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北道天狼 > 第九章 商议
  云杰一觉醒来,已是第三天下午。伸伸懒腰,打开门,呼吸口新鲜空气。

  “先生可醒了,您已经睡了快三天了。少主来过好几趟了”。门前立着一位少女道。

  “这么久?你是?”云杰看向一脸稚色的小姑娘道。

  “先生好,我是少主派来伺候您的。我叫小娟。”小娟垂首道。

  “噢,这样啊。不用,我自己能照顾自己。忙去吧”。云杰道。

  “少主吩咐,小娟不敢违背。先生有事尽管吩咐就是。”小娟惊慌道。

  看她那害怕的小摸样,云杰摇头笑笑。“好吧,先去领我吃点饭。”

  “先生请稍等,我去传膳。”小娟喜道

  “ok。”云杰笑道。

  小娟领命转身欢快蹦跳而去。能伺候府里的大人物是她想都不敢想的,而且这位先生不光长得俊朗,还没有架子。

  云杰看着那欢快地小背影,轻声笑了笑。

  “色狼就是色狼,狗改不了吃屎。”一道清脆声在他脑后响起。

  云杰一听眉毛一挑,转过身,眼前立着一绝色佳人。火红色长裙勾勒出辣妹身材,柳眉倒竖,杏目圆睁。小嘴撅着,琼鼻翘挺作着鄙视状。正是那小辣椒熊灵儿。

  云杰倚着门柱,双手抱胸。故意扫向后者翘挺的胸部,然后拉长了音“哎呦………..”

  熊灵儿看见云杰这幅表情,突然想起前者所作所为。羞愤交加,小脸赤红。双手一伸,指甲暴涨两寸,便向云杰抓来。

  云杰也不躲避,慢慢悠悠的道“你父亲可等着我帮他补魂呢。”

  熊灵儿一惊,便急忙收势,但奈何她定力不足,劲以全力发出,突然收手余劲未消,脚下一绊,倒在云杰怀里。

  云杰望着倒在怀里那张祸水级的小脸,竟也微微失神。

  熊灵儿也呆住了,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男生还是头一次。宽厚的胸膛,有力的心跳。而且,从下巴看上去依然很帅。

  “嘿 !!…….嘿!………..嘿。醒醒!!”云杰看着熊灵儿有点迷离的眼神提醒道。

  “啊……………你!…………”熊灵儿推开云杰语顿道。

  “不关我的事,我可动也没动。”云杰道。

  熊灵儿又急又羞转身就走,不对,我还没报仇呢。再转身,看着云杰无害的表情,心底早没了那股怒火。也下不去手了。银牙一咬,快步扭着屁股跑开了。

  “屁股还是蛮好的嘛!”云杰在后面大喊。

  “啊!!流氓。”尖叫声传来,熊灵儿似一道红光闪至走廊尽头不见了踪影。

  哈哈哈哈哈哈,不知为什么,云杰特喜欢刺激这位小辣椒,看她小脸上气的发狂的表情让他觉得很开心。

  一会儿,丫头小娟和几位仆人端来丰盛的食物和一袭银白色长袍。云杰风卷残云吃了起来……………………………

  躲在墙后面的熊灵儿此时用力踢着花花草草,边踢边骂自己没用,“怎么老是在这可恶的家伙面前失态?气死我了……………对了,哥哥让我来找他商量事的。哼!我不要回去看那死大头鬼!”但却言行不一的转过身。

  “算了,谁怕谁!”给自己鼓鼓气。掉头往回走。

  云杰正吃着饭,门前红影一闪,“我哥叫你去”。再一眨眼,不见了。

  云杰还没来得及答应,熊灵儿便仓皇逃离了。

  吃完饭,仆人们给他换上新衣服,配上一条玉带,修长的身形立显挺拔。

  “先生真帅。”小娟小脸上一抹红晕道。

  哈哈一笑,拍拍后者的肩膀“带我去见你们家少主。”

  小娟领命在前面引路,穿过几条走廊,来到了府中最大的议事厅。庭前走廊上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熊灵儿,另一个是白白净净的帅小伙,此时那小伙子正站在熊灵儿身后,面带巴结的笑容“灵儿妹妹,天字街上有龙城来的大师父坐镇知味酒楼,我们去尝尝他们的手艺。怎么样?”

