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九星毒奶 > 696 态度
  诶呦?

  好像沉默还可以调节强度?

  钻石级别的沉默终于和钟铃、祝福、青芒等星技一样,可以调节强度了么?

  这种调节强度的功能,似乎是大部分星技晋级的发展方向。

  江晓默默的感受着新晋级的星技,远远的找到了诱饵江晓,抬手又是一发沉默,这一次,却是最低等级、最原始的黄金品质的沉默。

  黄金品质的沉默,别说是禁锢效果了,就连那附带的沉痛打击效果都没有了,这就是最原始的沉默之声。

  一旁,韩江雪走了过来,钟铃之下,她的身体已经治愈完全,更可怕的是,韩江雪被钟铃治愈的头脑极其冷静,看着江晓正在暗暗的琢磨新星技,韩江雪强压下了自己的愠怒,并没有打扰江晓。

  这个第一星技:钻石·怨念,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钻石·怨念:当遭受敌人进攻时,有5%的几率给敌人随机增加一个负面状态。(被动技,主动开启,持续消耗星力)

  江晓摸了摸下巴,概率改变了?这是从3%变成了5%?

  其他的没有任何改变?

  讲道理,怨念是江晓使用次数最低的,但也是救过江晓性命的一项神技。

  在战斗中,比如说通缉康克金德的女首领的那次战斗中,江晓就开启过怨念,但是怨念从来没有被触发过。

  由于江晓在学校中的战斗,以历练、比赛和擂台赛居多,江晓又在登机注册时候,没有上报自己的怨念星技,所以,他从未开启过怨念星技。

  毕竟...如果对手突然被电麻痹了,被烧伤、身子燃起火苗了,又或者是被冰冻了,那情况就不好解释了,江晓没必要给自己添麻烦。

  战争的时候,到了一定程度,当然可以用怨念,但是比赛的话,江晓就一直将怨念忍了下来。

  对于这个真真切切拯救过江晓性命的星技,他还是抱有很大希望的,但是钻石品质的怨念,也仅仅是将触发几率提高到了5%,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强势?

  江晓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隐隐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韩江雪平复着体内暴躁的星力,看到江晓这般模样,开口询问道:“怎么?”

  “啊。”江晓回过神来,他刚才的确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按照江晓现在的身体强度、那可怕的钻石忍耐,可是给了江晓无比强大的防御力。

  怨念星技看似触发率很低,但是它最克制的,应该是敏战-速攻流。

  就比如说赵文龙的三影围攻,再比如说赵文龙一拳能轰出上百个拳影。

  按照概率来讲,上百个拳影,都轰在江晓的身上的话,应该足够触发五次“怨念”了吧?

  赵文龙应该在轰出拳头的一瞬间,眩晕、僵硬、呕吐、中毒、失明......

  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负面效果,会在同一时间加持在赵文龙的身上?

  是的,咱这怨念触发几率低,但是架不住老干部拳头快啊......

  江晓忍不住嘿嘿一笑:“啧啧...我还真是个小毒奶~”

  韩江雪到底还是没忍住,有对刚才成为“实验品”的不满,也有对江晓隐瞒的不满,她伸出手,一把揪住了江晓的耳朵,用力向下拽了拽:“美滋滋的想什么,问你也不回话。”

  被揪住了耳朵,江晓的脑袋只能跟着她的手向下。

  “嘶......”江晓倒吸了一口凉气,连连说道,“诶,诶!你是星武者...你松开,你不知道自己手劲儿多大......”

  韩江雪松开了手,看着揉耳朵的江晓,幽幽的说道:“那你知道你的沉默有多强么?”

  “呃......”江晓顿时不出声了。

  但是毒奶大王是谁呀?

  那脸皮比城墙拐弯的部位都厚,他当即转移话题:“你跟谁学的这一手?周围人也没有会这招的啊?”

  的确,被揪耳朵,对于江晓来说,是全新的体验。

  江晓身边的人,就没有过这样的举动,一次都没有。

  韩江雪突然冒出来一句:“你长高了,拽着顺手。”

  江晓:“......”

  高个屁呦,天天这么训练、还好吃好喝的,在学校甚至天天吃开荒军特质的营养餐,这都多久了,江晓的身高一直定格在182cm,没再动过了。

  不过也还行吧,虽然在星武者这一群体中,江晓是个弟弟,但是在正常人的群体中,还是比较不错的。

  不过,想想“伴郎”海天青,再想想“护旗队”秦望川......

  江晓心中的怨念就更深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提高一下“钻石·怨念”的触发几率。

  是了!一定是这样!

  上苍既然已经给了我毒奶大王这无与伦比的美貌,我还能多奢求什么呢?

  不对呀!

  海天青,为什么可以两者兼得?这狗贼!!!

  想到这里,江晓开口道:“对了,海老师和方老师就要结婚了,日期定在了6月23日。”

  “嗯?”韩江雪倒是没想到,江晓会说出这么句话来,她更没想到,海天青要和方星云举办婚礼了。

  事实上,韩江雪都已经快忘了这事儿了......

  对哈,海天青好像是在世界杯期间跟方星云求婚来着......

  江晓一边看向了内视星图中的“钻石·泥流之光”,一边说道:“两位教师准备小办,你陪我去呗?”

  韩江雪:“小办?我以为这会是一场盛大的婚礼。”

  有方星云在,任何人都会认为这是一场盛大的婚礼,毕竟她的家室摆在这里。

  江晓嘿嘿一笑,道:“这俩人属于私定终身,我倒是希望海天青能被大家族退婚,然后海老师内心憋着一股气,果断的奋发图强一波,获得际遇、开启金手指、步步成神......”

