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1471章 挡箭牌的恼火

第1471章 挡箭牌的恼火

  陈商略不仅仅是陈元慎的儿子,更是他唯一的儿子,粗看两者意思相差不多,实际上的意味却是天壤之别。

  作为草莽中起家的男人,陈元慎早年颠沛流离,边军中舍生忘死搏命,立下不世大功才被荒皇陛下选中,有了今日的尊崇、地位。

  这也导致早年间,陈元慎几乎不近女色,唯一的儿子陈商略也是意外的产物。待到后来位高权重时,修为境界已达真圣层次,虽说家中妻妾众多,可再想顺利造人却绝非轻易之事。

  一来二去,便导致陈元慎膝下,至今只有陈商略一子……如此局势下,意外产物便也成了真宝贝。

  而如今,陈元慎唯一的,被他寄予厚望的儿子,居然被一名未知凶徒劫持。听到麾下压低声音禀告的城主大人,手指抖了一下,杯中酒溢出少许。

  他神色坦然随手擦了一下,淡淡道:“知道了,下去吧。”

  举杯邀饮。

  百溯真圣进入城主府后,一直隐约之间,被陈元慎气势压制着,感觉好生不自在。

  此刻见他心惊之下撒酒,顿感几分痛快,当然这情绪绝不能流露半点,而且心底里也极为好奇,究竟发生了何事,居然让喜怒不露于外的陈元慎,都会如此失态。

  当然,好不容易稍稍掌握到一点主动,陈元慎不说的话,百溯真圣肯定不会主动询问,笑意盈盈饮酒,继续刚才的话题,脸上没有丝毫异色。

  对于帝都中的形势,又进行了几句含糊的交流后,陈元慎叹了口气,对面百溯真圣马上闭嘴不言,微笑着神态从容。

  对面,陈元慎放下酒杯,“啪”的一声轻响,眼眸露出些许自嘲与无奈,“百溯贤侄,商略一时胡闹,惹出了一些麻烦,老夫怕是要暂时失陪,过去看上两眼,免得闹大之后坏了你家产业,日后总不好向你叔父交代。”

  心头“咯噔”一下,百溯真圣强忍着没有露出异色,“哦,不知陈叔说的是哪出产业?”

  “临月楼。”陈元慎轻笑一声,“年轻人尽是荒唐胡闹,也不知何时才能收心敛性。”

  终归是唯一的独子,至此时还能保持安稳,涵养功夫已是极其到位,莫非还能真的不着急?

  说完这句,陈元慎起身向外行去。

  百溯真圣起身道:“陈叔,我跟你一起去,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胆敢与商略兄作对。”

  陈元慎只当他是为了表明态度,毕竟陈商略是在临月楼中出事,既然惊动了他,就表明事情绝不简单。念头微动,他笑着点头,“那么贤侄就跟老夫一起去吧。”

  城主大人到了!

  早已被临月楼中,一番动荡变故震惊众人,眼珠忍不住瞪的更大,以至于令人担心继续下去,会不会“啪”的一声便蹦跳出来,在地上摔个粉碎。

  引动城主亲自现身,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终结!

  他们心惊着、忌惮着,却也忍不住在此时,自心底里生出激动……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公然挑衅城主府?

  虽说因为那件事的风波,城主府看似前景不明,可大家都很清楚,城主大人是陛下亲信,只要陛下这份信任仍在,即便风浪再大几分,也根本不可能撼动城主府这艘大船。

  许慎躬身行礼,“属下无能,令公子落入陷阱,还请城主大人惩罚!”

  他身后,及众多封锁临月楼的城卫军,轰然半跪在地,“拜见城主大人!”

  声浪滚滚肃杀冲天……这一刻,城主大人的权势、地位,风光尽显无疑。

  前庭、湖畔中,那些等着局势变化,欲欲跃试着的眼神,突然就充满了惶恐、

  忐忑。

  陈元慎!

  不需要更多,只这一个名字,便足以压的半座城之人难以喘息。

  这是多年经营观海城,陈元慎通过实际行动、强悍手腕,逐渐确立起的地位、威势。

  秦宇马上就感受到了,这份威势的可怕,陈元慎神色平静,似乎受制于人随时都将被杀死的并非他的独子,眼神冰冷中释放出强大压迫。被他眼神锁定,尽管明知道比拼修为,并不会畏惧对方,可秦宇还是心头轻颤,继而生出几分凛然之意。

  可黑袍之下,秦宇神色依旧平静,他缓缓吐出口气,真正露出一丝轻松之意。因为他看到了百溯真圣,对方跟随陈元慎一起到来,这让秦宇心中生出几分古怪,莫非他之前所说要去拜访的,就是这位观海城城主?

  百溯真圣暗暗叫苦,心想这算不算坏事成真?听到是临月楼时,他就有不好的预感!

  结果事实证明,他预感是相当的精准。

  真是黑暗主宰!

  这才多大会,顶天了就是半日时间,而且自己啥都安排妥当了,美人在怀享受温柔乡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搞事情,而且一搞就搞到了城主府头上!

  看着秦宇手中,被拿住的陈商略,百溯真圣忍不住一阵头疼,同时自心底生出几分寒意。

  他相信,黑暗主宰不是蠢货,初入荒域中岂会随意生事?那么这件事情,或许没那么简单。

  即便抛开这些不说,观海城在西荒三百大城中,排位并不低,再加上陈元慎自身颇受荒皇陛下信任,在西荒中有着不低地位,便是朝中几位大佬也多有拉拢怀柔。

  当然,以他的出身自然不怕,可双方关系一向交好,并没有明显的利益冲突……动了他的独子,事情肯定不会轻易罢休,可将黑暗主宰带到帝都是他的任务,更加不能出现意外。

  这倒是两难了!

