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军嫂重生记 >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使用激将法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使用激将法

  刚开始写,俩小时之后更换过来,请见谅。

  ……

  韩子禾:“……”

  挠挠头,她有点儿无辜。

  她怎么也没想到身为特工,这位QQQ先生心理承受能力竟然这般差。

  话说,这么脆弱,他是怎么选择这行的呢?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要不,你歇会,等正主和你谈?”韩子禾好心好意道。

  可惜,她这份好心意,人家QQQ先生并不想领。

  “你说的‘正主’是谁?”QQQ先生勉力坐直身体,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有气势。

  “他是你的同伙,还是你的后台?”他平复心情,眯起双眸,用比较犀利的眸光打量着韩子禾,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

  “你不用……”韩子禾本来是想让他不用这么防备她的,毕竟她又不想对他做啥;只是这话刚说到半,她就意识到不对,毕竟她动了对方的资料和记忆,虽然这在她看来,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可对方显然不会这么认为。所以,若真将话说出来,就显得她脸皮太厚了,这样不好不好!

  韩子禾心里摇摇头,舌头转了几转,才道:“你身上的本事,来自哪里,不需要我问,你也清楚,是不是当初有人授你功夫?”

  因为师父林白衣授权她可以说这几句话,所以她才直接问对方。

  果然,听到这话,QQQ双眸一厉。

  不用他多说,韩子禾就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了:“果然!不知道你是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辈了。”

  “清源先生是你何人?”韩子禾的话将QQQ打懵了,他立刻问道。

  韩子禾一笑:“这你就不需要知道了,反正不久之后,自然会有人来给你解惑。”

  QQQ:“……”

  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从这女人问出些许线索,但是,看她一副笑眯眯说话的样子,不知怎地,他就有种郁闷道想咆哮的冲动!

  “你可以直说,你想知道什么?”QQQ觉得自己应该迂回一些,给自己争取些休养的时间,以免让对方给气到挂掉。

  “您可以解说一下您指尖中的芯片的信息么?”韩子禾还真不知道客气,听对方的意思,好像是有问有答,便直问自己关心的地方。

  之前她有试图破解信息,那那一大堆信息初看起来,好像很容易,但实际上真上手了,就会发现,理论和实际根本严重不符!

  别看她破译出来内容了,内容也都通顺,但是韩子禾的职业本能第一时间就“告诉”她,内容不对!

  若说较起真儿,韩子禾未必不能拿到真正的正确信息,可韩子禾不愿这么麻烦——这不正主在跟前儿么!不问他问谁?

  韩子禾理所当然的这么想,也不顾及人家QQQ对她的敌视,真可谓是心理素质极好了。

  心理素质极好的韩子禾,在面对心理素质不敌她的QQQ,也就完胜了。

  要不怎么说呢,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QQQ有片刻的恍惚,实在是不敢相信啊,自己竟然在这样一个人身上栽跟头!奇耻大辱!

  “看来你是不在意自己本事从哪儿学到的了!”韩子禾见他半天不搭茬,心里就有数了。

  不禁点头叹气:“也是,这世界上根本不缺白眼狼,又不是正经拜师的师徒,领不领情,记不记情分,那都靠个人良心,是伐!”

  QQQ:“……”

  虽然知道对方这是想用激将法,可他还真就明知那是当,还是得上当!

  “你想享受清源先生的遗泽?”QQQ以为看透这些,不由得面露鄙视。

  韩子禾:“……”

  挠挠头,她有点儿无辜。

  她怎么也没想到身为特工,这位QQQ先生心理承受能力竟然这般差。

  话说,这么脆弱,他是怎么选择这行的呢?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要不,你歇会,等正主和你谈?”韩子禾好心好意道。

  可惜,她这份好心意,人家QQQ先生并不想领。

  “你说的‘正主’是谁?”QQQ先生勉力坐直身体,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有气势。

  “他是你的同伙,还是你的后台?”他平复心情,眯起双眸,用比较犀利的眸光打量着韩子禾,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

  “你不用……”韩子禾本来是想让他不用这么防备她的,毕竟她又不想对他做啥;只是这话刚说到半,她就意识到不对,毕竟她动了对方的资料和记忆,虽然这在她看来,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可对方显然不会这么认为。所以,若真将话说出来,就显得她脸皮太厚了,这样不好不好!

  韩子禾心里摇摇头,舌头转了几转,才道:“你身上的本事,来自哪里,不需要我问,你也清楚,是不是当初有人授你功夫?”

  因为师父林白衣授权她可以说这几句话,所以她才直接问对方。

  果然,听到这话,QQQ双眸一厉。

  不用他多说,韩子禾就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了:“果然!不知道你是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辈了。”

  “清源先生是你何人?”韩子禾的话将QQQ打懵了,他立刻问道。

  韩子禾一笑:“这你就不需要知道了,反正不久之后,自然会有人来给你解惑。”

  QQQ:“……”

  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从这女人问出些许线索,但是,看她一副笑眯眯说话的样子,不知怎地,他就有种郁闷道想咆哮的冲动!

  “你可以直说,你想知道什么?”QQQ觉得自己应该迂回一些,给自己争取些休养的时间,以免让对方给气到挂掉。

  “您可以解说一下您指尖中的芯片的信息么?”韩子禾还真不知道客气,听对方的意思,好像是有问有答,便直问自己关心的地方。

  之前她有试图破解信息,那那一大堆信息初看起来,好像很容易,但实际上真上手了,就会发现,理论和实际根本严重不符!

  别看她破译出来内容了,内容也都通顺,但是韩子禾的职业本能第一时间就“告诉”她,内容不对!

  若说较起真儿,韩子禾未必不能拿到真正的正确信息,可韩子禾不愿这么麻烦——这不正主在跟前儿么!不问他问谁?

