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九星毒奶 > 1015 人·鲸·雨·海

1015 人·鲸·雨·海

  络腮胡男子心中暗暗想着:现在的情况来看,箭山族表现的如此异常,应该是这小子的伤泪效果?

  但就目前的战场形势,哪怕你是新一代的佼佼者,怕是也逆不了天、改不了命。

  唯有弃守塔山区域、后退数十公里,让开两国交界线,再向国家请求火力支援、炮火覆盖,消灭源源不断的箭山族。

  待异次元空间大门开放的频率减少,再闯入其中捣毁,才是正确的选择。

  对你们、对我们,都好!

  络腮胡男子冷眼看着遥远天边的黑白烛鲸,心中暗暗想着,他认为这是最佳选择。

  但显然,在那遥远天边上伫立的小毒奶,并不这样认为!

  ......

  倒在冲锋路上的箭山族有很多,它们被伤泪偷袭,不知所措,冲势被阻。

  而江晓所在的高山之上,却是没有任何伤泪雨水,因为这里不仅有箭山族,还有战友。

  无数士兵终于脱身,也终于能给予面前那纠缠不休的生物致命一击!

  因为,随着一声鲸吟,无数箭山族几乎在同一时间仰头望去,都看到了那个对它们威胁最大的生物。

  江晓早有准备,直接闪烁到嗡嗡鲸的身旁,而后带着嗡嗡鲸,一个闪烁!

  一人一鲸不仅仅躲开了漫天的箭矢,江晓也把嗡嗡鲸送到了塔山大本营的北侧。

  这个位置,这个角度,可以了!

  “海潮!冲!”江晓心念一动。

  嗡嗡鲸当然知道江晓要干什么,借着雨水,在北方射来的、那铺天盖地的箭雨中,一个高达20米的海浪悄然成型。

  不,不是海浪,而是海啸!巨大的浪潮同样铺天盖地,向北方冲荡而去。

  “嗡!!!”

  来自北方那密密麻麻的箭雨,被巨大的海潮拦住、扑断,并一同席卷着,向北方冲荡而去。

  江晓直接闪烁过去,在域泪与噬海衣的共同帮助下,伫立在那高达20米的海啸之上。

  踏浪而行?

  这个词语倒是很准确,但是踏浪还不够,江晓随着那海啸前冲的位置,直接开启了伤泪暴雨。

  后方,嗡嗡鲸迅速游来,又是发动了三次“海潮”星技,迅速加固了那海啸的冲击力、添补了星力之水,让冲击的势头更加猛。

  本就高达20余米的海啸,在嗡嗡鲸的一次加固过后,甚至暴涨到了30余米的高度!

  而另外两个巨大的海啸浪潮,层次分明,追逐着前方的海潮,急速前冲。

  在与江晓的精神相连中,嗡嗡鲸已经接到了命令,只需要发动海潮,但不要接近这些海潮,只能远远跟着。

  因为......江晓那踏浪前行的位置,显然已经成为了一道分界线,由暴雨构成的分界线!

  只见那一层又一层、犹如瓢泼一般的伤泪暴雨,融入了那声势浩大的海啸之中。

  但凡海潮所过一处,一片狼藉,留下的却是淅沥小雨。

  而海潮一路平推!

  瓢泼暴雨同样在不断位移,一路平推!

  声势浩大、如世界末日般的恐怖海啸浪潮,一路向北!

  它冲出了山川,冲下了山脚,荡平了一片又一片密密麻麻的箭山族。

  势如破竹,摧枯拉朽!

  那人,那鲸,

  那海啸,那暴雨......

  绵延不断、十数公里,一股脑的向北方冲去。

  无数圣墟直接被搅碎,无数异次元空间大门中被灌进了伤泪海潮,但凡沾染一丁点水渍的箭山族,都远远的躲避开来,不再冒着翻涌而入的海水,不再企图闯出空间大门。

  随着塔山上的箭山族授首,一个个守护军团伫立在山头,望着那海浪滔天的画面,心中忍不住剧烈的颤抖着。

  “这是皮神吧?国家队的那个江小皮?”

  “废话,九尾你不认识?他...他要去哪?”

  “这是什么星技啊...这星兽...我的天,我的天......”

  “再向前,那可就越界了...不能再往前了!”

  “去他妈的吧!卷过去!!!草!卷过去就对了!对面给我们下的绊子还少?”

  遥远的天边,身骑飞马的络腮胡男子,豁然色变。

  他是真的没想到,在擂台上舞刀弄枪的选手,竟然强悍至此!

  这压倒性局面、并且已经呈现出冲击惯性的局面摆在这里!

  莫说你是什么星海法系,就算是召集一排星海法神,一字排开,站在山头上,不间断的扔冰咆哮、火旋涡,都无法破碎这冲势!

  但是...但是......

  对面那年轻人?

  这种级别的海啸,已经与天灾没有两样了!

  再多的军队也能冲散!

  再大的势头也能遏制!

  再高的心气儿也能给你扑灭了!

  “%¥#@¥%!!!”络腮胡男子急忙大声呼喊着什么,尽管两军距离非要遥远,起码有数十公里开外,但是这势头不对劲儿!

  随着络腮胡男子的大声呼喊,17名一身戎装,身骑飞马的士兵飞了上来。

  一共十八名骑弓手纷纷搭弓射箭,迅速规划着漫山遍野的箭山族行军方向。

  风系星技不断的吹、推着那些跪地不起,哭喊哀嚎的箭山族。

  轰炸箭矢更是阻却了箭山族所有的前行方向,几乎是将这高山两侧变成了密集的轰炸区,只留下了前后两条通畅的道路。

  后方的道路必须留!

