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北道天狼 > 第十四章 灵魂寂灭

第十四章 灵魂寂灭

  云杰抬眼望去,庞大的地龙兽脑袋已经开了个大口子。熊少安半个身子探了进去,然后双手捧出一个鸵鸟蛋大小的染血石头。兴奋的抚摸了一下,朝云杰这边跑来。

  云杰也好奇魂石到底是什么样子便迎了上去。

  “兄弟,你看。”熊少安兴奋地将魂石放在云杰手上。

  “哇,还挺沉。”云杰仔细打量着手里的石头,火把的照耀下石头的颜色看不清楚,但表面非常光滑,仔细看去似乎还有头发丝般细小的小孔。用自己微弱的魂力探查,才发现里面蕴含着惊人的能量。

  “兄弟,魂石既然已经到手了,我们先行回去,剩下的人处理完这里再走如何?”熊少安问。

  “少安兄很迫切啊,就听你的吧!”

  “谢谢兄弟啦。”熊少安眼神里充满了激动,多少年了,父亲就那样躺着,再没有昔日的强横。他盼今天盼了这么久,终于快要实现了。接过云杰递来的魂石,把它装入一布袋中,跟迟开山交代几句,带上妹妹和云杰急匆匆往回走。

  云杰三人顺着岩绳快速攀爬到了地面。虽然断魂谷有两千多米深,但对于修炼的人来说攀岩那是小菜一碟。从悬崖上来,步入丛林小道,熊少安在前引路,熊灵儿云杰在后紧紧跟着。

  忽然间罗老的声音响起:“云杰,有埋伏!!”

  “嗤..住脚步,云杰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熊氏兄妹听得声音齐回头不解的看着云杰,“怎么了,云兄弟?”熊少安问。

  “有埋伏!”云杰道。对于罗老的警告云杰无比信任,以罗老的实力肯定不会出错。

  “什么?靠在一起!!”熊少安喝道。三人同时将背靠向对方,形成三角形守势。

  “师父,什么人埋伏在这里?”云杰问脑海里的罗老。

  “暂时不清楚,气息隐匿的极低。空气里有淡淡的血腥味,四周布满了二阶魔兽。数量至少在百头以上。还有一个陨王级别的强者和一个三品魂师,实力应该不弱。”罗老道。

  “嗯。”“少安兄,我们被一个陨士级别的强者和百头魔兽给包围了!!”

  “百头魔兽?陨王级别强者?……………你是说这些都在我们附近吗?”熊少安大惊道。

  “恩,哪个家族有这样的实力?”

  “嗯…只有可能是啸月狼族!!整个黑三角域只有郎啸天和蛇夫座的休拉豢养魔兽。休拉离我们太远,而且与我们没多大间隙。只有可能是郎啸天,早知道我就不去抢那破水晶了。”熊少安以为朗啸天是来找他寻仇的,懊恼道。

  “郎啸天是陨王级别强者?”云杰问。

  “差不多,这老家伙把天狼战甲传给海耶斯之前,就是陨士巅峰了。估计现在已经达到陨王级别了!!”熊少安喉咙发紧,脸上渗出细密的汗珠。陨王级别啊!即便是放在整个黑三角域那也是至高强者!捏死自己跟玩似的,而且还有百头以上的魔兽。看来今天是在劫难逃啊!

  “云杰兄弟,待会我拖住他们。请你保我妹妹离开!家父还要有劳于你。大恩不言谢了,如有来生我熊少安当牛做马还你这份恩情!”熊少安郑重道。

  听完此话,云杰终于感受到形势的危急感。

  熊少安陨士中期,虽不是绝顶强者那也不会太弱。面对六阶魔兽他还有奋力一搏的豪情,现在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了。

  刚才他的话无异于遗言了!能让陨士中期的强者感受到死亡的威胁,那么对手绝不是六阶魔兽可比的。

  “拿着。”解下装着魂石的布包交给云杰,深情地拍拍他的肩膀“拜托了!”转过身摩擦着熊灵儿的小脸爱怜的道“以后要听话,知道吗?”

  “哥哥,不要死。我们或许能冲出去的。”瑟瑟发抖的熊灵儿带着哭腔,想到疼爱自己的哥哥有可能永远离开自己,她忍不住落下泪来。

  “师父,我们这次要死在这里么?”云杰伤感的问。

  “你说你们这群毛孩子,就这点出息?不就是陨王级别嘛!还是初期。上面还有神王,次神,人神,你们要是见了上面几个,是不是直接就自杀了?”罗老训斥道。

  “呀哈!师父呀,这么说您老人家收拾他们跟玩似的?”云杰大喜道。

  “你个小王八蛋从没对我这么尊敬!!知道我厉害了吧?告诉你,这些人对我来说,孙子辈都排不上。”罗老道。

  “师父说的是…”云杰马屁紧跟着拍上。

  “来了…”罗老提醒道。

  云杰回过神,只见周围黑漆漆的树林中,一双双森白的眼睛浮现,缓缓向云杰三人收拢。随着越来越近,一头头身高两米的银白色巨狼现出了身形。巨狼舌头拖在嘴角阴冷的獠牙上,狰狞的眼神里宣泄着狂暴的杀气!!

