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4 周六晨
  <content>

  周六的日出,无人欣赏。

  温斯顿在格兰德的大门外站了整个日出的过程,才等到扎克墨迹开门营业——还要装出份惊讶的神情,“温斯顿?你怎么来了?”

  “昨夜汉克没有去我那里,我担心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老汉克?哦,是出了点儿意外。”扎克故意这么说的,看着温斯顿脸上瞬间出现的担忧,“进来吧。”扎克打开了格兰德的大门,让温斯顿进入,“但你别担心,老汉克没事儿,是和他一样的人……”扎克自动消声,对温斯顿一笑,“你去找他吧,他在生活区。===『新书推荐阅读:圣墟最新章节』 ===。”

  踏入格兰德的大门,记得格兰德建筑布局的就知道第一眼看到的是纵横都扩展过的展示厅。正面的纪念品柜台,和旋转楼梯直连的二楼办公室。

  这并不是温斯顿记忆中的格兰德。

  扎克明显的从温斯顿眼中看到了陌生的感觉,“这边走。”直接带温斯顿走柜台后后门,进入后廊,“生活区在对面。”

  员工生活区,又一个温斯顿的记忆中格兰德没有的东西。

  温斯顿看着那栋复合式居民建筑,张了下嘴,没说话,转身看了眼扎克,表情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

  “我知道,格兰德的变化很大。”既然对方不知道说什么得体,那扎克就替他说,“既然你来了,不如让老汉克带你到处看看。”手在温斯顿肩上拍一下,转身走了。

  这算不上什么示威吧,温斯顿想挖老汉克,扎克既没有挽留也没有放人走的想法,一切随当事人。现在最多是让温斯顿清楚的认知一下,自己在挖谁的墙角而已。

  扎克直接回了办公室,今天的报纸必须看——

  昨夜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扎克接到了韦斯的电话,从纽顿打来的。

  詹姆士和韦斯都已经得到巴顿性少数人群娱乐场合被暴行碾过的消息,韦斯电话过来确认——“局里的人说,附近有居民认定是市长的秘书,布雷克·斯通报的警!为什么会是他报警?!杰森是不是也那个夜店里?!他有没有怎么样?扎克,你能去那边看一眼情况吗??”

  啧啧啧。

  韦斯这电话的重点,多一目了然啊~无关什么政治影响,无关什么仇恨罪行,只和一个人有关。

  “杰森很好,布雷克也很好。事实上,他们正在格兰德里休息,你想和他们说话吗?我可以叫醒他们……”

  “不,不用了。”挂了。

  所以,让我们把韦斯对杰森的关心丢掉——用词并不过分,一旦你干出把某人踢下床这种事后,在做什么,都弥补不了那一脚。现在嘛,要注意的就是今天的报纸了。

  巴顿警局里既然已经有证人确认了报警人的身份是布雷克·斯通,那韦斯没有关心的两个东西:政治和仇恨,扎克只能从报纸上看了。

  扎克翻遍了整个报纸,没有。没有一点儿昨夜事件的报道。

  扎克皱起了眉。

  可能是失望吧,一直以把握时代的进程,为氏族自豪的托瑞多,有些东西,也是无法看出来的——没有怎么看?报纸不报,人们也不讨论的东西,哪里来的进展?

  扎克放下报纸。摇摇头,现在只能看斯通家族和市长安东尼那里有没有什么动静了。

  扎克没离开办公室,有客要接待。不是温斯顿。是来自殡葬业的竞争对手,艾伦殡葬之家的员工。

  呵呵,哈密顿。

  扎克是先给艾伦殡葬打过电话后,才去给温斯顿开的门。按扎克的预期,以自己在电话中为难的语气,哈密顿应该还有一分钟,就能出现在格兰德里。

  果然,哈密顿到了。正门都没走,直接用残影的方式刷在扎克面前,“发生什么了??”

