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剑道通神 > 第二十一章 国士封号(四)

第二十一章 国士封号(四)

  宇文贺胜、曾占军败,这在众人的意料之中。

  尽管如此,宇文贺依然满脸笑意,内心相当激动,要知道,他去年角逐国士封号落败,本以为今年会和去年一般,因为厉害的人很多,没想到今年足足有三个名额,终于得到了一个。

  可以说,受封国士的资格已经拿到了,距离真正被册封为国士,只是时间问题,不会等待太久的。

  相对而言,曾占军相当沮丧,因为他去年也参加过国士考核被淘汰了,今年知道有三个名额之后,动力十足,发誓一定要夺取一个,通过了考核任务,没想到还是被淘汰了。

  错过这一次的机会,明年的国士争夺,估计会恢复原样,难度更大。

  而一个人一生当中,仅仅只有三次竞逐国士封号的机会,每一次都无比珍贵,能一次性获得是最好的。

  宇文冰人如其名,一脸冰冷的模样,她所主修的,却不是宇文氏的掌法,而是刀法,看她手中持拿的弯刀就知道,刀锋雪亮森寒,仿佛由冰片铸就,隐隐散发出惊人的寒气。

  苏潇水的出身也不俗,是王朝左相之女,练的是软剑,随着手腕轻轻一抖,力透剑身,软剑瞬间绷直,剑光如水波荡漾开去,仿佛将前方的空气刺穿,锐利气息弥漫,直逼宇文冰。

  一言不发,宇文冰立刻一动,弯刀挥出,将空气撕裂,仿佛破冰而出似的,带着极致的寒意与尖锐,杀向苏潇水。

  苏潇水水蓝色绣鞋轻点斗龙台,足尖之下,仿佛有一圈圈的波纹涤荡开去,整个人变得轻盈无比,又如行云流水般的一滑而过。

  手腕一颤,笔直的剑仿佛被抽掉脊骨的蛇软下来,又瞬间一颤,如同丝线般的绕过森冷刀光,削向宇文冰的手腕。

  不论是宇文冰还是苏潇水所修炼的武学,都是残缺的地级极品武学,刀法以冰寒凌厉著称,尤其宇文冰所修炼的内劲功法更是一种寒冷的功法,催动之下,让刀法更加犀利冰冷。

  苏潇水的剑,则带起一重一重水波,连绵不绝没有止境,环环相套遍布四周,将斗龙台仿佛变成了一处水的世界,无形当中束缚宇文冰。

  宇文冰的弯刀却将四周的水波冻结,令苏潇水的剑法无法奏效。

  双方都拿出全部实力,要将对方击败。

  战战战!

  冰冷的刀法、如水般的剑法。

  刀光激射、剑影环绕,无数的尖锐金铁交鸣声阵阵抵挡,火星飞溅开去,可怕的气劲仿佛浪涛重重。

  坚硬的斗龙台被切开一道道的划痕,纵横交错。

  两人的战力都是五星级初期,不分上下,要分出胜负没有那么容易。

  “天寒刃斩!”

  弯刀幻化出无数的冰寒刀光,冰蓝色的光芒异常炫目,如孔雀开屏后有瞬间聚合,化为一道几米长的弯刀刀光,狠狠斩向苏潇水。

  “涟水三千荡!”苏潇水身形摇曳之间,足见轻点,仿佛从水中冲出,盘旋于水面之上起舞,软剑舞动之间,剑波连连,显得轻柔,却又蕴含着巨浪之势。

  宇文冰的刀重在绝杀之威,异常犀利,而苏潇水的剑则连绵不绝,除非有绝对的力量将之打破,否则战斗越长越是不利。

  片刻之后,宇文冰以微弱之势落败,脸色更加冰冷,好像眼神所及之处,会冻结万物似的,相反,苏潇水则是满脸笑意,获得受封国士的资格,她自然十分高兴,发自内心深处的。

  “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苏潇水获胜。”

  “可惜啊,只是一点之差,宇文冰就能受封国士了。”

  “等到明年就难了。”

  “接下去,是轮到陈宗和江天幕对决了吧。”

  “不会出乎意料,陈宗必败无疑。”

  众人的议论声中,陈宗与江天幕纷纷跃上斗龙台。

  江天幕是当朝太师之子,其出身,不知道要胜过陈宗多少,尽管当朝太师是文臣,却有着不俗的家世,从小就接受武道熏陶,自身拥有五星级初期战力。

  “能从然世子的手中抢先完成考核任务,不得不说你的运气很好,不过遇到我,你的运气到此为止。”江天幕左手背负在身后,右手持剑斜指地面,似有剑光吞吐不定:“你若不愿主动认输,我便给你一战的机会,拔剑吧。”

  又是莫名的优越感,陈宗不禁微微摇摇头,却没有发怒的感觉,只是觉得有些无奈。

  旋即,陈宗拔出双剑,剑光划过空气,如水波荡漾开去,韵味十足。

  懂剑的人纷纷瞳孔一缩。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一看陈宗拔剑的姿态,就知道陈宗的剑法造诣非同小可,江天幕也是练剑武者,直面陈宗,感受很直接,瞳孔一缩之间,剑身上的金光吞吐更明显。

