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172 新的专业技能

172 新的专业技能

  袁子丹招了招手,唤来拍卖行的工作人员耳语了几句,没多久拍卖行经理就巴巴地赶了过来,眼前这位袁大才子可是真正的爷,拍卖行还指望着能跟他保持良好关系,日后好求几件墨宝上拍呢......

  拍卖行经理走后,袁子丹笑道:“拍卖行应允了,其实他们也不得不同意。

  这坛酒膏与巨然和尚的画作毕竟不同,估计除了我随园也没人会出大价钱购买了。

  不过还是要我们先拍下来,拍卖行只是同意我们当场开坛检验,如果这坛百年酒膏真的有问题,他们承诺可以退货。

  周老弟你究竟有没有绝对的把握判断这坛酒膏?万一有问题,你是否能够拿出具有说服力的证据来?

  刚才那位吴经理可是说了,这坛百年酒膏是马世青后人托付拍卖行拍卖的,又有马世青的《水说》在,绝对是不会出错的......”

  周栋正要回答,忽听久违的系统音响起:“随机任务出现,宿主身为真正的华夏酒神,这部《水说》非你莫属,请务必得到此书!

  完成任务后,宿主将得到厨师专业技能一项,注:该技能为单项高技,与华夏美食息息相关,却并非厨师的基础技能......”

  神神秘秘的,居然不是类似狗不理这样的单项食品或者菜品?厨师除了红白案和炉头上的基础技能外,还有什么专业技能,我怎么不知道?

  周栋有些疑惑,不过此时也不容他细想,袁子丹还在等着他回答呢,想了想道:“如果这酒膏有假、或者不够年份,我自然有办法证明。不过如果酒膏是真的,那本《水说》......”

  “哈哈,那本《水说》自然是归周老弟所有了。

  昔日的玉泉山,如今早已成为了传说......现在的京都可没什么好水可用,袁家也懒得跑去外地酿造私酒;随园的酒都是直接从一些酿酒名家的手中购买,又或者是茅台、五粮液这种大牌中的珍品,酿酒这么辛苦的事情,可不适合袁家。”

  袁子丹微笑着看了周栋一眼:“袁某倒是没想到,周老弟对百年酒膏居然不屑一顾,却对这本《水经》如此感兴趣,莫非你还是位酿酒高手不成?”

  “那就一言为定,我就不和袁大哥你客气了。”

  周栋淡淡一笑:“百年酒膏虽然好,可惜也不过就是竹叶青而已。这酒的名气不小,却也不一定就是最顶级的黄酒了。”

  “哦,是吗?”

  袁子丹有些诧异地看着周栋,连古法酿造的竹叶青也不放在眼里,这位周老弟究竟是不是真的懂酒啊?

  竹叶青,算是比较特殊的一种酒类。

  在古时属黄酒,是以糯米酿造的黄酒加竹叶和一些中药材酿造而成;到了现代,却又以汾酒为底酒,同样加入各种中药材,俨然已经成了‘新竹叶青’,被归入养生白酒品类。

  马世青是清代御酒大师,自然是按古法酿成了这坛酒膏;这也就更加显得珍贵,在现代已经基本见不到古法酿造的竹叶青了,更何况这还是百年的酒膏?毕竟物以稀为贵嘛。

  周栋慢慢喝着茶,吃着茶点,似乎没准备回答袁子丹的这个问题。

  夏虫不可语冰,以他现在传说级酿酒的水准,就是袁枚还活着,怕是也没资格和他论酒,更别说是袁子丹了。

  两日相处,袁子丹也早就习惯了周栋这个忽冷忽热的性格,倒也不以为杵,此时拍卖会也正式开始,将他的注意力完全吸引了过去。

  周栋则是毫无兴趣,看得昏昏欲睡,如果不是期待着马世青的那本《水说》,恐怕早就自行离场了。

  袁子丹倒是兴致颇高,不大会儿的功夫已经拍下了一对郎红梅瓶,周栋实在无法理解这对东西居然能值大几十万,拿来腌咸菜都嫌不趁手呢。

  “呵呵,周老弟有所不知,官窑的郎红精品实在难找,这对已经算是民窑中的极品了,若是官窑,价格怕是最少要翻上十倍呢。”

  “嗯,好看是好看,就是不中用,如果瓶口再大些就好了,可以用来炖鸭子......”

  “炖鸭子?”

  袁子丹瞪着眼睛看了周栋半天,最后决定还是不跟这家伙多说什么,免得被活活气死;而且他一直关注的巨然横幅山水就是下一件拍品,按拍卖行的规矩,他这种级别的贵宾可以要求走近鉴赏,以便决定待会儿要不要出手竞拍。

  袁子丹去得快回来的也快,坐下后只是冷笑,气的连先前不屑一顾的雨前龙井也肯喝了,然后把茶杯重重一摔:“岂有此理,居然是幅伪作!”

  不要以为拍卖行就绝对没有假货,古玩行的水比勤行更深,华辰这种中小型拍卖行就更加容易出问题。

  袁子丹本身就是书画大家,东西是真是假自然是瞒不过他,当下也不出价,只是一边冷笑、一边看着几个土大款在那里竞价追逐。

  如果不是还惦记着百年酒膏,袁子丹恐怕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耐着性子终于等到第十六件拍品百年酒膏,袁子丹看了眼正在卖力介绍酒膏的拍卖师,微笑道:“我们不着急出价,这坛酒膏怕是除了我们以外,再没人会认同拍卖行给出的底价了......”

  土大款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一百八十万的底价对于一坛酒膏来说怎么看都是偏高了;而且听说这东西还需要勾兑后才能饮用,土大款们便立即失去了兴趣。

  勾兑什么的,在他们看来简直太low了,有这钱还不如买几瓶82拉菲什么的,会不会喝先两说着,至少面子上好看不是?

  “各位先生女士,这坛百年酒膏出自清代御酒大师马世青先生之手,举世独此一件,可谓是物以稀为贵啊!而且就连这盛放酒膏的酒坛,也是出自官窑精品......”

  台下懂行的人一看直接撇嘴,狗屁的官窑精品,不过就是官窑大批量出品的酒坛子而已,跟紫禁城里的防火缸一样,最多算是普通用具,跟古董根本就不搭界的玩意儿!

  第一次叫价居然没人应价,拍卖师不觉有些紧张,感觉自己已经快编不下去了。

  见拍卖师频频向自己的方向望来,袁子丹淡淡一笑,也不着急,慢悠悠地喝了口茶,继续看拍卖师的表演。

  钱在袁子丹眼里不算什么,只不过他要等待拍卖师第三次叫价无人应答、即将流拍的时刻才会出手,一击定乾坤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第三次叫价,百年酒膏,一百八十万,每次叫价十万元,还有没有人出价、还有没有人出价!”

  拍卖师暗暗摇头,今天已经流拍了两件拍品,看来这是要破三啊?

看过《我是勤行第一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