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三栖特种兵 > 第819章 不愧贵林山水

第819章 不愧贵林山水

  哈忠阿、万知章、丁光晔,三人心中感动,热泪盈眶,然后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复又开怀大笑!

  然后,一齐上来,和赵忠襄握手致意!

  主内问安!

  果然人算不如神算!

  确实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哈忠阿在那里又哭又笑,脑袋啥也不想的时候,喜欢思考的万知章则不住感慨。

  然后,三人一齐上来,和赵忠襄握手致意!

  主内问安!

  就是再笨,赵忠襄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何况,他整天在强敌环视的境遇中作基督徒,怎么会笨?

  那要狡猾如蛇才行!

  正如圣经所教导的。

  现在,珋州、贵林两府的军事行政首脑聚在一起,集中在一件事情上——尽快把这两地拿下,让它们在天国的旗帜下,发挥它们应该发挥的作用。

  对麦轲的战略意图,丁光晔最清楚,因此他当仁不让,对三人重述了一遍。

  简单地说,就是三点。

  首先,也就是最基本的,就是把这个府下属各州县,全部占领,彻底掌握,包括军事上和行政上。

  完事以后,不再有一个清军,不再有一个满》清官吏。

  建立了基础以后,立刻转向下一个军事目标——瑚南!

  具体说,就是打通湘西走廊,准备一条战略通道,为以后进入瑚南做好准备。

  如果可能,最好揳入湘西。建立一个桥头堡,呼应其它战场。

  第三,完成了这两项以后,如果由余力,如果有需要,就去支援临近的谊州,他们的目标是和池,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府。

  介绍完毕,丁光晔拿出了自己的出兵方案,他的两万野战军。留出五千给珋州。其余全部开进贵林,因为那里的州县几乎比珋州多一倍。

  再有,因为要建立进入瑚南的桥头堡,也要使用更多部队。

  给珋州留下一个旅长。丁光晔自己则率领一万五千大军东征。

  大家对军事安排都没有异议。只是在其他方面提了一些建议。比如各州县的一把手,如何选拔确定。

  丁光晔他会联系指挥部,让人来做这些事情。现在当务之急,是完成军事部署,占领全地。

  说完了正事,大家这才吃饭,有一点闲聊的功夫。

  为鸿门宴预备的酒食都在,虽然哈忠阿、万知章、丁光晔三人用心不良,就是为了坑赵忠襄,饭菜可没有打折扣,真正的山珍海味!

  吃饭之前,丁光晔已经传下令去,让大家准备好,一个小时以后处罚。

  四个人做了谢饭祷告以后,就开吃了,大家估计吃过顿,再消停吃饭,恐怕要等到胜利以后了。

  正在减肥当中的哈忠阿,这次没有控制,说下一段时间他要玩儿命,所以要储备一些营养。

  大家知道他压力也不小,虽然不比贵林,他也有十个州县的任务呢。

  纷纷敬了他一杯,祝他马到成功,外带心宽体胖。

  他也不以为意,哈哈一笑,饮了一大杯!

  然后大家各自敬了一杯,就停住不饮。

  众人当中,哈忠阿最是好奇宝宝,他就问起赵忠襄是如何信主的。

  赵忠襄当然不乏武人的豪爽,哈哈一下道:“好!我来分享一下我的信主经历。不过,我也想知道你们三位弟兄的情况呢。”

  这里丁光晔既然代表天军,对相关事情比较熟悉,当场决定趁着吃饭之前,大家都介绍一下自己的信主经历,为主耶稣作见证。

  赵忠襄先来。

  原来他籍贯何北苍州,早就有基督徒在那里传福音。

  他有一次和小伙伴捉迷藏,跑到了一个小型教堂里,那是一个晚上,结果听到一个人正在那里口中念念有词,一会翻书,一个跪在地上。

  他本来就是一个傻大胆,看到这个也不害怕,悄悄地潜伏在一边听。

  大概是她的潜伏水平不低,那个人一直没有发现它。

  而他那些小伙伴儿呢,可没有他那么大胆量,小教堂可是她们的心目中神秘的禁区!

  结果他竟然在那里一直呆了三个小时!

