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六十六章 夜袭

第六十六章 夜袭

  第六十六章夜袭

  夜已深,然而河岸对面的河北军却无法安心入睡。

  因为磐河东岸,喊叫声和鼓声如雷,一波接一波的袭来,在深夜之中显得格外响亮,清晰的传入河北军大营之中,只闹得西岸的河北军心头焦躁,却无可奈何。

  上万北平军人马,在主将的带领下,齐齐喊道:“袁绍,你妈叫你回去睡觉了!”

  伴随而来的是冲天而起的锣鼓声和号角声,好不热闹。

  “好,喊大声点,越大声越好!”人群中的公孙白端坐在雪鹰宝马上,大呼小叫的给众人助威打气。

  后面不远处,公孙瓒望着公孙白,摇头苦笑不已,打了几十年的仗,没见过这样打仗的。

  不过公孙白并非为了胡闹,否则动辄拉着上万人陪他胡闹,公孙瓒早就打断他的腿了,公孙白的用意就是闹上个半夜,闹得河北军上半夜睡不好,下半夜才睡得实沉,更利于夜袭。

  叩嗒嗒~

  一骑飞奔而来,正是公孙瓒的心腹大将单经。

  公孙瓒挥手止住了要行礼的单经,低声问道:“事情办得如何了?”

  单经眉飞色舞的说道:“一切安排就绪,已在上流方向选择了一河床狭隘处,河面只有五丈多宽,离此地约三四里地,同时已准备了上万个石包,每包重约三四十斤,足够填塞河面十余丈长。”

  公孙瓒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速速去办,务必在四更之前填河完毕!”

  单经应诺飞身而去。

  磐河上流处,夜色朦胧,寒风瑟瑟。

  河滩之上,人头攒动,密密麻麻的至少上万人,人人背负着大石包,肃然而立,不少人已经站入了浅水之中。

  “投石,保持水深不可高于两尺!”单经低声喝道。

  军令层层传递下来,一个个北平军士兵背着石包涌向河水之中,只看到河面水花四溅,哗哗的石包入水声不绝于耳。

  最开始时,石包还在河底缓缓流动,随着石包越投越多,渐渐的稳定下来,上万人齐齐行动,很快就将河底填充了十几丈长,一直填充到对岸。

  上万个石包堆了下来,十几丈长的水面的深度竟然不过一尺,只没入半个膝盖,涉水渡过对岸的士兵们,齐齐发出低低的欢呼声,兴奋不已。

  单经又令众人再次下水,将河底上的石包一个个摊平,避免过于坑洼不平,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

  四更时分,磐河东岸的北平军早已停止了闹腾,西岸的河北军也大都已入睡。

  四更,是人们睡梦最深的时候,也是警惕心最弱的时候,即便是负责夜晚巡逻和守卫的士兵,也是昏昏入睡,当然是夜袭最好的时候。

  但是磐河西岸,界桥不远处的数千河北军却不敢入睡,在大军之前,是一个个手执大盾的刀盾兵,在他们背后,则是数千名弩兵。

  一把把大弩,一枝枝弩箭,正森然的瞄准了界桥东面的桥头,只要桥头上出现敌军,号角声和鼓声便会冲天而起,数千枝弩箭便会如同倾盆大雨一般连绵射出,那十丈长,两三丈宽的桥面,将成为生死之界的奈何桥,成为北平军的葬身之地。

  不得不说,袁绍的警惕心还是很强的,防守也是很严密的,因为他深深的知道白马义从的恐怖。

  虽然说,为了对付白马义从,他不但让麴义训练出八百先登兵,还让有一只花费大量心血打造的精兵——大戟士,可是对于白马义从这只来去如风,冲击力极强的精兵,他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的。

  磐河上流填河处,三千白马义从和一万多精兵整齐的肃立在河滩之上,杀气弥漫。

  大军之前,公孙瓒白袍银甲,手执长长的马槊,昂然端坐在白龙马之上,如同一截巍峨的白塔一般,威武而霸气,令人望而壮怀激烈。

  一万多双眼睛齐刷刷的定格在公孙瓒的背影上,整齐而肃然,如同望着他们的神。

  此刻,身后的公孙白也脸色凝重起来,公孙瓒威震北地,羌人见之即走,不是没有道理的,这股睥睨天下的气势,是他所缺少的。

  任他装逼智计百出,任他兵甲系统逆天,但是若作为一个主帅,终究缺了像这便宜老爹的一股霸气。

  有了这股霸气,只要往大军面前一站,身后的部曲就立即士气爆棚,战斗力增加两成以上。

  河面之上,两排北平军排成两条线,站在碎石包的两端,防止渡河的士兵越界而掉入深水处。

  公孙瓒举起手中的长枪,低声喝道:“儿郎们,随我杀敌取胜!”

