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九星毒奶 > 462 执着
  一周多的日子很快过去,时间也来到了三月初。

  江晓在秦望川的培训下,吃着上好的开荒军特制伙食,不断的增强着自己的身体素质。

  目标明确,冲击星河。

  但无论是秦望川还是江晓,他们心里都很清楚,星河不是轻易就能达到的。

  否则的话,星河期也不可能成为觉醒者与星武者的分界线。

  星云之下,提升一个星力境界,只能多出来4个可用星槽。而在突破星河之后,每次提升星力境界,会多出来8个可利用星槽。

  这是一道龙门。

  跃过去之后,你就是暴鲤龙。

  无论是星力总量、星技数量,还是身体素质,都是质的飞跃。

  越不过去的话...呃,你依旧是鲤鱼王......

  所以,从各个角度上来讲,星河期都是星武者的最低标准,也是最难关卡。

  这世界上的大多数觉醒者,都卡在了星云期。

  这是一件令人很悲伤的事情。

  校园中的你也曾自信满满,也曾意气风发,

  曾对街上跑业务的销售嗤之以鼻,也对身穿制服的公职人员不屑一顾。

  你认为你的未来充满了无限的可能,你觉得你能做成一些大事,能够完成自身的梦想。

  直至后来,

  你加入了“普通人”的行列,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操心着普通人的柴米。

  直到有一天,你在深夜中惊醒,想起了当初那个年轻的、充满无限可能的自己。

  江晓不想成为那样的人,不想再老去之后,悔恨星云巅峰的自己为何不再努力一些。所以他在奔跑,用力的奔跑,努力的奔跑。

  直到筋疲力尽,直到头脑浑噩,昏死在这帝都星武的体育场跑道上。

  帝都星武建校数十年,这里必然也发生过很多事情。

  但如果把这个体育场比作一个人的话,无论这里曾发生了什么,它应该也会对这个孩子印象深刻。

  江晓每天都在超负荷运动,没有三十圈、五十圈这样的目标。身体极限,再也无力爬起,就是他每一天的目标。

  由于秦望川高超的治愈星技,江晓的身上没有留下任何隐疾,且在每天触摸、扩增着自己的身体极限。

  而在最近一段时间,保持这一训练的只剩下江晓一人了。他唯一的留校战友,开荒学徒顾十安,被两名开荒教官带着出行,去突破星河了。

  这位早已经星云巅峰的顾少爷,在四天之前,感受到了身体隐隐的暴躁不安,被秦望川及时发现,随后便被两名开荒教官带走了。

  ......

  3月3日这一天,江晓依旧没有等来光头胡的回信。

  同样,大一那些出行历练的普通学生们依旧没有归来,江晓也得知,他们又去了黑岩山,这次的时间比开学军训时候更长,想来,大一新生们也必然过着无比艰苦的日子。

  江晓倒是不想念自己的同学,关键是在3月10号,报名学校选拔赛的日期就要截止了。

  其他的参赛学员都是大三大四的学生,他们早就搞定了推荐信,不似江晓这般时间紧迫。

  江晓不能再等胡鹄老师了,他在10号之前能不能回来还不一定,另外,就算他回来了,答不答应江晓也不一定。

  所以,江晓通过秦望川的介绍,找到了另外一名开荒军教官,一个和他有着相同姓氏的教官——江鸿。

  江鸿教官,是一名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他的身材修长,大概一米九左右、相貌平平,喜怒不形于色,他的话很少,情绪似乎更少。

  帝都星武一共有三组教官设岗执勤,由于历练地点相对危险,所以三组之中,每组都抽出了教官,带着10名开荒学徒出行历练,为他们保驾护航。

  顾十安又带走了两名教官,此时,驻守在帝都星武的开荒军急缺人手,军方也不得不又调派了一支开荒小队前来驻勤。

  现在,和秦望川一样留校的教官,只有另外三人,他们与开荒军补充来的三名战斗序列军人,值一休一,兢兢业业,恪尽职守。

  今天,刚好赶上三名开荒教官在岗值守,但却没有人愿意去试训一个孩子,为其写推荐信,他们都有自己的任务。

  秦望川不知道是不是用了人情关系,终于找来了其中的这位江教官。

  江鸿教官看起来很忙,没有任何的交流,甚至没有叫江晓去演武场,他直接在体育场上,将正在奔跑的江晓叫了过去。

  让江晓非常不适应的是,江鸿教官甚至都没有说要求,也未说明来意,直接开打,并且抢了先手。

  如果不是江晓认得他,如果不是对方穿着开荒军服,江晓甚至可能会认为这是一名犯罪分子。

  这次战斗,秦望川并没有在场,因为他在替江鸿教官值岗。

  3分钟的时间,这场比斗便不了了之。

  很难说江晓败了,因为他只是一身焦糊罢了,实际情况远没有表现出来的这般凄惨。

  但也很难说江晓胜了,因为江鸿教官并没有给他推荐信。

  自始至终,江鸿教官只用了两种星技,作为法系星武者,他甚至连星图都未曾亮起。

  一种是瞬移,另一种是雷电。

  整个足球场,尽是江鸿教官的身影,躲避着江晓一切的控场星技。

  而那一道道从天而降的雷电,每一次都精准的击打在江晓的身上。

  而江晓的钻石忍耐,却让他立于不败之地。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江鸿教官是真的猛,江晓的钻石忍耐、怕是连子弹都打不穿他的皮肤,却是被这接二连三、一次次的雷击擦破了皮。

  嗯,当然,也仅仅是擦破了皮而已。

  如果这是在生死战场上,江晓当然有破局的方法,他直接开启怨念,也许会有一锤定音的功效。

  但这是胜负场,并非生死场。

  江晓能感受到江鸿教官手下留情了,但话说回来,谁有不是呢?

