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1278章
  于此同时,古争也欺身上前,两拳化作密密麻麻的拳影,带着心中无穷的愤怒,纷纷落在另一边的血色光幕之上,不仅来吸引这边的符文,而且还想要一股气突破这里。

  比刚才更加巨大的轰鸣声从洞穴中响起。

  古争这边无数的金光和血光不断闪烁,‘砰砰砰’不断的持续发出巨大的声音。

  而另一边,那青剑已经把血色光幕深深的刺进去一个凹槽,周围的血光不断的闪烁,不过暂时看起来并没有想要破裂的迹象。

  但是那青剑后面的青色喷气如同疯了一般,依然在疯狂着超上顶着,剑尖一点浓郁到极点的青色的光芒,依旧在不断的突破着,狂劲的罡风从接触点朝外喷发,把准备想要靠近的血云给推了出去。

  就在这时候,天空中一声传来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吊在上方的火盆,猛然发出一股剧烈的火焰,那最上端的火苗都快要冲到血幕之上,一道道冲天火幕冲天而起。

  附近的红云犹如得到什么命令一般,快速在空中扭曲变形,形成一道道血气组成的蛟龙,仰口往前一吸,周围的火焰犹如长鲸吸水般纷纷落入它们的口中。

  这些蛟龙身上转眼间形成一到红色火焰,朝着古争和那青剑冲了上去。

  虽然失去了火光之后,整个洞穴暗淡了不少,但是在周围红光的照映下,亮度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砰砰砰”

  那些看似狰狞的蛟龙,竟然没有发出任何攻击,不和对方硬碰硬,来到古争和青剑旁边纷纷自爆开来,无数强劲的波浪火花从天空如烟花般爆裂开来。

  本来想要抵挡一波古争没想有想到对方不按套路出牌,措不及防的直接被炸飞出去。

  同时那青色长剑也被弹飞出去再次在空中一隐,消失在半空当中。

  而那些爆裂的血焰,直接融入上方的血幕当中,熊熊火焰从上面开始燃烧,好像一条条火蛇在上面不断摇舞,炙热的温度从上面传来。

  虽然此时那引发人震动的声音已经消失,让古争心脏的跳动频率稍微降了一点,不在加速,可是周围那些诡异的血目似乎也增强了不少,就连墙上的血色脉络都粗大了许多,显得越发的狰狞恐怖。

  那些变得血眼再次凝聚,这次不同之前出现一道道血光,而是一层血色光幕从各自的眼中射出,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红色光幕,里面充斥了无数的红光,避无可避,闪无可闪,把古争给围困在里面。

  “怦怦、咚咚”

  古争眉头再次紧了起来,他能清晰的感觉,一种无形的震动再次从空中响起,心脏跳动的速度再次加快起来。

  古争感觉眼前一花,整个人忍不住往后一个踉跄,体内这次出现一股诡异之力乱窜,胸口一阵发闷,直接吐出一口血才感觉好受了不少。

  那口鲜血还没有落地,就犹如有什么人操控一般,立马朝着旁边的石柱上冲过去,没入其墙内。

  而且那石柱的光芒似乎更加耀眼一些。

  古争往外一挥手,一层璀璨的光芒再次从身上覆盖,同时紧绷身子,无数的仙气朝着心脏之处聚集,那股诡异之气被镇压在一个地方,心脏跳动的速度总算慢下了一点,但是还是朝着加快速的方向前进。

  看着漫天的红光,古争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那血腥的味道已经淡了许多。

  这诡异的震动之声,绝非一味的变强加快,而是随着震动而变动,似乎有着一种诡异的规律。

  古争的思绪仿佛从身体内部走了出来,不在去问身体的不适,也忽视了一直在脑中响着不停的声音,就是静静的伫立在那里,感受那一丝不知名震动的频率。

  这些声音虽然不知道从哪发出,但是每当空气掀起点点不可见的涟漪之后,四周的脉络就会以不同方式的绽放出身上的血光,相互呼应着。

  似乎在利用不同光线的强弱,照射在这大厅之中。

  古争能感觉到双珠玉形成的护罩已经不敢重负,光罩渐渐暗淡,整个脑袋‘怦怦’欲裂,体内的肺腑如火烧一般疼痛。

  自己的心跳速度已经濒临到身体的极限,可是古争依然似乎没有所绝,在仔细观察那一丝丝不寻常的震动,和周围形成一种神秘的联系。

  “砰”的一声轻响。

  古争举起自己粗大一倍的手臂,朝着自己的胸口重重的拍了一张掌,一股极为温和的暗劲从体内透入心脏之处。

  这股暗劲极为精巧,柔中带硬,一种诡异的力量在这道暗劲之中来回滚动,当击中在心脏的时候,古争感觉呼吸猛然一滞,心脏剧烈的跳动竟然被破坏,开始慢慢朝着正常的速度恢复着。

  “砰砰砰”

  古争这下毫不客气的在自己全身各处都拍了几拳,外面的浮肿一样的身体慢慢恢复了正常,最后一丝诡异的气劲在古争的逼迫下,从口中喷出一道鲜血也随之消之一散。

  “咦!”

