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五百五十四章 云母身(十九)

第五百五十四章 云母身(十九)

  | | |  -> ->  “好吧……”罗南再次确认,他实在缺乏领导和动员能力,干脆也就不添乱了,让他们自己调整解决去。

  当然,必要的实验目标和训练科目还是要明确的:“这个沙球你们保持住之后,就往那边去……那是你们最后的工位。”

  罗南手指的方向,就是海边上那一具孤零零的深蓝行者外骨骼装甲。

  “你们应该都有操控深蓝行者的经验,所以下一步就是让那个家伙动起来。施新和,你是主控,但都形成格式化领域内,怎么也要比单个人操控来得优秀……”

  “砰砰砰砰!”

  不知谁一个哆嗦,切分仪又炸了一串。

  罗南已经见惯了,只当放鞭炮,思考计算几秒种后,干脆给那帮人又补充了一批,让切分仪的个数增加到30枚。

  “感受一下切分仪运转的规律,也可以尝试做下切分,其实你们就是不习惯,太紧张了。”

  说也有趣,随着切分仪数目的增长,一帮人大概是觉得容错率增加,心理状态明显好转,不知是谁开的头,竟然尝试着往海边上的“深蓝行者”那里靠过去。

  罗南不再打扰,不过回头再看手里的切分仪储备,明显也不多了。

  “第二批次应该出来了,再送些过来吧。”这次罗南指向的是蒙冲。

  后者还在通讯中,与教团高层和研究人员讨论得热火朝天,闻言一惊,再看沙滩上那些燃烧者,还有他们身外环绕的切分仪,这才明白过来,肃立应声。

  蒙冲与教团那边的通讯都没断,眼下就是再转述一嘴的事儿。不过,感受沙滩上支立起来的格式化领域,联想起已然尸骨无存的摩伦长老,心情难免异样。

  还有,蒙冲也没有忘记,罗南在沸石海滩上的实验,其实是分了不同区块,那群燃烧者只是其中之一。与之相对照的,正是他这里……

  在蒙冲看来,罗南也是在提醒:

  施新和这帮军中精英适应起来很快的,到时候打对台,如果他这里没进展,丢人的可是血焰教团!

  蒙冲深吸口气,觉得单纯通讯讨论,效率已经远远不够了。这几个燃烧者来回折腾,可有罗南手把手指点,这就是犯规啊!

  “我马上去……这就回来!”

  蒙冲这回不只是要补充切分仪,还要叫人。

  相较于军方,血焰教团的实力也许不够看,但在蒂城的一亩三分地上,难道三五十个人的队伍还拉不起来吗?

  他可是记着,之前罗南话里可有“多多益善”的意思!

  蒙冲向罗南一欠身,匆匆离去。他的飞车已经成为了罗南的“实验工具”,还好这里已经是艾伯庄园的属地,跑回去也不费什么事儿。

  罗南能感觉到蒙冲那边骤然拔起的紧迫和竞争意识,对此他乐见其成。

  他再看了下时间,快要九点半了。时间正一分一秒地过去,如果下午要出海做深度实验,现在时间多少会比较紧迫。

  偏偏有些事情急不得。

  罗南便琢磨,他要见缝插针

  做点儿什么事儿。

  也在此时,掌镜的章莹莹无声无息地靠上来,上去给他一个大特写:“喂,栗子炒好了没有?”

  “呃?”

  “你刚才说过的,要举例子啊,说半截咽下去了,这么久难道没有饱腹感吗?”

  “哦,差点忘了。”

  章莹莹要给罗南镜头,自然而然的要跟随过去,也就不可能照顾到另一边燃烧者们的“团建活动”。

  至于施新和,自顾尚且不暇,哪还有余力去拍摄呢?那个机位现在完全是随缘了,只有一些歪斜的近景镜头,或快速闪过的画面,完全代入施新和僵硬的第一视角,让全球观众都感受到他的紧张。

  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这种时候,大家只能指望章莹莹,可如今……

  她一定是故意的!

  此刻的章莹莹承受了来自全球多个区域的诅咒,但相应的还有同样分量的赞美。

  夏城的剪纸已经兴奋地拍起大腿:“早该这样了,那些燃烧者是去当器材的,又不是上课!”

  群里、圈里赞美如云,章莹莹笑弯了眼睛,拿出人气播主和主持人的架势:“来,罗教授,趁着现在有时间,完成承诺……有时间吧?”

  后面终究是有点儿心虚的。

  “嗯,没问题。”罗南思考了一秒钟,便开始进入正题,“我刚才讲到哪儿了?”

