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805章 危急时刻

第805章 危急时刻

  江南军全军覆灭,孟海公即将杀来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江宁城,由于毗陵县的屠城已经让江宁县民众惶恐不安,所以这个消息迅速在城内引起了极大的恐慌,满城民众简单收拾细软便开始扶老携幼逃亡。

  几座城门前挤满了出城逃难的民众,数十辆马车和牛车堵在城门洞内,使人流行走极为缓慢。

  城内是密密麻麻的人流,延绵数里,哭声、喊声、咒骂声在城门处交织成一片,三百名士兵在维持秩序,疏导人流离城。

  在江南会总部白虎楼前,数十名江南会的普通成员围住了谢勇,他们激动万分,纷纷高声怒斥。

  来自吴县的陆晏愤恨得浑身发抖,他已经得到消息,他嫁到曲家的小女儿贼军惨遭士兵蹂躏而死,他痛心之极,揪住谢勇的衣襟大吼道:“为什么你们不接受隋军入江南?非要让江南惨遭兵灾横祸,吴县被杀了那么多人,谁来承担责任!”

  这是最令士族们愤恨之事,张铉愿意出兵来剿灭孟海公,这几个大世家不仅隐瞒了这个重要情报,而且还拒绝了隋军的支援,使他们的家丁被杀戮殆尽,每家每户都将付出一笔极为沉重的抚恤金,不仅如此,他们的庄园、房宅和家仆也将沦入乱贼之手,这个损失实在让他们承受不起。

  谢勇被世家们骂得焦头烂额,他拼命解释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张铉要求解散江南会,我们无法接受!”

  他的解释令人群更加愤怒,陆晏狠狠一拳打在他脸上,“江南会算个屁,我女儿死了,你们还我女儿!”

  陆晏失声痛哭起来,众人纷纷谴责几个家族太自私,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不管别的士族死活。

  就在这时,一名士兵匆匆跑来,向谢勇禀报道:“卑职没有找到袁公,问码头上的人,他们说袁公已经上船走了,应该是去江都了。”

  这句话俨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人群彻底愤怒了,无数只拳头向谢勇狠狠打去........

  时间已经渐渐到了黄昏,江宁城外的码头上聚集了人山人海,十几万人焦虑万分等待着船只来接他们渡江,不知是谁传出的消息,江南会将有船只送他们去长江对岸。

  秋风凛冽,卷起一阵阵尘土,大江上风急浪高,浪花拍打着沿岸,人群不断传来的孩子的大哭声,女人的饮泣和老人的叹息。

  这时,一支百余人的士兵奔来,为首士兵大喊道:“江南会没有船只了,大家速向西逃命吧!孟贼的军队已经不足三十里了。”

  人群一片大乱,哭声震天,惶恐万分的平民纷纷起身,准备向东逃命。

  就在这时,有人忽然指着江面大喊:“快看,船队来了!”

  无数人纷纷向江面上望去,只见江面上出现了一支规模庞大的船队,为首是十艘体格庞大的横洋舟,船头上插着一面巨幅大旗,在夕阳下迎风飘扬,是一面金边青龙赤旗。

  “是齐王的船队!”

  码头上一片欢呼,人们激动得大喊:“齐王来救我们了!”

  很多老人跪地痛哭,仰面大喊:“苍天有眼啊!”

  江宁码头可以同时停靠十艘三千石大船,十艘横洋舟先后靠岸,搭上了宽厚的船板,一队队隋军士兵从大船上下来,开始扶持民众上船,一艘横洋舟可载三千人,十艘大船便运走了三万人,十艘横洋舟陆续调头向对岸驶去。

  紧接着是三千石的大船靠岸,运载老弱妇幼上船,数百艘大船足以将十几万民众运走。

  与此同时,先下船的一万骑兵和一万步兵在裴行俨和罗士信的率领下已经在码头前方部署,摆下了疑兵,仿佛五六万大军的气势,准备迎战孟海公的先锋军。

  张铉在一艘三千石的大船上,有士兵领着数百名士族子弟上了这艘大船,众人听说眼前这位头戴金盔的年轻大将便是名震天下的齐王张铉时,数百人一起跪下磕头拜谢救命之恩。

  陆晏哭倒在地,泣道:“殿下,孟贼屠杀吴县,我那可怜的女儿啊!”

