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344 ‘降临’早点部 (二合一)

344 ‘降临’早点部 (二合一)

  哭声很低,却足够婉转悠扬,还带着些撒娇的意味,通常女孩子发出这样的哭声,那就是在暗示男人应该来哄她了。

  这次那个叫商勇的青年总算是开了窍,轻抚了女孩子的肩膀几下,递上一叠餐巾纸:“擦擦吧,其实仔细想想,多数时候还是我不好。”

  “嘤嘤嘤,明明就是我不好,不许你这么说自己......”

  “圆圆。”

  “勇勇!”

  燕项瞪大眼睛看着,感觉自己的世界观瞬间崩塌,刚才还闹着要分手呢,这会儿两人就尽释前嫌了,我是不看到了一场假分手?

  熊不二和乌庭泽却是看着桌上已经被喝光的两角酒,心中若有所思。

  女孩子多数酒量浅,而且两人来大酒缸分手也没多少心情痛饮,因此一人只要了一角酒,虽然酒不多,这会儿两人的脸蛋儿却都是红扑扑的,酒意有些上头,眼中却充满了柔情,

  当人类展现出这种目光时,那就代表着争论被消灭、世界开始变得和平、干戈将化为玉帛......

  “将相和?”

  老熊沟五兄弟中,以老二华表最为擅长观察,

  因为就在隔桌,也就更方便观察这对小情侣,他们在开始喝酒前,还是彼此怒目相向,仿佛对方不是多年苦恋的情侣,倒是积怨颇深的仇人一般。

  两杯酒下肚,两人先是露出惊艳的表情,连那个应该是酒量一般的女孩子也是如此,继而目光中火气消除,渐渐变得柔和起来。

  都不用对方劝酒,就开始一杯杯互敬,喝到最后一杯的时候,女孩眼中水气渐增,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将相和,将相和......老四这回只怕是看错了,人家可未必就是胡乱起的酒名啊?”

  华表目光微微收缩,老熊沟五兄弟在勤行名气不大,可要说到经营这种人情酒馆,却是个顶个的行家里手,在这一行当可说是难逢敌手,想不到一出山就遇到了如此劲敌。

  “老二,你怎么看?”

  望着手挽手笑嘻嘻离开的这对小情侣,熊不二也不禁动容,

  他的观察力其实不下于老二华表,只是一向统筹大局,不会事事躬亲,自然也看出这将相和有些古怪,现在只是向华表求证。

  “三碗不过冈是我这些年仅遇的好酒,虽然是黄酒,酒性之烈却丝毫不在白酒之下,而且更多了一份醇厚浓香。

  但我还是要说,老四恐怕点错了,今天没能喝到将相和,是我等兄弟的遗憾。”

  “有眼力!”

  不只是华表会观察,龙大神这个写的也一样,

  尤其在这种公众场合,各形各色的人都有,什么甜蜜蜜的一家三口儿,成群来的闺蜜、兄弟帮,有钱老头儿带个女主·播,富婆扯着小白脸......这都是创作素材啊!老熊沟五兄弟这么扎眼,自然也在他的观察范围之内。

  “刚才那对小情侣是不是让各位感到很奇怪?

  不瞒你们说,一开始我们也吃惊着呢,渐渐都习以为常了,自从将相和开售,这种事是屡见不鲜。

  嘿嘿,不是我为小周师傅吹嘘啊,别人酿的酒喝了可能会伤身乱性,小周师傅的酒可不同,

  就说这将相和吧,那是真的能够让人心境平和,于矛盾对立中体悟和·谐之道,这心境平和了,一些矛盾纷争也就自然想通了、解决了。

  您几位说说,这麽牛的酒,它究竟算是酒啊,还是药?”

  酒还是药?

  乌庭泽顿时一愣,神丐师傅的话如惊雷般在耳边炸响。

  ‘伤人之酒,谓之穿肠毒药;而医人之酒,谓之‘入体明臣’!

  能为酒中明臣者,必先有其魂,得其魂者,再非懵懂懂一团辛辣,而是生机活泼、内藏大道,或近沙门、或近道家、或近大儒之教!

  是以,以酒医人,必先得酒魂,能得其者,是为酒中之神也!”

  “太好了!”

  乌庭泽精神一振,只觉斗志昂扬,仿佛生命都多了一层意义。

  因为师傅也说过,‘神’就是用来超越的,如果有一天你超越了神,自然也就成为了神,如果能够遇到这样的酿酒高手,将是你小子一生的幸运!

