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703 露面4(求订阅!)

703 露面4(求订阅!)

  “五个男的,具体名字呢?”

  海棠附耳说了。

  杨棠听后,想了想,道:“我给你们每人不是发了个号码吗?你打那个电话,自会有人安排。”

  那是红后的网上联络号码。

  如今的红后早已像天网般无处不在,幸好它绝对忠诚于杨棠,并且对人类抱有一定好感,不然《终结者》的故事未必不会发生。

  海棠走到僻静一角,联络上红后,把杨棠的吩咐说了,然后就收到了新的联络号码,至于事情成不成,红后并未直接回复她。

  回到杨棠身边,海棠把过程讲了一遍,杨棠顿时再没关心这件事的兴趣了,因为他知道,红后会联络上虫控人,让另外那四个没被抓住的捡尸男子受到深刻的教训。

  其实这件事的主角要不是白玉,杨棠根本就没心思管,毕竟在酒吧喝醉被人捡尸的女人多了去了,全都要管的话,就是警察也管不过来,更别说杨棠了。不过既然是白玉这熟人,而且还是他老师,以后还见得着,不管实在说不过去,所以杨棠才会伸手管一管。

  “好了海棠,你……”

  杨棠正想把海棠打发开,没曾想陶妤妃窜了过来:“咦?你们、你们认识?”

  既然被看见了,杨棠也无所谓遮掩,介绍道:“陶班,这是我保镖之一,海棠!”

  陶妤妃打量着模特身材的海棠,发现也就是海棠的肤色深了点,不太符合东方的审美标准,至于其他简直就是完美女人的典范,不禁有点警惕道:“看模样,海棠姐岁数应该比我大些吧?”

  海棠闻言没有吭声,站在原地毫无表情,仿佛陶妤妃谈论的不是她。

  倒是杨棠怔了怔,道:“对,海棠今年二十二岁。”这是海棠真实证件上注册的年龄。不过说话的同时,杨棠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暗自盘算着每过十年,他得将黎东海棠等保镖的容貌和基因都做一番微调,免得被人发现这些保镖机体不老,那就棘手了。

  陶妤妃听到杨棠的回答稍稍松了口气,接茬道:“不知海棠姐是怎么想到干保镖这一行的?”

  杨棠闻言心头微动,立马通过念力给了海棠指示。于是海棠斜睨了陶妤妃一眼,淡漠道:“这是我个人隐私,不方便透露。”

  陶妤妃一愣,这才意识到她的问话很是有点交浅言深了。况且,在国内打听人家的社会经历就已经是一个相当敏感的问题,更遑论在国外,特别注重这方面的保护。

  歪果仁!?

  陶妤妃心念电转间意识到这个问题,忍不住继续问道:“莫非海棠姐不是华人?”

  海棠又斜了她一眼,没再答话。反倒是杨棠用指节敲了敲吧台,道:“喂喂,陶班,你这么打听我保镖的事儿,不会是想查户口吧?”

  查户口,这在全世界都不是什么好词。

  陶妤妃赶紧否认:“我没那个意思……”

  “没哪个意思啊?”

  这时补好状,一点也看不出之前狼狈样的白玉凑了过来,混入了他们的谈话。

  “白老师……”陶妤妃懦懦地唤了一声,也不好跟她解释。

  至于杨棠就更懒得解释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白玉,讶然道:“白老师果然有料,难怪不少男的都企图捡尸呢!”

  得,这一句话就把天聊死了!

  白玉闻言,气得满面通红,想要发作扇杨棠耳光,却好歹忍住,直接恶瞪他一眼,扭身就往酒吧大门方向去了。

  杨棠见状,吩咐道:“海棠,去把白玉送上计程车。”

  “是!”海棠欠身回应,尾随白玉而去。

  陶妤妃见此一幕,啧啧称奇道:“没想到海棠这样的女子还真是保镖……”

  杨棠略微不爽道:“你这话算什么意思?奚落海棠?”

  陶妤妃一听,小心心里也不爽了:“海棠好歹给予了我几次帮助,我怎么可能奚落她……倒是你,你家钱不少吧,干嘛不请个别的保镖,偏要请海棠,怎么不资助她去读书学习?”

