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两千两百八十四节:改出的一线生机!

第两千两百八十四节:改出的一线生机!

  梦都星,天穹外。

  星舰甲板之上,一道穿漆黑铠甲的身影立于白衣银发的青年身旁。

  青年望着星舰之外的那一颗渐渐走远的琉璃色星辰,若有所思。

  一身漆黑铠甲的将军,立在他的身侧,也不去打扰他,只是默默地站着。

  他的手里攥着那一支三尖两刃枪,凛凛威风如战神。

  他知道,秦枫在望着什么,他也知道,秦枫在看着谁。

  哪怕隔着一座天穹,注定他什么都看不到,他也并不愿意去打搅这属于他的片刻甜蜜。

  片刻之后,星舰加速穿梭,梦都星从一轮明月的大小,迅速化为一粒砂石,最终彻底在视线中化为尘埃,消失不见。

  白发青年终于开口说话了。

  “傲叔,你们怎么会来?”

  秦傲抬起手来,递给秦枫一张发黄的纸笺,他说道:“有人给我发了仙笺。”

  秦枫还没有接过纸笺,竟已是被上面刺鼻的血腥味道熏得皱起了眉头。

  他接过仙笺,上面只写了很短的一行字:“去梦都星”。

  秦枫只觉得那字迹似曾相识,陡然,他记了起来,那是蒲松涛的字迹。

  他再看这一封信笺的纸张,顿时又是一惊,这并非是寻常的纸张,而像是从一本书里撕下来的一样。

  霎那之间,一股不祥预感极速袭上心头,他对着身边的秦傲焦急道:“我们能不能去荒星?”

  秦傲想了想,他摇了摇头:“不行,我们已经设置了直接前往万古仙朝境内的航线,如果强行中断,折跃去混乱星域的话,可能会浪费大量的时间。”

  秦枫皱眉问道:“大概会浪费多少时间?我们难道等不起吗?”

  秦傲点头:“等不起。”

  没等秦枫发问,他就解释说道:“凭借这艘昭明剑域的星舰,梦域之主以为我们万古仙朝与昭明剑域结成了同盟,也认为我身后必然有大人物指使,再加上我故意做出极端傲慢无礼的举动,成功误导了他的判断,所以梦域之主才会乖乖就范,力排苏还真要杀你的提议,坚持放你离开……”

  他有些担忧地说道:“但这是饮鸩止渴之计,一旦梦域之主发现事情并不如想象的那般,不管梦域之主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也好,是为了帮苏还真剪除后患也罢,都一定会追击我们……留在混乱星域,毕竟还是在万古仙朝的疆域之外,仙朝大军鞭长莫及,事情也会有无穷的变数,难免夜长梦多。”

  秦枫其实也能够理解秦傲的担忧。

  就好像打牌一样,秦枫和秦傲手里明明没有大牌,偏偏让对方以为手里有最大的同花顺,让对方直接弃权了。

  赌桌上,好歹还有一个愿赌服输的道理,被唬住了也怨不得别人。

  但修炼界,可没有这样的道理。

  一旦真相浮出水面,梦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自然要尽快回到万古仙朝的疆域内才对。

  秦枫点了点头,只能朝着混乱星域的方向遥遥看了一眼,在心内默默祷祝道。

  “蒲先生,你可千万也要平安无恙啊!”

  ……

  混乱星域,荒星,一线城。

  陋巷之内,少年的哭声格外地刺耳。

  “爹,你这是怎么了,爹……”

  书房之内,遍地血腥。

  那原本应该盛放墨锭的砚台之内,竟是鲜血汩汩,混合着墨锭的漆黑颜色,半干涸的状态下,像是黏连的菌丝,让人毛骨悚然。

  少年哭得越发大声了。

  “爹,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啊,爹,是不是那一支成精的毛笔害的你啊!”

  就在这时,“啪”地一声轻响,一个巴掌直接扇在了少年的脑门上。

  只见有着不少花白胡子,身上长衫沾染了不少鲜血,左手的手腕上紧急缠着布条止血的说书人,吹胡子瞪眼,气鼓鼓地说道:“哭哭哭,就知道哭!你老爹我写字不小心割到手了,怎么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吗?”

  坐在说书人身边的中年妇人,一边为他包扎伤口,一边笑道:“你这老头子也真是的,平日里教你儿子讲孝道,他现在担心你了,你又说他只会哭。你哦,真叫孩子怎么办才好?”

  少年听到老娘的话,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嗅着鼻涕,他呜咽道:“就是啊!还有,娘,咱爹他骗人,咱家里只有一把菜刀,在厨房砧板上搁着呢,他到哪去划出这么深的口子来啊?”