  明显惊讶的声音从空中传出,似乎对于古争能够破解这道法术,感到不可思议,这可是袭长老的本命法术,他靠这一招可是一举灭杀过五个金仙巅峰,其他的更是不少。

  他们两个面对着阵法可是不敢说一定能够破解,死亡的可能性太大了。

  要知道这阵法对于环境的要求极为苛刻,哪怕这里都陆陆续续献祭了上万人,不同命格的生命,而且还付出了一件极为珍贵的法宝,才布下此阵。

  虽然还没有恢复最强的状态,可是对方也只是个金仙中期,这个人类有些邪门。

  或许知道这无法再次对古争造成任何微寒,周围的眼睛再次闭合起来,四面的红光也随之消散一空,上层的那些火焰依然存在。

  古争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再次恢复了正常,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这样以来,自己不要狼狈而逃。

  “嘿嘿,没想到你真是出乎了我们的预料,竟然能活下来,人族真是卧虎藏龙之地。”空中又出现那股飘渺不定的声音,语气中充满了赞叹。

  “在这!”古争眼中精光一闪,终于把握住对方的真实地点,身后猛然涌起上百道剑气,朝着一个石柱的斜上方,密密麻麻的刺去。

  在看似空无一人的空中,在剑气即将抵达那里的时候,一道亮光猛然闪过,一个人人影从那里陡然出现,险之又险的避过这一击。

  “不对,只有一个人。”古争的心里一沉,这才想到自始自终,都是他在对自己说话,那个人在哪里?

  此时他已经褪去变幻之人的面貌,露出了自己本来的样子。

  身穿紫色长袍,上面印有一轮弯月,中年大汉模样,体型壮硕,面上微微有虬须,一双眼睛睁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只有你自己嘛?一并出来好了。”古争眼瞳微微一缩,对身上的气息赫然是金仙后期,怪不得那么一直有恃无恐。

  “我自己一个人就够了,不需要帮手了。”左护法一脸阴鸷的说道,嘴角依然挂着一丝冷笑,虽然对方破解了这道法术,可是他自身受到的伤害可是没有假,一来二去,自己还拿不下他。所以直接让右护法回去了。

  看着对方不似作假的表情,古争也无声笑了起来,对方看起来那么有自信,古争飞快了看了一眼墙壁,那些暗淡的红光依然一闪一闪,似乎依旧在酝酿着什么。

  “这里到处透漏着诡异,时间一常难保不出现其他事情,还是速战速决最好。”

  “是吗?那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你的本事,到时候可千万别哭了。”古争心中思考者脱困的方法,嘴上冷刺道。

  “去死吧”

  左护法的话音刚落,一道血刃就从身后浮现,浑身一道红光闪过,只见那血刃轻轻一晃,凭空出现数以百计的虚影血刃,一下子散开前方所有空地,密密麻麻朝着古争射了过去。

  古争眼睛寒光一闪,侧退几步,再次依靠旁边不远的石柱之上,这样来说,自己的背后至少是不用担心。

  果然,自己在这样做以后,原本想要绕圈的血刃虚影在半空飞速的集结起来,冲着古争的正对面继续冲锋。

  古争低喝一声,手上涌现出淡淡的金光,朝着全放猛然一拳打出。

  “砰”

  空中猛然出现一声音爆之声,只见古争拳头上的金光直接在面前引爆,一股无形巨力在面前狂涌而出,无形的飓风瞬间略过那血刃虚影,后面的血刃本体一阵血光发出,在左护法面前形成一道血幕,自发的挡住了只剩下一些余波的飓风。

  但是前去的血刃虚影受到了最强的爆发,原本极速的身形在空中猛然一滞,接着表面血光狂闪起来。

  “砰砰砰”一阵爆竹的声音不断的从空中响起,就像过年放烟花一样急促响亮。

  随着第一个血色虚影没有撑住,爆裂开来,剩下的也陆陆续续步入它的后尘,化作一阵阵血色晶光消散在空中。

  还没有等血光完全消散,左护法大吼一声,连身前的衣服都变得粉碎,袒露着上身,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古争看着迎面冲来的大汉,身体上浮现出一体晶光,反身也冲了上去,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一切施法都来不及。

  左护法嘴角露出讥讽的笑意,身上一股血气从身上出现,在离着还有古争几息之远的时候,猛地吸一口气,霎那间,呼啸声大作,强劲的气流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化作一股股白色的气流进入左护法的口中,整个腹部猛然鼓起来一截,紧接着在一张口。

  “吼”的一声巨吼。

  一道肉眼可见的血红气浪从他最终喷射而出,在半空当中,最前面的气浪一阵闪光亮过,从头部开始立刻转化成一道几丈之大的血色巨虎,咆哮者朝着古争飞扑了过去。

  尖锐的声音呼啸不绝,势头狂猛,浩浩荡荡的音波率先冲了过去。

  “唰”