  “漫影剑!”一声低喝,江天幕直接出剑,陈宗拔剑的动作,给他带来一丝丝威胁,让他不敢心存轻视,唯恐阴沟里翻船。

  要赢,就要赢得彻底赢得好看。

  手一抖,长剑划起一道剑光,瞬息又划分有三道,再划分为九道,又变化为二十七道,又化为八十一道。

  只是刹那,剑影便突破一百,多达数百之多,从正面宛如狂风暴雨似的,尽数刺向陈宗,密密麻麻仿佛没有死角,而且陈宗能感觉到,数百道剑影都有若实质,具备惊人的杀伤力,并且每一剑都刺向自己身体一个部位,数百剑,完全覆盖了全身上下每一处。

  漫影剑,漫影遍布,似散似聚,玄妙异常。

  一出手,江天幕就直接拿出真正实力,不给陈宗丝毫机会。

  双眸倒映数百道剑影密密麻麻刺杀而至,眼前的世界完全被充斥,让陈宗生出一种不管从哪里闪避都无法避开的感觉。

  陈宗也不需要闪避,眼底精芒一闪,仿佛看穿了什么似的,左手之剑环绕一圈,荡开无形波纹后,右手之剑往前一送,不徐不疾的刺出。

  这一剑看起来平平淡淡,却又风轻云淡般的娴静潇洒,惬意非凡。

  一剑出,紫龙王等超凡境强者纷纷一怔,都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这一剑,完全不是练劲境武者能够施展出来的,甚至许多真武境武者也做不到。

  这,是集剑法大成的一剑。

  这,是返璞归真的一剑。

  这是陈宗修炼参悟许多剑法、经过一次次的积累沉淀之后达到身剑合一又花费大半个月时间精研归一境界,剑法早已经达到一个极其高深的地步。

  这一剑刺出,陈宗并未施展任何剑法,其中却又似乎蕴含着许多剑法的影子。

  剑走轻盈,善刺,许多剑法的招式当中都有刺这一招的奥妙蕴含其中,而陈宗的这一剑,正蕴含着多门剑法当中刺部分的奥妙,正如其他人所感觉到的,集剑法之大成。

  这一剑刺出之下,漫天的数百道剑影彷如泡影一般的激荡,而后晃动之间,尽数溃散开去。

  江天幕无比震惊,这一幕,完全在意料之外,让他有些发懵,只是,他战斗经验丰富,瞬间反应过来,再次出剑。

  “蔽地剑!”

  一剑斜斜往上刺出,与陈宗刺出的一剑交叉平行而过,在陈宗眼中,仿佛斗龙台翻转大地倾覆,狠狠的镇压而来,论气势,胜过漫影剑数倍,更加可怕。

  陈宗似乎抬头看去,整个人似乎有一种被震荡飞起的感觉,浑身上下的力量似乎要被击散,但混天破元劲和纯阳气血的强大毋庸置疑,再加上自身对力量的精确掌握,陈宗不仅抗住了蔽地剑,更是找出其中的破绽。

  归一!

  灵武!

  兵器是活的,武学也是活的,自然要胜过死水一般的武学。

  武者不管将武学掌握到什么层次,只要没有领悟掌握身武合一第二重,都没有发生质变。

  其实,灵武境界未必会让武学的威力提升多少,最重要的却是少了破绽,变得更加圆融,还能够寻找出对方武学之中的破绽,循着破绽反击。

  另外一点,就是对自身武学的整合。

  先归一而后灵武,自身的武学整合起来,抽取其中的精髓融为一体,每一招一式看似普通,实则蕴含诸多玄妙,直接脱离了原本的桎梏,变得更加契合自身,陈宗感觉这一点,比真秘之境更加的全面更加的高明。

  刺出的一剑蓦然翻转,往下劈落,剑尖微微一沉,似乎将一身力量都凝聚到其中,看似依旧平淡的一剑,却蕴含了许多种剑法的斩和削的奥妙,威力无穷。

  这一剑,又破掉了江天幕的蔽地剑,让江天幕感到更不可思议,剑法又是一变。

  “遮天剑!”

  一剑起,剑光喷射,仿佛变成了一片苍天镇压,风起云涌浩浩荡荡,呼啸之声激烈,让人头晕目眩。

  陈宗斩落的一剑蓦然上挑,仿佛能以一剑挑起苍山太岳。

  但凡武学都有其破绽所在,越是高明破绽越少。

  江天幕很强,但可惜,他没有领悟身武合一,和陈宗相比,这是弊端。

  陈宗的战力算是勉强达到五星级初期,不如江天幕,但武学境界的巨大差距,却足以改变。

  破掉遮天剑后,不给江天幕再次变招的机会,陈宗一剑削出,这一剑,不着丝毫烟火气息,却宛如从天外而来的神之一笔。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