  “哼,你是熊天霸的儿子熊少安吧?带上你妹妹滚蛋!!老夫今天行善,饶你兄妹俩一命。”群狼中间,一骑着巨狼,白发童颜的老者驱狼上前,带着无比愤怒的表情开口道。

  “果真是郎啸天!……放我们走?”熊少安懵了,难道不是找我的?也是,我也没抢着那赤练晶,对付我不至于用这么大阵仗。不是对付我,那是………云杰!!他瞬间明白了,神色平静拱手地道:“朗前辈,您此次这么大动静可是冲着我这位兄弟来的?不知这位兄弟如何得罪了前辈?还请看在家父的面上,放他一马。我族感激不尽!”

  “哼哼……哈哈哈…得罪?伤我儿子,抢我家传战甲!这叫得罪?好好好,看在你爹的面子上,让他跟我回天狼城,带我分离天狼星魂,留他个全尸!”郎啸天怒极而笑道。

  ‘还真是你干的!’熊少安心道。

  云杰也不说话,有罗老在他可以放心的看热闹。

  而熊少安却为难了,若只有他自己和云杰,那舍命陪兄弟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关键是熊灵儿这次也跟来了,这是他唯一的妹妹,他死了不要紧,可妹妹是他的心头肉,决不能让妹妹葬身在这里!而云杰几次帮助与他,他更不齿做背信小人。看来还是由他拖住狼啸天,给两人创造逃跑的机会。大不了,老子自爆!!轰不死这老鳖养的至少也是个重伤!

  心中计较已定,熊少安昂起头道:“朗前辈,出卖朋友我做不出来。我替这位兄弟赔罪如何?”

  “哼哼哼……小子,我比你爹岁数还大,别跟我耍花招。即使你自爆星座,也根本伤不了我。我也不跟你废话,既然不识好歹,那就一块死在这里吧!”朗啸天阴冷的话语直接拆穿了熊少安的小算盘。

  “肖护法,驱狼。杀,记得那个小杂碎死的时候收服天狼星魂!”郎啸天面无表情的一挥手。

  “是,家主。”另一头狂狼上的中年人道。接着一声口哨吹出,一百多头银白巨狼呲牙咧嘴带着死亡的气息扑向云杰三人。

  熊少安急了,大喝道:“云兄弟,带我妹妹走,快!”

  “要走一起走!”熊灵儿脸色铁青道。

  “师父?”云杰见这阵势也有点慌了。

  “唉,你还是嫩啊,我来了..”话落已掌控云杰身体。

  “熊少安你二人趴下!”罗老道。

  “趴下?”虽感觉云杰现在有些不一样,但二人还是照做了。

  只见云杰缓缓举起右手,食指指天嘴里轻轻吐出几个字:“灵、魂、寂、灭!”

  刹那间,一个以云杰为中心的冲击波,像水滴入水般,一圈圈涟漪荡漾开去。冲在最前的几十头巨狼最先被攻击波击中,嚎都没嚎一声,就倒地死了!

  郎啸天和肖护法见状大惊不已。急忙驱狼后撤。但冲击波的速度太快了,瞬间抵达二人身前。他们急忙运力抵抗!

  灵魂寂灭,御魂大法中的广泛性杀伤武技。虽然罗老为不引起鬼域的注意,降低了灵魂寂灭的杀伤级别,但是依然将朗啸天和肖护法直接干倒在地。

  郎啸天还强点,冲击波过后灵魂有点发散,他拼尽全力将其聚拢在一起,但也是全部的力量了。肖护法就不行了,冲击波一到眼前他就知道这是魂击。还没做反应灵魂便消散成虚无,直接死翘翘了。

  至于熊灵儿兄妹则因为趴在地上,没受殃及。

  郎啸天滚下坐骑,手捂着胸口厉声质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你猜猜?”云杰微笑道。

  恐怖的笑容!此刻郎啸天眼中云杰的笑像是死神一样,举手间将他这陨王级别,打得落花流水,大主教穆先生也没这样的实力啊!

  拉起愣神的熊少安,云杰淡笑的问道“你说杀了他还是留着?”

  再次发蒙,熊少安劫后重生的感觉还没退去,云杰这猛一问,他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漠然的看向郎啸天。感叹道:这也是一方枭雄啊!今天却落得如此下场。

  “哼!老夫纵横黑三角域这么多年,还没有像今天这样狼狈过。败就是败了,要杀痛快点!不过,小子,我不服!以你的年纪这种力量根本不可能属于你!”郎啸天昂起头慨然道。

  “那就不是你的事啦,少安兄,你看着办吧!”云杰背手道。

  其实,云杰也没有要杀郎啸天的意思,因为确实是他理亏,抢了人家的家传战甲。再有就是他本心善良,杀人?吓唬吓唬而已。他还没有那么嗜血!

  熊少安和郎啸天也没有太大的仇怨,只因两大家族是邻居多少都有摩擦,还不至于到水火不容的地方。况且,传闻郎啸天与圣域关系密切,尤其是跟现任大主教穆修杰关系非同一般。

  圣域的力量那可是对付整个黑三角域都绰绰有余!听云杰询问他的意见,权衡利弊,稍作思量,他道:“云兄弟,依我看的话此事就此作罢了,朗前辈也是因为战甲之事而来,也并未伤到我们。再说律法明令,星魂战甲如若被人强行掳走,即算作主人更替。我想朗前辈这时已经明白了,一来一去就扯平了吧?你看如何?”

  “呵呵,行啊,你走吧!”见熊少安愿当和事老,云杰也就坡下驴,冲郎啸天挥挥手。

  “哼哼,你可别后悔,天狼座乃我狼族镇族之宝!我可不管什么律法,日后定要夺回!”郎啸天阴狠狠的说完,掉头离去。

看过《北道天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