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影视世界旅行家 > 第1425章: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第1425章: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清晨,

  鸟鸣声传来。

  江浩睁开眼,深吸一口清冷纯净的山间空气,感觉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勃勃生机。

  一夜修炼让人身心舒爽。

  看向昨晚朱光修炼的地方,早已不见了那家伙的影子,“朱光,在哪里?”

  “公子,我在竹筒里。”

  一个声音从江浩衣袖里传来。

  “天亮前我闻到鸡鸣,就回了竹筒,公子有什么吩咐!”

  “你还不能在太阳下自由行走吗?”江浩问道。

  “可以是可以,可如果受太阳灼烤,总如烈火灼身万分难过,还要消耗鬼气,慢慢变得削弱,所以就不爱在太阳下出现,如果公子有事,小的这就现身。”朱光道。

  “不必,你待着吧,我先弄些吃食,一会儿我去看看你的葬身之地。”江浩起身站起来。

  “看我葬身的地方做什么?”朱光好奇询问。

  江浩掏水洗脸,一边洗一边道:“能让你成为厉鬼,那处埋骨之地估计也不简单,恐怕是一处阴地,久了对鬼魂心智不好,容易产生暴烈气息。”

  “还有一个就是,我想要看看能否把你练成巫妖。”江浩道。

  “巫妖?巫妖是什么?”朱光问道。

  “这个你先别管,看能不能练成再说。”江浩道。

  吃过早饭,江浩找了一些工具出门,一路向北山走去,经过小路时,田间已经有农夫在进行早耕,终于进山,沿途一个皮肤粗糙的樵夫走过来,身后背着大大的一捆柴。

  那樵夫看江浩身穿书生袍,孤身一人,在江浩经过时好心提醒道:“这书生,山间陡峭乱石路滑,还有猛兽,自己要小心啊。”

  “谢谢老伯提醒。”江浩笑着回了一句。

  见江浩坚持,那樵夫摇摇头,背着大捆柴禾走了,等走远,竹筒里的朱光开口道:“这樵夫,从小我就见他,打柴打了几十年,也算老相识。”

  终于,

  在山间一片竹林里,江浩找到了朱光埋骨之地,江浩看了看,发现自己猜测没错,这里确实是一处阴地,适合聚魂养鬼。

  用带来的铲子挖开土地,找到尸骨,从空间拿出一个框子,把尸骨收好,这些全部收入空间。

  回到自己家中,江浩琢磨了一下,想要制作巫妖,需要一个容身的法器罐,最重要的是,需要一枚法器玉符,注入朱光的一点真灵,放置于法器罐中,这样的话,就算朱光被灭,有那一点真灵在,也会慢慢恢复过来。

  罐子好说,陶罐即可,法器玉符却是个麻烦事,主要是江浩现在没钱,买不起玉石。

  “怎么弄到钱呢?”江浩最后说道。

  竹筒里的朱光说道:“公子,我有一个法子可以弄到钱财,在这附近几座山中有不少坟墓,有些富裕人家陪葬金银,我可以找到地方,等到了晚上,公子挖来便是。”

  这个提议江浩立刻否定,“我可是三清弟子,修道人士,挖坟掘墓大损阴德最是忌讳。”

  “那怎么办?”朱光也没了办法。

  江想了想,“等到晚上,你去山里打两头野猪来,家中有一辆独轮车,明天我送去镇上卖掉,估计能换些钱财。”

  很快到了晚间,朱光刷的一下消失,时间不长从山里扛出两只野猪,每一头都有约莫二百斤,在独轮车上捆好。

  又是一夜修炼,翌日起来,江浩早早推着木轮出门,来到镇上,很多买卖已经开门,有人看到江浩推着两头野猪,很是惊讶,“咦,这不是江书生吗,怎么开始做起贩猪的生意了,看来这是不准备读书了。”

  “读什么书啊,连个童子试都过不了,二十好几了还没个婆娘,以后怎么过日子。”

  “其实江书生长得还是很不错的。”

  推着车来到肉铺,找到屠夫问价,“昨天在山里设置陷阱,捕捉两只野猪,你要不要?”

  屠夫看了看野猪,给了一个价格,有些低,江浩在这上面没太多纠缠,两头猪全都卖给屠夫,总共作价三两二钱银子,这在古代已经不是一笔小钱,足够一个三口之家半年过活。

  就在交易时,一个青衣家丁走过来买肉,看到江浩后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哟,这不是江书生吗,欠我们钱庄60两银子,你还有钱买肉!”

  很多人听说江浩欠胡家钱庄60两银子,都倒吸一口凉气,六十两,恐怕这江书生真要破家了。

  这时屠夫拿着钱出来,笑着道:“江书生不是来买肉的,而是来卖猪的。”

  那家丁有些诧异,随即露出戏谑表情,“怎么,江书生这是不准备读书,改作养猪了吗,哈哈哈有意思。”

  江浩瞥了那家丁一眼,说道:“你可能不知道,2019年最赚钱的行业就是养猪,所以莫要看不起养猪人。”

  那家丁听的一脸懵,对江浩这句话很是不解。

  不过江浩可没兴趣给他解释,拿了钱直接走人,转身来到街上,先去粮店买了10斤米,总不能顿顿吃猪肉吧。

  到药店买了2两朱砂,又去纸店买了一刀黄纸,毛笔虽秃却还能用。

  来到玉器店转了转,发现玉器价格昂贵,动辄几十两银子,最后选了一块便宜的青玉无字牌,价格一两半。

  又去铁匠店铺,买了一套刻刀。

  就这样,卖猪的三两银子花了个干干净净,不过需要的东西也算齐了。

  就在江浩准备出镇回家时,旁边一个声音喊道,“江兄,瀚阳,瀚阳兄?”