  这也是他第一次参与读经和祷告,不过方式有些与众不同。

  他至今记忆犹新,就是听到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凡是信主耶稣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三小时没消停不断读经祷告的人,就是这个小教堂的牧师。

  也是他的基督教信仰的启蒙老师。

  从此以后,他就经常去那个小教堂,一年以后,那位牧师为他施洗,把他正式归于主的名下。

  “我离开那里,参加了军伍,原因是我的施洗牧师被一些乱民杀害了!我一直记得他,期望有朝一日,能够为他报仇!他的名字是施舍己。”

  “求主记念!”三人齐声祷告。

  “谢谢兄弟的感人分享!我想,施牧师得知兄弟你今天为天国出力,一定会笑逐颜开!也许他现在正在天上某处,看着我们,说不定还在夸赞兄弟,说你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我不知道他还引领了多少人信主,但是我认为,有弟兄这样一位,就不负主的托付了。

  “听弟兄刚才说,要为他报仇;也许你知道了杀人者是谁,也许不知道,但是,我想施牧师去你们那里,不是为了求公平待遇的,正如主耶稣来到世间,死在十字架上。

  “为了自己的公平或者别的,主耶稣不必降世为人,施牧师也不必万里迢迢,由外国来到中国。”“他要求自己的好处,根本就没有必要出来!

  “因此,他是为了福音的缘故,甘冒生命危险!

  “他的死,是求仁得仁,死得其所!

  “正如保罗所说,他已经打完了这世上美好的仗,必得那生命的冠冕作为奖赏!

  “所以,我认为,你不必念念不忘为他报仇。他倒是希望看到你为主所用。也像他那样,引入归主,把他的薪火传递下去!”

  丁光晔说完,看到大家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他。猛然省悟:“咦?我怎么说了这么多。怎么跟牧师似的了?”

  众人异口同声地说:“你就是牧师!你比牧师还牧师!”

  然后众人一阵哈哈大笑!

  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牧师的能力是神赐能力,神在合适的时候,赐给合适的人。也就是他拣选的人。

  丁光晔正是这样的人,只不过他自己还不清楚。

  “咳!忘了介绍自己了!我是一个月前信主的,就是听了麦轲的一次讲道,还是主内新兵!”丁光晔补充道。

  “我也是!更新!唯一不同的是,麦轲找我谈过话,在我决志以后,安排我当了这个两面派!”哈忠阿跟着嚷道。

  “我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两面派!你那一副笑脸,天生就是干这个的!”万知章笑吟吟地说,给这个笑面虎来个盖棺定论!

  众人看了看哈忠阿,研究了一下他的面部特征,觉得万知章看认真的是入木三分。

  “哈哈哈哈!”不由得又是一阵大笑。

  “我的比较复杂,从读书的时候开始,经历了十几年思索,才最后信主。”万知章说道。

  “说来特别有意思,一次去藏书楼借书,本来想找一本《道德经》,结果却看到了《圣经》!

  “你们知道,中国的古典经书,都是薄薄的一本,突然看到《圣经》,它的厚度就引人注意了!那得多少字、多么丰富的内容啊!

  “于是,我就决定借来一看,可是登记的时候才发现,这本书没有记录!

  “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直观地认为,这是一本天书!

  “那个管理员也特别逗,说既然没有记录,你想看就先拿去看!看完还回来就行了;没看完的话,就等到有人找你索还!

  “后来我琢磨了一下,这圣经多半就是他放在那里的!而且很可能就是当天放的!更而且就是为了潜在的读者我放的!

  “所以,我至今感念他!”

  “哈哈,看你平常思路清晰,反应敏锐,没有想到建立信仰需要十几年时间!我看你就是榆木脑袋不开窍!榆木脑袋,你认头不?”

  说着看向另外二人,非常期满得到他们的赞许!

  “不像!”没有想到二人却反其道而行之,反对他的说法。

  这根要是榆木脑袋,别人就更加榆木了!

  四人分享完毕,饭也吃好了,立刻分头行动。

  哈忠阿领了五千兵去对付珋州的是各州县。

  万知章、赵忠襄二人快马加鞭赶了回去,他们要操办另一场鸿门宴!

  今年对鸿门宴来收,流年不利,结果前两次都半途而废。

  废则废矣,效果却比成功的鸿门宴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所以,他们继续计划了第三场,要对下面州县的驻军首领使用。

  把那些把总和校尉等军官都集中到一起,一举擒拿!