  扎克拨弄着指头等了一会儿,一点儿也不意外的看着哈密顿身边又多刷新出了个人——奈纳德。

  我们也不用意外吧,昨夜扎克就对弗兰克说过,由赛瑞斯带给奈纳德的格兰德中各种消息,很有可能因为奈纳德自己认为是在保护扎克而拦截下来。

  “坐下。”扎克先招呼客人坐下,没有多废话,“电话里我已经告诉你了,最近格兰德里出现的共和客人。”

  哈密顿也有些意识到奈纳德跟着自己跑来的不对劲,但依然看了眼奈纳德,“‘鉴’,奈纳德说过,他也说你还没有弄清楚这个共和神来格兰德的目的……”

  奈纳德抢断了哈密顿的话,“你是不是发现它想干什么了?”同时使劲给扎克眨眼,意思当然是‘你知道也不要告诉哈密顿’。

  扎克给了给‘你的心意我收到’的表情,对哈密顿,“我认为它想要的东西是天堂之门的钥匙。”

  大家猜这两人敢不敢问扎克,托瑞多到底有没有天堂之门的钥匙。

  他们不敢。

  为什么?因为他们担心他们一旦知道真实的答案,魔宴就会给他们没有任何回转余地的命令!上次他们来时,没有问,这次,也不会。

  同理,魔宴,至少勒森布拉也不会让他们问,为什么?因为鲁特最清楚了,现在扎克还挂着魔宴吸血鬼成员的唯一原因,不就是巴顿的这几个吸血鬼么。问了,这一切可就烟消云散了。所以才会对哈密顿下绕过扎克,去对付扎克后裔的命令。

  都是在钢丝上行走人,靠着那一点微弱的私交关系,维系着魔宴-巴顿的现状。

  于是,现在哈密顿能问的,只有:“你,你怎么知道的?”

  “勒森布拉氏祖(弗兰克)告诉我的。”扎克看了眼奈纳德,算是解释吧,“赛瑞斯下班后。”当然必须加入和事实不符的虚假情报,毕竟,扎克还想维持住鲁特对托瑞多的私人针对,加以利用。冈格罗才是持有天堂之门钥匙正主的情报,扎克是不可能告诉魔宴的,“‘鉴’欺骗我、玩弄我、利用我,让它在联邦获得了可以自由行动的身体后。”扎克不介意在这里告知魔宴,自己在共和神面前的弱势——一切都是为了让鲁特着急,不是么,“去了圣徒茜茜那里,和勒森布拉的氏祖进行一次……”扎克故意的停顿,“‘交流’。”

  给了时间让哈密顿和奈纳德反应,直到两人都瞪起了眼睛。

  “我不知道过程和结果,我只知道事实,之后勒森布拉氏祖就来到了格兰德……”扎克低下了头,有确保自己难看的脸色在低下前,被哈密顿和奈纳德看到,“教训了我。显然勒森布拉氏祖非常不满是我招来了这个外来的神。”

  “祖父(弗兰克)还有说什么吗?”哈密顿其实有些混乱,一方面是他不清楚扎克话里的弗兰克教训扎克是发生了什么——他在担心扎克的安全。另一方面,是有些难过——从他的称呼可以看出,他叫了弗兰克祖父。在哈密顿的意识中,他还是蛮看重这份血统传承的,但,弗兰克显然没有这么看他哈密顿,至少这种事情,弗兰克根本没有告知他的意思。如果扎克今天不把他叫来,他还不知道。

  也难怪弗兰克懒得在这帮孙子辈的人面前演戏,面对这么多情绪,要一一圆转,太累。

  但扎克就游刃有余了,摇了摇头,“没有。”一副被强权碾压后彻底放弃抵抗的姿态,“就是有什么,勒森布拉氏族也无意对我说。”把哈密顿后续的问题噎了回去——这是有目的的:昨夜扎克和弗兰克就说过了,逼鲁特动作也是目的之一,在这里可不能把所有话都替弗兰克说完了,必须让鲁特和弗兰克产生交流,才有可能获得鲁特的想法。

  看一眼哈密顿的脸色,扎克知道这事儿成了。哈密顿显然已经有了弗兰克觉得哈密顿不配和弗兰克对话的想法,那能够和弗兰克说话,只剩鲁特这个儿子。

  扎克抽空瞄了眼奈纳德。奈纳德的表情,有点让扎克担忧——

  扎克不太确定奈纳德在想什么。

  哈密顿开口了,“我需要回去给向魔宴汇报这些情况。”起身就准备离开。

  奈纳德没有动的意思。

  正好,扎克也有些事情,想和奈纳德明说一下。上次确认了卡帕多西亚氏族知道影像能力是圣主的奖励后,还没有继续和奈纳德交流。如果可以,扎克想这次和奈纳德说清楚。

  哈密顿怎么来的就怎么离开的,速度很快。于是办公室里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扎克正准备开口。

  “扎克。”奈纳德抢先了,“我们凯帕多西亚氏族,已经在唤醒我们的氏祖了。”

  什么?!