  说完便一马当先,领头冲入磐河水,踏着河内的碎石包路,马蹄踏得水花四溅,冲往对岸。

  身后的严纲、公孙白、赵云和管亥等一干白马义从将士,也紧紧跟随着他哗啦啦的冲入河水,直奔岸上。

  接着单经率着上万名步兵,也毫不犹豫的冲入水中,像一条怒龙一般涉水而去。

  哗哗的水响声过后,上万名北平军如同乌云一般飘向衍水右岸。

  随着整齐的脚步声和马蹄声,众白马义从和北平军登上了磐河西岸,在河岸边迅速集结列阵。

  眼见一万多大军集结完毕,公孙瓒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手中长槊朝河北军大营一指:“人衔枚,马摘铃,不得喧哗,出发!”

  一万多名北平军随着公孙瓒向河北军大营缓缓的移动而去,如同一群黑色的幽灵一般,一个个脚下落地轻灵,仔细才能听得到沙沙的脚步声。

  很快,营帐星罗棋布,连绵两三里的河北军大帐出现在他们面前。

  大营内一片安静,经过一夜的胡闹,大部分士兵均已入睡,隐隐还可听到士兵们的鼾声,营内只有一队队的巡逻士兵在来回走动。

  眼见已靠近河北军大营不过五十余步,公孙瓒腾身上马,长槊在月色下闪耀出夺目的光芒,低声喝道:“预备!”

  背后的众白马义从纷纷纵身上马,蓄势待发。

  下一刻,公孙瓒已怒吼起来:“杀!”,一拍白龙马,飞身而去。

  杀!

  三千白马义从齐齐发出怒吼声,只听马蹄声如雷,跟着公孙瓒滚滚而去。

  接着背后的一万多名步兵也在单经的喝令下,加快脚步,如同潮水一般紧紧跟随在白马义从的背后,向河北军军营扑去。

  朔风烈烈,马蹄如飞,一排栅栏和密密麻麻的鹿角出现在众人眼前。

  公孙瓒喝道:“砍开鹿角,冲杀而入!”

  话音刚落,却听轰隆隆一阵巨响,突然从高空中掉下七八辆青铜战车,狠狠的压在鹿角和栅栏之上,接着又轰轰两声,竟然当空又掉下两架云梯。

  数百斤的青铜车,上千斤的云梯车,压在鹿角和栅栏上,只听得噶啦啦的一阵木材碎裂的声音,鹿角和栅栏被压倒一片。

  接着战车和云梯又腾空而起,消失在虚空之中,不到半秒的时间又坠落了下来,将众人面前的鹿角和栅栏压出一道十几丈的口子。

  战车和云梯不能释放在有人的地方作为攻击武器,但是却能放在不高于公孙白物品之上。

  眼看前面的阻碍物已经被压得七七八八的了,公孙白再次收起云梯和战车,准备发出第三次攻击之时,脑海里却传来系统机械的声音:“发现宿主利用系统本身作为攻击武器,属于利用BUG作弊行为,克扣兵甲币500,修复BUG,不可释放在固定设施之上。”

  玛德,老子修复你一脸,公孙白气得直骂娘。

  如梦初醒的公孙瓒,回头喝道:“杀!”

  “杀!”

  随着震天动地的喊杀声,三千白马义从挟裹着骂骂咧咧的公孙白,如同铁流一般涌入那道十几丈的大缺口。

  喀喀喀!

  部分残存的鹿角,矮的被直接纵马踏过,高一点的被一柄柄雪亮的长刀轰然砍落。

  众白马义从畅通无阻的冲入了河北军大营。

  迎面奔来一队巡逻士兵,眼见面前尘土飞扬,蹄声如雷,白花花的一片马军如同魔神一般冲了进来,众军士一时之间竟然惊呆了,一个个张大着嘴,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这群自天而降的神兵,竟然忘记了喊叫。

  “敌袭,敌袭,吹号,吹号……”不知是谁率先惊呼起来。

  可惜为时已晚,众白马义从已滚滚而来,瞬间淹没了这只二十人的巡逻队伍,那个准备吹号的号手刚把长长的号角放到嘴边,便被一马当先的公孙瓒一马槊挑上了空中,号角跌落在地上,被紧跟而来的白马义从践踏而过。

  ;

看过《兵甲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