  因为这大蒙军团可不只能顾着自己,他们只是排头兵!

  后方,也就是大蒙帝国的国土境内,还有无数异次元空间,还有接二连三、崭新开启的大门,那些箭山族必须被后方军团驱赶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正所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无论这大蒙十八骑,用出浑身解数,他们都无法将那群两山之间、平坦高原上的箭山族驱赶向南。

  络腮胡男子忍不住一阵心惊胆战,这小鬼的伤泪,竟然强到这种程度?

  不仅杀人,还在诛心!

  可是...可是己方高山上的士兵们、包括络腮胡男子本人,都没有感受到半点伤泪,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也太诡异了吧?

  眼看着对方踏浪前行,气势滔天,一寸寸的逼近国境线,络腮胡男子终于忍不住了!

  络腮胡猛地搭弓拉箭,锐目死死的盯着那踩在海潮顶部的青年。

  声音无法传这么远,但是这动作、这眼神、这决心,却是可以。

  让络腮胡男子没有想到的是,那身后跟着漂游的巨鲸、脚踩着海啸的青年......不仅没有半点收敛的意思,似乎还隐隐有着一丝鼓励的神情。

  鼓励什么?

  络腮胡男子面色阴沉,无比凝重,他已经意识到了,对方在鼓励自己做什么,甚至可能在等自己做什么!

  越想,络腮胡男子的面色就越难看。

  他手中死死捏着箭羽和筋弦,动作过度用力,甚至让他的手掌有些颤抖。

  无声无息的交锋,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

  他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但他知道,如果对方不收手,再让那鲸鱼将海啸横推过来的话,这座山怕是都能被蹦碎!

  下方的团队都要遭殃,已经形成的守卫阵营,怕是要被粉碎!

  要战么?

  对方的伤泪,可是一点没有淋到己方头上,开战,那也必然是己方开先手。

  而那个站在海啸之上的青年,是不是就在等待这一刻呢?

  开启控制类星技?直接开战?或者是防御性的拦截?

  络腮胡面色阴沉不定、不断的变幻着,目光与那身披斗篷的江晓交织在了一起。

  “轰隆隆!!!”

  震天动地的声响还在继续,海啸搅碎着箭山族的身体,也拍碎、碾压着旅途中的一切。

  山石破碎,一泻千里!

  那一层密集的让人无法喘息的暴雨,依旧犹如分界线一般,随着江晓的身躯、与脚下的浪潮,向北平移!

  “%¥#!!!”络腮胡男子一声大吼,一行十八人迅速收弓。

  终于,他下定了决心,只见络腮胡的手中力道一松,执弓的手掌向下垂去。

  “呵。”江晓心中一声冷笑,身影闪烁开来。

  也在那同一时间,那踏浪与逐浪的一人一鲸,消失在了海潮之中。

  尽管失去了嗡嗡鲸的操控,但是那海啸的势头与惯性,并不是那么好收敛的,一层层的海潮依旧汹涌,荡山碎石、一路势不可挡......

  一批又一批、一层有一层的箭山族,在浪潮与洪流的冲击之下,向北方席卷而去。

  这样的行为,看起来像是在送星珠?

  没关系,反正还在国界线上,一会儿去取回来就行。

  关键是,面对着这种天灾,箭山族不是傻子!它们本就是居高临下、从山上冲下来,视野极好。

  而前军的势头被彻底打压,那些从山上冲下来的箭山族,并没有接受伤泪暴雨的洗礼,它们的智商还在,求生欲望还在!

  在极短的时间内,情况彻底改变!

  本就是两张脸的箭山族,用族内的语言对后方大声喊着,飞快的向大蒙帝国境内跑去。

  趋利避害,是上苍的一种眷顾,这属性存在于每一种生物的体内。

  箭山族的前军与后方源源涌来的族人撞在一起、搅成一团,对面山头上驻扎的军团,彻底炸了!

  箭山族的智商在,但凶性也在,一个交流不好,一个眼神不对,那就是生死战的节奏。

  如此混乱的战场中,谁又愿意有人挡着自己的求生之路?

  族人?不行!

  人类?更不行!

  与此同时,在华夏·塔山之上,一众士兵纷纷看向了那个悄然出现、飘浮在小雨中的庞然大物。

  却是看到一个人影从巨型烛鲸的身侧滑落,缓缓飘下,身体停在了半空中:“重整营寨、清理战场、摧毁空间,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江晓伫立在空中,遥望着天边的战场,看着那气吞山河、浩浩荡荡的三层海啸......

  他一字一句的开口道:“我就在这守着!”

  江晓还真就不信了!他倒要看看,对面谁™还敢放肆!

  “黑白烛鲸升级!钻石段位Lv.3!”

  江晓:???

  什么情况?

  嗡嗡鲸升级了?

  星宠什么时候可以自主升级了?

  另外,嗡嗡鲸不是钻石段位Lv.1么?怎么直接到Lv.3了?

  是内视星图的新功效么......

  连续奋战、四处救火、不断破碎空间的江晓,此时此刻,作为一名“看门老大爷”,终于有时间看看自己的内视星图了。

  当然,江晓的这个“看门老大爷”,应该是世界最顶级的那种。

  因为,江晓看守的门,是国门!

  ...

  求月票支援看门小毒奶~

  :。:

看过《九星毒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