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96章 清扫
  就算刘尚有着极为不错的专业素养,但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还是难免有所动容。这个换防的说法乍一听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刘尚却是刚从马家庄出来,自然知道这事有多诡异。

  据刘尚来到山东后所掌握的信息,海汉为了能推动马家庄的贸易集散地定位,有意减少了在当地的驻军规模,以免给进出此地的大明商人太大的压力。因此海汉在马家庄的驻军一直保持在两个排左右的规模,最多时也不过才一个连而已。

  只有两个月前陈一鑫在这里设伏围剿大明派来的刺客时,从芝罘岛调了一个陆军连过来帮忙,但执行完任务之后很快便又撤离了马家庄,让驻军规模依然维持在以前的水平。而眼前所见的这支部队,起码有两个连的编制,这已经大大超出了马家庄正常的驻军规模。如果换个时间,或许刘尚不会特别在意这种细节,但偏偏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心中就不能不怀疑这个换防行动是否还有别的什么内情了。

  当然他并不会认为这些军人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自己昨晚在马家庄的意见箱里塞了一封没头没尾的举报信,且不说那封举报信能不能得到陈一鑫的重视,就算对方真肯就这封信件展开调查,也不太可能在昨晚便下令从芝罘岛调兵过来这两船军容整齐的士兵一大早就到了这里,显然不会是今天凌晨才接到的命令。

  这也就是说,海汉调兵在前,他举报在后,才是合理的时间线,会在这里遇到应该只是巧合而已。刘尚在心中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情绪稍稍放松了一些。不过刘尚转念一想,今早曾晓文在食堂找上自己,显然不是碰巧遇到,而是特地来给自己分派任务的,他将自己在最短时间内从马家庄支走,与这支部队的到来是否有某种联系呢?

  刘尚不敢就此去追问他认识的那名军官,言多必失的道理他是懂的,要是这支部队到了马家庄,军官向陈一鑫报到的时候多提到自己两句,那可能就会成为惹祸上身的源头了。因此尽管他十分想知道这支部队会在此时调去马家庄的真正原因,但还是理智地保持了克制,没有再向那名认识的军官询问相关的消息。

  看着部队在码头上整队集合,然后以整齐的队列向马家庄方向徒步行进,刘尚的心情却很复杂。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他的直觉却告诉自己,这支部队的调动或许与自己最近在调查的这些事情有直接的关系。不然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可以说明曾晓文突然把自己从工作岗位上支走的原因。

  移民营……终究还是出事了啊!刘尚突然有些后悔昨晚写那封举报信,因为那极有可能会让军方注意到他的存在,进而挖出他的真实身份。他可没办法向海汉军方解释,为何能够识破移民营里那几个大明探子的真实身份。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就算刘尚有着极为不错的专业素养,但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还是难免有所动容。这个换防的说法乍一听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刘尚却是刚从马家庄出来,自然知道这事有多诡异。

  据刘尚来到山东后所掌握的信息,海汉为了能推动马家庄的贸易集散地定位,有意减少了在当地的驻军规模,以免给进出此地的大明商人太大的压力。因此海汉在马家庄的驻军一直保持在两个排左右的规模,最多时也不过才一个连而已。

  只有两个月前陈一鑫在这里设伏围剿大明派来的刺客时,从芝罘岛调了一个陆军连过来帮忙,但执行完任务之后很快便又撤离了马家庄,让驻军规模依然维持在以前的水平。而眼前所见的这支部队,起码有两个连的编制,这已经大大超出了马家庄正常的驻军规模。如果换个时间,或许刘尚不会特别在意这种细节,但偏偏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心中就不能不怀疑这个换防行动是否还有别的什么内情了。

  当然他并不会认为这些军人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自己昨晚在马家庄的意见箱里塞了一封没头没尾的举报信,且不说那封举报信能不能得到陈一鑫的重视,就算对方真肯就这封信件展开调查,也不太可能在昨晚便下令从芝罘岛调兵过来这两船军容整齐的士兵一大早就到了这里,显然不会是今天凌晨才接到的命令。

  这也就是说,海汉调兵在前,他举报在后,才是合理的时间线,会在这里遇到应该只是巧合而已。刘尚在心中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情绪稍稍放松了一些。不过刘尚转念一想,今早曾晓文在食堂找上自己,显然不是碰巧遇到,而是特地来给自己分派任务的,他将自己在最短时间内从马家庄支走,与这支部队的到来是否有某种联系呢?

  刘尚不敢就此去追问他认识的那名军官,言多必失的道理他是懂的,要是这支部队到了马家庄,军官向陈一鑫报到的时候多提到自己两句,那可能就会成为惹祸上身的源头了。因此尽管他十分想知道这支部队会在此时调去马家庄的真正原因,但还是理智地保持了克制,没有再向那名认识的军官询问相关的消息。

  看着部队在码头上整队集合,然后以整齐的队列向马家庄方向徒步行进,刘尚的心情却很复杂。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他的直觉却告诉自己,这支部队的调动或许与自己最近在调查的这些事情有直接的关系。不然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可以说明曾晓文突然把自己从工作岗位上支走的原因。

  移民营……终究还是出事了啊!刘尚突然有些后悔昨晚写那封举报信,因为那极有可能会让军方注意到他的存在,进而挖出他的真实身份。他可没办法向海汉军方解释,为何能够识破移民营里那几个大明探子的真实身份。就算刘尚有着极为不错的专业素养,但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还是难免有所动容。这个换防的说法乍一听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刘尚却是刚从马家庄出来,自然知道这事有多诡异。

