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三栖特种兵 > 第1198章 土方岁三不服

第1198章 土方岁三不服

  接着就是莉姆露露再次演唱了《襟裳岬》,这首歌虽然不是歌颂富士山的,也是广泛流传的情歌,因此受到了听众热烈的欢迎。

  关键是,以前大家虽然听到过这首歌,最高水平也就是当地流浪歌手学唱的,更多的就是自己五音不全的瞎哼哼了。

  现在竟然听到了原唱歌手唱原歌,而且这歌手虽然不是皇室贵族出生,也是千娇百态、国色天香,就更加群情振奋了。

  这都是比天上掉馅饼更大的侥幸,都让他们赶上了,岂不是人人极大欢乐?

  麦轲还没感叹完毕,小刀郡主已经开始献唱,第一句就把人给镇住了!

  大家被震撼的原因是,小刀郡主的音域非比寻常地高!

  她的起唱比别人高了何止八度!

  好像别人都在半山腰呢,她跑到山顶上去了!

  听到她起调起得这么高,不懂行的只是被震撼;懂行的呢,不禁为她捏了一把汗!

  为什么呢?

  因为唱歌这种事情,看似简单,实际上,它的难度在于它的高低起伏,也就是唱歌过程中需要大量使≦用变调!

  这个变调艺术,可以说承载了多一半的感情表达、情绪抒发的任务!

  这种跌宕起伏,一般体现在三个八度音域中,也就是低音八度、中音八度、高音八度。

  很少有人达到第四音域,也就是超低音八度,或者超高音八度。

  而现在呢,小刀郡主起调就是高音区域,而素常的起调都是低音八度内!

  这以后还怎么变调?

  即使是平调,也是一路飚高音了!

  一路飚高音。缺少变化不说,也难以保持吧?

  如果起调是高音区域,以后越唱越低,飞流直下,这似乎是输了气势,一般都是先低后高才对。先高后低。歌者大忌!

  众人只是按照一般的常识来理解小刀郡主的歌声了,哪里知道她这不是她第一次登台,更不是第一次开口唱歌!

  她自从在湘西对歌展露才华,赢得天歌郡主的称号以后,就无数次地用歌咏的形式传扬福音,让无数听众既能欣赏美妙的歌声,又能得到福音的祝福。

  当小刀郡主唱出第二句的时候,人们才放了一半心,知道中音部分是没有问题了。很自然地就升了上去。

  这时,人们才把注意力转移到歌词上!

  这调门高,也就罢了,可是这歌词,怎么就不懂呢?歌词的内容,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就完全陌生了!

  大家这个时候,又注意到了另一件让他们惊讶不已的事情!

  原来这些歌词都显现在半空,所有的字。个个都有小山那么大!

  四句歌词都已经展现在那里!

  我是天国人,

  千里传福音;

  神爱赐救恩。

  谁是得救人?

  这时候,参与今天联欢的军牧团,从四面八方和声同问,重复同一个问题。

  谁是得救人?

  二万野战军以军人的豪迈重复了一遍。

  谁是得救人?

  突然,从南北两个海湾,也飞出了响亮的歌声!

  谁是得救人?

  原来是南北两路水师。也都恰好来到了这里,与这里的居民共襄盛举!

  这个问题,连续四次轰鸣,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留下了至深的烙印。

  但是,答案是什么?

  没有!

  没有人有!

  别人没有。小刀郡主有!

  小刀郡主刚才趁机休息了一下,接着又来!

  先祖受欺蒙,

  世人陷罪中;

  凡信耶稣者,

  蒙恩得永生!

  这次牧师的合唱包括了两句,人们清楚地知道了上一个问题的答案。

  凡信耶稣者,

  蒙恩得永生!

  二万野战军以军人的豪迈重复了一遍,使这个答案更加斩钉截铁!

  凡信耶稣者,

  蒙恩得永生!

  南北两路水师,也同样重复了这个答案,让这个对前面事关生死的回答,传遍每一个角落,而且传向远方。

  这个问答对唱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和信耶稣的永生比,自己原来担忧的那些个人问题,还算问题吗?

  有了永生这样天大的福泽,谁还会为一些蝇头小利斤斤计较?

