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447 白案遴选 (二更大章)

447 白案遴选 (二更大章)

  ,!

  这个臭小子!

  哪怕是经过了一个晚上,现在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仓芸都还在脸红。

  自己就是疯了!

  居然当着仓燕山他们的面,像个傻瓜一样扑上去扯碎了周栋的胸衣,然后看着那一片毫无湿迹的雪白大声告诉自己‘啊,这小子不是从这里出酒的!’然后就一头栽倒沉沉睡去,好端端的一个中年美妇,被几个老酒鬼拣尸送回了房间......

  丢死人了,不过还真得感谢那小子,如果不是他,恐怕还不知道自己醉酒后的路数。

  有人醉后会变成哲人,发出哲学三连问;有人爱在街头指挥交通;有人化身歌星高歌不绝;有人会趁机表露对自家宠物狗的感情......

  仓芸自从开始喝酒就没醉过,这回终于知道自己醉后是个什么毛病了,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毛病,就是爱撕衣服,而且还是别人的衣服。

  “我饶不了他的!”

  输人不输阵是天下女子的特性,险些被周栋在酒桌上征服的仓芸此刻对小帅哥的心情十分复杂,似乎有些好感,更多的却是不肯服输,酒桌上丢了面子,仓芸不会傻到再找机会跟周栋拼酒,那是以卵击石,不过很快就有机会在白案上找回来了。

  一想到自己在国·宴白案组大杀四方,从那小子手中夺下组长的头衔,仓芸就像个小姑娘一般得意的笑了起来。

  必须承认,这个刚刚过了四十岁生日的女人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是那些青涩的干瘪小丫头无法企及的。

  “我是白案组的仓芸,后勤组吗?

  对,明天的白案遴选,我需要特别准备一些食材......浅水甜虾,要淡水的......

  什么,我是不是在做白案?当然是!你以为白案就只是摆弄面粉吗?”

  放下手机,仓芸取下了一直戴在右手上的黑色蚕丝手套,哪怕昨天在仓燕山房间内参加酒宴,她也没脱下这只手套,平日里也一直都戴在手上,很多人都在背后议论她一个中年女人不该如此的骚情,居然还带个半透明的黑色手套,却很少有人知道这手套对她有多么重要。

  她手上的皮肤很是细腻白皙,没有半点硬茧,尤其手指纤长,指端丰润,就好像新剥春葱,可是右手的食中二指,却都留着半厘米左右的指甲,甲盖玉白润洁,甲沟里更是打理的比很多小姑娘的脸蛋儿还要干净。

  这是一只很美的手,如果只看这只手,很多人会认为它的主人是一位青春靓丽的美少女。

  ***

  “老周啊,一大早我可就听到了你的传说,酒桌上唯我独尊,震倒了那帮酒务组的家伙,厉害!

  我告诉你说,仓燕山这帮人在酒桌上可骄傲了,你还不能不服,因为真的喝不过他们啊......没想到老周你把他们都给震了,真让哥们儿提气!”

  昨晚仓燕山他们可不光是被震了,简直就是惊了,

  尤其是老仓,生怕周栋当场不显、回来后却有个好歹,把仓芸拣尸回房间后,就跑到他的房间来陪他,足足喝了两壶茶才肯放心离开。

  这些就是凡人啊,其实周栋不光没什么问题,还比平时更精神了,一大早从深度睡眠中醒来,那种舒适的感觉就像是又回到了童年的青春发育时期,就像柳树上刚刚抽出的新芽儿。

  刚刚洗漱完毕,接了仓燕山一个电话,今天可就是白案组遴选的日子,虽说他这个内定的组长原则上是不参与遴选,反倒是由他来选择华夏各地来的十几名白案好手,可如果有人向他发起挑战的话,他也是要应战的,而且如果输了就会丢掉组长头衔,那可是很没面子的事情。

  没等放下手机就被人拍上一通马屁,不得不说这种感觉还真是好,周栋笑着看了看站在门外的商青雄道:“你怎么来了,不是应该回金城去的吗?”

  “暂时不回去了。”

  商青雄嘿嘿一笑,一面不请自入四处打量周栋的房间,同时用手指头往上方指了指:“上面......准确说是我爷爷的意思。

  这次国·宴可不一般,等最后决定了国·宴厨师组的班子,你们都要跟着大佬们离开华夏的。

  你没发现凌镇风都没露面吗,他这个主厨估计快忙晕了。

  厨师班的安全,是这次国·宴的重中之重,所以安保人员都是队伍上挑选出来的精兵强将,可是这帮骄兵悍将服气过谁啊?我不来谁能镇压的住?”