  “姑娘,你看我们几个是从北三省来的,在白山黑水间,有时候酒就是命,我们的酒量那是老好了,两角酒可怎么够喝呢?”

  乌庭泽一改先前倨傲,变得春风化雨、无比和气:“要不您为我们这些远道来的朋友破个例,再给我们每人加两角酒?我们也想尝尝这将相和呢。”

  如果说刚才的三碗不过冈让他怀疑周栋已经掌握了‘酒魂’的秘密,刚才那对小情侣的表现就等于是直接公布答案了,

  神丐师傅当年收他为弟子的时候,在老熊沟住了几个月,因为那时条件艰苦、各种条件还不具备,就连神丐师傅也没酿出这‘得魂之酒’来,只说他日后若有机缘自会尝到,若无机缘又何必惦念?

  没想到今天机缘到了,他又哪里会有耐心等到明天?

  玉麒麟燕项自以为是老白脸儿,也厚着脸皮跟吴蓉蓉商量:“是啊是啊,大妹子你看我们几个远道而来可不容易,您就给破个例呗......”

  为了套瓷,都不叫姑娘了,成了大妹子。

  吴蓉蓉一听差点乐出声儿来,绷着小脸摇头道:“那可不行,规矩就是规矩,要是给您破了例,那别的客人也说要破例,我们是破不破呢?

  而且我们周主厨也是为了大家好,再好的酒也不能多喝啊。

  我看您几位还是明天请早吧......”

  龙大神在一旁道:“就是,蓉蓉说得对啊。

  几位大哥你们知道我是谁?小周师傅‘食援会’的会长!

  可就算是我也没得破例,这不是酒喝完都改喝茶了麽?

  要我说啊,大男人就别婆婆妈妈的。

  明天就明天呗,你们可能还不知道,这大酒缸每逢二、四、六,都有三位主厨的彩蛋。

  三位主厨到时会为大酒缸增添一道菜色,上周小周师傅的彩蛋是‘地锅鸡’,那味道啊......

  算了不说了,说多了你们会说我是故意馋你们的。”

  老熊沟五兄弟一听这家伙绝了,都说成这样了还不是馋我们呢?你就是故意的吧你!

  “刚好,明天又是轮到小周师傅,真是期待啊......

  蓉蓉,明天小周师傅下的是什么蛋,能透露几句麽?”

  吴蓉蓉脸一红,狠狠瞪了龙大神一眼:“都说了不许叫蓉蓉的,还有什么下蛋不下蛋,你还是个半个文化人呢,怎么能这样粗俗呢?下次还封你的书!

  还有,既然是彩蛋,当然是明天才能揭晓,今天怎么可能有答案?”

  这个道理龙大神其实也是知道的,只是习惯性地问一句,闻言也不羞恼,笑嘻嘻地道:“行行,反正我明天再来就是,

  对了,明天小周师傅可够忙的啊,我算计着可到了他回归早点部的日子了,这下可好,早上是早点部、中午是大酒缸,哎呀,可美死和尚我了......”

  自从听了郭老师的《济公传》,龙大神算是落下了病根儿,开口闭口的都是‘和尚’。

  “大哥,看来只能等明天了。”

  华表笑道:“这位周主厨还挺忙的,明天还要去早点部?”

  “要不怎么说是勤行呢?

  行了,咱们走,明天起个早,也跟刚才那位兄弟一样,先去早点部、再来喝这‘将相和’!”

  熊不二呵呵一笑,多少年没遇到这么有本事的年轻人了,就算不为了跟周栋打对台,他也有兴趣多了解了解这个年轻人。

  ***

  自从周栋离开早点部,这个曾经轰动了大半个楚都城的地方已经很久没有添置新的厨具了,每次见到那锅每天小火微炖、卤肉香气日渐浓郁的卤煮老锅,柳长青就会唏嘘不已。

  昔日那个风风火火闯进早点部的年轻人如今已是名震华夏的周面王、周酒神、震天锅、香江国际美食大赛至尊金奖的获得者......在电视机前看到周栋获奖的时候,柳长青还以为周栋再也不会出现在早点部。

  至于周栋曾经承诺的每隔半个月左右都会来早点部一次,为老客们推出新品,柳长青也就是听听而已,

  在勤行混迹了这么久,他太知道一位青年宗师代表的意义,恐怕就算周栋愿意,九州鼎食的上层、围绕在周栋身旁的师长、亲朋、甚至是学生们也会阻拦他的吧?

