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十四章:胁迫

第一千十四章:胁迫

  黑法师沉浸在书房里的各类书籍中,杜迪安也用透视观看上面的各类书籍,不过用透视看见的是反面,或是侧面,导致辨别十分困难,但这却无意中让杜迪安对透视能力的掌握更加熟练了,能做到将纸业一张张渗透。

  夜色渐深。

  黑法师似乎有些倦了,取出怀表看了一眼,见天色不早,当即合上书籍,起身离开了书房。

  此刻古堡里的少爷小姐们都已经入睡,巴里特伯爵也已睡着,黑法师顺着楼梯密道来到了地下研究所,在第一层的第六个房间里挑选了几样仪器,来到第二层的第四个房间里,这里躺着的是那位胸口被怪异组织殖入代替的丰满女子,她的颈脖和手臂处已经能看见青黑色的血管线条,胸前的怪异组织逐渐蚕食身体。

  黑法师看了两眼,十分满意,转身来到一旁取出麻醉剂等物,给睡着的丰满女子注射。

  当注射的那一刻,丰满女子惊醒了,睁眼看到黑法师,以及他手里的麻醉药剂,顿时脸色难看,又有几分绝望,咬着牙道:“你这罪民,伯恩王爵的荣光,终将制裁你!”

  黑法师轻轻一笑,“可惜他已经死了两百多年了,不然真想用他的尸体来研究研究,听说最早的那一批王爵,走的是魔痕之外的进化之路,全都是战斗天才,不像如今的贵族,只是一群只会吃喝享受制造粪便的猪,应该说猪都不如,至少猪还能宰了吃。”

  “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劝说他接纳了你!”丰满女子咬牙切齿地道。

  黑法师微微一笑,“念在当年的恩情,我才将最宝贵的留给了你,否则你早就跟那些实验品一样,丢在了乱葬岗,像垃圾一样被处理了。”

  丰满女子呸了一声,还想再说,却感觉舌头发麻,眼中的愤怒顿时变成惊恐,她知道,麻醉剂效果已经发挥作用了,一旦全身被麻醉,就只能任凭眼前的恶魔随意处置。

  黑法师察觉到她的异样,呵呵一笑,“乖乖睡一觉吧,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何必挣扎,你早该认命了。”

  丰满女子咬着下唇,疼痛刺激,让她感受到知觉,但大脑依然有阵阵眩晕感和困意袭来,无法阻止。

  “这环境不错。”就在这时,一个突兀地声音出现。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二人吓得一跳,黑法师和丰满女子同时转头望去,却见一个身穿亚麻服村夫装扮的青年,出现在这实验室中,虽然一身普通的亚麻服,但依然能感受到这青年挺拔的气质,睥睨的目光,仿佛举手投足间便自有威严。

  丰满女子有些发愣,从杜迪安的装扮来看,显然不是黑法师的手下,但一个村夫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而且如此突然!

  黑法师在看清杜迪安的刹那,瞳孔微微一缩,身体迅速向后退出两步,全身肌肉绷紧,体内骨骼运动,缓缓地调整身体姿态,冷冷地凝视着杜迪安,“你是什么人?”

  杜迪安淡然道:“晚上刚吃了我的菜,就不记得我了么?”

  黑法师一怔,猛地骇异道:“你是新招募的厨师?你,你究竟是谁?混进这里有什么目的?!”他一边喝问,心中却有些紧张起来,难道是自己的行踪暴露了?眼前这青年气质挺拔纯正,有一股威严和阳刚之气,又能悄无声息出现在这里,实力非凡,多半是抓捕他的神殿执法者。

  杜迪安感受到面前老者隐晦的颤栗和紧张,微微一笑,道:“这些问题是我该问你的,你背着巴里特做了这么多,他应该不知道吧,你背叛他,在这里做这些违禁实验,说吧,你背后还有谁?”

  他本想继续观望几天,多熟悉熟悉伯恩家族以及这位神秘的黑法师,但后来发现,再继续观察也没有意义,该了解的基本都知道的差不多了,其余不了解的,估计要花费数倍的时间,才能够从蛛丝马迹中察觉出来,还是拷问来得最直接省事儿。

  黑法师脸色微变,杜迪安的话似乎是默认了,他知道今天不能善罢,脑海中急速转动,思索着脱身之路,虽然眼前的杜迪安他不惧怕,但如果对方潜入伯恩家族就是为了抓捕他,说明他的行踪早已暴露,在外面多半还有其他的神殿执法者接应。

  “这些该死的畜生!”他心中暗暗怒骂,眼眸转动,故意一脸凶恶地道:“少废话,臭小子,居然敢单枪匹马闯到这里,你死定了!”

