗,许久才缓过神来,无奈的问道:“难道就让区区数百重弩兵挡住我大军前进的步伐,眼睁睁的看着袁绍小儿逃走不成?”

  公孙白微微一笑道:“速派人马登上城楼,城楼上必然不乏滚石和擂木,砸死这群蠢货!”

  恰在此时,刘备已率着上千名精兵从南门方向,杀往西门,公孙瓒急声喊道:“师弟,速速登上城楼,攻杀城门口堵门的敌军!”

  刘备应诺一声,立即率着上千名精兵,沿着梯道朝城头上涌去。

  麴义眼见公孙瓒已率着众白马义从滚滚而来,尤其是公孙瓒居然一马当先,一颗心忍不住砰砰直跳起来,城门甬道内极其狭隘,公孙瓒和众将一旦进入城门甬道,届时数百枝弩箭齐发,众人根本就无法躲闪和抵挡,说不定就此一阵乱箭将公孙瓒射死,那将是天大的功劳一件。

  谁知眼看公孙瓒就要疾奔而来,却被公孙白硬生生的叫停,只气得他一佛升天,二佛出世,恨不得一把将公孙白捏死。

  这种美女脱光了都躺到被窝里了,又突然扬长而去的感觉,他已经是第二次领受了,心中只觉得如猫抓一般难受。

  然而更令他难受的事情发生了。

  轰!

  一块巨石从城头上呼啸而下,狠狠的砸在城门前的盾阵之中。

  啊!

  随着骨肉的碎裂声,一片惨叫声四起,一名先登兵当场被砸成了肉饼,四周又有几名先登军被砸伤,其中一名先登军的腿直接被那巨石压住了,动弹不得。

  轰轰轰!

  一块接一块的巨石、擂木,滚滚而下,只砸得惨叫声连天,先登军乱成一团。也有的先登军抬起弩箭,朝城楼上射去,可是这个角度原本就很难射中城楼上的士兵,更何况城头上的北平军砸下滚石或擂木之后,便弯腰躲到垛堞之后,根本就无法攻击到。

  眼看着一个接一个的先登军倒在血泊之中,却毫无还手之力,麴义只得长长的叹了一声,嘶声吼道:“起盾,撤!”

  众先登军呼啦啦的拔起大盾,慌乱的往后退去。

  城内的公孙瓒看得真切,嘶声吼道:“杀!”

  “杀~”

  白马义从滚滚而出,如同一条怒龙一般奔向刚刚起身撤退的先登军。

  白马如风,刀光如雪,三千白马义从很快就追上了正要撤退的河北先登军,那片白色的海洋瞬间就将来不及结阵迎敌的先登军淹没了。

  嚓嚓嚓!

  一个个先登军被疾驰而来的白马义从撞得飞了起来,纵然他们精悍无敌,又怎抵挡得住一千多斤疾驰而来的冲击,只听惨叫声四起,血肉横飞,众白马义从一路横冲直撞,手中的刀枪借着冲势贯透了先登军身上厚厚的战甲,狠狠的刺入了他们的躯体。

  PS:晚上19点第二更,方便的话请投推荐票,谢谢!

  ;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