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逆水行周 > 第一百零八章 倾国倾城 续
  从记事时起,阿涅斯就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双亲的印象很模糊,作为孤儿,她被不同的主人卖来卖去,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家。

  在泰西封的奴隶市场,她见到了一个年轻英俊的买主,那人叫做特鲁斯,把还是小女孩的她买下了,还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做阿涅斯。

  在特鲁斯的庄园里,小阿涅斯过上了优渥的生活,宛若贵族女子一般,不再忍饥挨饿,不再被人随意打骂。

  主人特鲁斯请来各种各样的人,教她歌舞、弹唱,教她仪态、礼节,还教她各种奇奇怪怪的姿势和动作,学奇奇怪怪的喘息、呻吟。

  阿涅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一切都取决于主人,所以主人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故而对主人要求她学的知识,学得很快、很认真,待得她年纪增长,开始明白自己到底学了什么。

  也明白自己对于主人来说,是一种特殊的工具,她的容貌,她的身体,可以为主人带来巨大的收益。

  既然是奴隶,那就要有奴隶的觉悟,阿涅斯服从命运的安排,不打算反抗,直到遇见另一个可怜的女人,那就是千金公主。

  一番波折之后,阿涅斯跟随千金公主来到遥远东方帝国的国都,在这个叫做邺城的城里有皇宫,千金公主的弟弟住在皇宫,是帝国的王中王。

  历经苦难的千金公主即将过上幸福的生活,视其为好友的阿涅斯由衷感到高兴,然而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那日,阿涅斯亲眼目睹千金公主从悬浮在半空的大布袋坠落,那么高的高度,掉下来的人哪里能活,所以阿涅斯认为千金公主死了,所以她的心也死了。

  没过多久,她的假伤疤被阉人发现,随后真面目也让人看到了,随后被软禁起来,再不得知外界的消息,这对阿涅斯来说都无所谓。

  作为奴隶,她的命运由不得自己,不过现在,命运之神给她一个机会,一个报仇的机会。

  阿涅斯知道,即将“享用”自己的人,种种迹象表明很有可能是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那就是害死千金公主的罪魁祸首,叫什么“鱼吃炖”。

  想到这里,阿涅斯的心跳加速,她虽然学过格斗术,但女子和男子之间的力气差距,使得男女空手对打时女子难以取胜,所以需要武器。

  阿涅斯擅长用短刀,但现在手上没有类似武器,而这些宫女为她打扮时,没有用类似发簪之类尖锐首饰。

  不仅如此,阿涅斯发现房内没有什么锐器,或者能当做武器的小物件,不知是防范她反抗时伤到人,还是基于其他考虑才如此布置。

  所以手无寸铁的自己,真的拿仇人没办法了么?

  当然有,把他舌头咬断就行了!

  阿涅斯可不管自己会有何种下场,只要能报仇,死也不怕,所以此时此刻虽然默默坐着,心情却很激动,就等着仇人过来,将她扑倒。

  即便**对方,即便今日没有机会也无所谓,阿涅斯有信心迷得对方神魂颠倒,待得下次,或再下一次,总有机会得手。

  脚步声起,阿涅斯心中一紧,再度握紧双拳,随后松开拳头,接下来,她要使出以前所学到的手段,迷得那人神魂颠倒,待得对方忘情享用她时,就是致命一击的时候。

  殿外响起说话声,不一会有人走进来,阿涅斯深吸一口气,准备施展手段引诱对方,抬头一看,却是那姓刘的阉人走了进来。

  “散了散了,都散了!”刘驹儿垂头丧气的说着。

  “啊?”两名宫女有些意外,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刘驹儿见状郁闷的嚷嚷着:“大王今日不来了,把东西收拾一下!”

  。。。。。。

  街道上,大队骑兵护送着丞相车驾回府,马车内,尉迟正看着奏章,这奏章名义上是呈给天子看的,实际上就是给他看的。

  朝廷大权,他依旧牢牢握在手中,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很好,所以,对于现在的尉迟来说,美人,有没有都没关系。

  即便那波斯胡姬阿涅斯真是倾国倾城绝色,对于尉迟来说,比不上权力的诱惑大,如今天下局势未定,不是他享乐的时候。

  他是有大志向的人,待得君临天下,要什么样的美人会没有?到那时,不要说一个波斯胡姬,十个都可以!

  所以尉迟不会像偷腥的猫儿那样,闻着点腥味就被勾了魂去,宦官刘驹儿煞费苦心献美人,他对这种行为实际上有些抵触,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宦官,依附于皇权,当然要巴结未来的新君。

  作为上位者,要容得下各种各样的人,战国时齐国孟尝君养门客,其中除了正人君子,也有鸡鸣狗盗之辈,而正是这些小人,在关键时刻派上大用场。

  所以尉迟即便今日不想去见识见识所谓“倾国倾城”的美人,也没有责骂刘驹儿。

  因为先前见着生龙活虎的宇文维城,尉迟忽然想儿子了,于是带着奏章回府,先和儿子说说话再处理公务。

  至于那个波斯胡姬,尉迟觉得此人和千金公主关系匪浅,谁知道心里想着什么,又是番邦胡女,也不知有何手段。

  万一这女子手段了得,趁他不备暴起伤人,堂堂男子汉不是战死在沙场上,却血洒卧榻死在一个女人手里,岂不是贻笑大方。

  男人好色没什么,但尉迟认为自己不是急色之人,对于阿涅斯这种来路不明的女子,即便对方真是倾国倾城的绝色,他也绝不会轻易去碰。

  与此同时,这也是为了避免后院起火,尉迟不想招惹善妒的王妃崔氏,当然,他是绝对不会在别人面前承认这点的。

  崔氏出身名门,知书达理,平日里持家有道,孝顺太妃,教子有方,把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尉迟觉得王妃什么都好,就是善妒不好。

  尉迟有侍妾,但都是崔氏挑的,一个两个样貌寻常、身材魁梧,每个月崔氏都有几日不方便,尉迟想要的时候,看着这几个侍妾,火就消了。

  有时候尉迟会叹息,他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自己的日子过得是不是太憋屈了?

  马车抵达府邸,尉迟下车之后径直入府,见着管家迎上来,尉迟问道:“世子在何处?”

  “回郎主,世子在太妃处。”

  即便尉迟是蜀王,但管家一直称呼其为“郎主”,以示主仆关系,也显示自己和‘外人’的区别,尉迟闻言点点头,继续向前走。

  “王府今日无事吧?”

  “啊...啊,回郎主,王府今日无事。”

  管家的回答有些不干脆,尉迟心中疑惑,停下脚步再问:“王妃呢?王妃在何处?”

看过《逆水行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