  边说边走到沙发旁坐下,从果盘里取了个苹果抛起来又接住,笑嘻嘻地望着周栋,就像一个正等着夸奖的孩子。

  周栋很配合地伸出了大拇指:“厉害!”

  “那是......你兄弟我在队伍上可是有个‘煞神’的称号,什么样的刺儿头见了我不得腿肚子转筋?

  有我负责安保,无论走到哪里,老周你都可以横着走路。”

  煞神?

  周栋看了看他,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没个正形的家伙跟这种形容词联系起来,无奈摇头道:“我没事儿横着走做什么,我又不是螃蟹?”

  “呵呵,那是啊,你是我兄弟,我还能不知道你,就是老实人一个!”

  周栋皱眉,很不喜欢老实人这种称号,这年头儿说一个人老实基本等于骂街,这就是一个不老实的时代。

  “兄弟,记住我的话,人不能太老实了,否则就会被人欺负,如果你遇到敢向你挑战的刺头儿,就一个字,干!”

  “你都知道了?”

  “不然我跑来干吗?

  今天上午你们白案上的人就陆陆续续到了,晚上就要安排遴选,

  看在兄弟的面上,向你透露一个秘密,今天晚上我父亲和爷爷应该都会到,另外还有原白案组的组长晋省面王阎春荣,如果不出意外,也会来的。”

  “你爷爷也来?”

  阎春荣的名字周栋早就听过,凌镇风和仓燕山都给他打过招呼了;其实国·宴厨师组已经多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白案组长,原因就是阎春荣还有个雅号,叫做‘阎老’,甚至就连商青雄的父亲,在私下里有时也会这样称呼他。

  周栋称面王,是因为他破解白案百年难题八珍面,天下白案高手主动送上如此雅号;可阎春荣的面王称号,那靠得却是几十年浸淫在白案上的功夫和阅历、在华夏白案上的威望,简直就是一个终身荣誉称号。

  哪怕现在老了,已经很少亲自出手,可还是挂着国·宴白案组的名誉组长,而且有他这个组长在,别的白案厨师是万万不会担任这个职位的。

  周栋当初听到这件事后也是不愿做这个白案组长,还是凌镇风和仓燕山在电话里好一阵的劝说,说什么他这算是‘临时受命’,这次国·宴太特殊了云云,而且这次国·宴结束后,他这个白案组长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没人会给他强上笼头。

  反正两人是一阵的好说歹说,周栋才勉强同意,这也就是因为国·家需要,否则他才不会出这个风头。

  以阎老对白案组的感情,就算因为年老力衰没办法参加此次国·宴,也肯定会来参与遴选的,对此周栋倒没有多麽吃惊,可他万万没想到商青雄的父亲和爷爷也要来,不过是白案组按例遴选而已,居然也会惊动这两位大佬?

  “嘿嘿,老周你是不是很骄傲啊?

  也难怪,我爷爷说是来旁观视查,其实我看倒有一半是来给你撑腰打气的意思,老兄你牛掰呐!

  不过我就想不通了,爷爷对我这个亲孙子都没这么上心过,对你为何就这么好呢?

  实话实说,我酸了。”

  “......”

  看着商青雄那小表情,周栋是相当无语,这货是还号称‘煞神’?他是真没看出来哪里够煞气。

  至于商老的想法,周栋多多少少还是能够猜到一些的,也并不会因此有任何抗拒的心思;这位老人一生为国为民,临老了有这些想法完全可以理解,何况老人也并不全是为了自身。

  “食疗,或许是对这个年龄老人最大的帮助了吧?应该比什么西药中药都更为温和,最适合老人。”

  “老周你想什么呢?都快中午了,快弄些好吃的让我填填肚子,我都快饿死了,连早饭都没吃呢!”

  抛了几下苹果,最后还是又放回了果盘里面,商青雄摸着肚子要吃的,脸上写满了饥渴二字。

  “谁让你不吃早饭的?这里的早餐很不错,我都是吃现成的。”

  “你也说只是不错了,可见还是不够顶级好!我是宁吃仙桃一口、不吃烂杏半筐,就是想吃你做的饭!”