  据刘尚来到山东后所掌握的信息,海汉为了能推动马家庄的贸易集散地定位,有意减少了在当地的驻军规模,以免给进出此地的大明商人太大的压力。因此海汉在马家庄的驻军一直保持在两个排左右的规模,最多时也不过才一个连而已。

  只有两个月前陈一鑫在这里设伏围剿大明派来的刺客时,从芝罘岛调了一个陆军连过来帮忙,但执行完任务之后很快便又撤离了马家庄,让驻军规模依然维持在以前的水平。而眼前所见的这支部队,起码有两个连的编制,这已经大大超出了马家庄正常的驻军规模。如果换个时间,或许刘尚不会特别在意这种细节,但偏偏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心中就不能不怀疑这个换防行动是否还有别的什么内情了。

  当然他并不会认为这些军人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自己昨晚在马家庄的意见箱里塞了一封没头没尾的举报信,且不说那封举报信能不能得到陈一鑫的重视,就算对方真肯就这封信件展开调查,也不太可能在昨晚便下令从芝罘岛调兵过来这两船军容整齐的士兵一大早就到了这里,显然不会是今天凌晨才接到的命令。

  这也就是说,海汉调兵在前,他举报在后,才是合理的时间线,会在这里遇到应该只是巧合而已。刘尚在心中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情绪稍稍放松了一些。不过刘尚转念一想,今早曾晓文在食堂找上自己,显然不是碰巧遇到,而是特地来给自己分派任务的,他将自己在最短时间内从马家庄支走,与这支部队的到来是否有某种联系呢?

  刘尚不敢就此去追问他认识的那名军官,言多必失的道理他是懂的,要是这支部队到了马家庄,军官向陈一鑫报到的时候多提到自己两句,那可能就会成为惹祸上身的源头了。因此尽管他十分想知道这支部队会在此时调去马家庄的真正原因,但还是理智地保持了克制,没有再向那名认识的军官询问相关的消息。

  看着部队在码头上整队集合,然后以整齐的队列向马家庄方向徒步行进,刘尚的心情却很复杂。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他的直觉却告诉自己,这支部队的调动或许与自己最近在调查的这些事情有直接的关系。不然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可以说明曾晓文突然把自己从工作岗位上支走的原因。

  移民营……终究还是出事了啊!刘尚突然有些后悔昨晚写那封举报信,因为那极有可能会让军方注意到他的存在,进而挖出他的真实身份。他可没办法向海汉军方解释,为何能够识破移民营里那几个大明探子的真实身份。就算刘尚有着极为不错的专业素养,但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还是难免有所动容。这个换防的说法乍一听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刘尚却是刚从马家庄出来,自然知道这事有多诡异。

  据刘尚来到山东后所掌握的信息,海汉为了能推动马家庄的贸易集散地定位,有意减少了在当地的驻军规模,以免给进出此地的大明商人太大的压力。因此海汉在马家庄的驻军一直保持在两个排左右的规模,最多时也不过才一个连而已。

  只有两个月前陈一鑫在这里设伏围剿大明派来的刺客时,从芝罘岛调了一个陆军连过来帮忙,但执行完任务之后很快便又撤离了马家庄,让驻军规模依然维持在以前的水平。而眼前所见的这支部队,起码有两个连的编制,这已经大大超出了马家庄正常的驻军规模。如果换个时间,或许刘尚不会特别在意这种细节,但偏偏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心中就不能不怀疑这个换防行动是否还有别的什么内情了。

  当然他并不会认为这些军人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自己昨晚在马家庄的意见箱里塞了一封没头没尾的举报信,且不说那封举报信能不能得到陈一鑫的重视,就算对方真肯就这封信件展开调查,也不太可能在昨晚便下令从芝罘岛调兵过来这两船军容整齐的士兵一大早就到了这里,显然不会是今天凌晨才接到的命令。

  这也就是说,海汉调兵在前,他举报在后,才是合理的时间线,会在这里遇到应该只是巧合而已。刘尚在心中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情绪稍稍放松了一些。不过刘尚转念一想,今早曾晓文在食堂找上自己,显然不是碰巧遇到,而是特地来给自己分派任务的,他将自己在最短时间内从马家庄支走,与这支部队的到来是否有某种联系呢?

  刘尚不敢就此去追问他认识的那名军官,言多必失的道理他是懂的,要是这支部队到了马家庄,军官向陈一鑫报到的时候多提到自己两句,那可能就会成为惹祸上身的源头了。因此尽管他十分想知道这支部队会在此时调去马家庄的真正原因,但还是理智地保持了克制,没有再向那名认识的军官询问相关的消息。

  看着部队在码头上整队集合,然后以整齐的队列向马家庄方向徒步行进,刘尚的心情却很复杂。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他的直觉却告诉自己,这支部队的调动或许与自己最近在调查的这些事情有直接的关系。不然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可以说明曾晓文突然把自己从工作岗位上支走的原因。

  移民营……终究还是出事了啊!刘尚突然有些后悔昨晚写那封举报信,因为那极有可能会让军方注意到他的存在,进而挖出他的真实身份。他可没办法向海汉军方解释,为何能够识破移民营里那几个大明探子的真实身份。

看过《1627崛起南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