  杜迪安淡然一笑,“看来有必要让你乖乖听话。”

  黑法师嗤笑一声,刚想开口,忽地瞳孔一缩,只觉一股危险感觉像毒蛇般爬上后背,全身发麻,汗毛竖起,他急忙后退,但还是慢了,眼前的杜迪安忽然放大数倍,近在咫尺,啪地一声,他感觉脑子嗡嗡作响,脸颊上火辣辣地,疼痛无比,颈脖都有些扭伤。

  怔了怔,黑法师很快反应过来,霍地低吼一声,全身泛起黑色雾气,身体魔化转变。

  啪!

  又是一声脆响。

  散开的雾气戛然而止,像是被一巴掌拍散!

  黑法师的脸颊扭到了另一侧,两边脸上都有一个鲜红的掌印,都上的兜帽也被扇掉。

  “听话么?”杜迪安静静地看着他问。

  黑法师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呆了一会儿,被拍散的思绪才重新聚集起来,看着近在咫尺的杜迪安,瞳孔缩紧,“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不听话,我便是带走你的死神,你听话,我便是你的王!”杜迪安声音很平静,像是在诉说着一件很普通的事。

  黑法师怔了片刻,忽然道:“你不是神殿执法者?”

  啪!

  一声脆响。

  黑法师的脸歪到一旁,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眼中腾起一股怒火,愤怒地盯着杜迪安,但目光跟杜迪安平静的黑色眼眸接触后,怒气顿时消退,只是咬着牙,道:“如果你喜欢羞辱我,你就尽管来吧!”

  “我没兴趣羞辱一个老头。”杜迪安淡然道:“只是没轮到你问问题,就不要瞎问,省得给自己找苦吃。”

  黑法师咬着牙,忍气吞声地没有说话。

  啪!

  又是脆响。

  黑法师嘴角溢出鲜血,他眼中几欲喷火,愤怒地吼道:“你到底想怎样?!”

  “我没让你不吭声,我让你回答我的问题,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杜迪安淡然道。

  黑法师这才想到杜迪安最初的话,气得身体发抖,他纵横一生,也曾卑微过,但那是二十多岁年轻的时候,正因为经历过那些卑微,他才想要变得强大,渴望实力,也因此走上了这一条道路。

  自从他踏上这条路后,便再也没有受过欺辱,早已习惯了掌握其他人生命的优越感,没想到今天却像是被打回原形,这是纯粹的羞辱和碾压,比起让他东躲西藏的神殿执法者带给他的愤怒还要强烈!

  深吸了几口气,黑法师才慢慢压下心中的怒火,低声道:“这些实验,巴里特都知晓的,我没有瞒着他,我这些都是合法的,得到他授权许可的,我只是受雇于他的人。”

  “这些东西,不是你一个人能制造出来的吧,在哪买的,经常跟同行聚会么?”杜迪安问道。

  黑法师低声道:“这些仪器是在黑店买的,我都是单独研究,不像魔研院的人。”

  杜迪安略略点头,转身走到丰满女子面前,后者身上的麻醉剂效力很大,此刻已经扩散至全身,她的眼皮半耷拉着,脑袋已经无法转动,连话都说不出,只有意识存在,此刻眼珠子正反复转动,似乎在挣扎,又像是想要给杜迪安传递什么信息。

  杜迪安见她想要说话的样子,知道她要跟自己透露不少关于黑法师的黑料,不过他不急,向黑法师道:“有没有解麻醉药的东西,给她用了,我想,她应该知道挺多关于你的事,毕竟,你们是老朋友了吧?”