  “那行,等着吧,很快就好了。”

  “别啊,别很快,好吃不怕晚,我可以坚持的,我可以等待的......话说回来,老周你准备招待我这个客人吃点什么?”

  “阳春面!”

  “好好好,老周你做的阳春面指定不是一般的阳春面啊,好期待!”

  “这次你恐怕猜错了,它还真就是一般的阳春面,至少在我看来是如此。”

  周栋摇摇头,厨房里的面粉还算不错,可要按照他的要求还是差了些,至于拿到系统中兑换顶级面粉?那是要耗费赞赏值的,商青雄这厮还是算了吧。

  看来也只能在凝炼猪油上下些功夫了,这面最后弄出来也就是一般一般......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在商春雄眼中,世界前两名根本就没生出来,周栋的阳春面简直太好吃了!

  真的没见到有肉啊,清清爽爽的一碗面好像也没多少油,可那化入汤中的猪油脂怎么就这样香呢!

  香喷喷的猪油完全被面条吸收,汤色就如名字那样,一碗阳春送熏风,完全没有被油脂沾染,而且那面入口极弹,却又绝不难嚼,儿时记忆中最好吃的始终是妈妈亲手做的手擀面,可商青雄却不得不承认,周栋做的阳春面不是妈妈胜似妈妈。

  一个大男人、还是号称军·中煞神的家伙,硬是吃得泪流满面,拉着周栋的手问他,老周,等国·宴这边的事情结束,有没有兴趣到队伍上呆几天,不是我吹牛啊,我们食堂的条件还是很不错的......

  ***

  周栋发现这家伙很像个双面人,在自己的房间时就像个二·逼青年,可一旦到了人前,比如这白案组的后厨,就立即变得神色湛然、不苟言笑,如同一尊钢铁战神。

  这家伙此刻正用冷漠的目光凝视着仓芸,很显然他是得到了某些消息,知道仓芸很可能是要向自己发起挑战的人,倒是很够兄弟,可就是找错了对象,仓芸能吃他这一套就怪了。

  “真是个怪人,连同来的朋友也是怪人!”

  仓芸果然狠狠白了商青雄一样,这人有病!

  商老还没到,也没人介绍商青雄的来历,白案组的人认识他那一身安保衣服,只当是个跟周栋谈得来的安保人员跑来见世面了。

  大家也都知道这些安保人员不是普通保安公司的,个个都有身份来历,算是自己人;而且后厨对‘客人’从来都是足够礼貌的,就是大饭店的主厨也不会拒绝跟客人接触,更别说还有周栋的面子,这个小保安要来开开眼界也由得他。

  倒是稍晚一步到来的阎老对这个小保安非常的‘和蔼可亲’,众厨师也没仔细琢磨,都以为这是阎老的身份使然,越是有位份、有资历,就越是平易近人。

  “这位就是周面王吧?”

  一头银发的阎老有些发福了,看上去就像个笑眯眯的弥勒佛,他身旁还站了个同样笑眯眯的人,却不是因为福态,而是这个人天生就是一副笑眼,看谁都是这个样子,尤其看到稍有资色的美女,那笑得就更加温柔了。

  勤行就没有不认识这位的,甚至一些行外人也是知道这位鼎鼎大名的蔡才子,是出了名的‘吃尽天下绝味、阅历天下绝色’,风·流而不下·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与之前周栋见过的蔡重九说起来还是本家。

  “阎老,蔡老......”

  见到这两位老人,在场的厨师无不恭敬地打着招呼,两人也是向所有厨师报以微笑,一直走到了周栋面前。

  “周组长,我是阎春荣。”

  阎老笑着向周栋伸出手。

  “阎老,您辛苦了。”

  阎老现在其实还任着白案组的名誉组长,可是一见面就叫他周组长,这就等于是表明态度了。

  周栋虽然不在乎这个组长,还是对老人非常感激,老人这是在为他正名。

  就是第一次见到阎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道声辛苦。

  “呵呵,我是蔡波......”

  见周栋与阎老握手,蔡才子也伸出手与周栋紧紧相握:“我不会做,就会吃,这次是国·家看得起,让我来做个美食品鉴员。

  呵呵,早就听说周主厨生得俊俏,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只可惜你是个男人,要是个女孩子该多好?”

  “咳咳......”

  周栋听得哭笑不得,心说您这话题也转得太快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看过《我是勤行第一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