  不愿开罪城主府,更不愿招惹未知麻烦,还要将事情化解……所以此时,百溯真圣没着急亮明身份,而是给了秦宇一个眼神。他不确定,黑暗真圣是不是能够,读懂这个眼神中的意思,内心难免有些忐忑。

  事实上,秦宇读懂了,他看出了百溯真圣的为难……当然,也仅仅只是为难而已,并没有慌张失措或是惊惧之意,

  这让秦宇心头大定,对百溯真圣的出身背景,越发多了几分兴趣。能不惧一城之主,又只有区区真圣修为……咳咳,好吧“区区”这词用得不太妥帖,可事实上放在这里,并不算是太过分。

  总之,今天不会倒霉便是!

  念头快速转动时,黑袍下秦宇冷笑一声,道:“百溯真圣,你终于回来了,观海城城主之子陈商略纵容属下对本座出手,我怀疑此事并不简单,如今本座已将他拿下,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但就此事,你必须要给本座一个交代!”

  漂亮。

  听到秦宇直接喊破身份时,百溯真圣内心苦笑一声,可紧接着就变成了惊喜,暗道黑暗主宰果然精明,短短一句话就将“理”字占了个十成十。

  而且话里话外也给了提醒,既然他敢这样说,就一定是有把握能将陈商略“纵下伤人”之事咬死,不给他半点推脱可能。

  别管今日之事,是否另有古怪,仅此一点便足够,将他们暂且从麻烦出摘出来!

  陈元慎目光微闪,眉头轻轻皱起,“百溯贤侄,你认识此人?”

  百溯真圣躬身道:“陈叔,这位便是我提起的黑暗主宰……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侄也糊涂了。”

  他转过身,高声道:“黑暗主宰阁下,不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先放开商略世兄,这其中肯定是有

  误会!”

  “误会?”黑袍下,秦宇声音冰冷,“我倒是觉得,这是城主府暗中策划的阴谋!”

  百溯真圣眼角跳了一下,心想你可真敢说,赶紧给秦宇打个眼色,我都已经来了差不多见好就收吧,真动了陈商略事情就麻烦大了。

  “黑暗主宰阁下,我向你保证,城主府绝对没有问题,先放人别的一切都好说!”

  秦宇犹豫一下,冷哼中松手退走。

  感觉鬼门关外转了好一会的陈商略,顿时如蒙大赦“嗖”的一声逃出来,满脸后怕、惊悸之意。

  “父亲,他……”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将后面的话打断,陈元慎阴沉着脸眼神冰冷,“没用的东西,整日就知道寻花问柳也就罢了,居然还因此跟百溯贤侄的客人发生冲突,马上给我滚回府闭门思过,没老夫吩咐不许踏出房门半步!”

  陈商略眼底露出一丝惶恐,嘴唇动了动终归不敢再说,被城主府几名好人护着,很快脱离众人视线。

  好敏锐的心思,好老辣的的处理手段!

  短短几息时间,就猜到了事情大概轮廓,继而一句话便将今日之事,定性为青楼中的争风吃醋。

  如此来即便闹腾的大了些,甚至殒落了三位真圣,定多就是荒唐的厉害,名声不太好听罢了。

  不给任何人,就这件事情搅风搅雨的机会……顺便,还能借此看一下,事后各方反应,如果有人不愿接受这个结论,那么就一定跟今日之事脱不开关系。

  百溯真圣暗暗钦佩着,笑道:“黑暗主宰阁下,本座为你引荐,这位便是观海城陈元慎城主,为我西荒重臣之一,深得陛下信任。”

  这是介绍也是提醒。

  秦宇目光微闪,拱手道:“见过城主大人。”

  陈元慎微笑开口,“久闻阁下大名,今日得遇方知传闻终不如眼见为实,此番被陛下召入西荒,阁下用心做事未来必能有一番前途。”

  顿了顿,他拱手,“此番误会,皆是犬子荒唐之举,如有冒犯之处还请阁下见谅。”

  堂堂一城之主,以其身份地位,如此表态可谓诚意满满。

  一来陈元慎已经察觉到,这件事颇多诡异之处,再加上已知晓秦宇身份,想到帝都中的暗流,便猜到城主府是被人利用,陈商略做了别人手中的筏子。既然已被算计,找回场子是日后只是,当下紧要是大事化小,不给人借机发挥的机会。

  二来是百溯真圣出身,终归是帝族血脉,虽说是偏远旁支,可他那位叔父当真是位惊才艳艳之辈,未来成就如何难以估量,陛下对其也是青眼有加,自然要给几分脸面。

  三来便是秦宇的修为,强者之间气息交感,纵然并未真正动手,多少却也能做出几分判断。眼前这位黑暗主宰,竟比传闻中更强,难怪此番对方谋划会落到空处。

  对于强者,即便对方未来并不明朗,但暂时的退让与尊敬,还是很有必要的。

  百溯真圣心头轻叹,所谓举重若轻,拿得起放得下,说的便是陈元慎此刻表现。不以身份自矜,不以脸面为甚……果然,能被叔父着意看重之人,自然有其道理。

  “哈哈哈!黑暗主宰阁下,陈叔如此诚挚歉意,足以让你抹去心中不满,此事便就此揭过,如何?”

  黑袍下,秦宇吐出口气,在他看来这当然是最好的结果,当即点头表示应允。

  不过眼神扫过百溯真圣,此刻一张灿烂笑脸,不由暗暗冷笑一声生出几分恼火,老子可不会做你免费的挡箭牌,今日替你破了这一局,总要给我一些说法才是!

看过《祭炼山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