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九星毒奶 > 849 芬城之夜
  /

  夜半时分,芬城军事基地的宿舍中。

  江晓坐在自己的床铺上,手里拿着一枚满月勋章,面色却是有些凝重。

  自从上午的授勋仪式过后,直至现在,江晓也没有缓过神来。

  那样的画面,江晓恐怕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江晓一直想用轻松的态度面对生活、让自己和周围的人都快乐一些,事实证明,他也一直是这样做的,再苦的训练、再艰难的战斗,他都这样挺了过来。

  但是这个世界并不友好,也并不美好。

  内视星图中,三枚第二等级的弦月勋章呈竖向排列,悬挂在内视星图的右上角,自从满月勋章来了之后,三个弦月勋章依次向下,将最上方的位置让给了满月勋章。

  虽然是“集体满月功勋”,但是内视星图并不计较“集体”或是“个人”,直接将满月勋章悬挂了进来。

  满月勋章极其精美,漆黑的夜色打底,上方有一轮圆月,那圆月是如此的明亮,制造的风格颇为写实,与人类用肉眼观看到的圆月非常相似。

  内视星图中,所谓的右上角,也只是指一片区域而已,事实上,在守夜勋章的右侧,还有一个属于开荒军第三等级的星火勋章。

  此时的星火勋章被压制在角落里,无处可逃,旁边就是那散发着广寒清辉的满月勋章。

  被称之为“星火”的勋章,此时也再没有了任何星火。

  那可怜的小模样,甚至让江晓想起了与嗡嗡鲸玩耍时候的自己。

  “睡不着么?小皮?”上铺突然露出了一个脑袋,碎发之下,是一个英俊的面庞--影鸦·萧夜。

  这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八人寝室,尾羽团共有十人,其中有七名男士兵,他们都居住在这里。

  挑选床铺的时候,无论年纪大小如何,这下铺,是众人自动让出来的。

  影鸦一手撑着床铺,轻盈跃下,身子依靠在床杆上,低头看着江晓,道:“不要想太多了。”

  对面床的上铺,大圣转过头来,看着江晓抚摸勋章的模样,张了张嘴,却是欲言又止。

  江晓颠了颠手中那沉甸甸的徽章,轻轻的叹了口气。

  对面床的下铺,天狗直接坐起身子,轻声安慰道:“活着的满月勋章很难得,死去的更加受人尊重,二尾曾说过,马革裹尸,是我们最好的归宿。”

  看来,大家都没有睡着。

  年龄,总会成为江晓的保护色。

  江晓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受到这样的待遇,一屋子兵王起来安慰他这只“菜鸟少校”。

  不过话说回来,江晓也的确有当团宠的潜质。

  在这样的时刻,这支团队中,一个个沉默寡言的士兵,纷纷开口说话了。

  李一胥躺在斜对面床的下铺上,也是唯一一个上铺无人的床铺。

  他并未起身,只是看着上方的床板,声音中带着特有的长安腔调:“应该缅怀,但更多的要把它当成一种激励。”

  说话间,李一胥也坐了起来,借着昏暗的月色,看向了江晓,开口道:“你还年轻,我们都清楚你的实力,未来,你必然会经历过多的生离死别。

  因为我们选择了这一条路,我们选择了冲锋陷阵,我们不是文职,不会坐镇后方大本营,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江小皮,我经历过无数次战斗,也亲眼看着一个个战友离我而去。

  相信我,你也许永远都无法适应这些,换个角度吧,把它当成一种责任,一种激励。你会好过一些。”

  付黑的声音幽幽响起:“小皮,我们很不幸、但也很幸运,因为我们是医疗辅助。”

  江晓:“嗯?”

  付黑:“我记得每一个我未能挽救回来的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每当我闭上眼睛,看到的都是他们的身影。

  在那段时期中,我接到了一次特殊任务,那一次,我违反了上级命令,用自己的方式、尽可能做到最少的减员,取得了一点的效果。

  从那之后,我变本加厉,用自己的方式去完成一项项任务,因为我不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脑海里在多出一张面孔。

  后来,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因为我的临场改令而出现了意外,我竭尽全力补救了一切,也将我手下的一名士兵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

  在她的职业生涯中,她一直跟随着起起落落,她了解我、也见证了我一天天的消沉。

  也就是在那一次,她和我说,也许我应该多想想那些被我解救回来的人。”

  江晓万万没有想到,这平日里吊儿郎当的付黑,竟然开口说出了这样一番话语。

  这屋中的每个人,能活着走到这里,都有自己的故事。

  江晓开口道:“她现在......?”