  江浩心里琢磨着回去如何刻玉符,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当那人站在自己面前,他才意识到这人是在叫自己,自己的字不就是瀚阳吗。

  看看眼前青年,江浩想起是谁,昔日同窗崔胜。

  普通穿着,普通样貌,普通身高,普通气质,总之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家伙。

  江浩拱拱手,“崔兄,原来是你。”

  崔胜看着江浩道:“再有一月就要县试,昨日我去县城,已经贴出公告,今日开始向县署礼房报名,我问你,今年你还考吗,如果考的话,咱们联合几个同窗互结保单。”

  考生参加县试,需要互结保单或具结保单。

  保其不冒籍,不匿丧,不替身,不假名,保证身家清白,非娼优皂吏之子孙,本身亦未犯案操践业。

  互结保单就是五个考生联保,作弊者五人连坐,一同处罚。具结保单就是请本县廪生具保。廪生具保需要花钱,所以很多贫困考生采用联保模式,一般都是叫上知根知底的同窗。

  之前两次考试,江浩都是和崔胜他们联保,绝对知根知底。

  县试,自然是考的。

  就算不为中进士做官,总也要考一个秀才举人才行,在古代生活,没有身份没有路引,普通人寸步难行。

  他的任务是消除天地煞气,江浩琢磨,斩妖除魔肯定是其中关键,想要四处行走,就必须有一个身份,秀才举人最合适不过,而且有了这样的身份,遇到涉及官家问题也更容易解决。

  “自然要考,还有谁?”江浩问道。

  “韩艺,赵里成,李河。”

  江浩脑子里一一闪过这些人的样貌,都是同窗,同病相怜的笨蛋,点点头,“算我一个。”

  崔胜笑着说好,刚想离开忽又停下,微微皱眉道:“江兄,刚刚听镇上人闲话,说你欠了胡家钱庄60两银子,可影响考试?”

  “不会,大不了把地给他们便是。”江浩摇头道。

  崔胜还想说什么,可又感觉自己也帮不到江浩,只能点点头离开。

  回到家中,趁着天亮江浩忙碌起来,细心雕刻手中青玉牌,一道道符文显现出来,窗外天色渐暗,江浩点起油灯继续,在弄了两个时辰后终于刻好。

  天黑之后朱光出来,见江浩忙着,就跑去做饭,江浩终于直起身,赶紧跑过来说道:“公子,我已经吧饭菜做好了,蒸米饭炖猪肉。”

  江浩心说,这个鬼仆还挺贴心,不愧我帮你忙活这几个小时,吃过饭后,江浩让朱光躲在旁边,拿出毛笔沾上朱砂,一手掐动法决,另一只手快速画符。

  朱砂融入玉符,好似有灵光流转,当最后一笔画完,青符刷的爆出一道光华,随即隐没。

  笑着点点头,不错,终于成了。

  看向旁边朱光,说道:“朱光,我有一法,存储你一点真灵于这玉牌之上,从此以后你即便受到重创灵魂消亡,因为有这点真灵在,我也能把你恢复过来。”

  朱光大喜,那自己不就成了永生不死,谁也不怕了吗,反正公子有手段让自己重生。

  “多谢公子成全。”朱光谢道。

  “现在我要从你的魂魄中分出一缕出来,这个过程会有一点点痛,你忍着点。”江浩道。

  “放心,我不怕疼,您随便出手!”朱光拍着胸脯道。

  “啊~~!!!”

  一声凄厉惨叫传出去很远很远,惊的已经睡熟的鸟雀都扑棱棱飞起。

  朱光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原本凝实的身体现在处于半透明状,抬眼看看忙碌的江浩,心里小小腹诽了一句,公子啊,您说有一点点疼,这是一点点吗?您这一下抽走了我半条命啊。

  用瓦罐装好尸骨,玉符放在坛底,江浩把罐子埋在房后半坡上,从此以后,这里就是朱光真正的埋骨之地。

  拍拍手上尘土,终于完成,这朱光还是值得培养的!

  其实养朱光,江浩也是对自己以往茅山所学的一种锻炼,以前只有理论,现在就是实践,而且还有创新,他学的有些杂,反正什么好用用什么。

  回到房间,江浩拿出黄纸开始画符,不多时画好两张符,跌成三角后丢给朱光。

  “这里有两张符,一张护阴符,一张遮阳符,有这两张符,白天你可以随意显形而不会受阳气灼伤。”江浩道。

  朱光大喜接过,连连感谢。

  “好了,自己去外面修炼吧。”打发了朱光,江浩继续画幅,又一连画出五六张中级符,把灵力耗光才停手。

  如今他已经能一口气画出八张中级符篆,他自己估计距离突破不远,希望早日突破,能见识更高符篆的威力。

  看看桌上摆着的几张道符,驱邪符、破煞符、镇魂符、刀兵止血符。

  自己欠胡家钱庄60两银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事必须解决,他准备拿着这些符,去卖给那胡家老爷,不知道他会出价几何。

看过《影视世界旅行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