  黑法师脸色微变一下,勉强笑道:“这里没有准备解麻醉剂的,我做实验都还嫌麻醉剂的效力太短呢。”

  杜迪安见状也不勉强,毕竟他不认识那些药物,后者一口否定也没办法,盲目的恐吓反而会使后面的恐吓效果降低,当即吩咐道:“我们去三楼看看。”说完,转身走在前面,率先拉开实验室的门。

  黑法师望着前面杜迪安的背影,眼眸闪动,身上黑雾慢慢涌现,在杜迪安拉开门的刹那,陡然一个加速冲刺,仿佛一道黑色幻影,骤然奔袭到杜迪安后背。

  嗖!

  银光闪动,尖锐利刃刺出。

  噗地一声,银光化作一道弧光,反弹成圆月,落在地上。

  一条黑色的利刃长尾如毒蛇般扬起,尾尖的利刃泛着森冷寒光,像毒蛇般弓着,微微摇摆,似乎有眼睛一般审视着黑法师。

  而黑法师的脸上爬满了鳞片,他的魔化只进行到一半便被迫出手,担心被杜迪安提前察觉,不过他的手臂已经魔化完成,但此刻其中一条手臂处,连同袖子一同消失。

  在他脚后的地面上,躺着一只魔化的断臂,全是青黑色鳞片,手指甲极长,像利刃匕首。

  “你是跟我有仇,还是跟自己的手有仇?”杜迪安淡然的声音传来,说的话却险些没把黑法师气昏,他捂着断臂,疼得不敢出声,心中又气又怒,更多的是惊恐。

  先前被杜迪安制住,他觉得是自己没有进入魔身的缘故,但此刻在半魔化的情况下,力量倍增,视觉也变得强大许多,正因如此,反而更加看出自己和杜迪安实力的差距,那锋利的尾刃几乎是瞬间出现,身体魔化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要知道,魔化是魔痕的力量催发细胞组织变异,这是有过程的,最少也要数秒时间,但这恐怖的尾刃却是瞬间出现,甚至连一秒钟都不到!

  这是什么样的魔化速度?

  感受到尾刃又靠近了几分,黑法师慌忙回答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跟自己的手有仇。”这话说的,他自己都感到一些脸红。

  “但我是故意的。”杜迪安微微偏头,余光瞥了他一眼,“你还跟自己哪个部位有仇,一次说完,我替你报了。”

  感受到尾刃上散发的寒气,黑法师脸色发青,干巴巴地道:“没,没了。”

  “真的没了?”

  “真……没了。”

  杜迪安脊椎骨后面的尾刃飞速缩回,速度快如闪电,以至于黑法师都没有看清,但等尾刃完全缩回后,他却看见杜迪安背后的裤子竟然完好无损,尾刃是从裤子上的缝隙处伸出的!

  他瞪大了眼睛,在自己偷袭的瞬息之间,他居然还来得及让尾刃绕到裤子上缘钻出?这是怎样的从容?!

  他觉得自己大致能估量出杜迪安的实力,至少也是深渊级,想到这里,心如死灰,默默地跟在杜迪安背后,没有再伺机偷袭,心中感到沮丧,同时觉得自己有些蠢,对方既然敢把后背交给他,自然是早有防范,特意等着他上去袭击。

  果然,做实验做久了,战斗经验蠢的跟猪一样。

  黑法师心中唉声叹气,用衣袍将断臂处的伤口缠住,很快止血,但疼痛却时时传好,好在是他可以忍受的范围。

  分布在地下二层的幽灵守卫们看见大摇大摆走出来的杜迪安,有些愣神,先前他们根本没看见人经过,可是看杜迪安的打扮和模样,分明不是关押在这里的囚犯。

  不过,当看见杜迪安后面跟随的黑法师时,幽灵守卫们便没有上前拦截,识趣地视而不见。

  看见周围的幽灵守卫们一动不动,黑法师气得差点吐血,敌人潜入进来没看见就算了,现在大摇大摆地走在你们眼前,居然也当没看见,你们都是瞎子吗?!

  心中暗暗恼恨,黑法师想着回头有机会的话,必须把这一批废物换掉。

  这时,杜迪安已经领路来到地下三层,这里的幽灵守卫们看见杜迪安和黑法师一同走来,也都保持不动。

  杜迪安来到一间实验室前,门上锁了,他微微侧身,瞥了黑法师一眼。

  黑法师看见杜迪安轻车熟路的样子,暗暗心惊,此刻见他示意,心中苦笑,忙掏出钥匙上前将门打开。

  :。:

看过《黑暗王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