  杨棠闻言,眉头大皱道:“陶妤妃,是不是你们这些贵小姐都是想当然的人种?我家有钱那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是光见了狼吃肉没见狼挨打的时候,就好像你爹现在的地位风光无限,那也是他从无数逆境中搏出来的……海棠当保镖是她自己的事,至于资助别人学习进步,那是国家该干的事儿,不是我家的事,你别太幼稚好不好?”

  看着疾言厉色的杨棠,陶妤妃的脑袋是懵的,她也清楚她刚才的话过份了,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当时脑袋一热,她就把话脱口而出了。

  见陶妤妃呆愣愣地看着自己,眼圈泛红,训叱完她的杨棠也有点烦躁,当下道:“算了,我懒得跟你再废话!”说着,他掏出一张百元华币,一巴掌拍在了吧台上。

  “轰!”

  结实的吧台在杨棠的一拍之威下,变成了无数碎屑向四周扩散……

  巨大的爆响声瞬间盖过了酒吧里各种嘈杂的声音,无数人齐齐循声望来,而就在吧台附近的酒客、酒吧等人淹没在碎屑烟雾里,一个二个脸上俱都是懵偪的表情。

  亲眼见证了整个过程的陶妤妃更是彻底傻了眼。可杨棠去再不理她,径直向酒吧出口步去,而旁人惊奇地发现,杨棠在走动过程中,身体自动排开了那些已经弥散开来的木屑烟雾。

  “卧槽,这算什么!?”

  “莫非是气功护体?”

  “喂喂,我说,好像把吧台拍碎的也是他吧?”

  “没太留意……”

  ………

  来到酒吧门口,杨棠正好与送完白玉回来的海棠汇于一处。

  “回去了海棠。”

  “好的老板,我这就去把车开过来!”

  海棠往露台停车场小跑而去的同时,杨棠用念力通知了黎东,让他护好谭宇辰等人,顺便处理一下吧台被拍碎的手尾,该赔钱赔钱。

  转眼到了第二天,圣诞节,是个星期二,整个华夏都没放假,该上课的上课,该上班的上班。

  杨棠他们这学期的课大部份都已经结束,只等期末考试,今天没课,他也就没去学校。

  不过陶妤妃居然一早就找到绿野别苑来了,还厚着脸皮和杨爸杨妈一起共进了早餐。席间,她再次拐弯抹角打听了杨爸杨妈退休前的工作,听二老亲口证实了都在雾大工作这一事实。

  本来这些陶妤妃以前就听杨棠讲过,眼下再由杨爸杨妈实证,加上她昨晚回去,通过家里的关系调阅了二老在雾大的人事档案副本,这就完全可以佐证杨家目前的财富大部份都是由杨棠挣回来的。

  “你就看见了狼吃肉没见狼挨打……”

  回想起这句话,陶妤妃不禁苦笑。

  “哎~~小陶、小陶?”

  “嗯?伯母,什么事儿?”陶妤妃回神过来,慌忙回应道。

  “你想什么呢?魂儿都飞了,还在那儿苦笑?”杨妈妈奇道。

  “没、没想什么,就是有点想我母亲了。”陶妤妃睁眼瞎说道。

  “你母亲?”杨妈妈迟疑道,“我记得小宏好像说过,你、你母亲很早就……”

  “嗯,她早就去世了!”陶妤妃回应这话的时候,眼圈不禁红了。

  杨妈妈见状,赶紧将她揽过来,拥在怀里安慰道:“乖孩子,别难过了……哎哟,真是心疼死我了!”

  这时,杨棠正好从他自己的别墅过来,第一眼瞧见陶妤妃正欲喝叱,再一看她在老妈怀里,顿时憋屈坏了。

  有多少年老妈没想安慰陶妤妃这样抱过自己了?

  杨棠嫉妒得不行,却也知道,男女有别,他已经长成男子汉了,如何还能赖在老妈的怀里求那一刹的心静神宁呢?

  “爸、妈,早上好!”

  杨爸瞧了眼手表,板着脸道:“好早呢,这都八点过了,多学学人家小陶,七点半不到就过来了。”

  杨棠对杨爸的唠叨不置可否,大喇喇地坐下,抄起筷子夹过根油条咬了一口,含糊不清道:“她过来干什么?我跟她又不熟。”

  这话听在陶妤妃耳里,令她心下伤感之余又有些不忿:人家一大清早就想过来给你赔罪,你居然不领情?!只是这话她不敢当着杨爸杨妈的面儿说出来,更不敢再在杨棠面前耍贵小姐脾气。

  幸好杨妈妈此时替陶妤妃出头道:“你跟小陶不熟我跟她熟,她想来我们家作客随时都可以,再不行我认她当契女好了。”

  正喝豆浆的杨棠听到老妈想认陶妤妃作契女,“噗”,当即喷了出来。

  “你干嘛,臭小子!”