  古争快速开始移动起来,几道身影在空地来回移动几下,周围身边就掀起了连绵风浪,点点旋风无风自舞,不仅躲过了后边血虎的一扑,而且还抵消掉了对方的音浪攻击。

  两者相互碰撞,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激荡的气浪。

  古争看着头顶再次袭来的血虎,也不见怎么蓄势,抬起手中的拳头猛然向上砸去。

  只见拳头上金光涌动,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威严庄重的金色巨龙,在上面灵活灵现的来回游动着,拳头上便面金光一闪,一道浩状威严的气息从上面发出,一道金光闪闪的巨龙也同样咆哮着从拳头之上,飞了出来,冲向上面的血色巨虎。

  血虎和金龙毫无示弱,直接凶残的撞在一起,结果两个同时爆裂开来。

  ‘轰轰’极致的光芒从上方出现,古争脸色一变,身形极速爆退。

  在他刚刚远去的一霎那,无赦的金色和血色的劲气从爆炸中心顷射而出,仿佛暴风雨一样朝着四面席卷而去,就连左护法就快速闪退,不敢略其锋芒。

  ‘噗噗’

  周围的墙壁和石柱血光大声,所有收到攻击的面前都浮现出一层血幕,那学亲近可是部分敌我,古争和左护法身形辗转翻腾,都闪避过去,实在无法闪躲那一两个气劲直接挥手打碎。

  但是墙壁可是无法移动,虽然有着血幕的保护,无法侵入里面分好,但是看着那左护法青色的脸庞,古争也知道这次消耗对方不少。

  “好家伙,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厉害。”左护法眼中凶光大盛,这一次简单的交手才发现,对方别看修为比自己低了一个层次,但是战力上面不比自己弱,要知道自己可是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妖怪,而对方区区一个人族,即使和自己存在同一个时期,也不应该是自己的对手。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对方是那人类的绝世妖孽才能说的过去,这时候左护法觉得自己有些托大了,不应该让右护法提前走,对方从始至终那淡定的神色让自己也感觉有些不安。

  不过,左护法心中并没有想要后退,从手中翻出一个血红的晶石,朝着地上一摔,只听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一股浓郁到极致的血色液体从里面流出,虽然只有几点,但是随着悄无声息的融入地下,整个洞穴猛然一颤。

  “你等死吧。”左护法面色凌冽的说道,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古争。

  对于这样的大话,古争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只是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表示自己的不屑,但是对着刚才突然出现的异动,古争的身子已经绷紧起来,仔细看着四周。

  因为此时,周围原先暗淡的红光已经重新明亮起来,似乎得到了极大的补充,一股狂暴的气息开始在空中浮现。

  左护法看着对方这么无视自己,眼角不由抽了抽,心中也是充满无穷的愤怒,手腕一翻一个红色的血幡在手中持着,上面不断冒腾着红色的煞气,伴随着鬼哭狼嚎,不断围绕着周围。

  一个个挣扎哭嚎的鬼脸,在旁边不断的出现,每每想要逃离的时候,就会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它给拽回去。

  “你该死。”古争的脸色阴沉下来,因为古争在那上面感受万千人类的怨气在里面,这道幡是用无数条人类的性命祭炼出来,到底杀害了多少人才能有如此威势。

  “哈哈,等杀了你,我也要把你的灵魂给拘禁其中,说不定还能在此添加一些威力。”左护法随手一挥,一道道血气在空中留下很近,荡漾不已。

  话音刚落,一道道血红光芒从血幡上出现,射向古争,阻止对方冲上来,同时手中法决一掐,几十道密集的细丝朝着周边的石柱射出。

  “哗啦”

  只见整个石柱上的眼睛猛然睁开,原本红色的眼瞳突然之间破碎开来,化为一片片血液从石柱上喷射出来,大片血液如同瀑布不断的流淌着,在空中形成一道道巨大的滔天血浪,朝着给古争铺天盖地的罩了过来。

  还未靠近古争,他就闻见一股腥臭至极的气味,仿佛几千个腐烂的尸体在天阳下暴晒后的味道。

  “哼”在那股血浪冲过左护法头顶的时候,无数的血气从血幡之中出现,一股脑的涌进血浪之中。

  声声嘶吼鬼苦的嘶吼,在空中开始不断的响起,周围的温度猛然下降许多,阴气森森,恶鬼横行一般。

  无数的血色鬼脸从血狼中冲出来,朝着古争嘶吼鸣叫,那血淋淋的眼神,仿佛要把他一样拉入着无尽的苦海当中。

  所有的怨念和曾经受到的苦难,尽情释放着,咆哮者,尖鸣着,朝着古争冲了过去。

  古争感受那冲天的怨气,眉头微微一蹙,那些人的神魂早已经抹灭,剩下的只是残留的怨念,在经过血幡的加强,威力更是加强了不少。

  古争先是一层金色的护盾护在周身,身上再次出现一层黄蒙蒙的光芒,贴身护住自己,才刚刚做完这一切,那第一道血浪就扑了过来,重重的打在最外面的护罩之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餮仙传人在都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