  扎克现在的表情,不是演戏,非常真挚的把两只灌满惊疑的眼睛对着奈纳德。

  “你需要帮助!”奈纳德和扎克对视,也无比认真的,“如今现(身于)世氏祖里面,莫卡维不能指望!勒森布拉的氏祖只会傻-逼-的被自己的儿子利用,压制你!”奈纳德……看事情倒是一直蛮准的……如果不被误导的话,“茨密希在联邦已经废了!那个茨密希氏祖身边只有一个信使克雷格,鲁特用一项医疗实验就把他们困在了魔宴!也不能指望!”是真的准!“扎克,你需要站在你这边的氏祖!!我们,卡帕多西亚的氏祖!”

  扎克啊,收回了眼中惊疑,温柔的看着奈纳德。放心,气氛并没有变的奇怪,“奈纳德,你应该明白,接下来,你就应该解释,为什么你的氏祖,卡帕多西亚的氏祖会是站在我这边的氏祖了,对吧。”

  奈纳德这次留下来,不是扎克需要和他开诚布公的谈什么,而是奈纳德自己,要向扎克坦白了。

  奈纳德点头,“我是要解释!现在!”奈纳德站起来了,看着扎克,“这是只有氏祖才知道的秘密!四个世纪前的殖民战争中,十三个氏祖以血为誓,约定守下的秘密……”

  接下来的话,奈纳德说的慷慨激昂,不过我们,不用再听一遍了。

  还没有弗兰克讲的故事有细节——哎,这是可以理解的。弗兰克是亲身参与,讲述的,也不过是对他来说发生在昨天、一周、一个月前的事情。而奈纳德讲述的,是卡帕多西亚氏祖,口口相传了四个世纪的秘闻。哪个更细节用的着比对么。

  但,奈纳德毕竟是卡帕多西亚那边的,他讲出了卡帕多西亚立场的考量:为什么卡帕多西亚氏祖打破了氏祖间的约定,将圣主信仰奖励的秘密告诉了自己的后裔们。而这理由,不是弗兰克不负责任推测的——卡帕多西亚氏祖,是个孩子。

  “……氏祖在前去沉睡前告诉自己的儿子们,‘你们加入魔宴,不是好选择,殖民战争在圣主眼里已经失败了,彻底、没有回转余地的失败,这片大陆的神,巫术之神,帕帕午夜,依然活着,并比圣主强大。’”这和弗兰克的话,一样,然后”‘以继续获得圣主青睐为主旨的魔宴不可能任何前途,这是条注定通向失败的道路。我可怜的孩子们,为了你们自己,我给你们这个秘密,为了你们自己的未来,谨慎打算吧。’”

  这像一个孩子沉睡前对留着自己血统的后裔们说的话么,不像。没见过这么悲观的孩子……

  但这些话,确实有孩子的特质——

  扎克认真的思考了奈纳德转述的卡帕多西亚氏族的睡前嘱咐,“‘为了你们自己的未来,谨慎打算’。”先重复一遍对方的引述,接着,“这就是你们卡帕多西亚在魔宴中地位落至底层,沦为被魔宴惩罚异心氏族成员的下等吸血鬼,的原因么。”

  多一针见血。

  奈纳德大概没想到扎克的重点会抓在这里——致命的准确。奈纳德张了张嘴,点头了,“从一开始,卡帕多西亚对魔宴的忠诚,就出现了瑕疵。这瑕疵在时间中,越来越明显。特别是魔宴前期艰难的时刻,那段需要用淘金的谎言留住人口的时代。”

  淘金时代啊,呵,鲁特最自豪的时代。也值得他自豪,他用了一个骗局,在西部留下大量的流动人口和财富,才让西部成为了现在的西部。

  奈纳德,“卡帕多西亚的不忠,被勒森布拉发现,变成了他树立权威的典型,坠落至吸血鬼位阶的底层,直到你出现。”奈纳德低着头,“一切的开始,都是氏祖告诉了我们哪个秘密。”

  这就是时间主宰世界的方式,你在时间线的前端放了什么种子,在时间线的后端,就会收获什么果实。

  卡帕多西亚氏祖的错误——他放下的种子虽然有两颗,但,名为为私利不忠的种子,有土有水有阳光,卡帕多西亚就在他们有异心的魔宴之中,种子有一切长大的需求,所以它长大了;可圣主遗留在殖民军队中的奖励?哎,这颗种子啊,土在哪里?水在哪里?阳光在……在十三个氏祖睡觉的棺材里。

  啧,也只有孩子能犯这么幼稚的错误了。</content>

  最快更新

看过《巴顿奇幻事件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