  “妈,您想认陶班作契女总得她家长同意吧?您知道她父亲是什么人吗?”杨棠哭笑不得道,“她爸是天枢院二十五位成员之一。”

  “天枢院?”杨爸杨妈齐齐一怔。

  陶妤妃闻言也支起了身子,先隐晦地瞪了杨棠一眼,旋即仰头讪讪地瞅着杨妈妈。

  此时杨妈妈正好低下头看向陶妤妃:“小陶,你你你……他,这臭小子说的是不是真的?”

  “嗯。”陶妤妃不得不点头承认,“不过阿姨,我是我,我爸是我爸。”

  杨棠却拆台道:“呵呵,什么我是我?从来都是先有了篮球队,再有球员,先有了你老爸,然后才有你!”

  陶妤妃:“……”

  杨妈妈却朝杨棠瞪眼道:“臭小子,你还知道先有我才有你呀,这么多早点堵不住你嘴,少废话,赶快吃!”

  杨棠苦笑一下,只得埋头闷吃。

  早餐后,杨妈妈强令杨棠带着陶妤妃在绿野别苑周围到处转转,同时还邀了陶妤妃一块儿吃午饭。

  领着陶妤妃出了父母的别墅,杨棠本还算柔和的表情立时转冷。陶妤妃见状,连忙放低姿态道:“我认错……昨晚我说错话,你就原谅我一回,不行吗?”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就原谅你这一回。”杨棠一本正经道,“不过你要记住,你在我这儿,算是已经有一张黄牌了。”

  “黄牌?什么意思啊?”陶妤妃不解道。

  “你平时看足球吧?懂足球规则吧?”杨棠道,“足球场上的黄牌是什么意思,我这儿就是差不多的意思。”

  陶妤妃一琢磨,顿时微微色变。

  “看来你是想清楚了,那么接下来,跟我走呗!”

  “去哪儿?”

  “总之你跟着我就对了,我上午还有事,是不可能带你在别苑附近闲逛的,不过我妈既然下了懿旨,没到中饭之前,你也是不能出现在她面前的,所以跟我走就对了!”

  陶妤妃闻言有点气恼道:“你这样岂不是把我当成了宠物,想拴在身边……”

  杨棠懒得废话,直接问道:“那你跟不跟我走?”

  “好嘛好嘛,跟你走就是了嘛,谁叫人家昨晚说错话。”

  不多时,防弹的加长幻影EWB已然开出了绿野别苑。

  开车的海棠,副驾位上的黎东向杨棠报告道:“老板,昨天怡人吧那里赔了十万,具体账单我已经拍了照传上网了。”

  “嗯,我知道了。”

  老实说,十万华币相当于杨棠前世五十万软妹币,一个吧台再怎么也值不当这么多钱,不过考虑到影响了人家生意,杨棠也就认了。

  “对了,捡尸男的事怎么样了?”

  听到杨棠的问题,开车的海棠回道:“去车库开车前刚收到短信,已经处理妥了。”

  “那就好……”

  “哎~~等一下,什么叫处理妥了?”一直小鸟依人凑在杨棠身边的陶妤妃倏然插话道,“你们聊的该不会是昨晚白老师遭遇的龌蹉事吧?”

  杨棠瞥她一眼,淡淡道:“是怎么了?不是又怎么了?”

  “如果是的话,我想知道具体情况……”

  “你凭什么知道?”杨棠冷哂道。

  “我也算当事人之一好不好?”

  “唔……这倒是个借口!”杨棠沉吟道,“我还以为你要扯你爸的虎皮呢!”

  “哼,你这人就是小心眼!”陶妤妃撅起了嘴,粉脸鼓得像包子。

  “好吧,我就简单跟你说说白老师的事……”

  一番扼要的描述后,陶妤妃瞪大了眼睛:“有五个人?一帮人渣!”

  .

  .

  PS:感谢订阅!!

  .

  .

看过《重生之无限梦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