  所以小刀郡主歌声一停,大家都陷入思考,全场寂静。

  小刀郡主再次咏唱天歌,把福音传给了这个地区的二百万听众。

  至于具体细致的工作,麦轲派到这个地区的军牧和牧师,将接着开展具体工作。

  随后,麦轲宣布了几件重要的事情。

  首先宣布从大京到东京这个超级工业园的成立,总面积共有四万平方公里。

  其次任命张之洞为超级工业园的总经理,负责工业园的后续建设,以及所有的工业运行。

  随后就是一系列的福利计划。

  包括和所有的天国圣市市民同样的待遇:每五户之家一套楼房住宅,使用面积一百五十平方米。

  一家超出五口的,增加一套;超过十口的,再增加一套。

  所有市民,各种生活用品免费。

  同时,他们也有责任参加工业园的的各种经济活动,包括生产各种产品、提供各种服务。

  其中有一部分,要用来抵销他们的日常开支。

  如果有了剩余,就全部记录在案,或者以丰补缺,或者按照个人的意愿,捐献出去。

  这样,这个耗尽了人们尽力和心血的供求矛盾,就得到了彻底的解决。

  所有因为这个需要而产生的问题,就全部迎刃而解!

  在此基础上,人们的所有精力和时间,就可以倾注到更有意义的方面!

  例如,谈情说爱。

  这是年轻人的最爱。

  比如陶冶情操。

  多大年龄都行。尤其不用谈情说爱的那些人,老一辈。

  搞科研发明也行。

  如果你有某些方面与不同,就捣鼓这个。

  天国专门给这样的人准备了配套设备、实验场所、推广渠道等等,所有物质条件,一应俱全。

  也可以去搞文学艺术。

  喜欢天马行空、无中生有、没事找事的诸位,都可以投入这个行业。

  麦轲稍微提了几样。例如电影、电视、电玩,什么的,就把一大群人吸引得无限向往。

  总之,除了必须履行的责任以外,人人都可以凭着兴趣和爱好,使用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伤害别人的利益也行吗?

  这个似乎不是问题。

  因为,这里和天国的其他的地方一样,一条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人人都要对别人有舍己的爱!

  这是一个基调。这是一个准则,这是生命的一部分!

  如果一个人每天所思、所言、所为,都是舍己爱人,哪里有伤害别人的机会?

  倘若一个人有这方面的倾向,首先,负责那一片的牧师,就会找上门来。

  那些热心的老大爷、老奶奶,也会来给你上课。

  小伙伴们也会用痛心的目光。关注你。

  而且这些事情,都做得很及时。

  因为一个人的思想动态。会很及时地被相关人员知道,比如说,你周围的一百人。

  如何知道的?

  那些跟踪记录生产和消费的电脑系统,可不是只有那么一点功能。

  实际上,这些电脑体统都是综合性的情报收集器,其中最主要的一项功能是收集整理每一个人的健康状况。

  思想活动归类在健康大类之下。

  看似挺复杂的。实际上一点不负责。

  因为大家的基本原则一样,就是同一个标准;让侯大家有一个目标,就是服务他人,荣神益人。

  小孩子都懂的道理,只要去做就行了。

  做不到十全十美很好理解。但是如果违背的话,大家都知道。

  为了当事人的好处,大家当然就畅所欲言地给他指出来了。

  关于这个机制,麦轲也不多说,只是简单地踢了几句,以后自有张之洞等人去落实。

  为了完成这些监管,和其它圣市一样,在科技中心,麦轲安装了一台巨大的计算机,负责追踪居民的生产和消费情况。

  前面的那些大事,下面的听众也就听听而已;后面麦轲说的那些东西,大家反而更加关心,因为都跟他们的生活有关。

  大家正在听得津津有味,麦轲嘎然而止。

  “下面我宣布,庆祝大会结束,开始自由活动时间!”

  麦轲大声说道。

  结果,下面似乎更热闹了。

  吃喝歌舞,到处可见。

  麦轲也回到了五女中间,继续没有吃完的野餐。

  突然,东北角的白根山上一片喧哗!

  众人注目一看,那里似乎出现了一个歌舞舞台!