  丁光晔则与大军同行。

  一路上,不仅仅是赶路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排兵布阵,调遣军力。

  他这一万五千大军,下辖十五个团,都是满编制。

  出发不久,他就开始分派。

  第一团直接看往正东,到贵林的东南角,占领凭乐县。

  第二团,大体与第一团平行,不过目标是比较近的力浦县。

  第三团,直捣贵林东部,占领那里的公城县,解放那里饱受欺压的瑶族弟兄姊妹。

  第四团,开往贵林中部靠南一点的仰朔县。

  第五团,全军最大、战斗了最强的团,号称猛虎团,负责占领荃州县,那里不但幅员辽阔,地形复杂。而且靠近瑚南,是必须占领的要津之地。

  第六团,前往罐县,紧邻荃州县,也是与瑚南交界的必争之地。

  第七团,前往贵林最北的咨源县,也与瑚南为邻。

  第八团,则前去占领形安县,在贵林北方的中部。

  第九团,走近路直插隆胜县。解放那里的各族居民。

  第十团。占领灵川县,这里已经临近贵林的近郊区。

  第十一团,占领并固守勇福县,这里是珋州前去贵州的通道。

  第十二团。前往临桂县。

  剩下的三个团。由丁光晔自己带领。负责五个近郊区,它们分别是研山、绣峰、迭彩、湘山、奇星。

  大家分兵行动之前,丁光晔特别提醒。一定要等赵忠襄他们的鸿门宴开始的时候再展开攻击。

  在这之前,大家一定要隐蔽行军,不要打草惊蛇。

  万一与敌人遭遇,能躲就躲;躲不过去,就杀人灭口,而且一定要做得干净利索,不留任何痕迹。

  遇到平民百姓,或者疑似敌军的,一律实施禁锢,暂时现在他们的行动,直到行动结束以后再予以释放。

  对待放下武器的敌军也是如此。

  丁光晔吩咐完毕,大家立即分头行动,时间不长,以团为单位的队伍就隐身于崇山峻岭之中。

  剩下的三个团,也在丁光晔的率领下,穿过勇福县,直捣临贵,那里是满清贵州首脑的驻地。

  大军前行,斥侯队放出二十里,前后左右都保证不会有敌人埋伏,也不担忧走漏风声。

  尽管非常谨慎小心,但是由于路途比较遥远,快到临桂的时候,还是出事了。

  天军的前锋探哨,竟然与一支满清的军队相遇!

  这支清军的警惕性非常高,而且特别悍勇,只一照面,就知道对方是敌人!

  名知道天军人很多,不但前哨人多,后面的大队人马人更多!

  可是他们丝毫没有畏惧,打马就冲了上来,二话没说,直接就是刀枪并举,使出最大的力量!

  如果只是冲上来,天军正是求之不得;可恶的是,他们竟然分出一对,调转马头就跑!

  不用说,也是去报信了!

  丁光晔就是那脚指头想,也知道如果让他们跑了,这次军事行动肯定就露馅了,绝不能让他们如愿!

  于是,他一个命令下去,给了自己的卫队长,让他带领二十名卫士前去追赶,务必一个不缺地解决!

  卫队长点了一下头,嗖的一声就蹿了出去,后面二十名卫士鱼贯而出。

  看到天军要去追人,本来就少得与天军缠斗的敌军,又分出来一半人手来拦截这些卫队成员!

  丁光晔大怒!一声断喝:“杀光了他们!”

  参与动手的天军战士奋起雄威,手上加上快乐动作,人数也成倍地增加,霎时间淹没了这些敌军。

  等解决了这些敌人,再看追兵那里,卫队长也发出了强大的战意,把阻拦的敌人全部灭除。

  可是抬头一看,刚才还能看到一点影子的敌军逃兵,现在踪迹皆无了。

  可见,这群人不但狠辣果断,而且目标明确,就是要把他们的发现报告回去,不惜一切代价!

  丁光晔看到这一切,觉得事情有些复杂,现在的关键还是控制住那些逃跑的人。

  于是,他加派了加倍的人马,继续追击!

  另一方面,他把这里的情况,尤其是刚才发生的这件事情,向总部作了汇报。

  时间不长,总部送来新的指示,让他们更快占领那些和瑚南交界地域,把桥头堡建立地敌人的地盘里去。

  剩下的三个团,由丁光晔自己带领,负责五个近郊区,它们分别是研山、绣峰、迭彩、湘山、奇星。

  大家分兵行动之前,丁光晔特别提醒,一定要等赵忠襄他们的鸿门宴开始的时候再展开攻击。

  在这之前,大家一定要隐蔽行军,不要打草惊蛇。

  万一与敌人遭遇,能躲就躲;躲不过去,就杀人灭口,而且一定要做得干净利索,不留任何痕迹。

  遇到平民百姓,或者疑似敌军的。一律实施禁锢,暂时现在他们的行动,直到行动结束以后再予以释放。

  对待放下武器的敌军也是如此。

  丁光晔吩咐完毕,大家立即分头行动,时间不长,以团为单位的队伍就隐身于崇山峻岭之中。

  剩下的三个团,也在丁光晔的率领下,穿过勇福县,直捣临贵,那里是满清贵州首脑的驻地。

  大军前行。斥侯队放出二十里。前后左右都保证不会有敌人埋伏,也不担忧走漏风声。

  尽管非常谨慎小心,但是由于路途比较遥远,快到临桂的时候。还是出事了。

  天军的前锋探哨。竟然与一支满清的军队相遇!