  蒲松涛听到自己儿子的话,作势就又要打:“小兔崽子,你还狡辩!”

  少年脑袋一歪,远远朝屋外跑开,只听得蒲松涛大喊:“小兔崽子,你过来,你爹我保证不打死你,你有本事过来啊!”

  “爹,你当我傻啊?回去给你打?”

  少年边跑边说话,陡然“嘭”地一声,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少年猝不及防,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他正以为撞到了什么蛮横不讲理的人,赶紧嘴上道歉,就要自己爬起来,一只大手却是朝着他伸了过来。

  少年不敢接那一只明显是拉自己起来的大手,抬起头去看那人时,只见来人是一名身穿青色长衫的青年人。

  模样打扮与自己的老爹竟然还有几分相似,他这才怯生生地握住那一只拉他起来的大手,毕恭毕敬地作揖道:“谢谢先生。”

  青衣长衫的文士,他点了点头,笑容浅淡道:“你可知道蒲松涛先生家住在何处吗?”

  少年人一听是来找自己老爹的,赶紧激动道:“就在四合院最里面一间……”

  他迫不及待道:“他是我爹,我带你去找他去!”

  少年心性,本能地觉得跟自己老爹模样打扮相似的人,必然不是坏人。

  可是当他领着青衣文士走到陋屋之内时,他竟发现,自己的爹娘居然同时变了脸色。

  蒲松涛蓦地站起身来,不顾左手腕上的伤口,他伸出手横挡在了妻子身前。

  蒲松涛对着青衣文士厉声喝道:“你们来做什么?”

  少年那名终日只是洗衣做饭,柴米油盐的娘亲,竟也气度不凡地沉声质问道:“我们两人与上清学宫已再无瓜葛,难不成你们还想效法武家手段,对我们斩草除根不成?你岂不知先贤教导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青衣文士碰了一个闭门羹,竟也不生气,更没有退出屋子的意思,他朝着两人恭恭敬敬作揖后,直起身来,他笑着说道:“蒲先生,杏姑娘,许久不见了,今日冒昧登门拜访,并非祸事,乃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蒲松涛愤愤不平道:“你们这群道貌岸然,口蜜腹剑的腐儒,能给我蒲松涛什么喜事?你且退出去吧!”

  他盯住青衣文士,眼神之中,依旧满满的是抵触与敌意:“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若是骂上一句‘滚’字,怕是有辱斯文,说不定就直接动手揍人了!”

  哪知青衣文士依旧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再作一揖,沉声道:“在下前来,乃是请蒲先生与杏姑娘回上清学宫的!”

  蒲松涛冷笑道:“回上清学宫做什么?被你们当做斯文败类,继续口诛笔伐吗?积毁销骨的日子,我过得还少吗?我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曾经是上清学宫著名“才媛”的杏春芳也是横眉冷对,她冷冷说道:“既出学宫,就不再是学宫之人了,恕难从命!”

  青衣文士似是早就猜到了他们的答案,但他依旧笑道:“如果是吕夫子请两位回去呢?”

  蒲松涛皱眉问道:“哪个吕夫子?”

  青衣文士不卑不亢,沉声说道:“我上清学宫有‘仁义礼智信’五名地位仅次于圣人的夫子,其中姓吕的,自然只有‘智夫子’吕德风了!”

  蒲松涛与杏春芳陡然一惊,竟是异口同声道:“吕夫子还活着?”

  青衣文士点了点头,他沉声说道:“他近日才重新回到学宫,得知了当年学宫对小说家,以及蒲先生所做的一些事情,他深表遗憾,所以希望请蒲先生携夫人回学宫,重新做学宫先生。”

  蒲松涛终于没有再直接赶人,他看了看身边的妻子,以及年幼的儿子,他沉声道:“你且回去等待几日,三天之后,我给你答复,可否?”

  青衣文士再作一揖,沉声说道:“静候佳音,告辞!”

  青衣文士走后,蒲松涛终是长叹了一声,他看向身边女子,柔声说道:“春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才媛女子一愣,她不禁问道:“夫君,你究竟做了什么?”

  蒲松涛展开手里的《志异录》,最后一页上,已经化为黑色的字迹里,后半段至今还透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

  若是秦枫在场,一定会发现,《志异录》上所写与现实世界中,他如何从梦都星脱险,其中经历几乎一模一样。

  蒲松涛面对错愕的杏春芳,他低声说道:“有人将我的故事改成了必死之局,而我不忍心书中人的命运,以一笔为书中人开了一线生机……”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世间万事万物,牵一发而动全身,就如蝴蝶扇动了翅膀,只不知,对于我们啊……究竟是凶是吉了!”

看过《儒武争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