  “她顶替了我的位置,已经是团长了。”说着说着,付黑咧嘴一笑,带着一股特有的洒脱意味,“老子他妈的就不适合当官,窝在一支精英小队里当小兵挺好的,不负这医疗星武者的身份,也对得起这一身衣服。

  你经历过很多战斗,甚至经历过康克金德的战争,你一定救过很多人。”

  江晓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付黑:“想想他们。”

  说着,付黑踹了踹床铺的栏杆,道:“看看你脑袋上的影鸦,再看看你对面的天狗,想想他们为什么能活下来。

  她交给我的方法,我送给你。影鸦和天狗,这哥俩活蹦乱跳的身影,够你安心睡很久了。”

  付黑的上铺,施恩劫的身子一阵摇晃,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睡吧。”

  房间中再无人说话,江晓缓缓的躺了下去,半晌,轻声道:“我要回去了,龙窟暂不开启,我也接到通知,要回去参加最后一届世界杯。”

  对面上铺,大圣终于开口说话了:“痛快点,一路平推过去。”

  江晓看向了大圣,道:“我准备用方天画戟来一次汇报演出,上次在康克金德,咱俩没打成,这次你关注一下我的战斗,顺便你还能学点东西。”

  大圣:“......”

  “带着好消息回来。”李一胥躺了下去,翻了个身,开口说着,“钟铃只能治愈小队几个人,世界杯上的胜利,却是能激励万万人心。”

  “哈。”付黑哈哈一笑,道,“李团长说话挺有水平啊?”

  上铺,施恩劫那幽幽的声音再次传来:“睡吧。”

  付黑当时就不乐意了,一脚踹向了上铺,道:“李团长说话的时候你连个屁都不敢放,老子一说话你就让睡觉,奶腿的,老子明天就搞个白银祝福去。”

  咚!

  一声闷响,来自江晓床铺紧挨着的墙壁。

  江晓吓了一跳,这大半夜的,还有人砸墙?

  江晓刚想踹回去,突然想起了二尾睡在隔壁寝室,在这基地中,为了便于管理,尾羽团是被安置在一起的。

  都是战场上经历生死的士兵,同寝室都无所谓,只是基地有这条件,所以男女士兵分了两个寝室。

  其实这房屋的隔音效果很好,只是二尾有着感知类星技,所以......

  有时候太过警觉也不好,二尾的感知类星技明显是被动的,是加持在身体素质里的。

  众人小声交流的时候,也许就已经扰她清梦了,而刚才付黑的那一脚,应该是彻底把她给踹醒了。

  唰!

  下一刻,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寝室正中央,狭长而冰凉的眼眸扫视着众人,最终落在了付黑的床铺上。

  而那付黑的床铺位置,突然就响起了呼噜声:“呼...噜噜......呼...噜噜......”

  众人:“......”

  这个贱人把二尾踹来了,现在秒睡?

  二尾没再理会付黑,而是上前一步,俯下身,轻轻拍了拍江晓的脑袋。

  江晓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看着那身着守夜作战服的二尾,有些疑惑。

  这妞儿刚才是不是在睡觉?

  怎么穿着一身作战服?在家的时候也不这样啊?

  二尾微微歪了歪头,示意了一下门口的方向,而后,她的身子一闪,消失的无影无踪。

  江晓眨了眨眼睛,犹豫了一下,床铺一空,他同样瞬移了出去。

  当他闪烁出现在房门口的时候,二尾正站在不远处,随手一挥,身侧开启了祸影之墟的大门,迈步走了进去。

  “呃......”江晓苦恼的抓了抓头,自己要被训斥了么?

  他穿着迷彩背心短裤,沉吟片刻,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祸影之墟中,暗淡的星空之下,一柄巨刃旋转着、急速飞来。

  江晓随手一抓,将巨刃牢牢的握在手中,与此同时,他身后的祸影之墟大门也已经关闭了。

  江晓一脸错愕,道:“你这是干什么?”

  不远处,二尾拎起了一把钢铁巨刃,在手中颠了颠,道:“你不是睡不着么。”

  江晓:???

  说话间,二尾转头看向江晓,一个瞬移,一刀劈砍而下!

  呯!

  江晓下意识的转身格挡,一连后退了数步,急忙说道:“我能睡着,能睡着!”

  二尾一个闪烁,再次一刀劈来,沙哑的嗓音断断续续:“不,你睡不着。”

  江晓愣了一下,急忙闪烁躲避,一脸的狐疑:“现在是你睡不着吧?”

  二尾:“也可以。”

  江晓:???

  顶点

看过《九星毒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