  原来的熊灵儿习惯身边这种追捧,但今天不知为何特别烦眼前之人。

  “不去!”后者冷冷的回答。

  正在这时,云杰他们走了过来。熊灵儿看见云杰时又再一次的溜神了。

  云杰看着熊灵儿那傻傻的样子,轻轻一笑。这一笑把熊灵儿笑醒了,看着云杰那无害的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熊灵儿使劲跺起脚来“失态了,又失败了!”她暗道。

  那白净小伙看着娇羞的熊灵儿,瞬间明白了为何她对自己如此冷淡,一股强烈的醋意袭来,眼神冷冷地望着云杰他们。

  待云杰走至近前,他一步跨出挡在路中间抱拳道:“在下封佳存,家父封海。请问阁下是?”

  封佳存觉得,在熊府他父亲封海可是大人物,少族长见了都的躬身问安。眼前这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根本不值得他重视,甚至得是轻视。敢骚扰他的灵儿,那是找揍!

  云杰看着眼前挡路的人脸上一股浓浓地敌意,心下颇为不悦。但对方礼数在先,只得淡淡回道“云杰”。

  “原来是云杰兄,家父封海是三品魂师。在这里也是少族长的供客,云杰兄如有难事,可找我封佳存,担保没事。”封佳存见云杰听他父亲之名后,对方无任何反应又加重了语气。

  ps;一般混得上品子级别的魂师,不是在教廷任职。就是寻找有实力的一方霸主,成为堂上的供客。毕竟,谁也少不了修魂补魄之类的!!封海就是此类。

  此时的云杰不耐到了极点,你父亲…….你父亲是封海?前几天那老头?

  “你父亲封海?见过,好了。请让开。”云杰道。

  见如此不开窍的云杰,封佳存也有点冒火。

  “你父亲前几天被这人打了,佳存,你不报仇吗?”见这副情形,熊灵儿小脑袋中灵光一闪,随即想出一恶搞的点子。

  “什么?”封佳存听后怒从火气,在这里还敢有人对他父亲动手。

  “云杰兄,可有此事?”封佳存冷冷的道。

  云杰看向熊灵儿,后者正在那得意地笑。

  “真是祸水!!”云杰暗道。

  “是有如何?封兄也想见识下?”云杰淡淡道。

  “好小子,有种!我乃二重修士,下手重。还望你见谅啊!”说罢立时挥手握拳向云杰脸上砸去,运力造成的气流吹过衣袖呼呼作响。

  云杰望着砸来的拳头,也不闪避,右手成爪。瞬间在额头前抓住了封佳存的拳头,运力一握。封佳存的拳头竟有点咯咯作响!

  而封佳存大惊不已,自己二重修士在同辈中算是高手了。此人顶多与自己级别相同,怎么会一招之内便被抓住了拳头。而且好疼!!

  此时在议事厅等候熊少安、封海等人听见争吵声都走了出来。封海一眼看见自己那宝贝儿子跟云杰动手,急忙行至近前握住云杰的手,差点没跪下,急道“先生息怒啊,犬子不太懂事。还望先生高抬贵手啊,高抬贵手!”