  两人都没有发挥出来最强大的实力。

  所以,仅能从江晓是否得到推荐信这一角度来说,江晓败了。

  他们分出了胜负,只是未分生死罢了。

  秦望川很快便被从岗位上替了下来,江鸿教官从离去到归来,前后用时不到五分钟,身上无伤、甚至衣衫都很整洁,继而再次投入到执勤岗位中。

  从这之中,秦望川也大概知道了结果。

  事实证明,

  强扭的瓜不甜,也并不解渴。

  因为农药很多,容易中毒。

  当秦望川回到体育场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出乎了他的预料。

  他没有看到一个战败之后的孩子,没有看到落寞的表情,更没有看到江晓有任何遭受惨痛打击的模样。

  他只是看到了一个衣衫焦糊、满脸鲜血的孩子,正在闷头奔跑。

  除了他的外观证明了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其他的,一切如常。

  秦望川迈步跟了上去,这么长时间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和江晓一起奔跑。

  秦望川也并没有出手治愈江晓,他知道,不必多此一举。

  江晓早已经治愈了自身,只是脸上和身上的血迹并未擦拭干净罢了。

  “他是一名开荒军,一个任务至上的军人。”秦望川与江晓并肩奔跑,解释道,“我替他值岗的这几分钟里,三人执勤小队的配置是双盾战和我一名辅助,人员配置并不合理,所以他才赶时间回去。”

  “不是这三分钟的问题。”江晓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全力冲刺就是他平日里训练的平均速度,“从他踏上绿茵场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不会得到这封推荐信。”

  秦望川:“怎么说?”

  “他打心底就不认为我该参赛。”说到这里,江晓停顿了一下,再次开口道,“所有人,打心底都不认为我应该参赛。”

  秦望川若有所思的看着江晓,并没有说话。

  江晓继续道:“在普世的观念中,一个星云期的孩子,就不该参赛。”

  江晓转头看向秦望川,继续道:“一名辅助,就不该参加单人赛。”

  江晓一字一句的说道:“江鸿是这样想的,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

  秦望川沉默半晌,道:“所有不了解你的人,是这样想的。我不是,你的方老师也不是。”

  听到这里,江晓低下头,竟然再次加快了速度。

  秦望川开口道:“证明给他们看,你有资格参赛。”

  数百米之后,闷头奔跑的江晓吐出了两个字:“当然。”

  秦望川说道:“三位有教官资格的开荒军人,轮休制度是上一休一,他们明天休息,我再去帮你邀请一下,如果江鸿不应,也还有另外两位教官。”

  闻言,江晓的脚步却越来越慢,最后停了下来:“我想请假。”

  秦望川看着满脸鲜血的江晓,看着他那明亮而又执着的眼神,轻轻的点了点头:“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

  一瞬间,

  江晓的身影一闪即逝,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望川四处张望,偌大的体育场,哪里还有半点人影,绿茵场上那坑坑洼洼的、被炸翻的草皮,让这里显得更加凄凉。

  秦望川无奈的摊了摊手,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瞳孔微微一缩,他是不是理解错我刚才的话了?

  这孩子...怕不是去找江鸿了吧!?

  学校A座行政楼,大楼一层最西侧办公室门外,一个浑身鲜血,拎着巨刃的青年突然出现。

  霎时间,办公室中一名士兵猛地站起身,他虽然不知道门外发生了什么,但是他闻到了血腥味!

  下一刻,门口处传来了三声敲门声。

  同一时间,坐在办公室里的江鸿教官看向了另外两名教官,摇了摇头,并且对门口说道:“离开。”

  江鸿的声音一起,门外便传来了江晓的声音:“江鸿!再给我三分钟!公平对决!”

  一时间,一层行政楼的门纷纷打开,探出了脑袋。

  却看到最西侧的走廊上,站着一个模样凄惨的青年,手里还拎着一把刀。

  一把巨大的刀!

  这里是帝都星武教师的办公大楼,同样,也有一些学生在这里办事、帮忙。

  “卧槽,这是谁?这么牛逼吗?敢站在帝都星武办公楼叫嚣?”

  “那刀...是江小皮?他面前应该是开荒军执勤室?”

  “发生了什么?他怎么满脸血啊......”

  “牛逼大发了!那边应该是大楼最西边,是开荒军的执勤地点!”

  “所以...开荒学徒跟开荒教练干起来了!?”

  办公室内,另外两个开荒教官也是有点懵,他们当然知道刚才江鸿教官去干什么了,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那孩子杀上门来了?

  不过,从对方敲门的举动来看,应该是还存有理智的。

  江晓当然有理智,他要是敢拎着刀、直接瞬移进执勤室的话,估计得当场“伏法”。

  江鸿教官默默压了压执勤军帽,坐在办公桌前,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

  门外再次传来了江晓的声音:“那你就给我一个时间,地点!”

  执勤室内,传来了江鸿教官稍显低沉的嗓音:“两年后的今天,帝都星武体育场。”

  江晓握紧了刀柄:“我等不了两年,也不需要两年。”

  门内传出了一道声音:“我也给不了你三分钟,也不需要给。”

  “咳咳。”身旁突然传来了一声咳嗽。

  江晓转头望去,却看到是行政楼收发室的看门老大爷,正站在远处的大厅,对着江晓招手。

  老大爷开口道:“江同学,杨校长请你上去。”

  江晓:“......”

看过《九星毒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