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超级特种兵之都市神探 > 第三十八章 色诱

第三十八章 色诱

  ="('')"=>

  高仲达又关照了曲剑几句后,让黄庆安送他出去了。&#..陈司令又向高仲达道:“高部长,我真的没法相信杨伟进会有问题啊,他可是……”

  “好了,老陈。”高仲达打断道:“不瞒你说,我的心里也不愿杨伟进会有问题,我知道他是个难得的人才,这次核潜艇项目能成功也多亏了他,他可以说是大功臣啊。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军区这段时间的确出了太多的事,我们不得不万分小心啊。我已说了,是非曲直自有公论,黑的白不了,白的也黑不了,曲剑他既然这么怀疑总是有他的道理的,如果他将来真能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对任何人我们都不能姑息,如果他拿不出,我也会叫他当面向杨伟进道歉的。”

  “唉!”陈司令神情忧郁的瘫坐下来。

  另一边,黄庆安送曲剑出来后,他有点担心的问曲剑:“曲剑,十天时间你有把握吗?”

  曲剑摇头道:“现在我真的不能保证,我只能说我会尽力的。”

  黄庆安又问道:“那杨伟进真的有问题吗?”

  曲剑道:“现在我还没掌握他的直接证据,不过那个夏玛丽我已可以基本肯定她是个间谍人员了,我已让向振俊派人紧盯着她了。”

  “好吧,那你就照着你的思路好好查吧。”黄庆安又道:“还有,你也别太怪陈司令,他现在心里也很不好受啊。下午军委突然打来电话把他和周政委狠狠训了一顿,要不是高部长帮他们解释了几句,只怕他们俩现在已被停职了。杨伟进本来又一直被他们当军区招牌似地捧着,你刚才说怀疑他有问题,他们自然是要急了。还有林志鸣,他又说了你很多坏话,弄得陈司令和周政委对你疑心也越来越大。”

  曲剑摇头苦笑道:“官场上的这一套我真的也懒得多深究了,我现在只想尽快把这个案子踏踏实实的解决了就行了。”

  黄庆安道:“身在其位不得不谋其政啊。曲剑,权术这东西你还是得学点,以后对领导行事可也别一味太直,并不是所有领导都像高部长和我堂姐(黄青)那样能容人的。”

  曲剑道:“不过也许我真的不是个适合当官的人,等这个案子结束后,如果他们实在容不下我,我还是再走吧。反正天下之大总有我的容身之处。”

  黄庆安拍着曲剑的肩道:“他们容不下你,但我可不会让你走,你现在怎么说也是军委直接任命在我集团军的人,他们还管不着。当然以后和领导相处你还是得多注意啊,退一万步说,你以后就是再回到社会,人际关系学还是得要适应的啊。”

  “黄军长,谢谢你。”曲剑感动道。

  黄庆安又问道:“对了,颖颖现在还在外地吗?”

  曲剑道:“她还在外面调查叶蔷案的线索,现在应该已有收获了吧。”

  黄庆安笑道:“你呀,也别老让她在外面帮你跑腿,这么年轻漂亮的老婆你还是要多疼惜下才是。”

  曲剑点点头,这时他手机突然响了,黄庆安道了声“那你先忙吧”,他返回司令部去了。

  曲剑接听手机,却是方宜打来的,方宜道:“曲教官,我听说军区出事了。”

  曲剑犹豫了下,道:“是出了点事,这不我今天已忙到现在了。”

  方宜道:“你现在方便吗?过来和我叙叙旧吧。”

  曲剑道:“这就不必了吧。我现在还在忙着呢。”

  方宜道:“再忙也要注意劳逸结合嘛,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还不能放松一下吗?反正颖颖现在不在家,我也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你过来陪我说会话也不行吗?你这么厉害,还怕我会吃了你不成?”她的声音已开始发嗲。

  曲剑神情突然凝重起来,可他接着却答应了:“好吧,那我来。”

