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北道天狼 > 第七章 治病
  “哦………..这…….先生这边请!”熊少安恍然回过神来,连忙做了个请的姿势,连他那壮硕的身躯竟然也微微弯了下来。走在云杰前面小心带路。

  熊灵儿俏脸上布满了惊恐,瞪着美目跟在后面。兄妹二人谁也没管那坐在地上愣神的封老头儿。

  “唉,要赢得尊重只有实力强横才行啊。”看着那一百八十度态度转变的熊少安,云杰暗道。

  不多久一行三人便抵达后堂,屋内正对着云杰三人的是一张巨大的床,床上锦被暖帐极其奢华。床侧有两位侍女。床上躺着一位老者,看样子有五六十岁。大脸庞、五柳长须,双目紧闭,其颜不怒自威。最奇特的是老头散开的长发中竟有一缕是紫色的。

  “这便是熊天霸吗?长得好霸气呀”。云杰暗暗思索道。

  “唉、这小家伙多年不见,竟蹉跎成这样。我也有责任啊!”脑海中罗老感叹道。

  “与您有关?”云杰问。

  “恩、不说这些。你退出意识,我来!!”罗老道。

  “ok。”云杰回应道。

  “这便是家父,先生请。”熊少安侧身道

  云杰一点头站在了床边,双目微闭。再睁开时精光四射,眉间一道金色光芒将床上之人笼罩进去。只见金芒中熊天霸的灵魂清晰浮现。淡白色的魂体边上,有着一丝血色。

  收回金芒,罗老精神有点激动。暗自长叹一声“师弟,好手段啊!!!”便退回了云杰体内。

  “是摄魂掌所伤,灵魂所剩不足四成。而且魂与魄之间有血色创口,那封老头没少用药将创口压制,要不,灵魂早就脱体而散了。告诉他们,先替这老家伙把创口弥合,再补魂。需要六阶地龙兽的魂石!!”罗老不紧不慢地说道。

  此时的熊氏兄妹二人正焦急的看向云杰,见他双目紧皱,也不敢搭话。

  云杰从脑中收回意识,刚要转述罗老的要求。正巧与兄妹二人殷切的目光相撞,他心底一颤。是啊,他也曾经遇见过这样的事。几年前他的父亲绝症晚期进医院抢救时候,那时的感觉和这兄妹二人的感觉一样。至亲的人在抢救,一门之隔的他焦急、紧张。父亲患病十多年,家里一贫如洗,而母亲也不知去向。他则早早辍学打工开夜车维持着父亲高昂的医药费。终于,在他收车回家的一天,重病缠身的父亲不忍再拖累他唯一的儿子走了,带着满脸的愧疚离开了。父亲只留给他一句话.儿子,好好活着。

  每想起父亲慈祥的笑容,他都热泪盈眶。

  那是一种痛,痛在灵魂最深处!!!

  熊灵儿看见云杰英俊的脸上布满了刚毅之色,后者的眼中泪光闪闪。心中突然涌出想要抱住他,给他温柔安慰的冲动。

  熊少安看见云杰这幅摸样则大惊道“先生,家父还有救吗?”

  云杰回过神来,转身微微抬头用眼眶吸干泪水,稳稳情绪。转头对熊少安笑笑“放心,令尊有救”。随后将罗老的要求转述而出。

  熊少安听后一喜一忧,喜的是父亲有救,忧的是那六阶地龙兽不好寻。

  “你们先出去吧,我先替令尊弥合伤口”。云杰道。

  熊少安稍一犹豫,便正色拱手道“有劳先生了”。带着妹妹侍女退出房门。

  待得他们走后,罗老便闪身自云杰体内走出。

  “您还能自己出来?!!”云杰惊道。

  “那是,我现在给他弥合创口。好好学着。”罗老和蔼的笑道,说完安慰似地拍了拍云杰的肩膀。看来他刚才的情绪也触动了罗老。

  罗老说罢便飘至床上,右手捏指成诀,璀璨的光芒自指尖暴涌而出,顺着熊天霸的灵魂边上的血色来回游走。

  云杰在边上静静的看着,时间悄然滑过。经过近三个小时的治疗,熊天霸灵魂体上的血色逐渐化为虚无,慢慢和身体融在了一起。

  罗老也长舒了一口气,精神有点疲惫。“好了,就剩下补魂了。这老小子欠我情欠大发了。”自嘲的笑笑便进了云杰体内。

  此时床上的熊天霸也渐渐睁开了双眼,茫然的看着云杰。

  云杰微微笑笑,转身把等候在外堂的熊氏兄妹叫了进来。

  “父亲,”熊少安一个箭步跪在床边,惊喜的看着睁开双眼的熊天霸。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父亲这样不声不响的躺着….熊少安的眼泪顺着脸颊潸然而下。

  一旁的熊灵儿也握住了熊天霸的手。

  “少安?……………你是灵儿?”熊天霸好一会才在遥远的回忆中记起这双儿女。老眼泪光闪烁。

  云杰看得也鼻子酸酸的,悄悄的退了出去。站在外堂门外看着池塘中的荷花发呆。

  过了好一会,兄妹二人才出来。

  熊少安站定拱手深深一鞠:“谢先生搭救之恩,还请先生继续留在府内,治好我的父亲。熊少安愿以所有答谢先生大恩!!”。

  “你太客气了。”云杰轻轻笑道。

  熊少安也感觉眼前的青年越来越顺眼,还没有一般魂师的那种趾高气扬。日后,此人必成大器啊。得想办法拉拢一下,可是如此高深莫测的魂师是他小小的天霸城能留下的吗?恩?妹妹那眼神有点………………?旋即哈哈一笑道“先生劳累一下午,我这就命人摆酒为先生接风”。说罢也不待云杰答应,挽起他的手便走。

  云杰被这热情搞得手足无措,正好肚子也有点饿了,任由熊少安拽着走。

  夜晚,熊家大厅之中。一桌美味佳肴旁坐了三个人,主座上是熊少安,左边是熊灵儿。右边是云杰。

  “先生贵姓?来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先生名讳?”熊少安问道。

  ‘一个下午就叫很长时间啊?’云杰暗道。

  “云杰。”

  “原来是云杰兄。”他很诧异,在这片黑三角区域没听过如此陌生的名字。

  “不知云杰兄哪里人氏?今年贵庚?”