  “举例子呀,举那个生命层随意切分的例子,唔,或者是‘超构形’理论?”

  罗南点头,接上了此前的思路:“是的,切分和超构形理论。我的意思是,要接受这么一个理论,最重要的就是做好基础成分的切分与重构。”

  章莹莹自动代入捧哏的角色,顺带插入广告:“要使用切分仪吗。”

  “善用工具当然很好,但仅仅是切分仪还不行,我们还要保持一定的客观性。毕竟,自己切分自己,不可避免会产生相当程度的偏差,尤其涉及到精神层面。”

  “那要怎么办?”

  “可以考虑一个相对客观的作用环境,一个更倾向于‘应用型’的研究方式。”

  罗南不急不躁,娓娓道来:“我们知道,我是说我猜测,即便是未来修行的理论和文明发展到了极高的层次,就个体修行而言,处在基层和中层的绝大部分人,他的观照和感应精度,应该还是在微米区间,不可能在个人修行体验里面触碰到纳米及以下的层级,遑论驱使和调动,这是符合逻辑的。

  “可我们都知道,作为生命遗传的物质基础,基因直径通常只有2纳米;再去切分更底层的生命基质,只会更加困难。这样一来,‘切分到最底层并进行重构’,就是一句正确的废话,在现实修行层面就成一个伪命题。”

  章莹莹“嗯嗯”两声:“没错是这样,不过好像你现在也是在说废话……有没有点儿硬头货?”

  罗南就笑:“最基本的方法,还是投入大量人力资金,进行基础研究。利用尖端仪器和高级研究人员,对生命体修行进行实时监控和研究,不惧失

  败,不惧错误,甚至不惧推倒重来……”

  前面罗南还是笑着的,可渐渐地越说越凝重。特别是逻辑推理的方向,与曾经的在“中继站”记忆相印证,有关的场景片断,正变得愈发鲜活。

  依稀是梁庐站在他面前,面色严肃:

  “布法如关,尸堆如山!它需要正确的进化方向、完善的基因科学研究体系、强大的社会动员力还有极其惨烈的牺牲,包括生命和道德……没有人愿意付出那么大的牺牲,但要想跨过种族进化的天险绝关,必须如此。”

  罗南不自主又想起了另一个人:

  修馆主。

  有些事情,其实不需要当事人亲口解释,随着罗南地位的提升,接收的信息量增加,也能捕捉到一些影迹。

  盗天火的人……

  他的心神渐有恍惚,以至于都忘记了,他是否真的把梁庐曾告知的话,给倒换了出来。

  “我说到哪儿了?”

  章莹莹翻个白眼:“说到不惧推倒重来。”

  罗南长吁口气,最终还是决定,暂时把梁庐的“原话”吞回肚子里,只做一个近似的、相对较和缓的还原:

  “对,不惧推倒重来……找到符合绝大多数人的普遍修行方式,形成从通识到专业再到更高层次的教育和研究体系,不断地扩大基数、增加样本、提供参考、持续完善……”

  “stop!”

  章莹莹就可惜手边没有话筒之类的顺手的玩意儿,可以直接去捅罗南的嘴:“说点实际的好不好,照这说法,你准备让大家等上个几百上千年?”

  “我说的很实际啊,这项工作其实已经开始了。”

  罗南摊开手:“里世界一直在都在进行相关探索和研究,只是相对分散,或者说没有找到一个比较清晰的道标。相对而言,深蓝那边进行的倒还不错,方向很清晰,参照很明确,就是摹写吝啬了点儿。”

  “我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呢?”

  “总之……”

  “你栗子才拿了几个,凭什么总之?”

  罗南没办法,就换了套说辞:“我的意思是,目前来看,我们想要一步到位,整顿修行的最底层,形成完全无错漏的层级体系是不可能的,必须一步一步的来。

  “我们必须从目前能够基本掌控的层级入手,先尽可能的向下切分,然后利用高低的交互干涉作用,以结构的思路反推回去,夯实层级基础,以跃升的方向和结果为验证,尝试纠正以前错漏或者忽略的地方,一步步地向前。”

  章莹莹就嘟哝:“你在哪儿学的这些滴水不漏的狗屁说辞?”

  话是这么说,章莹莹却能大致体会到,罗南的说法,其实是高度概括的战略方向。正因为其概括,缺少定量和定性的指标,听上去就大而化之。

  武皇陛下有时候也会说这样的话。

  当然,那位是超凡种,是里世界的资深强者,就是概括听上去也不觉空洞——反正能脑补嘛!

  至于罗南么,唔,现在好像也差不多?

看过《星辰之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