  “行!我在我酒店房间等你啊!”方宜高兴极了。

  曲剑放下手机,抬头看看已大暗的天色,还是去了。

  曲剑来到方宜的酒店房间门口,他刚敲碰了下门,门却已开了,原来门是虚掩的,里面传出方宜的叫声道:“曲剑,门没锁,你进来吧。”她称呼也变了,直呼曲剑的全名。

  曲剑进入屋内,只听里面响着哗哗的水声,原来方宜正在洗澡,她又在浴室里叫道:“曲剑,你等会,我马上就好。”

  曲剑神情难看了下,他关上门冷声道:“以后你别再这样了,洗澡时记着把门锁上。”他环视了下屋内的景况后,接着走到沙发旁坐等着。

  过了一会,方宜突然开了浴室的门又叫道:“哎!曲剑,你帮我拿下**上的睡衣。”

  曲剑冷哼了一声,起身到**旁拿起方宜的睡衣,可他低着头走了两步却突然拉过一个椅子把睡衣放到上面,接着用了点力把椅子一下子推到了浴室门口,又转过身背对着方宜冷冷道:“快穿上衣服!你已是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方宜本想着利用这个机会引诱挑逗下曲剑,可她没想到曲剑依旧丝毫不为所动,她痛苦道:“你还是这么嫌我!七年前在舰上你就怎么也不肯要我(见第十三章《往事》),现在还是一样。”

  曲剑道:“我已说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现在已有妻子了,请你自重,如果你再这样,我们可就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方宜道:“你放心,我不会破坏你家庭的。我承认,我是没有罗颖长得漂亮,可我也不是太糟糕吧。我也是女人,我也需要男人的爱护啊!曲剑,我可以做你的**,我保证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求求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你要还是不愿,就要我这么一次也行,求求你了!”她说着突然赤着身子跑出来从身后抱住曲剑。

  曲剑没料到方宜竟会有如此举动,他大叫道:“你干嘛?快放手!”他欲挣开她,但方宜却紧抓着他不放,仍不住的恳求道:“曲剑,求求你,就要我这一次吧……”

  “够了!”曲剑突然大喝一声,他用了很大的力气终于把方宜挣开。方宜被推倒到**上,曲剑怒叫道:“你太过分了!你看你像什么样子?”他转身就要出去。

  “曲剑!你心真的就这么狠吗?”方宜捂着脸大哭起来。

  曲剑停下了,他心里突然有些不忍,过去拿起方宜的睡衣轻轻的披在她身上缓和道:“小宜,你的心意我明白,但感情是不能勉强的,我更不想欺骗自己的感情。今天是最后一次,你以后再这样我可就永远不再来找你了。快把衣服穿好!”

  方宜只好失落的把睡衣扣上,曲剑这才到她对面坐下。方宜道:“你想喝点什么吗?”

  “不用了。我们就这么说会话吧,待会我就走。”曲剑道。

  “我去帮你泡杯咖啡吧。”方宜仍自顾着去厨房泡了两杯咖啡出来,她把一杯放到曲剑面前。曲剑看着咖啡没动,先问道:“阿全(黄庆全)在你那里工作还顺心吗?”

  方宜道:“他有什么不顺心的,我不过就是让他帮我跑跑腿而已。你放心吧,在薪酬上我是不会亏待他的。”

  曲剑道:“你也让他多锻炼锻炼,让他学点真本事,如果他能安稳下来黄军长也可以放心了。”

  “放心吧,我会安排的。”方宜又道:“跟我说说你和罗颖的故事吧。”

  曲剑停了下,淡淡道:“我们俩的事有什么好说的,就是像一般人那样先恋爱后结婚呀。”

  方宜哼笑道:“没这么简单吧。我可听说五年前你们在公安大学刚认识时,你对她就一见钟情。你为了讨好她,不惜对她开小灶特训,把她一个原本体质一般的娇女孩**之间就练得这么强。”

  曲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当初我不是也这样训练过你?以前侦察连的很多新兵我都这么练过。只要他们有毅力和勇气,我对我的每一个学员都是一视同仁的。当然我也承认,我当初的确是一开始就被颖颖的美貌迷恋住了,但真正让我对她完全倾心的还是她的坚强毅力,她最初的体质真的不能和你比,她能坚持下来真的不容易。”

  方宜苦笑道:“是啊,你为了追到她可是用足了耐心啊!我还听说一开始她并没有接受你,直到半年后她的初恋男友抛弃了她,她才投向你的怀抱。她的运气真的太好了,遇上了你这样如此在乎她的男人,还一下子从一个灰姑娘变成了金凤凰!”