  他可知道云杰的厉害,云杰动动手指便可取自己这宝贝儿子的性命,刹那间吓得大汗淋漓。

  云杰听后收手,冲封海道“老先生多虑,我是不会跟毛孩子一般见识的”。

  “父亲,你………”看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父亲竟对一个年轻人如此客气,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滚………….”封海对儿子怒吼道。

  “哈哈哈,年轻人火气都大。走,云兄弟。跟我进屋。”熊少安看着眼前的一幕,赶紧过来打圆场,说罢拉着云杰的手走进了厅里。

  封佳存望着云杰二人的背影,眼里充满了不甘、愤恨。被老爹训斥了一顿,拂袖一挥,讪讪而去。

  云杰几人进得厅后,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围坐在一起的除了熊少安,封海,还有一个中年人,壮得像黑塔一样。国字脸,无须。双眼中透着精明干练。

  “我介绍一下,此人是我族的猎魂队长。名迟开山,最近几日在外打探那地龙兽的消息。今天刚回来。开山,这位是云杰云先生。”熊少安微笑道。

  “开山见过先生。”迟开山站起一鞠躬道。

  “开山兄客气!!”云杰站起还礼。

  迟开山微微挑眉,心道这年轻人有深不可测的实力,还能如此谦恭。难能可贵啊,心底不由得对眼前的小伙子涌动出一股好感。

  “坐下吧,没外人。开山,说说你的消息。我们好研究对策。”熊少安道。

  “是,少主。”迟开山微微一顿“那六阶地龙兽最近出没在我熊族以南,据此一百二十公里处的断魂谷。断魂谷想必各位都知道吧?”

  封海、熊少安听后同时点头,眉间都有一股凝重。

  “i服了you!我不知道啊!!说说嘛!!”云杰皱眉暗道。

  熊少安看了面有难色的云杰,恍然大悟道“开山,云先生是外地人。你简单介绍一下断魂谷的情况”。

  “好。”迟开山抱歉的笑笑道:“断魂谷是一处天地运动时自然形成的大裂缝。时间长了便成了峡谷。谷中飞行走兽、奇珍异果数不胜数。黑三角域的大大小小族群小队都曾经进入谷中狩猎。但不知为何,大部分有去无回。所以那里也被称为死亡谷”。

  “呼”。云杰深吸了一口冷气,“有去无回?”

  “恩。”迟开山点头道“过了断魂谷就是鬼域的地界,许多人猜测失踪的那些人都与鬼域有关!云先生也不必太过担心,断魂谷附近有我族的附属部落,此行有他们做向导万无一失”。

  “鬼域?”

  “鬼域嘛,说来谁都不太清楚,非常神秘的一个地方。据说那里是修魂者的福地,随便一个出来都是三品魂师。鬼域的冥王更是深不可测。其实力可以与圣域并驾齐驱。而那个地方的人也不与外界来往,那冥王据传言掌握着这片大陆的轮回之门。这里死亡的灵魂都是由他轮回之门转入轮回的。就像是地上的森罗殿一样。”熊少安咂嘴道。

  大白天听了此话,云杰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云兄弟,知道此行的危险了吧?哈哈哈,但为了父亲,我也得去。”熊少安一脸的坚毅。

  “放心,鬼域没那么可怕。那断魂谷中有对你修炼有用的东西。但去无妨。”罗老的声音在云杰脑海中响起。

  云杰听后放下心来,淡淡笑道“少安兄既然决定了,我云杰定然助你一臂之力”。

  “哈哈哈好兄弟。此等恩情我熊少安没齿不忘!”见云杰自己答应下来,心中的忧虑一扫而光,有云杰的加入,成功的几率将大大提高啊。

  “云先生真乃人中豪杰,佩服佩服!!”迟开山道。

  “那是、那是。”心情大好的熊少安道“云杰兄弟可曾听说狼族之事?”

  云杰一惊道:“什么事?”

  砰!砰!砰熊少安手拍着桌子道“哈哈哈,说来好笑啊。那狼族的天狼座战甲被人抢了!!!你说没了天狼座战甲他还叫什么啸月狼族??连那狼啸天的私生子也被打成重伤。这就叫报应啊!!”熊少安的脸上笑容带着解恨之意。

看过《北道天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