  白根山比富士山略低一点,也有二千六百米的高度,在东北方向如同鹤立鸡群,很是显眼。

  那里本来就是一个显要的地点,现在大概聚集了成千上万的人,似乎正在纵情欢呼歌唱!

  麦轲立刻去过多功能仪器,稍描过去!

  立刻就发现,那里的中心是一个清秀的年轻人,正在载歌载舞!

  周围的人一边迎合,一边高呼他的名字。

  “土方岁三!”

  “土方岁三!”

  “土方岁三!”

  麦轲承认,除了今天的几位天赋极端出色的女子,这小子的歌声算最好的了!

  尤其是他还载歌载舞,这个要求就更高一些,也衬托他的水平也有一些提高。

  还有一点,他的舞,不是一般的舞,而是战斗舞蹈!

  因为他的双手,各持一把武士刀。

  一边优雅地唱着高雅的东瀛歌调,一边疯狂的挥舞两把战刀,结合成一幅诡异妖魅的图画,对一些思想极端的青年,显然有致命的吸引力。

  三条优美告诉麦轲,那个武士土方岁三,是被推崇为最优秀的武士,他手中的两把刀,被称为“太刀”,是他专用的佩刀,分别是“和泉守兼定”和“胁差堀川国广”。

  然后,三条优美又介绍他唱得是什么东西。

  原来他唱得曲调是山部宿祢赤人望不尽的山歌并短歌。

  这些麦轲也就听之任之了,可是一听说他唱的内容,麦轲就愤怒了。

  原来,这小子的艺术才华还挺高,当即就把老调添了一些新词,都是反对福音的!

  看到,那个土方岁三表演的台下,聚集了一大堆人,麦轲觉得不能容忍它继续下去。

  你自己找死,那是你的选择,可以!

  但是,你不能阻挡别人追求永生的心愿和路程!

  于是,麦轲带上少女无人组,和张之洞一起,腾空而起,从富士山飞往白根山。

  尽管可以通过山顶快车道,可以到达那里,麦轲还是嫌慢,采取了这个最间接的方法。

  东西难道东部,这么斜对角一飞,无数人都看到了他们,因此,他们的注意力也被吸引到了东北山顶。

  不过,这个时候,那个土方岁三虽然还在那里近乎疯狂地扭动身体,可是已经没有声音传出来,虽然他的嘴巴,还在那里一张一合。

  更蹊跷的是,他自己似乎并不知道,还在那里神采飞扬,努力地张大嘴巴,似乎在拼命把自己的歌声送得更远。

  这还真不是麦轲搞的封口术!当然他完全有能力有理由让他闭嘴。

  缺失小刀郡主一怒之下,给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顺手来了一下!

  愿来这气原素,不但可以把声音成倍地提高和送往远方,而且还能降低音量,凝固在一处不能动弹。

  麦轲作为原素特战纵队总司令兼任气原素特战队司令,当然特别厉害!

  一怒之下,所施展的封口术,效率高效无比!

  愣是把这小子的声音给搞得一丝都不能外透!

  小刀郡主余怒未消,恨声说道:“本姑奶奶这里传讲福音,虽然心里高兴,不觉辛苦,但是也是花费了时间和心血的!你竟然敢来捣乱,岂能不让你尝尝本姑奶奶厉害!”

  也不用麦轲吩咐,上去就是一个狠的。

  其实小刀郡主,自从加入天军,司令一当,手下大将、勇士众多,只要稍微有个意向,事情就被他们抢着干了,更别提有什么阻拦了!即使有,也早被消灭在萌芽状态了。

  长期以往,她感觉有些乏味,尤其原来那种大胆泼辣、敢做敢为的锋头,现在几乎消失了!

  她感觉需要拨乱反正!

  结果,就被她抓住了这个机会!

  麦轲一愣,随即给了她一个大拇指!

  众人转瞬到了白根山上空,麦轲大喝一声:“土方岁三,你可知罪?立刻悔改,我对你网开一面,从轻处理,否则……”

  土方岁三一看是麦轲来了,当然知道他是谁,马上更加嚣张,双刀一举,直指麦轲:“我为什么要听你罗嗦?快来我双刀之下受死!”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三栖特种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