  曲剑道:“小宜,我们别说这些了好吗?说说你吧,这几年你在国外过得怎么样啊?”

  “我?我就那样了。”方宜道:“每天就是读吃饭睡觉这么来回着。”

  曲剑道:“在国外你就没有交过新朋友?谈过恋爱什么的?”

  方宜摇摇头,苦笑道:“你的心里没我,可我的心里是一直都放不下你,除了你,其他人都无法再走进我的心里了。”

  曲剑没接方宜这话,又道:“对了,小宜,你前天说想请我去你那干?”

  方宜一喜:“怎么,你答应了?”

  曲剑道:“将来或许有可能吧。不瞒你说,昨晚军区研究所失窃了,一个火箭筒试验被盗了。”

  “真的?”方宜看似吃惊道:“那现在追回来了吗?”

  曲剑摇头道:“还没呢,现在军区已戒严了,上面委派我负责这个案子,只给了我十天期限,十天内我若破不了案的话,看来免不了得承担责任。到时候我恐怕还真要来你这里讨饭碗了。”

  方宜高兴道:“那我可是热烈欢迎了。”

  曲剑问道:“小宜,你跟我说说吧,你们这个樱花集团在J国到底是个什么企业,它主要是经营什么的?”

  方宜道:“哦,我们樱花集团是一个软件科技公司,它现在才刚发展了一点规模,和微软那样的老牌巨头当然还远远不能比了,不过我们公司的发展前景还是很被看好的。三年前我在J国MBA硕士毕业后,我J国的导师就我去那里实习工作。因为中国的市场大,所以他们现在让我回来在这里开设一家分公司发展在国内的业务。”

  曲剑道:“小宜,既然你说樱花集团当时的规模还不大,那你为什么还要去那里工作呢?凭你的条件和你爷爷的关系,你早点回来的话一定也可以在国内的企业找到更好的职位的。”

  方宜道:“这我当然也知道,不过我想自己闯闯,我可不想像国内的那些官二代那样什么都靠着家里。”

  曲剑淡淡笑道:“你可真有志气,比起你,我可有点惭愧了。”这时曲剑手机突然响了,他拿起接听,这次是焦虎打来的,他道:“老连长,我们已把吴家珍交给中央纪委的人了,现在我和嫂子准备马上回来。”

  曲剑一听妻子马上就要回来,立即高兴起来,叫道:“好,我待会亲自去接你们。”

  曲剑放好手机起身道:“对不起,小宜,我得走了,颖颖马上要回来了,我得去接她。”

  方宜神色又一黯,道:“曲剑,你把咖啡喝好再走吧。”

  曲剑又看了下咖啡,道:“好。”他拿起咖啡杯,突然又道:“对了,小宜,你这里有烟吗?”

  方宜奇道:“你现在也吸烟了?”

  曲剑道:“不是,公安局的那几个同志这两天一直保护着颖颖在外奔波,我想给他们点烟意思下。”

  “这样啊,我这倒正好有一条烟,你等我下。”

  方宜出来时,只见曲剑已喝好了咖啡,曲剑接过烟道:“小宜,那我就先走了啊。”他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捧住头似乎产生头晕的样子。方宜轻笑了下,过去扶住曲剑柔声道:“曲剑,身体是不是不舒服了,要不今晚你就别走了吧。”

  “你……你在咖啡里放了什么?”曲剑捧着头吃力道。

  方宜道:“对不起,曲剑,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你不要怪我,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你……你……”曲剑慢慢的昏睡了过去。

  hp:..

看过《超级特种兵之都市神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