  毕竟一位青年宗师跑到早点部当厨,那是非常跌份的事情,勤行中人最看重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个位份。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周栋会履行承诺,不光自己来了,还带来了四个学生和一套崭新的炉具,方形的木炭火炉,上面还有可以抽拉的铁煎板,赫然是一套用来做油酥火烧的工具。

  “胖子、爱国、见文见武,今天我要教给你们的,是这道‘油酥火烧’。

  我为什么要选择这道美食?

  那是因为要做好它,不仅仅需要白案上的功夫,更要有着不俗的火功、甚至是炒功,更要能够吃苦。

  因为这东西跟翻手烧饼一样,弄不好就会被烫伤,或者说如果不被烫伤几次,就谈不上能有什么成就。”

  周栋望着一字排开站在早点部内,连大气儿都不敢出的四个学生,心说我容易麽?

  为了全面提升学生们的基础技能和吃苦耐劳一不怕烫二不怕烧的精神,他是专门去品尝了楚都最为出名的魏记火烧,在系统中多次演练,要说苦,他这个当老师的可比这些学生苦多了!

  “再过一个小时,早点部就要开门营业,我会做得慢一些,多给你们演示几遍,回头你们要多多练习,谁能够做出令我满意的油酥火烧,就算过了这一关,可以跟我学习炒菜,另外我还会为这位胜出者安排一个早点部白案师傅的职位,报酬优厚。

  胖子,你之前负责看卤煮老锅,报酬对应的是三级厨师,如果加上火烧炉子,我可以向柳老师要求,给你早点部主厨的待遇!

  见文见武,你们两个是苏氏赤峰对夹的传人,应该不缺钱,不过缺的是手艺,油酥火烧和对夹其实是有互通的地方,学好了你们说不定还可以推陈出新,让你们的父亲刮目相看。

  爱国你我就不多说了,在我的四个学生中,你的悟性、天赋都是最高,白案上的基础也好,如果你赢不了他们三个,是要另外受到惩罚的,去鲁厨水台打杂一个月!”

  周爱国点点头,目光坚定地望着周栋道:“赢的一定是我!”

  “就冲你这句话,我苏见文赢定了,让你知道知道苏家后人的厉害!”

  “见文我从来不挺你的,今天就冲你这句话,我叫你声哥。”

  “我本来就是你哥......”

  唯独胖子没说话,老大的手段他可见识的多了,哪有那么容易就过关的?面对这三个‘竞争者’,他唯有全力以赴,必须赢!

  女朋友前几天叫他一同逛商场的时候,可是在卖钻戒的地方晃悠了好几圈儿,脚都差点挪不动,这是一个可喜的信号,可也让胖子压力山大。

  自打某该死的国内知名地产商入驻楚都,楚都的房价也在翻着跟头往上涨,结婚你就得买房啊?胖子现在太需要一份主厨的薪金待遇了,哪怕只是早点部的主厨。

  “你们还都挺有决心的,这是好事情,不过光是表决心没用,能学到多少就看你们的天赋和够不够努力了。

  哦,张师傅,麻烦把面盆帮我递一下......”

  此时不光是潘珂他们,早点部的师傅们听说小周师傅今天‘降临’早点部,还要现场教学生,一个个也不搂着香喷喷的媳妇儿或者臭烘烘的老公睡懒觉了,早早地就赶到了早点部,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

  就连负责清洁的大姐也伸长了脖子往里观望,师傅们很无奈:“您跟着凑什么热闹啊,我们这是专业人士的内部交流,业务跟您也不搭啊?”

  这位大姐一瞪眼:“那是你们没见识过我的厨艺,自打看了小周师傅的鸡蛋饼,我回去也做了几次,现在就连我那个平日里不肯吃鸡蛋的闺女都爱上这鸡蛋饼了!

  所以你们别看我是做清洁工作的,其实我是个厨艺天才!”

  众师傅:“......”

  “油酥火烧也用两种成面,一种是用高筋、小麦、富强粉和成的普通面粉,一种是油酥面,和面的规矩我对你们讲过,‘不可惜力、不可少时’,手光、面光、盆光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在这里我就不再多说。”

  周栋接过面盆,掀去罩布,用手指在面团轻轻按压了下,面上随即出现了一个手指印,然后慢慢回涨、最后指印消失。

  “看到了没有,你们活的面到了这种程度,就可以用了,接下来,我们炒油面。

  见文见武,你们两个尤其要注意,这油酥火烧的油酥面和赤峰对夹有很大的不同。”

  周栋边说边拿出提前用猪油熟透了的铁锅,打开火眼,让铁锅升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看过《我是勤行第一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