  韩子禾理所当然的这么想,也不顾及人家QQQ对她的敌视,真可谓是心理素质极好了。

  心理素质极好的韩子禾,在面对心理素质不敌她的QQQ,也就完胜了。

  要不怎么说呢,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QQQ有片刻的恍惚,实在是不敢相信啊,自己竟然在这样一个人身上栽跟头!奇耻大辱!

  “看来你是不在意自己本事从哪儿学到的了!”韩子禾见他半天不搭茬,心里就有数了。

  不禁点头叹气:“也是,这世界上根本不缺白眼狼,又不是正经拜师的师徒,领不领情,记不记情分,那都靠个人良心,是伐!”

  QQQ:“……”

  虽然知道对方这是想用激将法,可他还真就明知那是当,还是得上当!

  “你想享受清源先生的遗泽?”QQQ以为看透这些,不由得面露鄙视。

  韩子禾:“……”

  挠挠头,她有点儿无辜。

  她怎么也没想到身为特工,这位QQQ先生心理承受能力竟然这般差。

  话说,这么脆弱,他是怎么选择这行的呢?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要不,你歇会,等正主和你谈?”韩子禾好心好意道。

  可惜,她这份好心意,人家QQQ先生并不想领。

  “你说的‘正主’是谁?”QQQ先生勉力坐直身体,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有气势。

  “他是你的同伙,还是你的后台?”他平复心情,眯起双眸,用比较犀利的眸光打量着韩子禾,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

  “你不用……”韩子禾本来是想让他不用这么防备她的,毕竟她又不想对他做啥;只是这话刚说到半,她就意识到不对,毕竟她动了对方的资料和记忆,虽然这在她看来,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可对方显然不会这么认为。所以,若真将话说出来,就显得她脸皮太厚了,这样不好不好!

  韩子禾心里摇摇头,舌头转了几转,才道:“你身上的本事,来自哪里,不需要我问,你也清楚,是不是当初有人授你功夫?”

  因为师父林白衣授权她可以说这几句话,所以她才直接问对方。

  果然,听到这话,QQQ双眸一厉。

  不用他多说,韩子禾就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了:“果然!不知道你是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辈了。”

  “清源先生是你何人?”韩子禾的话将QQQ打懵了,他立刻问道。

  韩子禾一笑:“这你就不需要知道了,反正不久之后,自然会有人来给你解惑。”

  QQQ:“……”

  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从这女人问出些许线索,但是,看她一副笑眯眯说话的样子,不知怎地,他就有种郁闷道想咆哮的冲动!

  “你可以直说,你想知道什么?”QQQ觉得自己应该迂回一些,给自己争取些休养的时间,以免让对方给气到挂掉。

  “您可以解说一下您指尖中的芯片的信息么?”韩子禾还真不知道客气,听对方的意思,好像是有问有答,便直问自己关心的地方。

  之前她有试图破解信息,那那一大堆信息初看起来,好像很容易,但实际上真上手了,就会发现,理论和实际根本严重不符!

  别看她破译出来内容了,内容也都通顺,但是韩子禾的职业本能第一时间就“告诉”她,内容不对!

  若说较起真儿,韩子禾未必不能拿到真正的正确信息,可韩子禾不愿这么麻烦——这不正主在跟前儿么!不问他问谁?

  韩子禾理所当然的这么想,也不顾及人家QQQ对她的敌视,真可谓是心理素质极好了。

  心理素质极好的韩子禾,在面对心理素质不敌她的QQQ,也就完胜了。

  要不怎么说呢,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QQQ有片刻的恍惚,实在是不敢相信啊,自己竟然在这样一个人身上栽跟头!奇耻大辱!

  “看来你是不在意自己本事从哪儿学到的了!”韩子禾见他半天不搭茬,心里就有数了。

  不禁点头叹气:“也是,这世界上根本不缺白眼狼,又不是正经拜师的师徒,领不领情,记不记情分,那都靠个人良心,是伐!”

  QQQ:“……”

  虽然知道对方这是想用激将法,可他还真就明知那是当,还是得上当!

  “你想享受清源先生的遗泽?”QQQ以为看透这些,不由得面露鄙视。

  韩子禾:“……”

  挠挠头,她有点儿无辜。

  她怎么也没想到身为特工,这位QQQ先生心理承受能力竟然这般差。

  话说,这么脆弱,他是怎么选择这行的呢?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要不,你歇会,等正主和你谈?”韩子禾好心好意道。

  可惜,她这份好心意,人家QQQ先生并不想领。

  “你说的‘正主’是谁?”QQQ先生勉力坐直身体,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有气势。

  “他是你的同伙,还是你的后台?”他平复心情,眯起双眸,用比较犀利的眸光打量着韩子禾,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

  “你不用……”韩子禾本来是想让他不用这么防备她的,毕竟她又不想对他做啥;只是这话刚说到半,她就意识到不对,毕竟她动了对方的资料和记忆,虽然这在她看来,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可对方显然不会这么认为。所以,若真将话说出来,就显得她脸皮太厚了,这样不好不好!

  韩子禾心里摇摇头,舌头转了几转,才道:“你身上的本事,来自哪里,不需要我问,你也清楚,是不是当初有人授你功夫?”

  因为师父林白衣授权她可以说这几句话,所以她才直接问对方。

  果然,听到这话,QQQ双眸一厉。

  不用他多说,韩子禾就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了:“果然!不知道你是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辈了。”

  韩子禾一笑:“这你就不需要知道了,反正不久之后,自然会有人来给你解惑。”

  QQQ:“……”

  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从这女人问出些许线索,但是,看她一副笑眯眯说话的样子,不知怎地,他就有种郁闷道想咆哮的冲动!

看过《军嫂重生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