  韩江雪:???

  江晓的思维跳跃的很快,开口道:“你召唤几个焰小傀,我试试逆流之光。”

  韩江雪还在顺着江晓给出的“大纲”,思考着海天青的故事,听到江晓的要求,她回过神来,随手召出了两只焰小傀。

  “咿呀呀!!”

  “乌~哈~”两只焰小傀拼凑了出来,兴奋的跳了跳脚。

  韩江雪微微压了压手掌,两只焰小傀顿时蔫了,垂头丧气的站在原地。

  颇有一种“园长妈妈不让我玩耍,我好气哦,但是只能噘嘴,不敢bb”的既视感。

  江晓:“数量不够。”

  韩江雪又召唤出了几只来自幼儿园的小火人。

  江晓甩出了逆流之光,一条,两条...五条...七条,八条,九条......

  韩江雪微微挑眉,看着江晓在那里使劲儿的模样,但是第十条逆流之光,却是怎么都甩不出来。

  第十个小火人傻傻的站在原地,感觉到自己其他九名同伴都被粗大的逆流之光连接了,仅剩的这只小火人,突然有种被“孤立”的感觉,小火人竟然伸出了双手,对着江晓要抱抱。

  如果不是韩江雪看着,它估计已经扑上去了......

  江晓:“......”

  “钻石·逆流之光:抛出数条持续存在的光线,与连接目标共享生命力和星力。”

  果然!

  铂金品质的逆流之光和钻石品质的逆流之光,在介绍上,没有任何改变,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更改。

  但是隐藏着的,却是有巨大改变的,从之前的5条逆流之光,现在变成了最多9条逆流之光。

  而且和其他所有的星技进阶方向相同,此时的逆流之光,也是可以调节“水管”的大小了,也就是调整星技强度了。

  江晓咧了咧嘴,多了几根水管,多了可以调节强度的选项,最大的水管此时也可以更大一些,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

  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强势?

  值得一提的是,被灌输了星力的焰小傀,也并没有晋升段位的意思,想来,召唤物应该是无法被灌升级吧。

  江晓收回了星技,转过头,向韩江雪解释道:“就是多了几条线,可以多连接几个目标,可以调节逆流之光的大小,调整输送的速度和总量,其他的没什么改变。”

  韩江雪默默的看着江晓,仿佛在看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你知道正常的逆流之光是什么样子么?

  你知道你现在的逆流之光是什么样子么?

  为什么我从你的脸上看不到喜悦?

  “总之,6月23号,你跟我一起去参加婚礼呗?”江晓低头看了看手表,探出右手,开启了祸影之墟的空间大门。

  总的来说,这个一星三技的进阶品质还是可以的,有沉默之声的大爆发,足以弥补其他两个星技的“不强势”。

  韩江雪点了点头,道:“可以,夏妍呢?而且,要不要找李唯一?”

  这四人小队,在高中时期,可是海天青的学生。

  江晓道:“他们说了要小办,也不知道他们要不要那么多的嘉宾,等我问问海老师吧。”

  “诶!你们两个聊什么呢?海天青怎么啦?”夏妍抱着圆滚滚跳了进来,开口询问道。

  江晓直接一道逆流之光,甩在了嘤嘤熊的身上,急速补充着星力。

  刚才实验逆流之光的时候,他可是把星力都散给小火人了。

  “没什么,海老师和方老师要修成正果了。”说着,江晓的脸缓缓的幻化出了圈圈面具,上次召唤诱饵的时候,江晓没有在“伪装”的状态下召唤,这也导致了诱饵江晓是以本体的容貌出现的。

  随即,江晓切换成了花刃星图,确保召唤出来的诱饵是斗战职业。

  一旁,诱饵江晓将钢铁巨刃和星珠都放在地上,衣服也没什么好脱的,毕竟都是幻化的。

  下一刻,江晓召唤出了一个新的诱饵,远处的诱饵瞬间消失无踪。

  一个面容是圈圈面具,撑着花刃星图的崭新诱饵被召唤了出来,迈步向钢铁巨刃的方向走去。

  韩江雪突然开口道:“如果你害怕鬼虎星珠的其他星技占用星槽,你可以走李唯一的路线,找鄂北省的小叶猴星珠,单独吸收黄铜感知星技,再用鬼虎的银品感知去替换黄铜感知。”

  江晓点了点头,道:“嗯,下次吧,没时间了,我明早就带着诱饵去雪原,你帮我联系商行,购买一些小叶猴的星珠,下次再召唤诱饵的时候,可以用这套方案。”

  闻言,韩江雪深深的叹了口气。

  江晓说“下次”,也就是说,他对自己诱饵的异球之旅持悲观态度,最终的结局,也必然是死亡,很可能都活不长久。

  韩江雪看着两个江晓走过去,分分捡捡、筛选星珠,这样的画面,却是让她的心中五味杂陈。

  星武者,想要成为人上人,有哪个不努力?

  然而他不同,他虽然也在努力,但是他在已知结局的前提下,依旧在努力。

  就像每个人都会死亡,这是迟早的事,但每个人面对死亡的态度却是不同的。

  更何况,江晓不是在等死,而是在赴死。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星武者?

  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态度?

  这也许,就是他区别于其他星武者的最大特质。

看过《九星毒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