  嘿,打听还真清楚。云杰暗道“哪里人?说出来你也不一定信啊!”

  随顺口道“这个,我是孤儿四处流浪,天下为家。今年二十整!!”

  “呵呵,那我可比你大,我今年二十有五。这是舍妹,今年十八岁。现在在圣域圣皇院修习,这次是回家休假。我这妹子自小被我骄纵惯了,有些任性。”熊少安笑道。

  熊灵儿狠狠剜了一眼哥哥。

  “没事,再凶悍点的我都见过。”云杰道。

  熊少安也不以为意,继续道“兄弟,你可知这有一个规矩啊!!”

  云杰抿了一口酒问“规矩?什么规矩?”

  “嗯...就是未婚女孩如果被非礼的话,传出去名声可不好啊。我熊家虽不是名门望族,那在这黑三角也是一方之主啊!!如今天之事传出去的话,对舍妹名声可不好啊!!”熊少安皱眉道。

  “那......咋办?再说谁叫你妹穿男人衣服。我也道过歉了。”

  “那不管用啊!!唉...”熊少安苦哈哈道。

  “那要如何呢?”云杰也觉得人家大姑娘让自己给摸胸了,虽是无意,但确实不太好。

  “这里的规矩是,你得娶了被你非礼的女孩啊!!!”熊少安心说,哥就等你这句话呢!!!

  “噗…………咳咳咳!!”云杰惊得一口酒窜进了肺里,这也太扯了,想拉自己入伙就直说啊,天下哪有摸了就娶的道理。如果那样,这里的流氓该多幸福啊!再说了,他还不想这么早结婚生子,而且还是这么个小辣椒。这小妮子的爪子挠人很痛,不像是胡乱而为,倒像是一门技法。这要是娶了她,上街之前不得抱个猫?

  熊灵儿听了哥哥的话之后,唰的脸红成一片。虽然云杰很帅,但她可是有目标的,这也太随便了!!!

  “哥哥,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看在他治疗父亲的份上,那件事也是误会,就算了。再说你不支持我追学长的嘛!”熊灵儿摇着哥哥手臂急道。

  “那小子是你能追得上的吗?多少人追他你不知道?你能排第几?他那种大家族也看不上咱们。死了那条心吧。”熊少安道。

  嘿、追不上别人就让我将就着?我比别人差吗?云杰直撇嘴,心说这兄妹二人真坦诚。啥话都往外嘞!!

  “既然令妹说误会过去了,那娶她的事可以作罢了吧?再说,我也不想娶”。云杰道。

  “你!”她没想到眼前这人敢拒绝他,虽然她不想嫁给他,但被拒绝这感觉可不好。再怎么说在圣皇院里她也是排在前几号的大美人。她追别人,那追她的人可也不少。当下小脸一鼓,纤手一叉柳腰指着云杰鼻子道“告诉你个野人大头,本姑娘更不会嫁给你!先前之事我跟你没完,哼!”说罢娇躯一扭,两只小手握成拳头,脚丫贴着地面扭着小屁股愤怒而去。

  “呃....,哈哈哈哈。小孩子脾气,不提这些啦。关于那六阶地龙兽的踪迹,我已经派人出去的打探了。想必过不了几日必有消息。云兄弟,那六阶地龙兽品阶之高,连我都没把握将其击杀,更别提取其魂石了。到时还望云杰兄弟出手相帮啊。”熊少安略一尴尬,忙岔开话题道。

  “放心,我会出手相助的。”云杰微笑道。

  “痛快,兄弟这次帮我族之事,我铭记在心。他日兄弟若有难,我熊少安必舍命相助!!”熊少安感慨道。

  虽然云杰听来权当客套话,但心底也微微涌起一阵感动。

  酒席散罢,熊少安亲自带领云杰入客房休息。对于待遇上的改变云杰倒并不在意,他本是随遇而安的人。而熊少安这一天下来感觉到云杰没有因为先前的怠慢而不满时,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好久没有躺着在床上睡觉了。感触到被褥的柔软,云杰心底泛起一阵困意。

  “小子,别睡。还不到你睡觉的时候,起来修炼。以你现在的水平,在这里保命都不够。”罗老的声音响起。

  被罗老一声轻喝,云杰困意全无。是啊,总不能每次都靠罗老的力量。

  “对了,师父。今天那封老脱体而出的技法你能教我不?”云杰问。

  “可以,不过现在不是时候。你先将修士升至二重,狼魂战甲里的战斗武技你才有资格读取。”罗老道

  “这魂甲里还有战术武技?”云杰惊道

  “当然,在八十八个星魂战甲里都有他独自一体的战斗武技。普通人一生也许只能发挥本身潜力的十分之一,但是修习可以将你的潜力发挥至九成。所以在这片大陆上修习才是王道。你若能将潜力激发至最大,魂甲也会随之提高。据我所知,这件狼魂战甲在郎啸天手中时,可是进化出了翅膀的。”罗老道。

看过《北道天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