  这支清军的警惕性非常高。而且特别悍勇,只一照面,就知道对方是敌人!

  名知道天军人很多。不但前哨人多,后面的大队人马人更多!

  可是他们丝毫没有畏惧,打马就冲了上来,二话没说,直接就是刀枪并举,使出最大的力量!

  如果只是冲上来,天军正是求之不得;可恶的是,他们竟然分出一对,调转马头就跑!

  不用说,也是去报信了!

  丁光晔就是那脚指头想,也知道如果让他们跑了,这次军事行动肯定就露馅了,绝不能让他们如愿!

  于是,他一个命令下去,给了自己的卫队长,让他带领二十名卫士前去追赶,务必一个不缺地解决!

  卫队长点了一下头,嗖的一声就蹿了出去,后面二十名卫士鱼贯而出。

  看到天军要去追人,本来就少得与天军缠斗的敌军,又分出来一半人手来拦截这些卫队成员!

  丁光晔大怒!一声断喝:“杀光了他们!”

  参与动手的天军战士奋起雄威,手上加上快乐动作,人数也成倍地增加,霎时间淹没了这些敌军。

  等解决了这些敌人,再看追兵那里,卫队长也发出了强大的战意,把阻拦的敌人全部灭除。

  可是抬头一看,刚才还能看到一点影子的敌军逃兵,现在踪迹皆无了。

  可见,这群人不但狠辣果断,而且目标明确,就是要把他们的发现报告回去,不惜一切代价!

  丁光晔看到这一切,觉得事情有些复杂,现在的关键还是控制住那些逃跑的人。

  于是,他加派了加倍的人马,继续追击!

  另一方面,他把这里的情况,尤其是刚才发生的这件事情,向总部作了汇报。

  时间不长,总部送来新的指示,让他们更快占领那些和瑚南交界地域,把桥头堡建立地敌人的地盘里去。

  时间不长,追击敌人的卫队也返回来,每个人都是浑身血迹,一看就是经过激烈的战斗。

  “真么样?逃敌全部杀掉了吗?”丁光晔问道。

  “对不起,跑了一个!”队长回答。

  “怎么回事?竟然有人能从你们手里逃脱?”丁光晔奇怪地问道。

  “别提了,眼看最后一个也被我们保卫杀掉了,突然来了大队骑兵接应了他,我们继续冲上前去,发觉不是他们的对手!为了回来汇报,我们只好撤退了。”

  “知道他们是谁了?”

  “对,他们是湘军,衣服旗帜都有标志。”卫队长肯定地说。

  有意思!我们还没有招上他们,他们反而送上门来!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于是,对卫队长说:“你做得不错!前面带路,把失掉的场子找出来!”

  接着,他作出了兵力上的调整。

  他把原来的三个团一分为二,其中一个团有旅长带领,去汇合赵忠祥,和老赵将原来的兵合作,解决城区问题。

  另一路两个团,由他自己带领,一路追去,不但要消灭那一路湘军,而且要乘热打铁,杀进瑚南!

  他一边赶路,一边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了总指挥部。

  六划正在值班,当即批准了这个计划,同时告诉他,如果遇到什么困难,立刻汇报,届时总部会安排支援!

  丁光晔大军改变了路线,跟着湘军的痕迹坠了下去,万知章的鸿门宴正在关键时刻!

  各地的驻军军官听到长官召唤,纷纷带着礼品前来,必定现在是现年才过,正是送礼打点关系的时候。

  有的人已经作过了,这次不必再送,但是礼多人不怪,多一次岂不更好?

  没有作过的,正好有个机会,这不是正是现成的方便?

  至于不愿意作这种勾当的,这样一来,也不好无动于衷了。

  于是,大家各怀心事,人却来得分外齐整。

  竟然无有一人缺席!

  万知章、赵忠襄心里落下了一块大石头。

  只要这些悍将离开了他们的骄兵,就等于老虎去了找呀!

  而那些骄兵没有了悍将,也是群龙无首,没有了威胁。

  尽入吾毂中矣!.

  (未完待续……)R1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三栖特种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