  张铉连忙扶起他,好言安慰,他又让士兵扶起众人,高声对众人道:“我听说孟贼涂炭江南,本想率军南下,拯救万千黎民,但江南会严词拒绝隋军南下,我没有办法,一直率船队游弋在江面上,没想到真的救了大家,我也很激动,请各位放心,我张铉不灭孟贼,绝不北归。”

  数百人一片欢呼,这时,谢勇走上前跪下,他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惭愧,他含泪对张铉道:“殿下心怀仁义,亲自救江宁无辜之民于水火,从现在开始,江南愿臣服于殿下,永不再乱。”

  众人纷纷表态,“我们愿臣服殿下,恳请殿下出兵替我们收复家园,剿灭孟贼!”

  张铉点点头,诚恳地对众人道:“江南士族的利益也就是我张铉的利益,我会坚决捍卫诸位的利益,扫荡孟贼,收复家园,恢复江南的和平宁静。”

  ........

  孟海公的三千前锋已经杀到了江宁县,但江宁县已成为一座空城,只剩下千余名不肯离家的老人,先锋大将叫做汪顺,也是一个极为残暴之人,他主动请缨才得到这个先锋机会,却没想到了竟是一座空城,令他恼怒万分。

  这时,一名士兵奔来,大喊道:“将军,打听到了,城中之民都在码头!”

  “码头在哪里?”

  “就在城西五里处!”

  汪顺一挥手,“去码头!”

  这时,天色已晚,码头上灯火通明,隋军战船仍旧在忙碌地运载平民去对岸,十几万人至少要运载一夜才能完成。

  在码头前方的官道上,两万隋军藏身在树林内,他们已得到情报,孟海公的三千前锋正向码头这边杀来,由于主帅张铉不在岸边,罗士信和裴行俨达成了共识,全歼这支贼军。

  “将军,他们来了!”

  罗士信精神一振,握紧了大铁枪,只见官道上黑压压的奔来一支军队,尽管他们气喘吁吁,已显得十分疲惫,但一个个依旧兴奋异常,争先恐后地向码头这边奔跑。

  罗士信暗骂一声,喝令道:“弓弩准备!”

  五千名弓弩手刷地端起了军弩,瞄准八十步外的官道,不多时,三千士兵进入了伏击圈,罗士信大喝一声,“射!”

  不需要梆子声响,士兵们乱箭齐发,密集的弩矢射向官道上的贼军士兵,贼军措不及防,顿时惨叫声一片,一群群士兵中箭摔倒,一轮箭便死伤了六七百人,贼军一阵大乱,调头便逃。

  罗士信长枪一挥,“给我杀!”

  鼓声大作,树林内埋伏的隋军掩杀而出,罗士信一马当先,大铁枪左右疾刺,瞬间刺翻了七八名贼军士兵,但他想找为首的贼将,找了一圈,却不见了踪影,气得他大吼一声,挥枪向贼兵群杀去。

  汪顺和所有的贼将一样,既残暴贪婪,同时又奸猾无比,当隋军的第一轮箭射出,他便意识到不妙,调转马头便向回奔逃,后军的千余名士兵紧急跟随着他。

  但奔出不到两里,只听一声鼓响,斜刺里杀出一支骑兵,迎面一员大将,正是骑兵主将裴行俨,裴行俨疾奔至汪顺眼前,不等他反应过来,马槊疾快如闪电,一槊刺穿了汪顺的胸膛,将他挑于马下,裴行俨喝令道:“杀!一个不留。”

  隋军从四面八方将贼军包围,无论他们如何投降求饶,隋军皆不留战俘,全部斩杀殆尽,这是主帅张铉的命令,孟海公的军队杀无赦,用他们的人头来收复江南的民心。

  尽管隋军布下了天罗地网,但还是有几名漏网之鱼,几名贼兵士兵躲过了两道隋军的埋伏击杀,惶惶向东奔逃而去。(未完待续。)

看过《江山战图》的书友还喜欢